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神话都该被揭穿的

幸福的黄丝带2019-12-01 13:35:00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个13号楼,这座低矮的四层小楼原先是北航唯一的女生宿室楼,楼前有一个绿树环绕青草茵茵的园子——北航绿园。我和妻子谈恋爱的时候,她就住在13号楼,我去找她,每次必经过北航绿园。我们两人还经常在北航绿园里漫步,渡过了许多快乐的日子。

在北航绿园的东部,有一个人工开挖的小湖,虽然湖面很小,但因为有了水,就让整个北航绿园有了灵性:夏天观鱼,冬天溜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着湖面,来来去去演绎着各色各样的故事,自然,最动听的就是爱情故事。

我妻子有个要好的同事,大学时也住在13号楼,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和男朋友在北航绿园约会,忘记了回宿室的时间,等想起来了,13号楼的大门已经被宿管阿姨锁了起来。既然回不去了,妻子的这个同事就和男朋友一起顶着雪在湖边整整地坐了一晚,由此成就了他两人一个浪漫的爱情传奇。

2002年北航建校50周年的时候,对北航绿园进行了整修,变化比较大的就是这个小湖,湖岸用错落有致的石块围了起来,既方便了人们观湖,又方便了人们坐下休息。湖中心建起喷泉,定时喷出水花,尤其是荷花盛开的时候,绿园外已是艳阳高照,暑热逼人,小湖边却依旧凉爽清香,景色宜人。

小湖没有官名,因为每年夏季都会荷花盛开,许多人就习惯把它叫着“荷花池”,但在我眼里,小湖的美妙之处在于它像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安详静谧,一年四季都能够带给身处喧闹城市中的人们宁静的生活,我感觉把它叫着“静湖”更合适。

整修后的绿园静湖变得精致典雅,深受北航人及周边居民的喜爱。忘记了是哪一年,我看见许多人围在静湖边指指点点,凑过去一看,原来是飞来了一对野鸭子,在荷叶里穿行游戏,怡然快乐。这以后,两只野鸭子就在静湖里安了家,直到冬季来临湖面结上了冰,才不见了足迹。

第二年初春,静湖的冰面刚刚融化,两只野鸭子就飞回来了。不多久,在人们惊奇的目光注视中,几只才出生的小野鸭悠然自得地跟在母野鸭身后出现在了静湖里。

 从那以后,每年初春都会有野鸭子来绿园静湖繁衍后代,而每一次小野鸭的出生及其成长过程都给静湖边的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快乐。为了给野鸭子提供一个更好的繁衍环境和保护新生的小野鸭,北航后勤集团的员工就在静湖中心修建了一个野鸭岛,在岛上为野鸭们盖起了小屋子。

夏季到来时,野鸭岛上长出了茂密的芦苇草,喜鹊、灰喜鹊、斑鸠、啄木鸟、麻雀,还有其他许多不知姓名的鸟儿,甚至是乌龟,都把野鸭岛当成了自己的栖息地,这样就使静湖变得更加生趣昂然。

2012年初春,在静湖边观野鸭的人们显得格外兴奋:两对野鸭子竟然孵化出22只小野鸭!这些欢腾的小生灵招来了一群又一群的看客,让原本幽静的静湖一下变得拥挤喧嚣起来。

有一天,有好事者将一只家养的小白公鸭扔进了静湖里,虽遭来了一片谴责声,但家养小白公鸭的孤单无助却又让人们给予许多同情的目光:这只小鸭子试图靠近小野鸭群时,总会招致小野鸭父母的猛烈攻击,身上的羽毛也被小野鸭父母啄去了许多。

起初,我以为这只小家鸭在静湖里难以生存下去,但几天以后,我忽然发现,有一只小母野鸭经常性地围绕在它的身边,而它靠近小野鸭群的时候,野鸭父母也不再驱逐它了,看来野鸭父母已经接纳它了。

再以后,小野鸭们慢慢长大,成双成对地学会了飞行,但始终有一只小野鸭与这只家养的白公鸭一块儿觅食,一块儿游戏,而且这只长大了的小野鸭是母的,有人就开玩笑说,这只母野鸭看上了那只家养的白公鸭。

转眼冬季来临了,静湖的野鸭子陆续成双结对地飞走了,湖面上只剩下那只家养的白公鸭和缠绵着它的那只母野鸭。很快,母野鸭爱上了家养的白公鸭,不忍心丢弃不会飞的白公鸭的说法在北航院里传开了,很多人冒着严寒来到静湖边,一边观看一边感叹,有些女大学生甚至感动的泪眼婆娑。

又过了几天,静湖的四周结上了冰,只有野鸭岛周围还有一小块水面,这两只鸭子就在这狭小的水面里忘情地觅食游戏,看不出一丝的忧郁。终于有一天,静湖的水面全结上了冰,没有了觅食游戏的地方,两只鸭子就依偎在一起蜷缩到野鸭岛上,呼啸的北风不时吹乱了它们的羽毛,但它们却如雕塑般静静地蜷缩在一起,让我突然想起了《巴黎圣母院》中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和吉普赛少女爱丝梅拉达。为了爱情,这只母野鸭竟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和岸边的人都被感动了。

那一晚,北京来了寒流,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静湖边,想看看两只鸭子的情况,鸭子却不见了。许多和我一样关心这两只鸭子命运的人都在岸上寻找鸭子的踪迹,但谁也说不清楚鸭子去了哪?这时的冰面还很薄,不会被人捉了去,也许是被流浪的猫狗叼了去?人们议论猜测着,更多的还是感慨:真没有想到,动物界也有这般感人的爱情!

忽然,我耳畔响起了一句刺耳的话:“都是傻缺,哪有这种事情!我早就发现了,那只母野鸭子生出来就是残疾,根本就不会飞,只能和那只家鸭一起混。”

我回过头去,是一个中年男子,指手画脚地对岸上正在感动的人群说着。他的这句话,顷刻间就把我心目中一幅美好的画面撕得粉碎,尽管他说的也许就是事实,但我却感到他的整个人就如他的这句话一般让我厌恶至极!

后来,我常常在想,要是那天我没有遇到这个人该多好,那样的话,在我的心中就会拥有一个在北航绿园静湖发生的美好爱情故事,即便不是真的,但我相信了,我就会去永远地珍藏它,永远地为它而感动!

本文选自江苏文艺出版社20161月出版的《来自流星的幸福密码》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