鵟鹰被当“野鸡”贩卖,利川森林警察查获放归自然

利川在线2019-11-07 12:38:04


高速公路上,长途客车里载着18 只“野鸡”驶往重庆方向。


高警例行检查,却发现 “野鸡”实为不知名的鸟类。利川市森林警 方介入调查后惊奇地发现,不知名的鸟类竟 是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鵟鹰。 随着案情不断深入,湖北和重庆两地森林公安联合侦破了网络销售野生动物大案。利 川森林公安辗转山东、安徽、重庆等地调查 取证,抓捕犯罪嫌疑人。


2016年10月23日,利川森林警察将这些鵟鹰放归自然,回归天空。

12日,记者从重庆森林公安处获悉,案件初步侦查完毕,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押解 移交司法机关,进入起诉阶段。


长途客车载18只“野鸡”沪渝高速上被拦截


2016年4月27日,一辆长途客车行驶在沪渝高速公路上,当客车行驶至利川市白羊塘收费站时,高警利川大队拦停对其进行例行检查。 


该车车辆左下侧的行李箱内,用蛇皮口 袋套装的箱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当班司机解释,这是客户委托运输的18只“野鸡”, 从山东来,到重庆去。这些“野鸡”引起了民警的兴趣,他们打开口袋仔细一看,发现它们似乎有点像“野鸡”,但细看又不是。 它们到底是什么鸟类? 利川市公安局汪营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一看,也傻了眼,他们也不认识这种鸟, 但确认这些野生动物肯定不是野鸡,于是便把所谓的“野鸡”带回利川,并将此案移交给利川市森林公安局。 利川市森林公安当日成立专班,决定对 “4·27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立案 侦查。


通过调查,司机称这些“野鸡”是从山东青岛城阳汽车北站上车,当时是一个开着面包车的人来委托运输的,但运输的具体是什么动物,他们也不认识。当时委托人只留下电话号码,并无姓名,连接收人都只有电话号码,目的地是重庆龙头寺汽车站。发货单上注明为3箱野鸡。 利川市森林公安接手后,立即将这些鸟安置在柏杨坝镇雷家坪野生动物救护站,大家仔细查看后认为这种鸟疑似鹰类,但仍不能确定是什么鸟。 如果是国家保护动物,就列入刑事案件; 如果不是,就当作一般案件进行处理。


鉴定这 些鸟到底是什么鸟,成了案件的关键因素。


“野鸡”实为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鵟鹰


这些鸟到底是什么品种,将成为案件走向的核心要素,但全国能给动物做司法鉴定的机构却屈指可数。 


办案民警给动物拍了照,经南京司法鉴 定所对照片进行鉴定后,给出了这些鸟属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的结论,但到底是什么动物,结论也很模糊。 2016 年 7 月 4 日,湖南常德市惠林司法鉴定所专门派人赶到利川市进行鉴定。令人遗憾的是,这18只鸟在一起生活时,因相互攻击,其中6只鸟已被咬死。 鉴定人员通过对鸟类体形、体色、斑纹、 嘴喙等外形特征的判断,得出初步意见,查 对《中国鸟类系统检索》《中国动物图谱·鸟 类》和《中国鸟类图鉴》,并参考中国鸟类百科大全网站资料进行核实验证,最终得出鉴 定意见:其中 10 只为普通鵟鹰,8 只为灰脸鵟鹰,两者均属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 物,低危物种。 


根据立案标准,这属于特大野生动物贩卖运输案件。 


省及州森林公安专程到利川市召开案情讨论会,成立专案组,决定由利川市森林公安局侦办“4·27”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通过调查,这起案件接货人为重庆男子 魏某。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何要贩卖野 生动物?这些野生动物从何而来?


辗转万里查清案情 鵟鹰放归自然


专案组首先着手调查的是接货人,该接货人的电话自案发时接通过,后来一直处于停机状态。而发货人的电话则是虚拟号码, 案件侦查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境。 


办案民警决定到重庆调查走访、寻找犯 罪嫌疑人,随着案件的逐渐深入,各种线索都指向安徽籍男子魏某,该男子为何要在重庆贩卖野生动物? 与此同时,重庆森林警方抓捕了涉嫌贩卖野生动物的重庆籍张某,两人的相似度极 高,但两人分属两地,有两张身份证明。


利川森林警方决定到安徽进行调查,意外地发现魏某就是张某。原来,张某年少时随母亲改嫁到安徽,并在安徽落户。后来, 张某找到自己的舅舅,随舅舅回到重庆,并在重庆落户生活,并改回其亲生父亲的姓氏。 张某对其贩卖野生动物的行为供认不 讳,并称自己是通过网络购买野生动物,先联系好需要的买家,然后再在网上寻找卖家,网名叫“老初”的卖家经常为其供货。他主要是通过这种渠道谋取差价。


通过调查显示,他购买的野生动物大部分都销往餐馆,成了食客的腹中之物。巨大的利润,让他欲罢不能。 卖家“老初”的地址显示为山东青岛,办案民警遂赶到山东寻找“老初”,但一直无 果。省森林公安根据案件情况,向国家森林公安汇报后,决定由重庆森林公安并案侦查。 昨日,记者从重庆森林公安处获悉,“老初”已在湖北赤壁落网归案。案件还在进一 步侦办中。


来源:恩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