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29·留一点慈悲

之物记2019-11-07 16:43:54

图片来自网络

(一)

下班后跑步,在折回到河对岸的时候,看见有一对父子,扛着气枪在林子下踅摸,大人三十出头,小男孩十岁左右。

初春的河边,松针新绿,柳芽初黄,树下开满了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小花。小男孩儿在前面猫着腰,盯着树梢来回轻步走动,扛着气枪的男子朝着男孩儿指的地方不时地“嘭……嘭……”打两下。气枪威力并不怎么样,因为射程不够,只能在树林中搅起一阵混乱,那发出的响声只是把歇在树枝上的鸟儿们惊走,并不能伤到群鸟。

因为我现在居住的地方靠近河边,每天清晨四五点的时候,都能被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唤醒。每次揉着惺忪的睡眼从被窝里醒来,从充满生机的鸟叫声醒来,都觉得有一种满满的幸福。

晚上跑步,林子下也时常会有各种各样的鸟儿。河两边树高枝密,虽然看不到它们,但是时常会听到它们那动听的鸣叫。

在城市中能够听到鸟鸣,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总觉得这些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总觉得我们的付出终于看见到了回报。前些年人们大肆围猎各种野禽,加上环境污染严重,导致许多物种濒临灭绝。生物的多样性一旦被破坏,一些物种一旦消失,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二)

在修补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最好的手段还是我们自己萌生的自觉,任何现代化的高科技都只是一种辅助。我们常说,不要等到失去之后才感觉到后悔,不要等到犯下了错误才知道弥补。前些年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警告,也是最后的警告。

当我在春天的林下重新听到鸟鸣,当我在春天的河面重新看到野鸭,我在暗自庆幸:幸好我们醒悟得还不算太晚。但当我看到那对父子的时候,我真不知道,那个男子在给自己的孩子树立一个怎样坏的榜样。

若只是为了手痒,想练练枪法,那么为何要对准活物,为何不能自己树一个靶子;若是为了满足心中的破坏欲,发泄心中的不快,那么为何要牵涉无辜,为何要伤害别的生灵;如果是为了捕来吃,满足口腹之欲,那么为何不到超市去买新鲜的肉禽,为何要在春天的林下制造血案。我真为他们感到悲哀。

我很少去动物园,也从来不养鸟雀,因为我总觉得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和囚在笼子里的鸟声都没有什么可看的,更不要说有什么观赏的价值了。野兽最宝贵的就是它们身上难以驯服的野性,鸟雀最珍贵的就是它们在天空翱翔的自由。如果真想欣赏它们,那我们就应该到原野上,到自由的天空下,而不是趴在笼子上。

如果把囚禁也当做是一种欣赏,那么人们的内心该是有多么的扭曲和悲哀啊。

(三)

单位有个同事,人称“王大侠”,枪法精绝,尤其喜爱弹弓。他出去散步或者郊游,总是随身携带一把硬弓,装一袋钢珠。王大侠打弹弓可以说是神乎其技,百发百中。虽然没有传说中古人的箭术那么夸张,但也是技艺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王大侠虽然喜爱打弹弓,但从来不打活物。他打得最多的就是河里的浮萍或者落叶,有时候自己就在柳树上挂一饮料瓶的瓶盖,刚开始百米之外打瓶盖,后来却打悬着瓶盖的柳叶。而现在,百步之外,只要是目所能及的东西,拉弓放弹无有不中,很少失手。

王大侠不打活物,也常劝别人不要滥伤无辜,荼毒生灵。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损阴折寿的事儿咱不能干。

我佩服这样的手段,更欣赏这样的为人。弱而不畏强权,强而不欺弱小。“弱而不畏”一般人很难做到,但要做到“强而不欺”则更是不易。

王大侠玩弓几十年,家里收藏了各种各样的弹弓,但是却从没伤过一个无辜的生命,哪怕是一只小小的麻雀。他玩弓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练眼神和臂力。王大侠的有些藏弓,一般人没点真本事还真拉不开,更别说准头了。

再想想那对父子的所作所为,真是令人所不齿。

人是需要一点慈悲的,不为度人,只为救赎自己。

——201842日,下午



喜欢的话,就转发到朋友圈吧!


END


这里并不热闹,

只求一片安静。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