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动物名到了常熟人嘴里,居然有这么多花头经……

常熟史志2019-12-01 14:29:20

 常熟史志◆琴川风物 第6期

 投稿邮箱:652371646@qq.com

常熟方言中“动物”名称刍注

                                                                      文/俞秉麟


常熟方言中常有一些用“动物”来作比喻的俗语,其中有些完全是本地的“土特产”,也有些是与某些外地相同的“泊来品”,或者是“出口转内销”来的。


既然是俗语,必然来自于民间,就难免有粗俗不雅之处。不过作为研究,就需要有尽量全面的了解,才能感悟其或谐音、或会意的特性。集录若干,刍注如下:


吼  狮:有句成语“河东狮吼”,比喻惧内丈夫的妻子非常妒悍。常熟话则把“狮吼”倒了过来,称“吼狮”, 方言发音为“嘿咝”,形容遇到不愉快、很担心的事时,烦闷的心情。另外如天气闷热称“吼狮天”、寻衅闹事称“寻吼狮”。


雌老虎:雌或雄的老虎在一般情况下是难于分出谁更厉害一点的,我们在电视“动物世界”里,可以看到只有当雌雄两虎交配时,或者雌虎护犊时,往往可以看到雌比雄的更凶。所以,这大概就是“雌老虎”被用来形容凶悍泼辣的妇女的出典,例如《水浒传》中的“母大虫”顾大嫂。


灰骆驼:旧社会有来自安徽的挑担买卖人,其扁担两头弯下,中间弓起,象骆驼的背,常熟人称其“骆驼担”。后来,当铺柜台里专门接物估价、称之为“朝奉”的因为一般都是徽州人,于是被称为“灰骆驼”,其实是一种贬称。


黄  牛:北方人过去常用黄牛来作搬运工具,后来延伸为一指专门抢购紧俏商品或票卷,然后以加价倒卖而牟利的掮客;再延伸为一指办事不牢靠的人。


旱脚黄牛:北方黄牛不同于南方的水牛,不会干水田活,也不孵水中。这里形容虽然力气大,但碰到有水的场合,就做不来的人。


两头马:有两个头的马是怪胎,并且必然活不了。而这里用它来形容拼命往两头奔跑而都达不到目的的一个现象。常熟方言“马”与“骂”同音,意指两头不讨好、两面挨骂的人。


拗  马:虚拟的马。这里形容总是唱反调,要它往东,它偏要往西的人。


拗壁虎:壁虎即蜥蜴。捉它不容易,即使逼到角落里,它还情愿脱掉尾巴也不就范,伺机逃脱。这里形容人固执得令人害怕。


三脚猫:猫只有三只脚的虽然还是猫,但必然是难于抓到老鼠的。贬义是形容没有真本事的人;褒义是形容什么都会一点,但并不都很精通的人;


偎灶猫:趴在灶上眯着眼睛取暖打盹的猫。形容无精打采,包括外表落拓,模样萎靡不振的人;


白脚花狸猫:有句俗语“白脚花狸猫,吃了就要跑”。常熟方言“白脚”与“拔脚”同音。形容坐不住、拔腿就跑的人。也形容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的人。


老  鸟:“鸟”在常熟方言里发音为“刁”。形容极其精明刁滑的人。


搏  雕:男人生殖器的代称。一旦引用即是贬义,如“好个搏雕!”意思就是不好,很不好。


哭刹莺:虚拟的一种莺。常熟话“莺”与“赢”同音,用它形容不时地哭,或者以哭取胜,很让人讨厌的人。


滚地龙:出自旧社会棚户区穷人没房子住,栖身于芦席稻草裹卷之中度日者。形容潦倒、不讲脸面、一无所有的人。后来延伸为对游手好闲、骗吃骗喝混日子的人的贬称。


烟  龙:形容不抽烟无精打采,一抽烟就“活虎生龙”,整天陷在烟雾当中过日子的人。


红老虫:老虫即老鼠,形容在背后打的“小报告”,例如“看我不去替他上司跟前放一只红老虫喏!”,这里的不去就是去的意思,常熟方言有此反说的习惯。


铁刺老虫:形容尖嘴猴腮,身材瘦小,行动敏捷而又一毛不拔的人。


瞌冲虫:瞌冲,意思打盹。形容头里就象有了睡虫,总想睡的人。


跟屁虫:跟着臭气。贬义形容总是喜欢盲目迎合的人。


烟壁虫:贬义形容烟瘾特别大,就象生活在烟囱里的人。

急屎狗:贬义形容人遇急事时象狗拉屎前团团转、焦急无措样子。


落水狗:贬义形容就象被人人喊打、又无路可逃而掉到了水里的狗一样的坏人。


四眼狗:过去对带眼镜者的骂人话,如今眼镜普及,说者渐少。


钱猢狲:贬义形容象街头卖艺人专门用来讨钱的猴子,非常活络,只认钱不认人的人。


野  鸡:野鸡往往是来无影去无踪,居无定所。方言贬义形容一、妓女;二、来路不正的东西,如野鸡货。


落汤鸡:贬义形容浑身湿透,象被雨淋湿或者掉在水里后的鸡,形象狼狈。


斜披头雄鸡:形容象雄鸡一样,见到了异性就斜着翅膀,不顾一切地奔过去,对盲目显媚、讨好女人者的贬称。


老  蟹:蟹,方言发音为“哈”,对专门勾搭少男的大龄女人的侮词。如果前面加个“吃”字,则就是少男勾引大龄女人的贬称了。


酒  鳖:形容笑脸上的“酒涡”。


乌  驹:即乌龟,常熟方言“龟” 读“驹”。贬义形容妻子与人偷情而只会忍气吞声的男人。如果前面加“缩头”两字,则形容遇事就躲避者。


打气瘌团:常熟方言称蛤蟆为“瘌团”。 形容衣服穿得鼓鼓囊囊,象充了气、显得臃肿不堪的人。


掩人蛇:传说有此蛇,凡见人,就会竖起来与人比高低,若它高,那人就必死。形容那些专门与人比地位高低、见高的低三下四,见低的耀武扬威、欺软怕硬的人。


咬耳朵蚂蚁:形容背后搬弄是非的“小人”。


蜻蜓娘娘:是一种很小的蜻蜓。形容很细小脆弱,瓷娃娃般碰不起的人;


隔年蚊子:歇后语是“老口”。形容开口出来语气很厉害、伤人,或者言辞无懈可击;


呒头苍蝇:刚刚被打掉了头的苍蝇,只会在地上急速地打转,而无法飞起来。以此来形容人碰到急事手足无措的样子。

 

常熟的动物俗语中不少“动物”实际上是没有的,但被应用到了方言里,虽然有的本来是一句骂人的话,却由此而变得婉转、轻松了许多,既形象生动,又言简意赅,体现出常熟方言也并不缺乏幽默和想象力。

常熟风物

 ■  图文编辑:一飞

 ↓推荐阅读↓ 

常熟言氏家族渊源与家风

常熟赵氏渊源与家风

常熟五渠瞿氏渊源与家风

常熟季氏渊源与家风

古城记忆·1930年代的常熟小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