难忘懒拐糖14(转载)

天下斗鸡2019-03-19 03:14:36

关注请点上面蓝色字:天下斗


网络故事连载,作者:佚名,第十四回

调训鸡需要数猛犬 为难时老板巧出现


  阮雄济让我去找几条小猎犬,他说此后的时间是重点练懒拐糖的灵敏度,他说在越南常以黄蟮来形容斗鸡的灵滑,好的斗鸡一定要有不凡的斗技,有勇无谋的斗鸡永远是不能称王称霸的。

  狗是很好找的,早些年小猎犬作为宠物风靡一时,只是宠物毕竟是宠物啊,随着主人的喜新厌旧而受到了冷落,我家里就有一对,嫌它们无节制的繁殖被阉割了,猴子家也有一只,说是英国名种呢,并且有血统证书为证,只不过是条十多年的老狗了。我和猴子在街上又捉了三条流浪狗,统统给阮雄济送去。看到这些脏兮兮的狗,阮雄济皱起了眉头,说这些狗要么老态龙钟,要么胆小如鼠,要么肥胖呆木,怎么能做懒拐糖的陪练呢。果然,那些狗不是被懒拐糖啄得夹尾鼠窜,就是被懒拐糖攻得只有招架的份,没有还手之力,阮雄济大摇其头,说这样训练懒拐糖象儿戏呀。

  我说要找怎样的狗和懒拐糖练才合适呢,多练不就出水平了吗?阮雄济说,要旗鼓相当才行啊,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怎样练也会差个层次的。好猎犬不是那么好找啊,革七说先将就着用吧,一面继续找好猎犬。

  一天在街上老板叫住了我,他让我上了他的车,那时正是午饭时间,他让我陪他去吃午饭,我知道他是有话要对我说。显然老板和阮雄济、革七,甚至与我都不是一类人,就是在玩鸡方面也有很大的差别啊。无疑他是成功的,成功的男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你不服也不行。说老实话,这几天老板不在身边,我甚至有点觉得底气不足呢,我打定主意,尽我所能把老板与阮雄济撮合到一起,这是鱼水关系啊。

  宾主坐定,寒暄了一阵老板问到懒拐糖的近况。我说如果你再见到懒拐糖,你自当刮目相看的。同时也叹息找不到优良的猎犬与懒拐糖对练。老板说他有三条英国史宾格猎犬,可提供我们使用。他又说阮雄济太刚愎自用,不合潮流,恐怕懒拐糖会毁在他的手里。我说阮雄济说的也有他的道理,再说鸡理和人理不完全相同,用于人的兴奋剂是否完全适用于鸡,大有商榷的必要。那些药通过科学实验证实对鸡都起什么副作用了吗?再说斗鸡是个漫长的过程,那些药物在鸡体血液中降解后,鸡体会呈现的反应又该是什么呢?这些都是我在网上查资料得来的,说得又很专业,老板不得不深思。

  老板不讳言他是把斗鸡作为一种投资,投资就是追求最小的风险最大的利润。我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其实这些都是与阮雄济和革七这些天聊到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吧。老板说同一个档次的鸡,用药与不用药有天壤之别啊。看得出他内心也是在痛苦的煎熬,想鲸吞又怕被卡住了,这是大投资家常有的心理吧。虽然这餐饭我没能说动老板与阮雄济保持一致,但老板乐意提供猎犬给我们,我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第二天老五就把猎犬送过来了。猴子的猎犬与这些猎犬比就象瘪三。这些犬身体紧凑结实,断尾,身体非常匀称,但又不过分。躯干深,腿部强壮而且肌肉发达,足够长的腿使它轻松自如。总的来说,这些史宾格犬显示出力量、耐力持久和好动。这些特征与斗鸡何其相似啊,与懒拐糖这才象龙虎相搏啊。阮雄济对这些犬也很满意,说它们呈现出善跑并能持久的体态,在艰苦的狩猎条件下,它能保持持续工作。用来调练懒拐糖,一定能把懒拐糖练到最佳状态。

  老五问,经过这些天来的艰苦训练,懒拐糖有质的飞跃了吗?阮雄济笑而不语,让革七去拿只斗鸡来,阮雄济捧着斗鸡挑逗懒拐糖,懒拐糖如狼似虎扑了上来,阮雄济蹲下紧紧搂着斗鸡背向躲避,背部承受了懒拐糖一脚,虽然没有被掀倒,可向前大幅地晃动了一下,象是被有力地推了一掌。我、革七和老五都惊愕得合不拢嘴。阮雄济说这种力度足可推倒小孩。他把斗鸡放进木箱,闻声寻斗的懒拐糖朝木箱狠狠啄去,那三合板钉成的木箱倾间穿了个洞,懒拐糖能有如此大的威力我们无论如何是想象不到的。我从心里对阮雄济佩服的五体投地。

  阮雄济把那些史宾格犬套上笼头,爪也裹上脚套,那些犬是天生的猎犬,看到猎物风驰电掣般地扑来,懒拐糖似乎也嗅到对方的强大,高度紧张地腾跃躲避。

  我有些担心如此凶势的犬会把懒拐糖搞寒心,阮雄济把门锁上,说:“如果它经受不了这次考验,说明它离顶极斗鸡还有些差距,也就托负不起我们这些人的命运。”

  老五有几天没来了,阮雄济让七姐弄些小菜,我们一起小酌等待考验的结果。除了阮雄济神情自若地喝酒外,我们都没有把心思放在喝酒上,犬应该是鸡的天敌呀,能有不畏的道理吗?这样的训练也太残忍了吧。听老五说这些犬能自己上山捕获野鸡呢。阮雄济说顶极斗鸡的训练就是残忍的。祖上甚至把那些一年龄的雄鸡撒在原始森林,待来年秋再去诱捕回来,那些鸡在野生的状态下不仅得对付恶劣的天气,还得与凶兽、猛禽、毒蛇搏斗,一年下来幸存者寥若晨星,但就是这些幸存者才能肩负夺彩繁衍家庭的使命。我问难道斗鸡真的敢与猎鹰相搏吗?阮雄济说这我没有碰到过,不过他亲自碰到过斗鸡与扁担长的眼镜王蛇肉搏,把蛇头啄的稀巴烂,自己也中毒而亡。那是怎样一幅景象啊,对斗鸡我们能不肃然起敬?

  酒罢已是数时辰后了,房间传来狗的“呜呜”声,阮雄济开启房门,犬委缩在一个角落,被懒拐糖抽打得呜呜而泣。也许它很委屈,都彻底臣服了对方怎么还不高抬贵手呀,犬瞥到门缝夹着尾巴一溜烟跑了,懒拐糖穷追不舍,我们哈哈大笑。阮雄济说,糟了,这犬恐怕以后见鸡就掉三分魂了。

  气氛越来越紧张了,我是第二次感受这样的氛围,上次是参加高考前夕。真不知道是懒拐糖征战告捷,以偿革七夙愿,还是壮志难酬,革七报恨终身。虽然阮雄济也劝过革七不一定得针对鬼见愁,恶人自有恶人磨,他负你是少人理,你遇他而损如果是天理,这就非人力所能改变的。可革七执意与鬼见愁来个鱼死网破,阮雄济也不便多言了。

  这时懒拐糖又戴上嘴套,并且戴上眼罩,时蒙左眼时蒙右眼,阮雄济解释这是预防战时瞎眼或者脱嘴一时难适应。该考虑到的都考虑到了,可临战千变万化,不是所有情况都能划入考虑范畴的,阮雄济说自己算是竭尽所能了。

  这时懒拐糖不只脸上的肉,就连腹下肛门旁的股肉都呈现油亮的光。肚子收得小小的,就是吃七成饱也才略显点。胸脯浑厚饱满,两腿间瘦削如刀,而两条腿占的比例又匪夷所思的大,块状的肌肉显得很张狂,那种霸气甚至延续到后躯部的肌肉。澄清的水白眼射出猛禽样的光茫,这说明懒拐糖进入临战状态了。

  革七也开始在当地斗场露脸,对外称当然是刚从外面打鸡回来喽,阮雄济甚至让我不妨也提懒拐糖到斗场露露脸。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回:

  请帮忙猴子染赌疾 酒酣后阮老谈育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