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的饲养方法

Tess外贸Club2019-02-21 15:41:23

先吹个牛逼。

我这人看书特别多,小学三年级看《西游记》,四年级看《红楼梦》,五年级看《金瓶梅》和琼瑶全集,初中看完金庸古龙梁羽生……咳,吹这个牛逼,只为了下面这句话:很多寂寂无名的网络写手的作品,就可读性来说,一点都不逊于这些大家。


比如我认为很牛逼的大风刮过和林寒烟卿,前者至今没有公众号,后者已经辍笔多年。

今天选了大风刮过的一个短篇小说,原文24000多字,我编辑后有了8000字。语言很有嚼头。

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的话是王皮皮说的,嘿嘿


下面是我说的:

皮皮是我的好友,她经营的公众号“王皮皮的客栈” ID:wangpipihuaer, 里面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从古至今,狐仙鬼怪,大婆小三,无所不包,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哈!


我是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惊艳的文章了,读完回味无穷,回味无穷啊。。。。。。





1

从天而降的山鸡


重葛是一只活在山里的狐狸。

但它不是平常的狐狸,他比较走运,生来就是一只天蚀狐。天蚀狐是仙狐的一种,天生有仙根,可以变化成人的模样,如果勤奋修道,就能飞升成仙。

十一岁那年,重葛可以化成人形了,长老将它拎进洞中,语重心长的告诉它,它漫漫的修道之路,正式开始。从今后要养气食素,参详道法,日日勤修,不可懈怠。

所谓养气食素,就是从今以后,它只能吃素,不能吃荤。

重葛听到这一项时,非常抑郁,为了成仙,居然连肉都不能吃,身为一只狐狸,活着还有什么乐趣。他悲愤地跑到山峦中僻静的湖泊边,在一棵大树下趴着,将头搁在两个前爪上,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我是狐狸,我要吃肉。

老天爷居然像感觉到了它的悲愤,忽然之间,晴朗的天空乌云翻涌,遮天蔽日,狂风大起,四周霎那间变得和夜晚一样,一片漆黑。

重葛迅速爬起来抖抖毛,飞快向山洞奔去。一道闪电划破苍穹,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似乎就在重葛的头顶上炸开。 他一头扎进草丛中,紧闭双眼,缩成一团,一个物体忽然从天而降,穿过树枝,重重的砸在它不远处。

片刻后,重葛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一片光明,天上的乌云竟然全都无影无踪了。 而后,它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团花花的东西。 重葛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不由得怔了怔,再吞了口口水。

草丛中,居然躺着一只硕大的、湿淋淋的、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山鸡!

他舔舔嘴,绕着那只山鸡转了个圈,它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山鸡,足足有普通山鸡的好几个大,尾巴也特别长。长老吩咐过,从今往后再也不可以吃肉了。但是,这只山鸡,简直像是上天送来的礼物。是吃还是不吃?重葛蹲在大山鸡身边,内心挣扎不已。

重葛决定先把大山鸡拖回自己的洞穴里去,再慢慢考虑吃还是不吃的问题。

 


2

是山鸡还是神鸟?


重葛化成一个十一二岁穿着短衫的少年,两手抓住山鸡的翅膀,将它一路拖回了自己的小山洞。坐在地下又仔细端详了一下,他发现山鸡的羽毛太湿,他想要是把山鸡泡酸了,恐怕会影响口感。

于是他变回狐狸的模样,跳到大山鸡的背上,用尾巴将大山鸡的羽毛仔仔细细擦了一遍,然后拽了一个软垫在大山鸡的旁边,蜷在软垫上呼呼大睡。

从梦中醒来,重葛眼前忽然一片耀眼的斑斓,将它吓了一跳,一骨碌从软垫上坐起来。

原来那片诡异刺眼的颜色是大山鸡的羽毛,它的羽毛已经干透了,羽茎朱红,末梢五色斑斓,长长的尾羽竟然微微晕着光晕,像染着美丽的霞光。

鸡毛实在太过漂亮,让它想拔一根下来。它立刻抬起一只前爪按住大山鸡的臀部,用力一扯。尾羽居然没被拔下来,大山鸡的身体却突然动了一下。

重葛吓了一大跳,连忙跳到一边,吐吐粘在嘴巴里的绒毛。

大山鸡居然睁开了眼!原来它只是晕过去了,并不是只死鸡。

重葛和大山鸡大眼瞪小眼的两两相望,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怎么会有只小狐狸?”声音冰冷冷的,却异常清冽好听。

接着,大山鸡的头动了动,缓缓打量四周,而后,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为何我会在这个小小的洞穴之中?”

大山鸡会说话!啊啊,它是只神鸡!

重葛壮着胆子回答到:“是我把你拖回来的。”

大山鸡黑亮的双眼又向重葛看来,似乎在端详它:“哦?原来你会说话?难道你是狐妖?”

重葛坐直身体:“我不是狐妖,是天蚀狐!”狐妖是靠修炼邪术成精的狐狸,天生有仙根的天蚀狐一直觉得狐妖是下等的,对它们十分不屑。“我拖你回来,是要吃掉你!”

大山鸡却笑了一声:“你?你打算怎么吃掉我?”重葛老实的回答到:“拔掉你的毛,在火上烤一烤。”

大山鸡又笑了一声,“所以刚才,是你在动我的尾羽?” 重葛默认。

大山鸡道:“小狐狸,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重葛道:“你不是山鸡吗?”

大山鸡的目光忽然变得冰冷起来,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重葛小心翼翼的道:“当然,你会说话,肯定不是普通的山鸡,你是天上神仙养的山鸡吧?”

重葛突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它忍不住有点畏缩,他想了想,用商量的口气试探着道:“你既然是只神鸡,又会说话,要不这样吧,我不吃你,你做我的鸡,我来养你,怎样?”

大山鸡对它的这个提议却没有任何表示,目光仍然冷淡。重葛跟它讲道理:“你看,我拖你回来,虽然是打算吃掉你,但我既然没有吃你,就等于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是不是?而且,你如果做我的鸡,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给你吃好的,喝好的,你绝对不会觉得委屈。”

大山鸡目光已经从冷淡变成了冷笑:“随你便,如果你仍然想吃掉我,也可以继续试试看。” 重葛抖抖毛皮,很慎重的道:“我保证,我一定不会吃你。”

大山鸡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闭上了眼睛。

 


3

山鸡原来是凤凰



重葛一向觉得做一只好狐狸要一言九鼎,既然已经许诺了要好好养这只山鸡,就一定要尽心对待它。它不知道山鸡喜欢吃什么,询问山鸡,山鸡也不回答。它便拔来各种各样的野草,寻来各种各样的野果和草种子放在山鸡面前,山鸡连看也不看,只是偶尔饮一两口放在前面的清水。

如此这般过了十来天, 这天上午,重葛变成人形,把山鸡拖到洞穴外的软草丛中晒太阳。而后它又窜到树丛里,发现一枚红色的果子,刚刚叼在嘴里,忽然后颈上的毛皮腾空而起,被拎到半空中。

四爪乱蹬的重葛,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头,有个声音笑眯眯的道: “乖,我不是坏人,我是天庭的神仙,叫做碧华灵君,你是天蚀狐的幼狐,应该会说话吧,告诉本君,你叫什么名字?”

神仙不是应该在天上吗?为什么到这座山里来?难道,他是山鸡的前主人,来找山鸡了?

重葛忽然有点害怕,它小心地将嘴里叼着的果子吐到两个前爪间,牢牢抱住,方才小声回答道:“我叫重葛,就住在这个山上。你是神仙,来这里干什么?”

神仙温和地抚摩着重葛的毛皮:“我只是偶尔路过,正好就看见了你。小狐狸,你要不要和本君一起回天庭去?”重葛立刻摇头。

神仙叹了口气:“你不愿意,本君便不勉强你。”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果子,“你喜欢吃这种野果?”

重葛摇头:“不是,我养了一只山鸡,这枚果子是拣给它吃的。对了,你是神仙,你知不知道山鸡喜欢吃什么东西?”

神仙摸着下巴道:“本君还真的没有养过山鸡,天庭中似乎也没有谁养过,所以我也不太知道。” 重葛道:“啊?但是我养的这只山鸡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长得和寻常山鸡很不一样,又大又花,应该是只神鸡。”

神仙似乎不大相信,重葛于是领着神仙出了树林,指着自己洞穴的位置道:“你看,在那里卧着的,就是我拣的山鸡,它不吃东西,所以现在瘦了点。”

神仙微微笑道:“他不是山鸡,他是凤凰。”

重葛攥着手中的红果子,傻了。

凤凰,那是百鸟之王,是神鸟,不是神鸡,更不是山鸡。

重葛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我还能养它吗?”

神仙眯着眼睛微笑道:“为什么不能,万物众生皆平等,既然你捡到了他,救了他,现在还在尽心地照顾他,他就是被你养的凤凰。”神仙在袖中摸摸出一本书册,放进重葛手中,“这是本君所写的一本养凤凰心得,大概会对你有些帮助。”

重葛捧着书册,神仙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送到他面前,“这道灵符你拿好,假如有什么危难时刻,只要撕碎它,本君就会尽快赶过来帮你。”神仙说他还有要事,化作一道仙光,消失不见。

重葛走到洞前,在凤凰的身边蹲下,摸摸它的羽毛:“原来,你是凤凰。”

凤凰睁开漆黑的双目,目光依然冷漠。 重葛低声道:“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凤凰,一直喊你山鸡。从今以后,我会按照养凤凰的方法,重新好好喂养你。”

凤凰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又闭上双眼。

 



4

饲养凤凰的窍门



神仙送给重葛的书册名叫《养凤诀窍》。

《养凤诀窍》的第一篇叫《沐浴篇》,第一页第一条写道:“凤凰喜洁,需日日清水沐浴。”

重葛看到这一条,内心自责不已,他把凤凰当山鸡养的这些天,一次都没给它洗过澡,而且每天把它在地上拖来拖去晒太阳,不知道沾了多少灰尘。

他翻出一条崭新的草垫,把凤凰拖到草垫上,在草垫的一头绑上绳子,抗在肩头,连凤凰带垫子一起吭哧吭哧地拖到了小溪旁。

溪水很清澈,被太阳晒得暖暖的,重葛把凤凰按进水中,仔仔细细地洗干净。凤凰水淋淋地被他捞起来,放回草垫上,重葛又变回狐狸,跳到凤凰身上,用尾巴将它全身的水滴擦去,而后再变作人形,捡起一片大树叶,在凤凰身边来回扇着,让它的羽毛快点变干。

他一边替凤凰扇着风,一边翻开《养凤诀窍》。

第一页第2条写道:“沐浴完毕,羽毛需用玉梳梳理。”

洗完澡后,原来还要替凤凰梳毛,可是重葛没有梳子,他砰的变回狐狸,跳到凤凰身边,抬起右前爪,一下一下在凤凰身上轻轻地挠:“我,我没有梳子帮你梳毛,我用爪子帮你梳吧。”

凤凰回过头,看了看它,叹了口气:“诶,你这只小狐狸....多谢。”

《养凤诀窍》第二篇,《起居篇》,第一条:“凤凰,非梧桐木不栖。”

重葛再一次惊讶并深深地内疚了。原来凤凰是要睡在梧桐树枝上的,自己却让凤凰一直睡草垫。

重葛跑到树林中,寻找梧桐树,将树下掉落的树枝和树叶一根根一片片叼回山洞中去。跑到不知道第多少趟时,凤凰又睁开洋井,看着它,道:“你在做什么?”

重葛连忙将嘴里咬着的一根树枝放下,“我在捡梧桐树枝,给你做梧桐垫子。”

凤凰淡淡地道:“哦,你不是可以变成人形么,那样一次可以拿很多。”

重葛恍然大悟:“是啊!”立刻变成人形,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做狐狸习惯了,老忘记用人形可以拿更多东西。”转身一溜烟地跑出洞去。

半晌之后,凤凰望着那个用梧桐树枝和树叶铺成的垫子,忽然问道:“小狐狸,你叫什么?” 重葛大喜,凤凰居然在问它叫什么,《养凤诀窍》真管用!它揪着自己尾巴上的毛,道:“我叫重葛。你叫什么?”

凤凰若有所思地点头,突然开口道:“凤宵,你记住,我叫凤宵。”

《养凤诀窍》第三篇,《饮食篇》,第一条:“凤凰,非竹实不食;饮清泉水,当以碧玉器皿盛之。”

重葛拎着竹筒大老远跑到山涧的清泉边,盛了一竹筒,再气喘吁吁地跑回洞穴,放到凤宵面前:“这是我从泉眼里打的水,你喝吧,但是我没有玉做的东西,只有竹筒。”

凤宵眯着眼看他:“小狐狸,你为何对我如此尽心?你若有什么愿望,待我的伤好后,可以满足你。” 重葛在凤宵身边蹲下,又挠挠头道:“我没有愿望,你肯让我养,就是报答我了,我说过我会对你好,所以我说到做到。”

凤宵眯着双眼,不再言语。 重葛忽然丢下一句:“你等着啊。”又起身跑出洞穴。

重葛这次跑出去,很久都没有回来,凤宵在洞里睡到第三天傍晚,洞外钻进一个圆滚滚的土色泥团。凤宵诧异了一下,端详着那个泥团,正在考虑它是个什么东西,泥团突然开口说话:“对不起......”

凤宵听出是重葛的声音,又诧异了一下。天蚀狐的毛皮与寻常狐狸不同,是玄黑色,从头顶到尾巴稍有一条白道,但是此时重葛像个泥巴球儿,只剩下两只眼在一眨一眨。凤宵忍不住开口询问:“小狐狸,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重葛蹲在墙角低下头:“对不起,我找了前后两座山,都没有找到竹子树上的果实。”

它一边说,一边就要变回人形,话还没说完,一直卧在垫子上的凤宵突然立起身,抖抖羽毛,重葛惊喜道:“你,你可以站起来了?”

凤宵突然用喙轻轻叼住了它后颈的毛皮。重葛的身体腾空,离开了地面,它惊诧地扭动一下,凤宵叼着它,缓缓优雅地踱出洞穴,振翅飞起。盘旋片刻,轻轻落到了洞穴旁的小溪边,而后一张口,重葛扑通落进了溪水中。

重葛在水中扑腾了两下,站起来,抖抖毛皮,凤宵栖在岸边,半卧着,悠然地看它,重葛明白过来,自己的身上太脏,凤宵嫌弃它了。

它立刻蹲进水中,连鼻子也埋进了水下,卖力地清洗着毛皮。

夕阳的光芒金灿灿地掠过粼粼的水面,重葛蹲在树下,用右前爪一下一下替凤宵梳理羽毛,凤宵的羽毛在夕阳下更加漂亮,就像夏天的山涧中,雾气在阳光折射下的瑞虹。能这样用爪子摸着凤宵的羽毛,重葛觉得很幸福。

 



5

养好的凤凰飞走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凤宵的伤终于快痊愈了。

这天,它吃了几个重葛摘回来的野果,重葛很开心。第二天,重葛天刚亮便起来,跑到山中,寻了一大捧山枣,整座山中,惟有山涧里的山枣最甜脆,他变成人形,用衣襟兜了满满的山凿,快步往回赶。

出了小树林,重葛在离洞穴不远处站住了,他看见自己的洞穴门口站着两个人。他们穿着朱红色的衫袍,头束玉冠,有浓烈的仙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其中一个神仙发现了他,皱着眉头,喃喃道:“原来就是这只小狐狸,天蚀狐,确实是很珍贵的仙兽。”

重葛壮着胆子奔上前:“你们是谁?来做什么?”

洞穴里忽然缓缓道:“少钥,不可怠慢它。”凤宵缓步从洞穴中踱出,它依然是凤凰的模样,望着重葛道:“小狐狸,我要回天庭去了。”

重葛愣了愣,衣襟中兜着的山枣落了一地,有很多砸到他的脚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要离开?你,你不愿意让我养了?”

另一位神仙立刻冷起神色:“大胆,在凤帝陛下面前,休得胡言乱语!”

凤帝?凤帝是什么?难道.....凤宵它其实是神鸟王?

他忽然觉得,面前的凤宵蓦然变得很遥远很遥远,它的样子,声音,羽毛的颜色,都陌生起来。

那个叫少钥的神仙依然很和蔼地对他微笑着,声音更加和蔼地道:“陛下答应满足你的愿望,你有什么想要的?”

再也没机会了,再也没机会见到凤宵了。重葛垂着头,鼻子有点酸,眼睛很涩,他大声道:“没有,我什么都不想要!”凤宵轻声笑道:“也罢,我送你一件信物。”

一根朱红的凤羽轻飘飘地飞来,自动落入重葛的手中,重葛捧起它,听见凤宵继续道:“你有了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就用狐火将这根羽毛烧掉,然后说出愿望,我无论在何处都会知道,然后帮你实现。”

重葛捧着羽毛,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听见凤宵说:“时辰不早,我真的要走了,小狐狸,后会有期。”



6

凤凰归来



凤宵离开之后,重葛握着那根朱红的羽毛,又呆呆地站了很久,有水滴不断地从他的眼中滚下来,顺着脸颊滑到下巴上,再啪嗒啪嗒砸到草丛中,就像那些他好不容易摘回来的山枣一样。

他养的凤凰已经飞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凤宵和两位随侍一起回到天庭,幻化回人形的仙身站在云端,忍不住负手回头,向下界的方向看了一眼。

原来,天蚀狐是天生仙种,与一般修炼成精的妖怪不同,10岁左右能化成人形时,就会经历第一次天劫。重葛修炼不用功,到了十一二岁才能化成人形,长老们以为化形后会经历天劫这种事情是天蚀狐一族每只狐狸都知道的最基本常识,便没有提醒它,偏偏重葛就是那非常稀少的,不知道此事的狐狸。

就在它的天劫来临时,恰好凤宵路过,结果最厉害的那道天劫之雷劈下来的时候,没有劈到重葛,反而劈到了凤宵。

本帝没被它气死真是胸襟广阔。凤帝陛下站在云端,回忆历历往事,嗟叹不已,到了后来,却忍不住微笑起来。 

重葛像其它天蚀狐一样生活着,过了很多很多年,他从一只小狐狸变成了大狐狸,让有些事情睡在心里,被别的事情一点一点深深埋住。

直到有一天,他又在山坡上晒太阳,忽然天空瞬息乌云翻涌,四周狂风骤起,刹那间如同黑夜忽至,天地间漆黑一片。

重葛看了看天空,连动也懒得动,喃喃道:“闹得和当年一模一样,难道老天你还能给我再掉下个凤凰来?”

 响雷一个接一个,就像炸在他身边,一道道闪电像瞄准了他一样,追着他劈,他方才躲闪落脚的地方已经有数处被劈成焦土,还冒着白烟。 这样下去,会劈掉狐命的啊!

重葛正在束手无策时,忽然想到当年告诉他凤宵不是山鸡而是凤凰的神仙送他的灵符,据说只要撕碎,神仙就会立刻赶来相助。

重葛立刻从怀中摸出灵符,三把两把撕碎,然而,一道异常亮的闪电已经从天而降。正对着他的天灵盖劈来。 重葛抱头闭着眼往旁边一跳,老天保佑,这次躲得过便过,躲不多便是祸吧。

他紧紧闭着眼,等着,再等着,貌似,并没有雷电劈中头顶的感觉,他小心的睁开眼,顿时怔住。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人,华贵的锦袍随风拂动,祥光灼灼,他宽大的衣袖轻轻挥动,一个灿烂的光罩便将重葛和那人一起罩在其中。 锦袍神仙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你这只狐狸,为何总不知道自己的天劫。”

天劫?重葛抓抓后脑,干笑道:“原来是天劫吗?”急忙向面前的神仙抱了抱拳头,“多谢大仙救命。是不是那位叫什么灵君的神仙没空,所以才让大仙你代为前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感激不尽!”

那双熟悉的眼睛依然注视着他:“人间不过过了一千年,你却果然已经把我忘了。”锦袍神仙微微扬起嘴角:“虽然你没有见过我的真身,但我以为,你总该记得我的声音。”

重葛目瞪口呆地愣住,天上的闪电还未停歇,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凤宵....”难道飞走的凤凰,还有飞回来的一天,还是这不过又是一场幻梦?

闪电和雷声渐渐停歇,天空如同蓝色的美玉,凤宵再轻挥衣袖,罩住他与重葛的光罩消失不见。凤宵微笑道:“你一直不敢相信,难道非要我化回凤凰不可?”

他的话音刚落,周身忽然仙光灿烂,一只祥光缭绕的凤凰双翅舒展,在半天中盘旋一圈,优雅的落在草丛中,凤凰眯着眼,看着重葛道:“如何?”

重葛变回狐狸的模样,期期艾艾地道:“多谢凤宵......多谢凤帝陛下你救了我一命,你这次前来,我很感激,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凤宵却又变回仙人之身,站在草丛中,淡淡道:“马上便回去。”

果然。 重葛将头埋进草丛中,小声道:“哦,那么,后会有期。”

凤宵没有说话,重葛继续低着头,忽然,它后颈的皮毛一紧,身体腾空而起。重葛微微挣扎了一下,在瞬间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有一股,很熟悉的,凤凰的味道。

它诧异地抬头,发现已离地面越来越远,它扒住凤宵的胳膊呆呆地道:“这....这是...”凤宵摸摸它头顶的毛皮:“你刚才已经度过第二次天劫,算是成仙了,当然要到天庭去。”

重葛的耳尖动了动:“成仙?那,那我今后住在哪里?”

凤宵微笑起来:“你是连凤帝都养过的狐狸,当然不能住在一般的地方。你在地上曾养过我,我只当报答你,让你住在我的凤宫里,你愿不愿意?”

重葛瞠目结舌,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仙风悠悠,云霭浮动,南天门就在不远处。

重葛终于想起了一句话,问凤宵:“你说,经历过两次天劫的算成仙,但我明明只经历过刚才那一次天劫,为什么多算了一次?”

凤宵抚摩它皮毛的手似乎顿了顿,但没有回答它这个问题。

远远的,天界的方向。隐隐又有雷声响起。

不知道又是凡间的哪道山沟里,哪只倒霉的狐狸,正在渡天劫。(完)


Tess外贸Club:一个为外贸业务员免费解疑答惑的平台;一个分享生活和工作感悟的平台,欢迎大家投稿到 ly-r@163.com,让你的经验帮助更多人,让你的心声传递到更多人的心里。

《一个人的外贸江湖》第七版正在销售中,买书找Tess:waimaojianghu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