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兴十二话事人之一,黑社会十三妹了解一下!

微影纪猿2019-04-26 18:07:18

       钵兰街的大姐大洪兴十三妹(吴君如饰)从东星混混花弗(敖志君饰)手中救回女友SASA(植敬雯饰)。不料SASA早暗地里与花弗串通陷害十三妹,十三妹一怒之下对其家法处置。属下韩宾(尹阳明)一直对十三妹忠心耿耿,更把爱意放在心底。一次韩宾陪同十三妹拜祭亡父阿达(吴孟达饰),遂让十三妹回忆起昔年往事。 

十三妹原名崔小小,其父是洪兴一名小混混,她与好友张美润(杨恭如)整日混迹于玻澜街,一起为东星打手卓可乐(方中信)神魂颠倒。岂料恶霸咸湿(程东)杀死了吹水达,十三妹决定为父报仇……   

       十三妹是洪兴十二话事人中唯一的女性,《洪兴十三妹》也是古惑仔系列中唯一描写江湖中女人的黑帮片,十三妹独挑大梁,围绕着她的一干女性也极为出色,有暗恋十三妹多年的阿润,有助十三妹走上堂主的刀疤淇,甚至十三妹做的生意也是皮肉生意,身边一干小弟都是女古惑仔。
       她睡的是女人,赚的是女人钱,女人救了她,女人爱慕她,女人保护她,女人也背叛她。江湖一向是男人主打的江湖,男的其中亦有女人独自撑起的一片天地,卓然不群的立于其中,靠的是头脑和细心,拼的是生意和义气,居然也能在钵兰街自成一国。

       男人的江湖,来得是杀伐征战,比的是拳头硬软,玩的是阴谋阳谋,争得是权力地位,多的是淫人妻女杀人全家的血腥暴虐,许多并无意义纯粹是为了宣泄戾气的惨酷争斗。在其他系列的古惑仔中,要么是争龙头地位,要么是抢地盘生意,要么是图报仇雪耻,总之终极目的就是屌丝上位当老大,女人不过是屌丝逆袭过程中的白月光,催化剂,牺牲品乃至战利品。黑道上的女人,似乎做到极致也不过是大哥的女人,若是男人失势,还会倒霉的成为用来威胁侮辱打击男人的工具。黑道上从来不乏美女,老大们身边个个都是胸大腰细的性感尤物,仿佛只有如此,才有资格做壁上花瓶,不然老大们都羞于拿出手的。

       如此,才比得出十三妹的特别,不漂亮,不富有,出身无背景,无地位,被调侃成男人婆,不要说靠男人上位,甚至都不喜欢男人,完全凭自己一步一步坐上钵兰街妹姐。与少年时就雄心勃勃的许多男主不同,十三妹的少女期是混沌的,与绝大部分不良少年一样,缺乏管教,不好学习,惹是生非,偷鸡摸狗,过着有一天算一天的日子,倒也简单快活。十三妹的人生初段,完全是被命运推着走的,首先是因为做笼子搞仙人跳得罪老大导致老爸被杀,然后是跟闺蜜翻脸被朋友抛弃(同时也是她的暗恋对象)变得孑然一身,经刀疤淇点拨(毕竟是做过老大的女人,眼光还是要高过一般混混的),才第一次有了要做事情当老大的念头。十三妹的少女期,不断地失去男人的保护,不断的被迫独自迎战,这才点燃了她骨子里的倔强,炼就了超越男人的刚强,或许是为了凸显大姐头的权势地位,或许是受黑道大环境影响,或许是少女期的经历使她不再信任男人,不再愿意依靠男人,她开始泡女人磨豆腐,打群架杀警察,梳背头穿西装,生理心理,似乎都彻底男性化了。

       然而她心底,始终藏着当年暗恋可乐男神的懵懂少女,只不过平日迫于环境迫于妹姐身份强装冷酷刚硬,一旦与可乐重遇,心中还是吹皱一池春水。她与可乐重逢后那段对白,既有小心翼翼却故作漫不经心的试探,又有强忍酸楚还偏要插科打诨的玩笑,踌躇再三,终于还是曲曲折折的表达多年来内心愿望:我可不可以抱你。还好可乐并无细究地坦然应承,不然那一刻,简直连屏幕外的我都要尴尬死。

       其实越是平时大大咧咧的姑娘对爱情越是执着,也越是不肯轻易将自己柔弱女性化的一面示人,但是若一认定,便是百死不悔的。
       然而可乐这人实在让人气闷,他固然有型有款身手又好一派男神风范,可是活的不清不楚态度也暧昧不明,糊里糊涂做了小弟当了古惑仔,受人指使杀人跑路,连死也是糊里糊涂的被人当工具利用一枪阴掉,一辈子都是随波逐流听命于人的状态,白瞎了一副好身手。
当初在大陆的时候十三妹的心思早已昭然若揭,他只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事情一来马上抛下十三妹跑路,多少年音讯全无,十三妹问你难道连一封信也不写,他支吾说自己不会写字。不会写字难道不能请人代笔,没有电话难道不会托人打听?但他就是什么都不做,只是听说十三妹当了老大,听说她不爱男人爱女人,听说她成了钵兰街妹姐,直听说到相见,早已物是人非。
有人问可乐到底喜欢阿润还是十三,回答众说纷纭,然而我觉得他自己也未必知道,阿润让他喝酒他也喝,十三让他拥抱他也抱,或许是哪个姑娘能活下来就会跟哪个吧,然而他连自己的命也未能保住。

       再说回十三,可乐多少年以后仍是那个可乐,十三却早不是原来的十三。但凡在黑道混,手上不沾血是不可能的,然而男人打打杀杀或许是天性隐藏杀欲,但十三本性并不好杀,她三次杀意,一次是为父报仇,一次是上位兼为刀疤淇报仇,最后一次则是为可乐报仇,多多少少都是为情势所迫,亦带着半分自保。但需要开枪的时候,她亦会毫不犹豫开枪,十三不是坏人,也不是善人 ,她的江湖规则三分黑三分灰,呼风唤雨不至于,要扳倒她却也不那么容易。

       电影中交代不详,许多人觉得十三妹上位太过容易,不过杀死一个警察就坐得整条钵兰街。其实教父里有一句话:就是街上最凶的亡命混混,若警察要扇他耳光,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站着任打。迈克身为教父之子,打死一名警察后也得马上出国避祸,还得教父做出极大让步才能换得他平安归来。任何一个老大,若杀了警察,也休想轻易逃脱,不然为何此提议一出,各个老大纷纷退让?若是唾手可得,大家不早就争得头破血流哪轮得到十三妹出头?其实什么谁杀了警察谁做老大云云,分明就是画饼而已。杀了警察,警署岂能善罢甘休,动手的人必然是要被组织当祭品牺牲掉的,运气好也不过终身牢狱,运气不好被一枪干掉,当老大什么的,根本镜花水月。各堂口老大老奸巨猾,哪有不知的道理,这才纷纷退避三舍,心想这冤大头我不做。所以十三主动请缨,实在是一步险棋,她也实在是运气不错,先有刀疤淇主动补刀替她顶缸,后有该警察无数黑历史被翻出警署不好追究,这才侥幸全身而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黑道本就是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十三妹一把赌赢,咸鱼翻身也是理所应当。

       况且,当上钵兰街老大是一回事,能不能坐得住有事另一回事了。本叔不是也说,短短数年,不知道有多少老大冒出来,能得善终的又有几个,名气越大死的越快。十三妹能一直屹立钵兰街不倒,并非空有虚名。发现枕边人背叛还默不作声配合演戏只是牛刀小试,看到可乐尸体时的表现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须知连陈浩南在发现小结巴惨死的时候都一时冲动枉杀了亚夜,但十三妹在巨大冲击面前,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还能强忍悲伤思索。她急切中下车时就能一下敏感的注意到路边车辆的不寻常,然后痛哭前还记得一一询问了豹哥是如何发现,人在何处,怎么判断的,即使在她最悲痛欲绝的抱着可乐的尸体哭泣时,还能同时借着点烟敬香观察了可乐的伤口,推算出子弹的方向,联系起路边的异常车辆。其遇事沉着,临危不乱,冷静细致之处,令人心悦臣服。当时我在B站看,豹哥口口声声挑拨离间时,不知多少弹幕喊着“这是个圈套”急吼吼的飞过去,我也以为此情此景下十三妹非中计不可,未料兔起鹘落,陡然而变,十三妹怒指豹哥时,又一大片感叹着“为十三妹智商点赞”的弹幕悠悠飘过。

        十三妹的与众不同是因为她白手起家,并非由老大的枕边人发迹,同许许多多古惑仔一样,从人命中获益,在刀口上舔血。她对女人的态度与其说源自她的性取向,不如说源自她的社会地位。《战无不胜》里面作为洪兴社十二堂主请老大出山,以及最后护送人质到堂主竞选现场爆料,《龙争虎斗》里面跟大佬谈判,陪大佬在歌厅酒吧狂欢,甚至在《山鸡故事》中作为香港黑社会势力代表,也是作为山鸡的背书人,在葬礼上与台湾的黑社会势力面对面对抗,如果仅仅是老大的女人,这里面有很多场合是一般女人根本无法插足,甚至无法出现的,有一些场面可以说极度危险的,比如《山鸡故事》里葬礼上对峙一节,其实两边已经初步爆发了武力冲突,而且台湾势力作为地头蛇,明显在人数上是大占优势的。若是一般女人,此时必然是被藏起来避免直面这种冲突,甚至一旦被发现可能被立刻抓起来作为人质威胁老大的。但这些场面,十三妹都是作为洪兴十二堂主之一坦然出现的,像葬礼上陈浩南导演的一出“单刀赴会鸿门宴”,十三妹是作为陈浩南的心腹兄弟,亦是洪兴代表力量之一随陈浩南赴会,彼时她虽然已经与韩宾完婚,也可算作一半老大的女人,但注意,当港台两边武力碰撞之时,十三妹并没有作为“老大女人”躲在韩宾身后,相反,她与众多堂主一样,作为陈浩南的保镖之一守在陈浩南身后,抵挡对方的正面碰撞。由此可见,即使在婚后,十三妹的身份里面,终究堂主是第一位的。

       这样来看她对女人的爱好就不难理解了,十三妹本身性向其实从未改变过,但她确实在某方面已经完全男性化了。尤其是在黑社会中某些特殊场合,比如歌厅,舞厅,酒吧,必然会叫一堆如花似玉的姑娘们作陪,此时老大们泡这些姑娘与其说是为了色(虽然这也是原因之一),更多是一种力量地位的展示(比如最漂亮的姑娘要负责陪地位最高的老大)。十三妹身处染缸之中,不可能不涉足这些场所,如果在这种场所表露她女性化的特质,则必然处于极为尴尬的地位,连她钵兰街堂主的威信也都荡然无存,要跟这些男人交朋友谈生意,赛力量较劲头,只能把自己摆在男性地位上,完全接受男性的一套价值观,同其他男性一样,视女性为玩物,如此才会被黑社会的男性话语圈所接受,才有资格跟各个老大平起平坐。即使如此,她依然时时刻刻因为性别受到各种挑衅,对手笑话她是处女,情人讥刺她只会磨豆腐,都是针对她女人身份的挑战。你看,可乐横尸于她面前,她一旦悲痛落泪,稍露柔情,马上遭致敌人的炮轰:“怎么你也会喜欢男人的吗?”黑社会是最不讲感情只论强弱的丛林,十三妹用男人外表将自己武装到牙齿,还要时时小心提防被戳到软肋,又怎敢轻易暴露她本性中的柔肠百转?因此,情人背叛,她虽然伤心至要落泪,却不敢让一众小弟看见,只能偷偷背过身擦掉,还要装出凶悍冷酷的样子踢开情人,下令执行家法;她痛心于可乐之死,豹哥反水,但其实仍心存兄弟情分,而众目睽睽之下,就算豹哥最后诚心反悔,苦苦哀求,她也非亲手杀了他不可。一切一切,只为钵兰街堂主之身份,不可有妇人之仁,正如韩宾暗暗提点她那一句:“如果这样都放了你,那还有人听十三妹的吗?!”

       然而十三妹杀人,但并不好杀。她驰骋江湖也不是靠武力,更多的还是靠头脑。十二堂主之中,她应该是最能赚钱守业的人之一,生意本身做的红火(一开头便提到她进了一百多人,应该是生意不错),还跟韩宾一起开酒吧,而且她不沾染毒品赌博这些玩意,稳进稳收,是十二堂主中底子相当踏实的人。她自己也说:“打仔洪兴,四仔东星,联合出鸡精,鸡虫而已,真当自己是老大啊。”可见干这一行的应该也属于黑道中武力值不怎么高的,而且十三妹身边多是女人,虽然风光好看,但真遇上刀枪肉搏,怕终究还是要吃亏的。
       此时她的好兄弟,好伙伴,好搭档,亦是好男人的——韩宾便闪亮登场了,葵青堂主韩宾,应当属于武力值相当不错的老大。他于十三妹的合作也着实天衣无缝,十三妹这边跟人谈判,他那边就派人伏击;十三妹场子被砸了,他马上派坐出租车的救兵;最后十三妹被豹哥埋伏,他也轻松干掉花弗火速前来支援,如此忠诚可靠的盟友,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喜欢韩宾的,怕没有人不喜欢十三妹;喜欢十三妹的,也个个都喜欢韩宾。他俩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以致于无论何时何地被提到,几乎都是成对出现的,前面一直在讲十三妹如何被欺侮被背叛被抛弃,此时终于苦尽甘来,遇到了她此生唯一真命天子。
       宾尼虎虽是打出一番天地的,性格却是一班兄弟中最沉稳的,别人喝酒他喝茶,也不喜欢毒品生意,也不喜欢寻花问柳,其老成稳重,是一干大佬中少有的品性。电影中他一出场便与十三妹斗嘴争闲气,其实稍有留心,便发现他只与十三妹争嘴计较,于别人都是一副持重豁达的模样,虽不知他于十三妹的兄弟之交源于何时,但甫一开始,便已隐隐有萌芽了。

       二人关系中,我倾向于韩宾是先动心的一个,主要是彼时十三妹心中还有可乐系下的死结,轻易不好解开,但待韩宾已是格外不同。十三妹看似粗糙实则粗中有细,于韩宾有关之事也处处留心,所以能在韩宾丧弟之时及时送上花篮抚慰,引得韩宾莞尔一笑。那时她还是韩宾口中的男人婆,后来两人共同进退,相互扶持,经历许多事情后愈发亲密,到十三妹被情人背叛时,两人已是同声共气,互为依靠的铁交情了,不然十三妹不会如此放心的在韩宾面前烂醉不醒,而韩宾坐守一夜的执着负责也确实担得起十三妹的信任。其中十三妹对质,发怒,下令,擦泪,喝酒,泡妞,韩宾都只是默默无言的陪伴,不停偷看十三妹神色,担忧挂怀之情,溢于言表。难怪个个人都看得出两人关系匪浅,一看韩宾对着十三妹欲言又止,旁边的小妹便赶紧知趣避让;甚至对头暗算十三妹之前,也知道要先搞掂韩宾,张口闭口十三妹的老相好,这绯闻广达程度,已然是传遍了整个黑道江湖哇。

       虽然电影中十三妹嚷嚷着生日还要还礼,傻乎乎的非要把韩宾的传情小戒指送回去,但以这绯闻传播之广泛,以十三妹的精明心细,我不信她心中无数,情商低云云,不过搪塞的笑谈,真要能迟钝到这个程度,早活不到现在了。但十三妹一是好不容易能摆脱女人身份做上老大,二是还处在到处泡妞取向不明的阶段,三是可乐之伤未能根除,所以也只能装傻充愣以兄弟之情打马虎眼。幸而是韩宾,是耐性极好极稳重的宾尼虎,不疾不徐,一点一点用水磨功夫慢慢渗透。就是这样你借我几个人砸场,我给你几百万发财的有来有往,才大有文章可做。男神怎样?初恋又怎样?终究敌不过时间一刻一刻的熬磨,待到事过人非,物移境迁,十三妹才恍然发现,原来韩宾已经陪她走了这么远。

       许多人说十三妹男人婆,韩宾身为大佬,美女召之即来,却只钟情于十三妹,实在稀有。其实一个男人挑老婆的眼光,就反映了他在这部戏里面的走向。不分荤素一概全收,像盖章一样盖一个是一个的,这种在电影里面一般都活不长,二十分钟之内准挂;好一点的挑个最靓的尤物家里圈养的,一般都逃不过被背叛的命运,不是被戴绿帽子就是被情人出卖,能活过四十分钟就是万幸了;再强一点的,虽然也要漂亮的,但也要心地单纯用情真切的,一般也撑不过整场电影,多半在快要结局处是要一死以成全男主;然而你看,在死人如麻的古惑仔系列中,没有主角光环的韩宾和十三妹活到了现在!一直活到现在!韩宾还当上了洪兴话事人!
       以上是玩笑,十三妹有一句话说得好:我是女人,也是你兄弟。咱们只好喝茶不好喝酒的韩爷当然比谁都更清楚:酒虽然会让人一时迷醉,茶却是能越品越香的。
       有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如果可乐还活着,十三妹会跟谁走到最后?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毫无疑义——必然是韩宾,而且只能是韩宾。

       十三妹本性是仗义重情的,最厌恶和害怕的就是抛弃和背叛。阿润勾引可乐,她会如此生气,多年后还对那晚两人是否发生关系而耿耿于怀,若是仅仅理解为女人的吃醋就太小看十三妹了。她之所以如此愤怒以致于多年好友一拍两散,更多是因为阿润明目张胆的背叛挑战了她的底线。须知十三妹生长于黑社会家庭,从小受江湖漂染,江湖规则就是她的道德原则,而在江湖中,最为人不齿的就是抢好友马子(同理就是抢好友凯子),以前就算是烂仔结伴去欢场,倘若某个姑娘被其中一个人看中指定了,其他人对这姑娘也得当大嫂一样对待,不可随意手脚的。阿润的行为无论动机如何,在十三妹的眼中无疑是最亲的好友联合她最喜欢的人一起对她最直接的背叛,所以才会在心中凝成一道跨不去的坎,多年以后提起此事仍然冷冷无言。

       那么可乐呢,可乐同样触犯了十三妹的高压线,就是抛弃十三妹独自走掉且多年杳无音讯。十三妹的母亲不知所踪,父亲窝囊糊涂,父女俩相依为命,靠赌牌博彩仙人跳度日,受了欺负连个出头的老大都找不到,唯一的一次雄起就丢了性命,逼得十三妹要一人拿水果刀寻仇拼命。在如此背景下成长的十三妹,可想而知安全感匮乏而极为自尊要强。被人抛弃既加重她的不安感,从此放弃对此人的信任,而多年的杳无音讯则更显得她像可有可无的弃子,极大的刺伤了她敏感的自尊。十三妹极为看重可乐,不惜为可乐挡枪子送命,而可乐对她却不置可否,一旦形势紧迫就立刻当做包袱丢掉,并且毫不挂念,自然毫不在乎。所以多年以后十三妹重见可乐,步步紧逼的追问为什么不给她写信致电,并非是她此时还少女怀春,而是她对当年被弃之事仍然隐隐作痛。
       综上,虽然阿润是十三妹的青梅竹马,可乐是十三妹的情窦初开,但两人皆犯了十三妹最不可容忍的错误,即使有时间反复荡涤冲洗恨意,但是想再次破镜重圆绝无可能,最好不过相忘于江湖,阿润重遇可乐的动容,与其说是旧情未了,不如说是放下过往,从此两不相欠了。

       相比较纠结的阿润和糊涂的可乐,韩宾简直就是太难得了。最难得的是,每次当十三妹遇到危险的时候,韩宾总能即时的伸以援手,从不失约。这一方面源自韩宾严谨稳重的个性,一方面也是韩宾对兄弟义气的坚持,这一点与十三妹的性情简直是一拍即合,也因为如此,那么多兄弟,洪兴十二个老大,却只有他与十三妹走的最近,一起合伙联手对敌,一起搭伴开店经商,有架一起打,有钱一起赚。十三妹漂泊多年的不安,在韩宾这里终于找到停靠的港湾,这是两人长期的合作中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坚不可摧的信任,这种安全感和信任感,是阿润和可乐永远不能提供给十三妹的,甚至任何其他人都无法提供给十三妹的。

       江湖虽然最重义气承诺,但讽刺的是,江湖上的人也是最朝三

暮四间于齐楚的。十三妹如此痛恨背叛,但整部影片中她不停的被人背叛,被情妇莎莎背叛,被阿润背叛,被本叔背叛,被豹哥背叛,习惯了江湖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十三妹,却可以毫无防备的在韩宾面前熟睡不醒,自然流露出不为人知的柔弱安详,也正是这片刻温柔,令得韩宾不忍心叫醒她,心事重重的在旁边吹一夜的海风。虽不知韩宾是从何时起对十三妹暗藏心意的,但此时俨然是早已情根深种不能自拔。而且不同于暧昧不明的可乐,韩宾显然是个想到做到的行动派。虽然不知所措举止唐突的硬塞给十三妹一枚戒指(话说关公上身的韩爷真是巨大的反差萌),但他的态度是坦坦荡荡清晰坚决的。他的意思很明确,不管十三妹是拿去换钱,是送给其他人,哪怕随手扔掉,他也一定要送给十三妹,并且给出的东西也绝不收回,这行为背后是韩宾巨大的勇气和担当,亦是对十三妹强烈的信任。他敢于这么送,自然是坚信十三妹不管如何推诿,始终是会好好收下来的,始终坚信着十三妹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这种敢于把赤诚之心双手交托于十三妹的态度,亦说明韩宾有着非常稳定强大的内心。黑道中云龙混杂,若说找个把聪明灵敏的人,那是大有人在,但是若找个内心稳定坚毅有原则的人,却是远没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