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侠》里最燃的不是大鹏柳岩,而是古惑仔们

澎湃视频2019-11-16 07:16:57

苟维佳 整理


电影《煎饼侠》票房破5亿冲6亿,大鹏凭借“鹏友圈”怒刷了一把存在感,然而,最让70后80后观众燃烧起来的不是大鹏饰演的超级英雄,也不是他和柳岩的坚定情谊,而是结尾彩蛋式登场的古惑仔们。



当郑伊健、谢天华、陈小春、林晓峰四人站成一排,让人不禁想到上世纪90年代刘伟强执导的《古惑仔》系列电影,这部关于黑帮争斗、小人物成长的故事,是多少当年少男少女的青春呐!



2014年,《岁月友情》演唱会上以超级英雄装扮出场的古惑仔们。 CFP 资料


2013年至2014年,郑伊健与陈小春、谢天华、钱嘉乐、林晓峰几人重聚首,从香港红磡出发,展开了古惑仔《友情岁月》演唱会的巡演。蒙嘉慧、应采儿、汤盈盈等“太太团”亦现身撑场。


2013年11月7日,香港,应采儿、汤盈盈、蒙嘉慧太太团助阵演唱会。 CFP 资料


陈小春上传《友情岁月》演唱会台湾场合照。


1990年,30岁的刘伟强开始了他的导演生涯,在1990年代后半期以一枝独秀的《古惑仔》系列影片掀起了香港黑帮电影的复兴浪潮,同时令刘伟强跻身香港一线导演之列。



古惑仔,在北方指小混混、流氓痞子,粤语本意是狡猾精明,后来引申为对具有某类怪异行为的不良青少年的称谓。《古惑仔》原是一部以三合会为主题的香港漫画,作者为牛佬。1996年,由王晶、刘伟强、文隽联手组建的“最佳拍档”电影公司推出了由漫画改编的第一部《古惑仔》电影《古惑仔之人在江湖》,由刘伟强执导,文隽编剧,郑伊健、陈小春主演,讲述陈浩南、山鸡、梁二等人出生入死、闯荡黑帮的故事。此片旗开得胜,以数百万港元的投资赢得2000万港元的票房,成为当时香港电影市场的一匹黑马。同年,港产电影票房达1000万港元以上的仅有6部。



因为第一部上映后的大受欢迎,1996-1998年间,刘伟强等人持续推出了《古惑仔之猛龙过江》(1996)、《古惑仔之战无不胜》(1997)、《古惑仔之龙争虎斗》(1998)等5部《古惑仔》影片。持续拍摄这么多部续作,刘伟强却说不是自己的本意:“当时我想改拍别的,可是老板说,你不拍别人也会拍。明年市面上会有10来部不同导演拍摄的《古惑仔》,而且还很烂。因为怕招牌烂掉,我只好一直拍续集。”


《古惑仔》第一部还没撤档,王晶就对刘伟强说要拍第二部,刘伟强当时很犹豫,虽然片子为公司赚了很多钱,但随之而来的社会舆论,时常批判影片将黑道人物英雄化,对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古惑仔》的上映让许多青少年视陈浩南、山鸡为偶像,模仿剧中主角的行径打扮,动不动就讲粗话,拎酒瓶,招致许多家长的投诉。不过王晶又用“你不拍,别人也是要拍,既然这样那不如我们拍”这句话点中了刘伟强的要害。抱着这样的心理,刘伟强又拍了两部,结果三部下来都进了当年香港票房的前10名。


影片主角陈浩南对兄弟讲义气,对女友不弃不离,而且尊敬老人,被塑造成为后传统社会中理想的英雄人物,受到青少年观众的追捧。饰演陈浩南的郑伊健更是红到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比当时香港乐坛的“四大天王”还要厉害。四年间,郑伊健参演了《古惑仔》系列中的七部。


《古惑仔》也让内地观众认识并熟悉了饰演山鸡的陈小春。如果说韦小宝是陈小春在电视剧领域的招牌,那么他的电影作品,要数《古惑仔》中的山鸡最出彩。陈小春自己也曾说过:“‘山鸡’在我心中还有位置,对我的事业帮忙很大,拍了《古惑仔》才有我今天的落脚点。”


去年因吸毒被抓的张耀扬曾在《古惑仔》中饰演黑道狠角色“乌鸦”,演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打手型”反派。这位塑造过无数经典反派角色的黄金配角,如今竟真的上演了一出“监狱风云”。



还有吴镇宇在《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中饰演的靓坤,他打破常规性的黑社会凶神恶煞的表演方式,把一个心理极度疯狂歇斯底里神经质的形象巧妙的融合到这个反派身上。吴镇宇塑造的黑道形象似乎过于深入人心,就连带儿子费曼参加《爸爸去哪儿2》,刚开始的时候,他一出现,便有网友开始调侃“感觉他会突然拔出刀,说分分钟杀你全家”。



《古惑仔》系列的迷人之处或许正是在于一种真实的残酷感和血腥味,片中人物以平凡人的血肉之躯来超越对死亡的恐惧,以及毫不掩饰对权力、财富的渴望,赤裸裸地展现出人性。作为摄影师出身的导演,刘伟强充分利用了商业电影的语言规则,暗合了古惑仔们青春狂躁的心理,使观众产生认同感。


《古惑仔》所构筑的个性化影像风格和人物形象,在香港掀起一阵热潮,不仅同名漫画充斥全港,此类电影也一再延续,甚至部分角色的一生也被相继拍成电影,如正传之外的特别篇《山鸡故事》、《洪兴十三妹》、《洪兴大飞哥》等,还出现了《湾仔十二妹》之类的“古惑女”电影。


粉丝们当然是希望这个系列可以一直拍下去,不过2000年刘伟强和文隽在拍《胜者为王》时,心里都已明白,这也许将是最后一部古惑仔电影。原因之一是复杂的版权问题:嘉禾公司在1999年将《古惑仔》版权卖给美国华纳,而华纳的价钱极不合理。如果细心留意,会发现《胜者为王》的海报或片头字幕,都没有打上“古惑仔之六”的字样。另一个原因,是“回归”后香港电影检查尺度收紧。明确指出,若用“古惑仔”这三个字,电影一定会评为三级,那表示十八岁以下的观众不能入场。少了最主要的拥趸和捧场客,投资方也不敢冒风险。


刘伟强在接受采访时说,《古惑仔》系列自己最满意的是第三部(《古惑仔之只手遮天》),“第一部当然是爆炸性的,影响最大,但所谓得心应手的还是第三部,之前拍出来的只是观众喜欢看的。”拍摄到第三部时,大家已经培养出一种默契,有了生活化的感觉——“不是剧本写了句多牛的对白,有时候就是大家互看一眼,就足以表达对白要传达的意思,那时候开始有这种意识,大家都像被角色上了身一样。”


刘伟强说他其实还是没拍够《古惑仔》,他们怎么从混混晋升到黑道食物链的顶端,但也拍不动了,“我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那团火已经弱了,拍《古惑仔》需要一把很热烈的火,否则你拍不了都市的热血和张力,不用砍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打个火机就有的气势。”


当年的《古惑仔》电影对不少年轻人有着启蒙的意味,那是年少气盛的轻狂和热血,是兄弟义气的豪爽和痛快。《古惑仔》系列不仅让刘伟强在香港电影界打下一片天地,让简单粗暴、快意恩仇的黑帮题材席卷银幕,让郑伊健的陈浩南、陈小春的山鸡、吴镇宇的靓坤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更是属于一代人的怀念和记忆。如今,古惑仔们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偶尔燃烧一下,重聚开开演唱会拍拍MV。而经典,往往难以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