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橙子猫

垦厦2019-11-07 15:15:40






今天不想读书,看书看了两个小时,只是一直在抄笔记罢了。看书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大段的记忆,它是一些细枝末节的关于猫的小事,是一些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片段。


每次看见猫猫,我都很想抱它,可能是从小都一直接触猫,最多的时候家里能看到二十多条猫蹦哒。


7岁的时候,我在一个山区待过一段时间。住的地方背面就是大山,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山上的狼叫声,夜深人静的时候外面的风呼啦呼啦地吹着摇摇欲坠的大门,总怕一个不留神很多野兽就会冲进屋子。房间里面有一口棺材,应该是为谁老了之后置办的。


因为是在山里,野猫很多,本来想用《少年闰土》的方法捉一些野鸡,但是引来了很多猫咪,它们待着待着就不走了。加上街坊邻居送的,最多的时候有二十多只。


我那时就很喜欢猫,给它们起名字,看着它们轮流吃饭,“打扫”自己的便便,梳理它们的毛发。每天晚上我都会给它们讲故事,讲我今天从哪条瀑布跟前看到了彩虹,讲我在哪条小溪旁边捉到了螃蟹,讲我看到的小狼崽很奶很可爱。


有一个夜里,大许是我讲的太激动了,抑或是我实在是不想和它们分开,我抱着二十多条猫咪,看着满天的繁星,慢慢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棺材里睡了一夜,旁边二十多条猫咪酣睡在我身旁,它们在清晨的阳光下看起来分外温柔。


没过多久,因为家里缺钱,要把这些猫咪卖了。我当时还不懂分离,只知道它们要被换做钱。


一个星期后,家里冷清了好多。


我总是独自一个人在房间转悠,感觉很孤单。


我再也不能一进门就被一群小不点环绕,再也闻不到熟悉的猫咪身上独特的味道了,再也不能每天看它们摆着一排看我出门了。


一个很偶然的午后,我和小伙伴去抓螃蟹,路过一家门口 ,我听到有猫叫的声音,趴在窗户看了眼,一条灰色的猫被拴在桌腿上。那不是我的猫吗?我对于我养过的猫有种过目不忘的直觉。于是请那户人家把猫还给我,那时我叫它小灰。它可能是最乖的了,但是又最不起眼,之前每次吃饭都不争不抢,所以它丢了,我们也没有印象。


找到它后,我每天都喂它好吃的,带它玩耍。我对它特别好,可能是我只有一只猫了,可能是只有它和我性格最合了。


可是,没过几天,它还是不见了。


我找了它很多次, 却再也没有找到它。


我记得它是野猫,可能它不喜欢我,也不适合这里。它最想回归是自然吧,那样就不会被圈养。


后来,我听说我的猫是被狼还是什么野兽叼走了。


我伤心了好多天,无论这是不是真的,我再也没养过猫。


现在看到很多人养猫都会栓上链子,我都很难受,因为我知道它会疼的。如果你真的对它好,走到哪里它都会跟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