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农女:医香满园(睿子都)(热门完结文)

搬运工资源2019-04-19 00:50:57

文案:

医科大博士生念锦烛穿越山沟沟的地方,发现自己竟喜当妈了!

懂事的萌宝像小男子汉一样保护自己,她感觉穿越附赠的福利太强大!

泼妇恶妇上门来挑衅,念锦烛两只巴掌招呼过去。

行医术,种灵草,开医馆,扬医者美名……生活和和美美。

谁知道竟遇到一个腹黑的少年,他竟然是当今北王世子?

他要她当北王世子妃,女人摇头,“先去跪搓衣板……”

 第1章 可怜的小团子


    年关近,桃花村家家户户采买年货,炸年糕,擀饺子皮儿正准备欢欢喜喜过大年。


    身着单衣的小团子蜷缩在墙角里,默默流眼泪,两颗眼珠子巴巴得凝着草席上死去的女人。


    隔壁严婆婆家飘来酥香炸年糕香味,刺激着小团子早已冻得通红的小鼻头。


    虽然小团子馋得很,但他更愿意娘亲快点醒过来,娘亲已经昏迷三天三夜,隔壁的严婆婆说娘亲已经死了,可小团子不相信……


    “娘亲您快醒过来……小宝不吃炸年糕了……是小宝害了娘亲。”


    擦一下鼻涕虫,小团子红彤彤眼眶就跟两顶红灯笼似的,年仅五岁的他处于深深自责之中。


    三天前,死去女人为了给儿子念小宝做年糕吃,她好不容易求严婆婆借来一盘石磨,把家里头剩下的最后一点糯米放进去。


    谁料,那石磨太宽松,将不少糯米漏在地上,女人弯下腰一探究竟,那石磨就冷不丁砸在她头上,女人也就气绝得两腿一伸。


    很显然,是那一盘石磨有问题,连五岁的小团子都知道的道理。


    “娘亲,小宝现在给你找吃的,你要等小宝哦……”


    小团子强装作小男子汉的模样儿,挺起腰肢来,抿一把眼泪,往漆黑门外蹒跚摸索而去,他这又是给娘亲找吃的。


    躺在破席上的尸体骤然间睁开眼球,鼻子吸溜一下,她肚子饿极,也怪隔壁家炸的酥年糕太香太香。


    莫怪小团子嘴馋呢,连她这个大人都馋嘴得很,更别说小孩子。


    念锦烛乍起,起猛了一把,她忍不住扶额,头上包一块棉布条,上面血迹结成猩红色的冰渣子,痛楚就是从这个地方传出来。


    方才念小宝在她身畔念叨的那些话,念锦烛听得一清二楚,只是那时她一丝力气也提不上来。


    念锦烛环顾一下四周,眼下这屋子太过破败,像样家具没几样儿,墙壁年久失修断裂不堪,急猛的冷风专门从破缝飕飕呼进来。


    这一呼,念锦烛忍不住打一个冷战,牙根冻得哆哆嗦嗦。


    过了好半晌,手里头捧着一团牛皮纸儿的念小宝回来,他黑耀石般的大眼珠子闪烁着神采,随之一瞪,“娘亲……你可算醒呢……呜呜……”


    念小宝飞扑至念锦烛怀抱之中,念锦烛下意识得伸出手,紧紧抱住儿子,“小团子,不哭,不哭,娘亲没事了。”


    “娘亲,快吃。”念小宝笑了一下,赶紧将牛皮纸里的炸年糕团子塞在娘亲嘴巴,“娘亲快吃,小宝刚刚吹过的,一点也不烫嘴。”


    看见儿子这般孝顺,念锦烛寻思着原主就算死了也死得值得吧。


    因为真的太饿,念锦烛刚刚打算张开嘴皮子,却发现念小宝到底是个娃子,他喉咙里正在艰难得做着哽咽咕咚的动作。


    身体里潜意识的母性被彻底唤醒,念锦烛将炸年糕团子蹭到他嘴边,“好孩子,你吃。”


    “不!娘亲!小宝不饿!”


    小团子喉咙两下,破涕为笑,忙把年糕团子递给娘亲嘴边,“娘亲你吃。你吃饱饱的。”


    嘴里鼓囔囔的念锦烛囫囵咬了两口,她身子真的是太虚弱太饿,本想把最后一点也给吃,再看看小团子眼珠子巴巴得凝着自己。


    念锦烛咬一下,轻轻递送到小团子嘴里,“小宝,你吃,娘亲吃饱了。”


    宿主记忆醍醐灌顶,念锦烛这才明白,身为医科博士生的自己,熬夜通宵赶博士论文竟然胡天胡地穿越此间的大梁王朝,还穿成一个乡间弃妇,外附送一个萌萌哒小团子。


    这么好的孩子,如果说不要,未免太没有良心。


    念锦烛抱了一下小团子,将自己的腮帮紧紧贴住他的额头,“小宝,以后呢,娘亲养你,不让你饿肚子。”


    “小宝是个男子汉了,小宝也会保护娘亲哦!”


    念小宝哼哼唧唧一下,打了一个哈欠。


    念锦烛赶紧搜罗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连一件破洞孔的棉袄也找不到,可想而知,原主之前带着小宝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如今,念小宝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念锦烛发誓,一定要把生活过幸福过美满,再找到那个负心的男人,阉了他!竟然让她和儿子流落乡间受苦受难。


    说真的,隔壁的饭菜真的是太香了。


    忍着肚子,念锦烛对念小宝温柔说道,“孩子,娘亲给你做饭吃,你喜欢吃啥子?”


    “苞米汤,小宝喜欢喝苞米汤。”


    借着幽幽的火光,念小宝的眼珠子很是俏皮灵动,实际上他最喜欢吃的是炸年糕团子,吃很多很多的炸年糕团子,可是他眼睁睁看见娘亲因为去做炸年糕团子昏迷了三天三夜,所以他不敢。


    轻轻摸一下娃儿的小虎头,念锦烛心里头暖暖的,这么小呢,就知道为自己着想,知道娘亲持家不容易。


    茅草屋的破厨房是临时搭起来的,似乎被风一会就能倒塌。


    念锦烛发誓要用自己的医术,赚些钱,盖一座大房子,然后有一间大大的厨房,她的医术顶呱呱之外,前世也获得庖丁厨娘的称号,她做的美味药膳天下第一!


    念锦烛洗刷着碗的时候,辛好在墙角里头找到最后一把苞米,先胡乱对付今天晚上这顿,明天的话再想办法。


    热乎乎的苞米汤做好,念锦烛左右找不到自己的小团子。


    与此同时,尖刻森冷的声音,从破墙壁的东南角落飘出来,还伴随着小团子尖锐的惨叫声,“死杂种!你娘了!又在老婆子我这里偷年糕团子是吧!不得好死的小贱种!”


    呼啦两声,小团子小小的耳郭就被捏得通红,再用上几分力气,估计就开裂了。


    “娘亲,疼啊,疼……”小团子在老妇人手里头拼命挣扎。


    继承宿主记忆,念锦烛当然知道那人是谁,当即暴喝,“死婆娘!放开我娃!”


    话音刚落,护犊心切的念烛挑起墙根上的一根铁犁耙,朝着老妇人跃跃欲试,没几下,老妇人吓得赶紧放了小团子。


    小团子跑到念锦烛身边,念锦烛蹲下来赶紧安慰他,“小宝,疼不疼?”


    “小贱人!管好你儿子!既然你没有磨盘压死,以后别来我家里偷东西。”


    严婆婆一双阴鹜的三角眼狠狠掠过念锦烛,就没差将她狠狠给剐了。


    “严婆婆,我没有偷你年糕!”


    小团子挺着胸膛,直着小小的腰肢,坚定得看着念锦烛,“娘亲,小宝没偷她东西。娘亲以前教导小宝捡到东西要还给人家。”


    “乖儿子,娘亲相信你。”


    念锦烛轻轻摸着儿子的脑袋,小团子的眼珠子满满清澈,不可能会偷东西,一个人撒眼睛总不会撒谎。


    “好呀,死鸭子嘴硬,还不承认!念锦烛,老娘今天来帮你教训儿子吧!”


    说时迟那时快,她抄起扁担条子,严婆婆就打算给小团子的额头狠狠敲一记上去,严氏就当念锦烛还是以往绵软的性子好欺负。


    “住手!”


    ……


正文 第2章 娘亲最好了!


    “严氏!你再碰我儿子一下试试!”


    锦烛眼疾手快厉叱一声,伸手拦住落下来的扁担,反手将一端扯在手里向严氏推了出去,严氏根本没想过平时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念锦烛今天竟然一改常态,便毫无防备的被锦烛推的后退了几步才停下,看着浑身气势完全变了个人似的锦烛一时愣住了,锦烛将小宝护进怀里,狠狠地瞪向严氏。


    “你个疯婆子!凭什么说我们小宝偷了你家年糕?”


    严氏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嚷嚷道“凭什么?就凭我看见他吃年糕了!”


    锦烛怒极反笑,“呵!合着你家有年糕别人家就不能吃了?全村人都在吃年糕,难不成都是偷得你家的?”


    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声音早就惊扰了村子里的其他人家过来围观,嘀嘀咕咕的小声议论起来,“就是就是”,“还真是不讲道理”。


    严氏见苗头不对,小眼睛滴溜溜转了转,逞强似的挺了挺腰板子,“你倒是伶牙俐齿!别人家吃不吃我不管!你家穷成这个样子拿什么吃年糕?就是偷得我家的!”


    “你强词夺理!我看你就是见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锦烛气的头顶上的伤突突跳着疼。


    “别吵了别吵了!年糕是我拿给小宝她们娘俩吃的”


    隔壁的温氏急匆匆的挤过人群,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严氏面前。


    “严家婶子!你误会了误会了!这年糕是我早上拿给她们娘俩的,怎么会是偷得的呢!”


    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小宝娘俩,冲着锦烛温和的笑了笑,念锦烛感激的点点头。


    脑海里的记忆告诉她,这个温大娘是个十足的好人,常日里没少照顾她们孤儿寡母,温氏在村子里一直很有声望,是位出了名的善人,夫家在镇子里的大户人家做帮厨,所以她说出的话是很有份量的。


    严氏见温氏出了头,也不好再胡搅蛮缠下去,“既然温家姐姐这么说,那想必是我搞错了。”


    说着揉了揉肩膀,“哎呦~这岁数大了,站久了膀子疼,你们聊着,我家去了。”


    人群中也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是啊!岁数大了不只身上疼,脑子也不太好使嘞!”“哈哈哈哈……”


    大家伙哄的笑开了锅,严氏臊红了脸,头也不敢抬,顶着鄙视的眼神溜回了自家院子,村民们见热闹散了场,也就自顾散去。


    念锦烛忙拉着小宝给温氏鞠躬“大娘,真是多谢您了,若不是您来得及时,这疯婆子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还要谢谢您先前给我们送吃食。”


    温氏连忙拉起了她们娘俩,把手里一直拎着的一个竹篮子送到锦烛手里。


    “念家小娘子,不用这样客道,乡里乡亲搭把手不是多大的事儿,况且这年糕确实是我拿给小宝的,举手之劳而已,你既然醒过来了,我就不用担心小宝没吃的了,这是我们自家的一些食材,还有几个鸡蛋,你做几个菜,和孩子好好过个年。”


    锦烛心里一暖,感激的红了眼眶,“大娘!旁的我留下,这鸡蛋我不能要,您拿回去!”锦烛忙将篮子往回推。


    温氏假装绷起了脸,“好了好了!这大冷天的,还不让我进屋去坐坐!哪有在院子里待客的道理。”


    锦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扶着温氏的胳膊往屋子里带“大娘我真是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们快进屋说话。”


    温氏笑着点头,跟着锦烛进了屋子,小宝开心的围着两个人转,小孩子忘性大,这会儿已经忘了刚刚的争吵。


    温氏沿着炕沿儿坐下,鼻子嗅了嗅“锅里煮着什么呢?香的很。”


    “哎呀,这一出戏闹得我差点忘了,大娘您稍等我一会儿。”锦烛让小宝坐边上陪着温氏,自己忙到厨房锅里盛了两碗苞米汤出来,端给温氏和小宝,小宝也是饿坏了,不顾着烫,吸溜吸溜的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嘟囔着好吃好吃,温氏和锦烛看着憋不住笑。


    “慢着点~别烫着哟!”


    “大娘,您也趁热喝,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先前小宝要吃苞米汤,我就做了点,您快喝些暖暖身子。”


    温氏笑着点头,喝了几口后吧嗒吧嗒嘴睁大了眼睛,“哟,真是没看出来呐!小娘子做的可是比我家那遭老头子做的好喝多了呐!”


    锦烛见温氏夸赞也是面露喜色“大娘您喜欢那就太好了,我再去厨房做个菜,您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我现在也没有别的能耐能报答您,眼前您就给我个机会,尝尝我的手艺。”


    温氏见锦烛说的诚恳,便没有拦着,况且也确实被这异样美味的苞米汤勾出了馋虫,“也别你自己忙活,我去帮你搭把手,咱们娘俩也刚好说说话。”锦烛忙说不敢,温氏又不退让,僵持不下两人相视一笑,便一同去了厨房。


    温氏说着来帮忙,锦烛哪里能真让她沾手,拿了两个矮板凳让温氏和小宝在一旁坐着,便自己忙活起来。


    温氏见锦烛娴熟利落的动作,自己便是想帮忙也是插不上手,只好在一边帮添添柴火。


    锦烛从温氏送过来的食材里拿出了两个鸡蛋,竟然还有一截藕,锦烛脑子一转便有了主意,先是简单的做了个爆炒青瓜,接着又做了个藕丁鸡蛋羹,一阵阵美食的香气飘出来,馋的小宝口水直流。


    等三个人坐在饭桌上吃饭时,温氏再次对锦烛的手艺夸赞个不停,“大娘您若不嫌弃,私底下就叫我阿烛,回头我经常做些吃食给您二老送过去。”


    小宝最为开心,不停地说着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


    锦烛怜惜的摸了摸小宝的脸,“娘亲以后天天给你做好吃的,把我们的小宝喂的白白胖胖的好不好?”


    “好!娘亲最好了!”


    温氏对锦烛也是有些刮目相看,记忆中的念锦烛是个柔柔弱弱没什么脾气的小娘子,对于她的为人处境,她虽然同情,却并不赞赏,这次受伤后再醒来却仿佛变得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正文 第3章 开医馆的想法


    温氏见锦烛头上的伤看起来触目惊心的,还是有些不放心。


    “阿烛,你这伤看起来很是严重啊!是不是找个好的郎中看一下?毕竟是女人家,回头别落下疤痕。”


    “大娘,不要紧的,一会我清理一下就没事了。”锦烛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


    “只是受这一次伤好多事都记不清了,脑子里浆糊似的,乱糟糟一团,我得赶紧好起来,把这个家支撑起来,让我的小宝不再受苦。”


    温氏赞赏的点头,“没错,赶紧好起来,就算不记得也不打紧,不要紧的事情忘记也罢,有什么要紧的你可以向我打听。”


    “眼下就有个要紧的事,大娘,我记得我家是有一块田地的,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了,这事您可知道?”


    “哎哟你这个糊涂丫头,知道知道!今儿太晚了,明儿晌午之前大娘就带你们娘俩去认认你们自己的家门儿!”


    说罢,娘仨笑作一团。


    说笑了一会,小宝早就窝在锦烛怀里睡着了,温氏见势也起身告辞回家去了。


    锦烛将小宝放进被窝,自己认真清洗了下伤口,不管怎么说,每个女人都不想自己的容貌有损,好在她这伤势看着凶险,其实没什么大碍,回头上山采些药材制成药膏,涂抹几天应该不会留疤。


    锦烛对着水盆仔细看了看,容貌还是前世的自己,只是因为长期的吃不饱饭有些面黄肌瘦,看来得赶紧调理调理身体,要不然怎么照顾小宝。


    收拾完毕,锦烛也赶紧上炕搂着小宝合上了眼睛,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自嘲的笑了笑,幸亏自己是随遇而安的性子,要不然这奇遇还真是不容易让人接受,不知道一觉醒来是回家了继续写论文,还是继续在这小山沟里当一名小村妇。


    第二天一早锦烛是被小宝蹭醒的。


    “娘亲娘亲~”


    锦烛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昨晚上睡得实在是不舒服,炕硬的不得了,本来就瘦的皮包骨的锦烛硌的浑身酸痛无比。


    “早啊小宝,几点了?”


    “娘你在什么?什么几点了?”


    小宝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望着娘亲。


    “唔,娘是问你什么时辰了?”


    “嗯……当是卯时啦!隔壁温大娘家的大红毛已经叫了三次嘞!”


    锦烛起身将小宝拾掇干净就开始做早饭,就着温大娘送来的食材,娘俩又饱餐了一顿。


    前头锦烛昏睡的时候屋子院子里乱糟糟的也没人管,这回清醒过来锦烛便带着小宝开始收拾自家院子。


    娘俩正忙前忙后,温氏找上门来,锦烛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满怀期望的跟着温氏去了自家地头。


    到了自家田地,锦烛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地有个三四亩大,地里全是枯草,一看就是许久没有耕种的模样,温氏见锦烛皱着眉头的样子,抿了抿嘴。


    “自打生了小宝你身子骨就弱,一年不如一年,去年庄稼没打理好,收成不多,今年开春之前你好好养身子骨,回头我也来帮你搭个手,定不会同去年一般了,准会有个好收成。”


    锦烛听罢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前世一肚子的医术还调理不好自己这小身板子?等着瞧吧!


    ……


    在地里回来后锦烛就开始筹划未来的生活,先是盘算了家里的存粮,在箱子最底下找到了几钱碎银子,家里米不多了,只够娘俩再吃个一个月左右,二十来块红薯和土豆,厨房缸里还积着半缸腌菜。


    光是靠种地肯定是不行的,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锦烛努力的搜寻着关于这个身体里的记忆,想更多的了解当下的自己所处的环境。


    锦烛生活的村庄名为洛水村,距离县城有个一天的脚程,村子四周是几座大山,锦烛想将来可以开个医馆。


    这落后的小山村,做个好大夫一定可以造福大家伙,同时又能维持生计一举两得,等再过些时日天气渐暖便可以进山采些药材,再顺手打几只野兔子,运气好采到稀有的药材还可以卖上些好价钱!就这么办!想到这锦烛大喜,变得迫不及待起来。


    小宝马上四岁了,也到了启蒙的时候,锦烛开始每天教导小宝一些简单的诗歌和童谣故事,小宝倒是个乖巧好学的孩子,很喜欢听娘亲给他讲故事,每当自己学会了就去跟小伙伴炫耀,村里的孩子们哪里听过锦烛说的这些有趣的故事,便每天都争着嚷着跑到锦烛家里,跟小宝一起听。


    起初锦烛还没发觉什么,后来才发现每天这样讲故事也是很辛苦并耽误时间的,总是耽搁自己做好多事情,于是干脆就利用一下这些小家伙,隔三差五的让孩子们完成任务才可以听故事。


    今天让孩子们一人交二十根树枝当柴火,明天让小家伙们一人交一块方方正正可以堵屋子破洞的石头,后天让孩子们拔干净院子里的野草,总之都是一些力所能及很容易做到的小事,即使家里长辈知道了,也只是哈哈一笑无妨大雅,时间久了发现自家孩子竟然都下意识的明白一些道理后,无不感到惊喜于欣慰,都开始对念家小娘子赞赏有加,更放心鼓励孩子们去念家听故事。


    于是村子里经常看见孩子们满村子,跑低头找东西,大家伙都是嘿嘿一乐,好奇的年轻人会问上一嘴“今天念家娘子出什么题目啦?”


    “今天师傅让我们每人在地上捡20根鸭毛!不许在鸭子身上拔!”


    “哈哈哈~”


    接下来,锦烛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小宝和孩子们刚开始还好奇,跟着锦烛忙前忙后,敲敲打打,过一会就觉得没故事听无聊,跑出去结伴玩了。


    锦烛是在制作简单的防身工具,毕竟深山老林里不可预测的危险太多,她可不想因此没了小命儿,而且想猎兔子只靠双手也是不太现实,锦烛削了两根带尖的竹子,准备了个挖野菜的小铲子竹筐还有火石,山里夜间冷的很,回头再去温大娘家里要一点烈酒,以备不时之需。


    锦烛烙了几张大饼,贴身放着,并做好了小宝的思想工作,先把小宝托付到温大娘那待两天,所有准备工作就绪,锦烛就准备进山采药。


正文 第4章 进山


    “你个女人家竟然要一个人进山?”


    温氏吃惊的看着锦烛,并连连摇头反对。


    “不行不行!我听村里的猎户说山里的黑熊都醒了过来,冬眠乍醒正是需要进食的时候,他们最近进山都特别小心,你一个小娘子岂不是去送死?”


    锦烛嬉笑着抬起手臂在温氏眼前捏了捏,“我浑身上下没二两肉,熊才不会看上我呢!您放心吧,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怎么会贸然进山,我也是很惜命的呐!更何况我还有小宝呢,我哪里会舍得丢下他。”


    温氏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姑娘,不禁在心里合计,这小娘子怎么好像比从前好看了似的,尤其这双神采奕奕充满自信的眼睛。


    “你坚持要去我就不阻拦你,但是也不能就这样让你去了,我带你去村头猎户家里借点防身的器具,要不然你遇到什么危险我可怎么跟小宝交代。”


    “行!听您的!”


    锦烛歪头一笑,随着温氏去猎户家里又借了把匕首,猎户并未在家,所以也没能请教到什么经验,在温氏的再三叮嘱下,锦烛背着竹筐,独自一人进了深山。


    因为是刚开春,野草还没有长得太茂盛,山中并未有想象中的难走,好在锦烛前世经常跟着同学去爬山,所以对她来说不算是什么困难的事。


    锦烛一边走一边用匕首在树上划着记号,以免自己迷路,走了小半天的功夫,她终于发现了白芨和紫珠草,这都是最基本可以止血消炎的药材,这使她兴奋极了,看起来这山里可利用的资源是非常多的。


    锦烛又相继找到了一些必备常用的药材,最让她惊喜的是还发现了几根野山参,看起来也有个三五年的样子,她都小心翼翼的收入囊中,还找到了些可以防蚊虫的药草砸出了汁,夜里涂在身上以免在树上睡着了时被虫子咬伤。


    锦烛带的干粮和水都快用没了,就准备归家,她在之前自己设的几个小陷阱里发现了几兔子和山鸡,这让锦烛更为兴奋,真是不虚此行,锦烛将几个小猎物捆的结结实实,拎在了手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往回走。


    可是刚走出不久,锦烛就觉得地面在颤动,身后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追赶着什么。


    她警觉的掏出匕首,用余光向后侧的方向看,这一眼让她吓白了脸,浑身血液差点凝住,心里直骂娘,不会这么倒霉吧!竟然真的遇到了熊!


    锦烛慢慢转身,只见一只两米多长的大黑熊正虎视眈眈的追赶着一只不大的白色团子,因为动作太快锦烛看不清楚那团白色究竟是什么,黑熊浑身毛发锃亮,那是一只成年的公熊。


    瞬时,锦烛心里开始打鼓,脑袋里飞速运转想着脱身的办法,黑熊皮糙肉厚,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了得,得赶紧趁着它发现自己之前脱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锦烛弯下腰环视四周,手脚麻利的就准备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颗大树上爬,没想到的是锦烛这刚有动作,那团白色竟冲自己飞过来,嗖的一下钻进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里,便不再动弹。


    这下锦烛可傻了眼,黑熊正追赶的猎物竟钻到自己衣服里,黑熊一双圆了咕咚吓人的大眼珠子死命的盯着自己,似是在询问锦烛,把猎物藏哪去了?


    锦烛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哪个动作不对激怒了它,黑熊也似乎有些怕人,围着锦烛打转,却不太敢靠近。


    念锦烛突然想起出门前自己为了防蛇虫抓的一把胡椒粉和辣椒粉,她赶紧伸到口袋里抓了一大把握在手里。


    黑熊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站直身子怒吼了一声就向锦烛扑了过来,锦烛猛的将胡椒辣椒粉洒向黑熊,黑熊的眼睛被粉末丢个正着,疼的黑熊捂着脸嗷嗷直叫。


    说时迟那时快,锦烛趁机捡了个大石头丢进了背着的筐里,转身就往树上爬,怀里的小东西倒是安份的很,一动也不动,要不是胸前有热乎乎毛茸茸的触感,锦烛都怀疑这小家伙根本就不存在。


    锦烛爬到树上看着底下黑熊,大家伙因为眼睛看不见,疼的胡乱的用脑袋撞击着旁边的树木,过了一小会,似乎是泪水将黑熊眼中的粉末冲出了些,大家伙竟然能睁开眼睛了。


    这下愤怒的黑熊很快就发现了树上的锦烛,它一副恨锦烛入骨的神情,站直了身子抱着锦烛藏身的大树嗷嗷怒吼。


    锦烛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她赶紧又抓了一把辣椒粉,虚晃着向树下丢。


    那边黑熊躲了几次发现并没有那可怕的粉末,便以为锦烛是在吓唬自己,于是不再害怕和躲避,抱着树干用力的撞击,锦烛见状才真的将手中的粉末撒下去,黑熊果然上当,又被辣个正着,捂着眼睛开始怒吼,这下更是凶猛。


    锦烛趁机将筐里的大石头对准了黑熊的脑袋用力的砸了下去,黑熊凄厉的叫了一声,晃了三晃,就倒了下去,不再动弹。


    锦烛观察了一会,才蹑手蹑脚的下了树,走到黑熊身前查看,黑熊似乎只是昏过去了,锦烛赶紧用麻绳将黑熊捆了个结结实实,再用匕首用力的刺向黑熊胸口心脏的位置,昏睡中无力反抗的黑熊便这样一命呜呼归了西。


    死里逃生大战了一场的锦烛这回简直虚脱了一般,靠在黑熊身上喘了许久,这时候怀里的小东西也钻了出来,竟然是一直通体雪白的小狐狸。


    这小白狐好似不大,是只幼崽,看体型该是不到半岁,一双冰蓝色的狐狸眼可怜巴巴讨好的望着自己,好似在感谢锦烛的救命之恩。


    锦烛哭笑不得,挠了挠它的脖子下端,小白狐舒服的耳朵都软了下去,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又趴在了锦烛的身上。


    锦烛笑着问它,“还不走,赖上我啦?”


    小白狐似乎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被锦烛顺了会毛又钻进了她的衣服里。


    锦烛高兴极了,既然这小家伙要跟着自己,那就带回家去,小宝一定很喜欢!


    再就是眼前黑熊这个庞然大物自己可扛不动,这黑熊掌可是好东西!


    寻思着得赶紧回村子请求大家伙来帮忙才是,她连拉带扯的将黑熊藏了起来,自己急匆匆回到了村子叫人。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