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关听鸟

丹江湖畔2019-01-31 03:15:51

初夏,与朋友一起到鱼关听鸟,竟然听出了不一样的情感世界,令人难忘。

  鱼关是丹江口水库最大的库汊,有“丹江第一湾”之称,山高水深,茂林修竹,人迹罕至。正因为如此,这里便成了鸟的天堂。小船驶进鱼关,夕阳已经挂在西边的树梢。友人说:“红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傍晚才是听鸟的最佳时机!”想想也是,天要黑了,鸟儿要回巢呢。湖面越来越窄,两岸的青山迎面压来。再往前走,山变高了,水变绿了,树变青了。在一片树林边,友人关了马达,我们上了岸,马上就听到了鸟鸣声。

  首先看到的是麻雀。麻雀多,嗓门大。它们一边在树林里低飞,一边叫吵着,像一群女人在讨论着什么。突然,草丛里发出了“哏哏——”的长鸣声。麻雀受到惊吓,腾空飞起,霎时不见了踪影。再接着,便有一只五彩雉鸡从身边的草丛里飞出,飞过湖面,落到了对岸的山上。友人说:“雉鸡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一只公雉鸡要娶百余只母雉鸡,人们常说的野鸡占坡,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公雉鸡长鸣,这是对自己的伴侣发信号呢。”

  听了友人的话,我这才知道鸟如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它们独特的情感世界。坐在树林里,正想着这些鸟事,又有几对鸟飞了进来。先是几对杜鹃,站在高高的树梢上,随着树梢袅袅地晃动,“嘎嘎”地叫着,声音高亢而悠扬。麻雀又回来了,“喳喳喳”叫着,仿佛一位刚上舞台的歌手,不懂声乐,不会用力,满喉咙地向外倒。

  太阳落山了,山林暗下来,外出觅食的鸟儿陆续归了巢。树林一下热闹起来了。鸟儿在我们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在山间高声鸣叫着。鸟儿的种类多,声音杂,辨不出是什么鸟。有一种鸟,叫声怪怪的,像人在冷笑:哼哼、哈哈,哼哼、哈哈。使人毛骨悚然。还有一种鸟,叫声像哭:唉哟哟,唉哟哟,令人心酸。但更多的鸟儿像一群斗嘴的女人,叽叽喳喳,鸡毛蒜皮,东家长西家短地说个不停。

  友人说,鸟的叫声多为求偶,就跟山乡的年轻人唱情歌差不多。这边唱,那边和。唱着,和着;和着,唱着。时间一长,两个人心就近了,身子也就拴到了一起。天渐渐黑了。鸟儿们都入了巢,树林里静了下来。我们站起身子,往山下走。这次听鸟,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此文刊发于2013年5月22日《滕州日报》

  作者简介:田野,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五四文艺奖获得者,南阳市五个一文艺工程奖获得者,淅川县文联副主席,淅川县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刊发作品3000余篇,《读者》、《意林》签约作家。出版有散文集《放歌走丹江》、《坐禅谷禅韵》;长篇小说《泪落水中化血痕》;参与主编《魅力淅川》丛书(六卷),撰写的《北京,不渴》微电影剧本拍摄后荣获国家林业部“十佳影片”。约稿电话:13569243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