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临洪口湿地,野鸭的痛苦自白

让候鸟飞2019-11-07 12:29:24

点击上方蓝字订阅▲

听说爱鸟的人都在这儿


我们是一群可爱的野鸭子,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到连云港,气候恶劣、飞行疲劳、盗猎者布下的天罗地网,让我们的迁徙之路变得特别艰辛。


连云港临洪口湿地的浅滩,丰美的水草、芦苇和鱼虾补充着我们的能量。栖息、调整、觅食,为了我们更好的前行,临洪口湿地的盗猎翻网让我们的伙伴失去了生命,让我们的前行之路变得异常恐惧。


巨大的利益,我们被非法盗猎者送到了餐桌,让人类尝到野味。


连云港,东亚-澳大利亚鸟类迁飞路线是我们的重要通道。迁徙,我们要去温暖的南方,中秋后,我们也加入亿万候鸟迁徙的大军,从北到南的万里征程,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临洪口湿地茂密的芦苇丛中,非法盗猎者隐蔽伪装的窝棚,也给盗猎者提供了保护。浅浅的水塘,水草、鱼虾美味吸引着我们。


嘎嘎的声音,是我们被孵化的兄弟姐妹,被盗猎者起个优雅的名字“野鸭媒子“,盗猎者利用兄弟姐妹发出同类的声音吸引着我们。哇,芦苇丛中的水塘,四周一片寂静,栖息、觅食的场所,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我们从空中优美的滑下,降落到水塘中,不辛的命运已经到来。



欢快声音的水塘中,猎捕我们的钢丝翻网正在向我们伸出罪恶之手。合拢的翻网把我们深深的缠住,让我们无处可逃、深深的绝望,万里迁徙征程来到临洪口湿地,却被盗猎者送上餐桌。


我们的命运已经终结,天蒙蒙亮,我们和其它候鸟一起被交易到餐馆、农庄、繁殖场,成为人类餐桌上的美味。



其实我们的胆子非常的小,我们喜欢有水、草、浅塘而且隐蔽的场所,我们不希望人类干扰,在这个地方,小草、鱼虾是我们的食物。


我们在万里迁徙的征程中,几天几夜都不会休息,身体能量得不得补充,我们也飞不到远方,临洪口湿地的浅塘,是最佳补充能量的地方。可是,临洪口湿地却成为了我们的坟墓。


“这些浅塘都是人类承包的,猎捕野鸭棚也是盗猎者私人的财产,有猎捕我们的窝棚,难道就是逮你们的吗?”一个无德可耻的非人类说。



盗猎我们的窝棚里,也是盗猎者的临时住所。酒、电饭煲、大米油盐和各式食物,盗猎者在我们来到临洪口湿地的迁徙季节都待在这里,巨大的利益促使盗猎者对我们疯狂的痛下杀手,也对其它候鸟痛下杀手。


临洪口湿地的夜晚异常的血腥,茂密的芦苇丛中隐藏着盗猎者的罪恶,我们的万里迁徙征程在这里被撕裂。


万里征程迁徙路,谁来救救我们?谁来保护我们?


悟空大师兄,你在哪里?你的老家连云港临洪口湿地充满着罪恶,请来降魔除妖。



长按下方二维码

支持“候鸟家园保卫战”

您的捐款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遇见更好的自己

    喜欢就分享出去吧↗

 

官方微信:让候鸟飞(ranghouniaofei)

官方网站:www.free.ngo.cn

官方微博:@让候鸟飞

护鸟热线:13761086082(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