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机/萧习华

萧家河坝2018-12-15 12:23:21

◇散  文

生     机

萧习华

鸟儿扇动着翅膀,把春色驮到了我故乡的山野。沉睡的土地,随着植物不断生长的绿叶开始慢慢醒来。一群已知水暖的鸭子在凯江河里游弋,试图用它们嘎嘎嘎的叫声把春天的消息吼得满世界都知晓……

展望生机盎然的故乡——三台县萧家河坝,春天确已踏踏实实地来到了这里。

 

遥想三年前的那个夏天,几个胸中怀有山水的回乡青年,看中了这边的土地。

为什么他们会青睐这里?因为这里远离城市交通要道,依山傍水……山是浅丘陵,满长树木,水是凯江,绕行U字形大坝,清澈流缓,环境幽静无污染,又是白鹭栖息湿地保护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十分适合有机农业生产。这山水造就的地形像一颗巨大的人的心脏,也像一匹巨大的桑叶,绿色使这片土地内涵神韵。他们有开疆拓土、收拾山河的雄心。他们要把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属性植根在大地未来的愿景里,把四季的景象重新画作大地的脸谱,像川剧变脸一般让其生动无比,又神秘莫测。

这个大坝是冲积平原,经年累月地一层层卵石和泥土的覆盖,才形成了沃土千亩。虽然在这之前有人先于他们来到萧家河坝搞专业化种植,并形成了规模。

但他们却是一种全新的开发模式,开公司去种地,做生态农业的新农人。如今有人向土地要收获,太贪婪,太取巧,已超过了土地的承载能力。《韩非子·说林上》有言:“巧诈不如拙诚,惟诚可得人心。”遵从自然,顺应时节,生产有机生态蔬菜和粮食。花的是笨功夫,干的是流汗活,想的是顺自然……这何尚不是一种大智慧、大胸襟、大视野?

 

承租千亩坝地和山地,租期三十年。他们在合同签订后,并不急于耕种,先是把土地撂荒一年。赋予土地人格,让土地睡眠,给土地松绑,休养生息,蓄集力量,以期其万。土地想长草就长草,想开花就开花,想怎么就怎么。于是这里成了鸟儿、野鸡、野兔等飞翔驰骋的疆界,也成了萤火虫、蟋蟀、蚂蚁、蜜蜂、蝴蝶、蜻蜓、豆娘、螳螂、蚂蚱、蝉等昆虫的领地……

 

这些年轻人,成了土地一道亮丽的风景,其穿越姿态让故乡里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大跌眼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们最先做的事是修房造屋。不几个月时间,几幢房子就立了起来,篮球场也修好了。接着,大门的牌子挂起来,炊烟升起来,球场的身影跳跃起来……

 

一年时间到,即把土唤醒。就像学校里打铃上课,倾听琅琅书声。大自然的合奏曲,总是让人浮想联翩。先清理土地,在坝里种植的主要是各类时令蔬菜和玉米、小麦、油菜等大众化粮食作物,以后沟渠整好后还要种水稻,还有葡萄、枇杷、柚子、桃子、核桃等水果类,由于时间太短,现在这些果树已长高长胖,都还未挂果,但其结果是可预设和盼到的。

 

山地平整了山场,建有钢结构几排房子,并把两片山坡用铁丝网围住,框定一个独立的地盘,分别养猪和鸡。敞放散养,白天鸡和猪满山跑,猪可以哼哼,鸡可以打鸣,自由自在,夜里它们各自入圈。将猪和鸡的粪便集中收集处理,制作成有机肥料,主要用于山下坝里农作物和果树的肥料。

农场的农产品销售是会员制,定点为家庭会员实现私人订制粮油种植、加工和配送服务。他们严格把控基地的环境质量,执行有机质量标准体系,并有可追溯责任措施,应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实现农业生产“可视化”,做“看得见”的有机农业。

他们的做法,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一是自留种子。留下原种,杜绝转基因。二是不用除草剂。以草治草,作物与草共生,保护植物多样性。三是不施化肥。种植绿肥,改良土壤。四是不用农药。不杀生,昆虫共生,恢复生命多样性,自然平衡。五是主粮油与绿肥和种。大地万物共生不息,土地越种越肥沃……他们在家乡的这片“净土”上,以实际行动引领健康、低碳、环保的有机生活方式。

 

寻觅生活的净土,其实是寻找心灵的净土。心有净土,花开千树,处处可耕岁月福田。大地复苏,我的故乡,正向远方出发……

﹙原载《四川日报》2018年5月25日原上草副刊

作者档案

萧习华,本名萧绪华,1964年3月生,四川三台人,大学文化,高级政工师,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副主席、首届全国煤炭行业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现任四川某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副总经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已出版诗集《鸽子与鹰》《大地听歌》、散文集《生命河》《又是明月光》《水流云在》等文学作品集七部,曾获全国及省部级文学奖项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