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放走了断腿狐狸,家里却房倒屋塌,一切皆有因果

周易居士2019-12-11 06:00:09

  从前的时候,有个田平村,田平村夹在两座大山当中,土地崎岖,算不得平整,村民因此多了许多辛劳,也不见富裕。

  村里北边有户张姓人家,虽然老爹娘还在,可当家做主的是三四十岁的儿子张英,就叫他“张猎户”吧,张猎户也是种田的,不会开弓射箭,可是偏生喜欢上山下套子捕些小兽。要说这捕猎野兽,给家里添些肉食和银钱,也无可厚非,可张猎户最爱用那种厚重的铸铁夹子,铁齿磨得锋利,一旦兽类踩上,非得骨折筋断不可。


  况且张猎户为了多得猎物,山上到处放置的铁夹,又不示警,弄得村里旁人不敢进山乱走,受了伤去找张猎户理论,张猎户瞪着眼睛反倒闹着让人赔他野物,真是蛮不讲理!

  张猎户从铁夹子上猎了许多的野鸡兔子狐狸之物,也不打死,带回家用绳子拴在断腿伤口处,听着小兽吱哇痛叫,张猎户心里越发的得意,那惨叫声听得村里人凄惶,张猎户振振有词,说这猎物皮毛就是要活的才好,卖的上价钱!

  可这么个蛮狠的张猎户也有“死对头”,要说村里谁最让张猎户头疼?那得数村南边的“老好人”李大善啦!李大善和张猎户差不多年纪,可性情不同,从小就玩不到一起去,李大善也娶了妻子,生了个女儿十来岁上,妻子病死了,父女俩相依为命,李大善常常进山里去采些蘑菇野菜,见惯了张猎户布下的铁夹子。

  李大善和谁都是笑眯眯的,从不生气,因此被叫做“老好人儿”。可老好人儿也有犯倔的时候,他觉得李大善捕猎不分公母成幼,为了多几个铜钱儿,故意让猎物流血哀嚎,太过残忍,说理又说不过张猎户,李大善进山时每每拿着一根粗木棍,遇到了张猎户的铁夹子,就敲打一番,那夹子砰地闭合了,那天也就少了一条惨死的兽魂啦!

  李大善的这种做法可让张猎户鼻子都气歪了,可又偏偏没辙儿,只能在村里人前人后地嘲笑李大善,家里只能吃糠咽菜,还要去装好人,那野鸡畜生还知道感谢你不成?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你积了多少福德,倒是死了老婆,说什么我张猎户伤天害理?我生儿子传宗接代,你倒是生个赔钱货,以后就是个绝户!


  这年秋冬时分,李大善又进山采核桃,正好见到核桃树下的铁夹子上夹着一只黄毛狐狸,一条后腿鲜血淋漓,躺在地上冲着李大善呜咽哀鸣,一只毛茸茸的小狐来寻母亲,不断地用头捱蹭着母狐的脑袋,看着真是可怜!

  李大善费了好大功夫才拨弄开铁夹子,母狐像是知道李大善是在救它,也不呲牙,得了自由后冲着李大善点点头,瘸着腿带着小狐狸钻进了山林……

  李大善回了村里正遇到张猎户要上山去查看兽夹子,瞧见李大善衣襟上沾的血迹,张猎户知道这李大善又坏了他好事,呸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走了。

  哪成想那天晚上狂风大作,李大善家的茅土屋竟然倒塌了大半边,好在李大善和女儿都没受伤,父女俩愁苦,又无钱财盖新屋,只能暂时搬到小仓房里住。这可得意坏了张猎户,扬声嘲弄这个“老好人儿”,这是老天开眼,让你故意放跑我的猎物,这才是天理昭昭哩!

  村里人也惋惜,这么个善心人,咋命运多舛,就属他倒霉呢,哎!

  之后不足七日,北风肆虐,村里一户人家的粮垛着了火,自家房子没有事,倒是北风刮着火星子,吹到了张猎户的家里,张猎户的家烈火熊熊,扑救都来不及,火势一路向南,烧了三户人家,到了李大善家,反而停了下来,李大善房屋倒塌,那屋顶稻草皆无,竟然无物可烧,真是因祸得福,救下了大半个村子!

  第二天李大善家里来了许多人,帮忙给盖了一座新房子,不要工钱也不用管饭,都说是感谢李大善的塌屋救了村里人呢。

  这事情传到十里八村,有个善良的寡妇看中了李大善的人品,嫁了过来,李家欢声笑语,气得张猎户借故打了好几次他的胖婆娘!

  后来李大善的女儿出嫁,嫁给镇上富贵员外家的少年郎,员外正是看中了李家的德善家风,很是善待这个儿媳妇哩!

  因此积德福报虽然看不见摸不到,可做人还是要心善慈悲,有时候“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万莫心急,要知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只求个问心无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