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老我来养/王殿来

鸳鸯河畔2019-03-16 09:39:32

母亲的老我来养
王殿来



母亲,生于一九三八年,正是兵荒马乱的年月,溃军和趁火打劫的土匪不时从村子经过,他们不但要吃要喝,还连夺带抢,姥姥在躲避土匪的时候,将母亲生在牛圈里,因为营养物质的匮乏,母亲三四岁还不会走路。姥爷便在劳动之余套兔子逮山鸡掏鸟蛋给她补充营养。苍天不负有心人,母亲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并且能够自己走路,但落下了残疾----一条腿行动不便,那条病腿严重影响了母亲的生活。顽强的母亲学会了做饭也学会了做针线。会做所有的家常饭,即使在家庭特别困难的时候,她也会把简单的食物变着花样地做出可口的饭菜;破旧的衣服她能缝补得整整齐齐,穿旧的衣服用颜料煮一煮反水后还能够做成崭新的衣服,这让我们兄妹几个不至于挨冻受冷。



母亲在她二十六岁的冬天生下我,宝贝一般爱不释手,谁曾想惯下了我的坏毛病,一放下就哭,抱着便会安然入睡,更坏的是一到晚上便哭,并且哭个没完没了,母亲只好在寒冷的冬夜披着被子坐着抱我,整整一个冬天就是这么过来的。虽然母亲想了各种方法,甚至求神问卜,无奈她的儿子不信科学也不信邪只信老娘的怀抱才是最安全最安逸的地方。母亲经常抱着我叨念:你甚时候就长大了,老娘甚时候就活出来了。晚上抱着孩子坐一夜,白天还得下地劳作,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啊,顽强的母亲硬是挺了过来。


在我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去煤矿背煤,有了活钱钱,母亲便给我准备了干粮柜柜,里面储备着糖果和饼干,以补充我的营养。不知道怎样,连邻居家的孩子都愿意到我家串门子。可恨的是,我坚决不吃柜柜里的东西,一定要吃供销社新买的糖果和食品,认为家里的糖不甜饼干也不香,为此,母亲不知呕了多少气。


为了挣工分买口粮,母亲拖着病腿,参加生产队的各种体力劳动。好天的时候带着我,天气不好的时候就把我寄在不能出门的乡邻家里。我们村在山区,爬坡上梁翻沟,一个残疾人,痛苦可想而知,但母亲总是坚持不懈。母亲不仅要参加队里的劳动,还得操持全部的家务,为了增加家庭收入还要养猪、鸡、兔。最难的是冬天从井上往家里挑水,她站在积成冰山一般的井口,用辘轳将水从三四丈深的井底搅上来,心惊肉跳可想而知。孱弱的她只能挑半担,刺骨寒冷的冬天,她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我时常看见她捂着脚泪流满面,也经常看见她用猪油烧烫或用针线缝脚后跟上踩开的血口子。无法想象,一个残疾人是如何承受如此强度的劳动的。


在我快上小学的时候,父亲下放回家,母亲的负担相对轻了一些。但上学了的我也并没有让父母省心,不知道是玩野了的原因还是嫌家里孤单,总是不爱回家,放学后总爱跟在大孩子的后面掏鸟窝挖田鼠,经常让母亲在收工后漫山遍野的寻找,自然又是一番生气,母亲经常气得眼泪汪汪。直到我十三岁以后,才能够帮助家里干些家务,但做得不多,只是在课余、星期天或寒暑假日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后来,我成家、外出读书,花干了父母所有的积蓄 ,由于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帮父母干活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土地承包的时候,父母尽管刚刚四十挂零,但他们已百病缠身,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他们仍然顽强地苦苦地经营着自己名下的土地,一分不差地完成着摊派到自己名下的三提五统、义务工钱和特产税屠宰税,还有拉电、压水、修路的工程款。每当看到他们残弱的身体和满脸的疲倦,我劝说他们少种点地吧,不要苦苦的受了,我有工资,可以抵摊销的,他们总是说:“我们还能做得动,不能给你落下饥荒。”父亲直到做不动了才罢手,带着病痛和遗憾离开了人世,那年他刚刚七十三岁,七十二岁的母亲没了帮手从此也不再下田劳作。妹子害怕母亲孤独伤感,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希望她度过那段痛苦的时光再回老屋安度岁月,谁料想一场暴雨将老屋灌塌两间,老屋是不能住了,母亲只好轮流在儿女家度日。此时的母亲已经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残疾、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以及多种并发症眼雾耳聋时常威胁着她的健康和生命,需要常年服药,不定时地到医院输液。疾病让她困顿,也让受房子就学就业困顿的儿女们添了困顿。好在母亲有每年九百元的退耕还林款和每月一百多元的低保,从二零一六开始还有每月五十元的残疾补贴,日子还能够对付下去。


最近,村干部通知我:母亲的低保不再享受了,因为她的儿子----我是吃国家饭的,父母应由儿女们赡养。母亲养育了儿女,作为儿女应该义不容辞的肩负起赡养义务,尤其是像我打小就没让母亲省心的孩子。母亲不会挑剔也不懂得挑剔,能够让她不受饿不受冷就心满意足了。我看着母亲满头的银丝满脸的沧桑和佝偻的身子,常常回想起她拖着残疾的腿挥汗如雨,在炼钢铁修梯田学大寨植树造林-----把一块块石头从沟底背上山坡一筐筐肥土挑在田里。我心里默默地念着:你不停的劳作,直到精疲力竭,你尽了一个母亲的责任也尽了一个公民的义务,是该老有所养了,我一定要让母亲过好最后的日子。



作者简介:王殿来 ,耕耘教坛三十多年。热爱生活,并善于观察生活,但往往不得要领。热爱文学,又不入流。闲下喜欢胡写乱侃几句,聊以自娱自乐,不觉成文成章。突发奇想,借《鸳鸯河畔》之平台,展示拙作,与大家共赏。希望能够为大家带来快乐!


 鸳鸯河畔 属原创文学平台,欢迎文学爱好者关注、阅览和賜稿。

1、 来稿体裁不限,小说、散文宜在1000——5000字以内,诗歌不得少于两首或300字。

2、作者须得提供个人简介及照片一幅。

3、鼓励作者提供诗文配图(图片用jpg格式)。为维护平台原创性,来稿必须原创。来稿不得抄袭、套用他人作品,文责自负。

4、稿件请用wro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

5、已在本平台发表作品的,为便于联系和沟通,请加微信dliang369。

        欢迎阅读,感谢赐稿!

微信平台:yyhp9-24

审稿:杨云,配图:侯晓红,编发:牛牛

投稿邮箱:420292097@qq.com

请关注:长按下面二维码,然后点“识别图中二维码”,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