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晚上睡不着,老公一个动作,瞬间安静了!

庆阳这些事2019-12-01 16:45:54


第一章 惊喜

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亲眼目睹我准老公和别的女人在我们的婚房上啪啪啪,我要怎么办?

买蛋糕的路上,温凉看到这个帖子,看着发帖人声泪俱下的哭诉还在想竟然会有这种狗血的事情。

可现在,她站在门口双目猩红地盯着眼前糜烂的一切,心疼的几欲窒息。

门缝里,男女的纠缠将她准备的蛋糕衬成笑话,蛋糕还散发着奶香味,可却遮掩不住卧室里传来的令人作呕气味。

视线在墙壁上才挂好的结婚照上,左边是她掏心掏肺爱了十年的男人。

而右边的女孩在对她笑,幸福而又灿烂,依偎在男人怀里,就仿佛拥有全世界,今天早上,他们才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而现在,她的“全世界”带着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婚床上辛苦耕耘,她觉得真是恶心透了。

心痛的滴血,温凉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擦净眼角的泪,深吸口气,转身把蛋糕放在茶几上,走进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转身大步朝房间走去,猛地推开门,没等床上的人反应过来就大步上前,揪着女人的头发,将她从自己的丈夫身上拖下来推倒在了地上。

“啊!”

突然的变故,女人的尖叫声响彻房间,她吓的动也不敢动惊恐的看着温凉手上的刀,温凉抓着她的头发,女人被迫养着头惊恐的看着温凉,温凉看着女人的脸,轻蔑的哼了一声,狠狠的将她放开,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女人,又回头看了穆城一眼,冲他笑笑,抬脚踩上床,拿着手里的刀,用力的一下一下划着结婚照。

一下,又一下,看着被自己划得破破烂烂的照片,温凉觉得自己的一场美梦就这样醒了,转头看了看站在地上的狗男女,那个女人正在着急的往身上套着衣服,而自己的丈夫穆城正慢条斯理的穿着自己的裤子。

“穿什么衣服啊?你们别理我,继续埃”温凉走下床,轻蔑的说。

“温凉。”穆城穿好了裤子眉峰微蹙,下意识就想过去拉她的手。

温凉猛的抬起胳膊,拿着刀对着穆城的鼻尖,不许他靠前。

“穆少,她疯了,她要杀了我们两个啊,穆少!我不想死,穆少救我啊!”身旁的女人蹲在墙角大哭着扯着自己的头发。

温凉转头,看着蹲在墙角的人,冷哼一声,“哪里来的野鸡?戏真多!我温凉还不至于为了你这种野鸡把自己的下辈子搭进去。”

温凉冷笑一声,走到她的面前,把刀在她的身上比划了几下,面容淡定。

“杀你?放心,我是医生,捅你一百刀都能保证你还活着。”

“疯子,你这个疯子....”女人吓的屁滚尿流,拿着自己没穿的衣服,连滚带爬地逃离,不过几分钟,房间门外就彻底安静了。

四目相对,死一般的寂静,不过数秒,穆城抬起手鼓了鼓掌,富有节奏的掌声响起,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下一秒就将她拉到身边环住,高大的身躯覆上来,讥笑着说,“真厉害啊,温医生?”

温凉浑身僵硬,鼻尖全是那些恶心的味道,她拼命挣扎着,眼泪断线,尖叫着,“别碰我!别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别碰你?”穆城眉眼讥诮,只觉无比可笑。

“你费尽心机,医死我哥,不就是不愿嫁他?怎么,现在我哥死了,你也如愿以偿,还在这装模作样的干吗?”

“不是我!”温凉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是,我的确不想嫁给大哥,但我根本不会害他,你为什么....”

“闭嘴!”穆城暴怒,发泄般低斥,“你没资格提我哥!如果不是你,他不会死,如果不是你,今天跟我结婚的就是瑾瑜!”

温瑾瑜!又是温瑾瑜!!

“你既然那么喜欢温瑾瑜,那你为什么娶我?你去娶她啊!”

“为什么?”穆城怒极返笑,满脸阴鹜,“如果不是你父母自做主张,胆大包天替换新娘,你以为我会娶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温凉心中惊疑不定,可还没等她回过神,穆城已经拉起她的裙子,他掐着她的脖子,死死地捂着她的嘴,越发暴虐。

温凉觉得很痛,身体痛,心里也痛,以为终于迎来了幸福生活,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

最终,在陷入黑暗之前,她只看到穆城那双深邃却凉薄的眼,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冷漠而残忍。

第二章 不过是代孕工具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温凉的身旁空荡荡的,穆城已经走了,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床上那抹暗红色的血迹上。

刺目的,像是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一想到穆城昨晚对她的羞辱,温凉的心就像是被丢到了绞肉机里,只剩下支离破碎。

时至今日,她才知道,有些人,终究等不到,有些梦,终究是要醒。

温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新房的,就像逃命,连车都忘记开了。

早晨的阳光很刺眼,她脸很热,可两颊却是冰凉一片。

叮!

手机传来一条信息,只有一句话,还特地附上一张笑脸。

“姐姐,收到我送你的新婚礼物么?”

温凉一怔,继而暴怒,立刻回拨过去。

“是你!昨天那个女人是你安排的!”

“是啊,喜欢吗?”温瑾瑜在电话那头柔声笑道,“对了,还有惊喜要送给你哟~”

说完父母的声音就沉声响起,似乎是在播放录音。

“瑾瑜,别自责了,代孕替嫁这事是妈同意的,你姐姐很健康,她来代孕是最合适不过的。”

“对啊,瑾瑜,你放心,我们已经跟你姐姐说了不办婚礼,你姐姐也同意了,这样就没多少人知道你姐姐跟穆城结婚的事情了,等将来你姐姐跟穆城有了孩子生下来之后,爸爸就让你姐和穆城离婚,这个孩子就是你的,穆城也是你的,只是委屈你了孩子……”

“好孩子,你别哭啊,你有白血病,不能激动。”

“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你放心,爸爸会给姐姐安排丧偶的名流再嫁,不会亏待她的....”

温凉怔怔地听着电话里的一切,手心里传来尖锐的刺痛,再抬头,双眼已是模糊一片。

是她听错了吧...听错了对吧....不然,她为什么听到....

她的母亲,只把她当做养女的代孕工具。

她的父亲,只想着她离婚给养女幸福。

这就是她的亲人,她在世上最亲的亲人!

呵呵..可笑,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

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想让我给温瑾瑜代孕?做梦!

温凉立刻打车去医院,大步冲到妇科主任办公室,啪的一声放下挂号单,扯着哭的沙哑的嗓子,斩钉截铁地说。

“陈哥,我要上环,立刻。”

温凉麻木地做好术前准备,换好病号服,一个人从楼下走到了手术室,刚准备进手术室,迎面就撞上穆城。

还有,像砣烂泥一样依偎在他怀里,眼底却满是挑衅笑意的温瑾瑜。

“姐姐,祝你新婚快乐啊,昨天不好打扰你,今天一早我就想来看你,但是穆城不放心我自己来,就开车送我来了。”温瑾瑜搂紧了穆城的脖子说,“不过下车的时候我不小心崴到了脚,痛到不能走路,穆城就抱我上来了,姐姐,你不会介意吧?”

温凉抬眼看了看他们,看着温瑾瑜一脸得意的靠在穆城怀里看着自己,懒得看她演戏,温凉白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手术室侧边的办公室。

砰的一声关上门,将所有的脑残都隔绝在门外。

“穆城,姐姐是不是生气了?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怎么办啊,穆城,我不想姐姐生气的……”温瑾瑜一副悲痛不已的样子,穆城搂着温瑾瑜正准备安慰她,就听到一个身旁准备进入手术室的护士小声嘀咕。

“温医生不是昨天才领了证吗?今天还要上环,难道这是豪门的规矩?这豪门媳妇还真是不好当....”

“你说什么?”穆城陡然出声,放开温瑾瑜挡住了小护士的去路,“温凉她上什么环?”

小护士被穆城满脸冷厉的模样吓的一愣,下意识就回道,“节,节育环啊...哎,哎,手术室不能进...”

砰!

温凉刚坐在椅子上,有人推门进来把她拉了起来,紧接着脖子倏地被掐住,力道很狠。

“你居然背着我敢上节育环??”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