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色的梦

张三三的日记本2019-06-11 22:11:20

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

        ——从文

        阳暖风细,草嫩柳绿,满山满坡的姹紫嫣红自成一幅好景!春,真的来了!她好像一个温婉绰约的法国女郎,满眼风情,不紧不慢地行在幽幽古朴的小巷,扭动纤细灵活的腰枝,柔而媚,静而雅!直教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再靠近,哪怕瞥一眼她的弯眉,哪怕闻闻她秀发的气味。

        浮生半日闲,世上一千年,这虽是诗意的夸张,却道出心底里久违的喜悦和悸动。三两朋友,一起踏春。我们在那一带水一带绿环绕着的木质小桥上,一路嬉笑,一路打闹,时光正好:仿佛踮起脚尖伸手就可触摸到最初的所梦所恋。水光潋潋,桃色漹然,恍惚中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花不醉人,人自醉了。红红黄黄之中偶见一株梨花,让人不甚欢喜,它像小布丁雪糕一样的颜色,勾起小时候的回忆和念想!

        哇,你看到了吗?那片小湖里的野鸭在戏水呐,好生快活! 它们时而钻进水里,时而噗噗翅膀,用扁扁的斑嘴轻啄小伙伴,煞是可爱!不娇不烈的阳光温柔细致地洒在湖面,惠风过处是一缕缕灵动的波光,小鱼在鸭掌下轻快地游游荡荡,像是在给鸭子挠痒痒逗它呢!水中的世界,奇而暖,岸上的风光又何尝不撩人情思?

        水漾的春愁是郁达夫的单恋,而如同青菜配豆腐一样的爱恋是属于最平凡的男男女女的,不惊心动魄,却也自有一番滋味。

年轻的他们相依相偎,在自拍镜头前傻笑搞怪,耍痴卖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波盈盈处满满的柔情蜜意,仿佛整个春天都是他们的。当然,最入我心的,还是那对发苍齿松步履蹒跚的老伴侣,他把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从青石板上缓缓走过,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老太太的神色之中是渗满喜悦的,满额皱纹却眼色温润,那是幸福的颜色。他们示范着那首古老而朴实的情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企盼:

愿他们多活几十年!

愿正当年龄的我们遇见正当年龄的人!

愿每一个人最初的每一个梦想,都能在悠悠红尘中开出动人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