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三千年的光辉---读赵永武系列散文有感

五谷文学社2019-05-31 23:43:29

点击蓝字,关注一下吧!









记得有一年我看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一位东北初中毕业的农妇说,她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将《诗经》通背了下来,并当场做了展示。赢得了满场所有人的掌声和敬意,主持人问为啥下这死功夫,她说,《诗经》太美了,让她痴迷。

《诗经》发源于黄河流域,收录了从西周到春秋共五百年间305篇诗歌,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是中国文学光辉的起点,被儒家奉为经典,在先秦诸子的作品中被反反复复的引用。三千年过去了,直到如今依然熠熠生辉。

但是,《诗经》远没有唐诗宋词广为流传,其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佶屈聱牙,晦涩难懂,再加上许多生僻字,让大部分爱好者望而生畏。许多译文也只是一篇一篇单独的古文翻译和注释,对真正的了解《诗经》,再从作品里去探秘那个久远的时代都受到了限制,打了折扣。


周至是周朝的京畿之地,是《诗经》的发源地之一。周至作协主席青年文化学者赵永武站立在这片厚重土地上,行走思考在沣河,渭河,黄河之滨。三千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什么?那些贵族,农夫,军人、商贾、文人、男人,女人,是怎样生活的?那些歌功颂德、农事、燕飨、战争徭役、婚姻爱情是如何进行和演变传承的?

解读《诗经》的系列散文在赵永武笔下诞生了,他揭开了这部经典神秘的面纱,还原了古老的历史面貌和文学价值,让广大普通的读者都能深深感受到经典的魅力。

赵永武无疑是对《诗经》和国学有深厚的积累和研究的。他的系列散文不再局限于简单的逐篇翻译注释,而是找出一根主线,散发出去,将有关联的篇章揉和起来,注入趣味性,故事性、知识性,文学性,学术性、历史性,旁征博引以满足不同层次的读者需要。

他很少拘泥于一字一句生搬硬套的注释,除非牵扯到地名,物种,人物。而是首先将原文放进一个大环境中,给整篇营造一种氛围,再把读者带进去,跟他一起和原作者对话,三位一体。


比如他在《那一个远古的关中女人》一文中,共涉及和解读了《小雅.采绿》《召南.草虫》《小雅.杕杜》《郑风.女曰鸡鸣》《卫风.氓》还有《卫风》里的《伯兮》。

再比如他在《回望沣滈:黍离麦秀从来事,且置兴亡近酒缸》一文中更是发挥的洋洋洒洒,淋漓尽致。将《诗经.王风.黍离》和商遗老箕子的《麦秀歌》进行了解读和比较分析。并引用了司马迁《史记.宋微子世家》,刘禹锡的《烏衣巷》,王安石的《金陵怀古》,杜牧的《阿房宫赋》,孔尚任的《桃花扇》,曹雪芹的《红楼梦》等名篇佳章来增彩和左证。读罢让人不得不折服在经典的魅力中,折服于作者的文化底蕴,不得不感慨这“文化学者”四个字真是货真价实。

《郑风·女曰鸡鸣》:“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且看他对这一段的诠释:女的说公鸡已经打鸣了,肯定有推搡动作,你快起来看看天空,启明星儿都亮晶晶的。男的嘴上咕哝着,鸟儿已经出巢了,在空中正飞翔,我去射些野鸭和大雁来给你尝。嘴上这样咕哝,可能身子并没有动弹。非但没有动弹,反倒把女人往铺盖里拉。女人这时就开始哄了——男人有时候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尤其是耍赖的时候:你去射些野鸭和大雁拿回家,我给你红烧或者清炖,要么火烤,做成美味佳肴。再取出去年冬天酿的春酒,咱们就着美味来饮酒,就这样滋滋润润过着小日子,恩恩爱爱一直到白头。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看了好几遍,几乎将《郑风.女曰鸡鸣》背过了。感觉他的解读是将文字变成了一段小视频,把绣塌之上夫妻间的小情调,弄的活色生香,妙趣横生的在眼前放映,让人不由羡慕这一对小夫妻,恨不能取而代之。

赵永武是个十分勤奋的作家,小说,散文,随笔,书评写起来都游刃有余。性格直爽、热情、虚心,他有时会将新作发给我,然后说一句,别说好听的,谈意见和看法。这次《诗经》系列散文也不例外,好多篇有幸先睹为快。

他把《诗经》放进了历史的长河里,和几千年的中华文明联系在一起。用小说家的想象力和视角去完成系列散文的写作,用通俗平实幽默的语言来诠释诘屈聱牙的国学经典,让《诗经》走出象牙塔,走进大众读者的视野中,心中。在纷纷扰扰的国学热中,《诗经》热中实在是难能一遇的范本、教科书。

爱屋及乌,读完赵永武的系列散文,爱上了《诗经》,当然以我这记忆力将305篇背诵是绝对不可能的,通读几遍还是有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