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 | 贾杰:一生痴醉只为石

诗逸生活2019-05-30 13:06:21


             匕

贾杰:一生痴醉只为石

林倩倩 | 文

           阝               

                              廴              匚

匠人

        本期人物—— 贾杰】


贾杰

“铁笔金刀镂世界,丹青妙手写春秋”,于贾杰而言,“用生命镌刻生命”的评价,并不为过。



             彑

-❶-

无师自通,巧手可雕万物

         夂                 

每一个来到醉石斋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放慢脚步,被展架上各式各样的作品所吸引:精巧的雕工、栩栩如生的形象还有那在毫厘之间能够“以假乱真”的微刻,让来人陶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当得知这些石头上的每一个花纹、每一个创意、每一个笔迹都出自眼前的这位醉石斋主人时,都不免大吃一惊。在雕刻方面,一专多能者常见,但全才通才者极少,如贾杰一般浮雕、圆雕、镂刻、雕纽、薄意、微雕无所不通,人物、花鸟、山水、书法无不精湛的大师实在是少见。 



今年已经 68 岁的贾杰,出生在吉林市小孤家子。父亲是当时地方火车站站长,自幼喜欢书法,而母亲“国高”毕业,并且绣得一手好花,在如此的家庭环境和耳濡目染中,小贾杰对画画产生了浓厚兴趣,还没有上小学,就到处找插画临摹,惟妙惟肖。上了学后的他更是了不得,书本上只要是有空的地方,都被他画满了图,他天资聪颖,画的也让人喜欢。


高中之后赶上了“文革”,作为第一批下乡的知识青年,贾杰在广阔的天地中接受了更多的锤炼,闲暇时为老乡刻印章,帮助大队用五谷粘毛主席头像,十足的文艺青年。下乡的目的地永吉县蔡家屯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养人地,松花江畔的鳌龙河更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大片大片的苇塘。白亮亮的是白鹭、苍鹭、鸳鸯、野鸭,小小的鱼儿穿梭于河中,蜻蜓蝴蝶也在花间飞来飞去。如果说贾杰的雕刻有迎面扑来的灵气,我想这就和当初细心观察生活不无关系。


             彑

-❶-

打磨光阴,岁月可证痴人

         夂                 


倾心一事,坚持一两年容易,钟爱一生却很难。如果把贾杰对雕刻的喜爱伊始作为开端,那么从中学到现在,他的刻刀一拿便是 50 多年。


最初的贾杰,雕刻便不限于材质,只要能刻上东西的物件,在他的巧手下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后来,他离开“集体户”,被招工到“国防工办”的三线工厂,在供销科的他有很多出差的机会,因而便接触到了很多适宜雕刻的石材。每一次出门,别人都是带着一包包特产归来,而贾杰却把攒了几个月的工资全部用来买了石头。



毕竟工作的地方是军工厂,不是搞文艺的地界,单位的领导看到贾杰雕刻本以为他是不干正事,可是一查才发现小伙把工作干得井井有条,从此后领导还放手大力支持,给了他很大的空间,他的书法和绘画水平也在这个时间段内突飞猛进,大量临摹名家书画作品,为贾杰以后将此融汇于石刻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而贾杰和夫人董军的故事,就要从长白石说起。说起夫人董军,贾杰可真是神采奕奕:“要没这手艺活,能追到我老伴还真不太容易,老伴是厂里的厂花,她的胸花是全厂最漂亮的,不用说就是我做的,虽然也给别人做,但是做起来可就没有给心上人这么上心,直到我给我老伴用长白石刻了一个‘50 猴’我们两个才确立了关系。



“偷偷告诉你们,我老伴就是属猴的,当年追她可真是没少费工夫!”


贾杰的话语让我们仿佛回到了两个人的年轻时代,和那个百转梦回的青葱岁月。有情的石头连成了他们两个的一生姻缘,从而也见证了与石相伴的峥嵘岁月,无论贾杰是一个普通工人,一文不名的保管员、统计员、宣传干事,还是后来成为长白石雕金奖得主、成为微雕艺坛神工巨匠,董军都默默无闻地站在贾杰身后,操持家务,呵护着贾杰的身体,支撑着贾杰的微雕事业,成就了如今的贾杰。



             彑

-❶-

身居石斋,淡泊可明素心

         夂                 


纵观贾杰的作品,在看形的描摹的同时,更为震撼的便是神的统一,那种大写意的手法将作品勾勒得形神兼具,寥寥几笔,便能达成物我之间的心神合一,再此中又以古文加以微刻配画,实在是精美绝伦。


若说书法,贾杰提笔就能写出历史上任何大家的笔迹,以假乱真,从未见过毛泽东《老三篇》手迹的他,薄意雕《毛泽东》便能够在高手云集中因笔笔神似遗迹,捧得金奖。




贾杰

作品一览





偶然得到的因有黄斑而被小贩视为弃石的巴林羊脂冻石,在他的手里却将不同的黄冻斑设计成老子的头和手,将空白处变成白发和长袍,散落的黄点刻成簇簇山菊,一举拿下了首届中国巴林石精品展金奖的桂冠。


为了寻石,他几经坎坷,险些命丧归途。为了塑造灵动的艺术作品,他亲自去抓癞蛤蟆,摆在案头,雕刻出了怀抱莲花的《护花使者》,听到那句带给他灵感的“我很丑,但很温柔”情不自禁地笑上眉头。“石头好,石头好,不同人眼里不同宝”,作为最早一批雕刻松花石砚的人,没有电动工具的他在当年每雕一方砚就要花费 8 个月的时间,依然痴心不已。

 

深居醉石斋的贾杰,每当雕刻起松花砚,将自己的思想融成故事汇于那方寸间,就仿佛在和远古的时空对话,与自己的灵魂做一次深远而持久的问答。你看那凤雏在石痴的刻刀下运笔而生,那古老的传说和那些关于石头的故事,也在这素心坚守处,代代传承。     




编辑 | 林倩倩

摄影 | 孟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