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心思语】一蓑烟雨任平生

兰心儿2019-03-13 16:06:07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云在天,水在瓶……佛陀对苍生……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文图/兰心儿


          世间的琐碎除了张家长李家短,还有亲人之间的这样那样的琐碎。当你被这些琐碎包围时,需要极大的抵抗力,否则,你会被无聊琐碎缠绕的无法自拔后,就会有内伤。


          2018年3月12日的夕阳(以下皆是)


         有时,你无法孤独,更不可享受寂寞时光。当他人的垃圾情绪像你抛来时,你只能默默迎接,然后用几天的时间去清理掉。向你倾诉的他人,除了知己,就是亲人,你必须接纳。



        那日,我一个人想去骑行。我背着夕阳奔跑,想跑到沭河的堤坝上看夕阳。穿越繁闹的小城街道,当我回望的那一刻,夕阳沉落进浓浓的阴云里,顿有失落感。其实,人生有许多的不定数,就这样在顷刻间消失或者发生着。

   



         春天就这样轻轻地来了。挖荠菜,成了我们春天不变的仪式。周日,他吃完早饭就催促我,赶紧呀,去挖荠菜吧。是心急?还是在完成仪式呢?其实,挖荠菜,挖的是一种心情,不急不躁,遇到了就挖,遇不到,也不懊恼。





          去年来过的地方,今年却是天翻地覆了,荠菜被埋没。心想:连一块地,一棵草与你的缘分都是有限的,何况其他了。再去寻找,真有“柳暗花明”的感觉。但我不再奢望来年的相遇,一切都在变化中。

 



         荠菜靠着花生秧子的地方,长得大一些,也娇嫩些。一点点的温暖,就让它们赶超在春天的前面呢。




          柳青河畔的柳条变绿了,这里是春天最早驻足的地方。河里的水很少,正在修建中。小野鸭呢?会不会迁徙到沭河了呢?这里的野鸭很小,看来吃的东西不是很丰富。你看沭河的野鸭,个个肥壮,在河里嬉戏游水,数不胜数的黑点在河面上移动着。




          一辈子,什么最重要?甚是喜欢苏轼的《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得到他人的信任,是最大奖赏。信任,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年轻时,他忘了带钱包,买东西时才发现,卖家让他先用着,等再路过时,带来便可。这是陌生人的信任,陌生人对你的信任全凭对你面容和衣着的判断吧。身边人对你的信任来自于“日久见人心”。不贪图小利,看得远,方能长久。



      这几天,春天的温度有点过了,棉衣还在衣架上呢。过山车的感觉恐怕也就这样吧?

      “怎么没得穿了呢?”唉,女人的衣橱里总是少件衣服,其实细细找找,还有的穿,只是旧了些。春天,需要清亮的色彩才搭哟。



      连翘开了,玉兰开了,今天才发现呢。哦,原来,校园的连翘和玉兰都挪到新校区了,不知道它们开得怎么了?寂寞不?再相遇花期,恐怕要等明年的春天了。



      春天,是鸟儿们最美最快活的季节,你听吧,竹林里叽叽喳喳的,吵得夕阳赶紧离开了。喜鹊们呼朋引伴,搭窝造房,忙得不亦乐乎。看它们生活的多带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