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虐心《爱你如疯魔》都市言情余念周末深 全文阅读

梅梅资源库2019-05-13 15:41:25


余念极度的爱周末深,周末深极度的恨余念。
余念为了他,没了脸,跳了楼,碎了心……
喜欢女主的性格 不娇柔不做作 很虐,结局很暖


精彩试读:

周末深下班回家,门一打开便闻到空气中的食物香气。
余念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锅铲冲他笑,“你回来了?先在沙发上坐一分钟,马上就开饭。”
周末深匆匆从她身上扫过,忽然一楞,觉得她身上那件白色男士衬衫非常眼熟,眉头一皱,“余念,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末深,我就想好好跟你吃一顿,”余念说着双手递到他面前来,“能帮我把袖子挽一下吗?”
周末深冰冷的望她一眼,面不改色的绕过她,鞋子都没换,直接上楼。
余念跟着他,一进房间便不管不顾的扑进他的怀里,双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腰。
周末深没推动她,清冷的眸底蕴藏刺骨的冷意,声音夹杂怒意,“走开!”
“我不。”
“余念,你能不能给自己留一些自尊?”
余念脸上僵硬,胸口隐隐一阵刺痛,还是带着笑腔道,“周末深,我爱你。”
“余念,真下贱!”
“周末深,我爱你。”
周末深冷哼一声,正要抽身离去,余念突然发力,猛地把他推倒。
他们结婚两年,周末深碰余念的次数屈指可数。余念早就对周末深这方面有无数的意见,今天逮着机会一并算清。
余念俯身,狠狠的把唇压在周末深的唇上,重复道,“周末深,我爱你!”
真是固执难缠!
周末深呼吸一滞,双手捉住她的肩往后推,眼底杀气腾腾。
余念稳稳不动,周末深加重手上的力道,似乎想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
余念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对他的爱意,而周末深并不是特别买账,他的耐心已经彻底消失,扬手一巴掌甩过去,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
余念一愣,白皙的脸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红色指印,她瞪着他,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周末深,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
周末深掌心发麻,强行将她缠着自己颈项的手臂拉开,眉宇间尽是恨意,“余念,你也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你趁我没有防备爬上我的床,害死我跟梁笑的孩子,你居然还厚颜无耻的问我为什么?”
两年前余家破产,余念的父母如同吸血鬼一般的压榨着她,逼她在外面赚钱供他们生活,承受不了压力,适逢有人出高价包她,她就应了下来。
金主在商场上有求于周末深,在一场婚宴上,余念被金主灌醉送上了周末深的床,春宵一度,醒来被一群记者媒体围攻着,周未深迫不得已的娶了她,而她也被从炼狱里解救了出来。
至于半个月前梁笑来家里跟宣誓主权,从二楼跌下流产,这事儿余念权当算是一个旁观者,而恰好的是这一幕正好被周末深看见,梁笑不要脸的说是余念把她推下去的。
周末深本就不喜欢余念,现在更加厌恶了。
余念近乎耍赖的缠着他,边流泪边又去吻他,苦咸的泪水流进两人的嘴里,“周末深,那些事不是我做的。”
女人的蛮横固执让周末深几乎气得几乎没有理智,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根本不信她的话,别开脸,呼吸大起大落,“余念,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从我身上滚下去。”
“我不,我就不,”余念固执的抱着他,脑袋自然的贴在他的胸口上。
“余念!”
随着周末深低沉阴冷的怒吼,余念慌乱又急切,扯开他的衣服。
第二章 不用你管
周末深怔了怔,狠狠的握住她的手,脸色黑沉,咬牙切齿,“你疯够了没有?”
余念没疯,她只是很爱很爱周末深。
余念和周末深结婚了两年,但是周末深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是这次……
余念不想放过周末深了,她的手轻轻的从他后劲处滑了一下。
那块是周末深的敏感点,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浑身起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余念的每一个举动都牵动着自己的神经,摆明了要逼他失控。
如她所愿,周末深是真的不想在意什么恨不恨她了,他抱着衣衫凌乱的余念,翻身把她压住。
头脑发热,周末深抓着住她的下颌,低头狠狠的落下一个吻。
他没有半点的温情,有的只是粗鲁的掠夺和无尽的怒气。
余念感觉到疼,却并没有推开他,而是小心翼翼的回应着。
翻云覆雨,一室尽是令人面红耳赤的声响。
饕鬄食足,周末深看也没看一身狼藉的余念,翻身下床,从衣柜里拖出行李箱。
余念抱着被子遮挡住身体,一脸绯红,“末深,你要去哪儿?”
“不用你管,”周末深打开箱子,把自己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放进去,封箱,准备走人。
余念一愣,立即下床跑过去拦在他面前,神色慌张,“你是不是想去找梁笑?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去找她?”
周末深看着她,漆黑的眼睛里迸裂着点点星火,他呵呵冷笑了一声,“是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周末深,我才是你的妻子,”余念伸手抱住他,及其卑微的乞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不要去找梁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末深,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
周末深和她拉开一点距离,指尖掐着她的下巴,强迫性的让她抬头,“做什么都可以吗?”
余念挤进他的怀里,近乎贪婪的闻着他身上那股混合淡淡烟草香的属于他的气息,“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留下来。”
“那你能为我去死吗?”
死?当曾经她刚跟周末深结婚时,周末深为了梁笑新婚之夜不回家,她就死过一回了,再死一次又何妨。
余念想起那次自已割腕自杀求周末深回家的情景,内心竟没有半点恐慌,“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可以为你去死的。”
周末深眼底满是讥笑,淡淡的嘲讽道,“那你还真是贱呢。”
余念的身子僵了僵,闷着头,没说话。
“你给我放手!”
“不!”
可以的,很有骨气。
周末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只好抓着她的手臂,看着她痛得脸色发青也没半点心软,用力的把她甩了出去,推箱,走人。
余念被他推倒在地上,见他要走,顾不得身上的难受立即从地上站起来,“末深,我可以为你去死,求你不要走。”
周末深没有因为她的挽留而回头看她一眼,甚至连离开时的脚步也都未迟疑半分。
打赏
第三章 谁问就骂谁
周末深一夜不归。
第二天下午六点,余念一如既往的在厨房里忙碌,敲门声响起时,她甚至没有多想,就冲了出去。
门被打开的瞬间,余念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梁笑。”
打扮精致得如同洋娃娃的梁笑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余念身上的卡通家居服,扒开她,抬脚进屋,“昨晚,周末深在我那儿。”
炫耀的口吻,摆足了女主人的姿态。
余念感觉眼睛疼,皮笑肉不笑的反击,“末深正处壮年,可惜我这几天身体不好,把他赶去你哪儿我放心。”
梁笑知道从她嘴里说出来的绝不是什么好话,可还是忍不住反问,“你什么意思?”
余念气场很足,反应也快,“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果然是失了宠的女人,自己的男人都留不住。”
“我可不拿这个当借口,”余念笑着,心口却仿佛被刀剜一般疼,“我是觉得让他玩自己养的鸡,总比去玩外面那些野鸡强。”
“你骂谁呢?”
“谁问就骂谁!”
梁笑气冲冲的推搡了余念一把,余念没站稳,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们都是从周末深床上下来的人,谁比谁高贵得到哪儿去?你说我是鸡,那么你自己也不成了鸡?”梁笑握住她的手腕,眼睛半眯,“余念,我劝你在说某些话的时候,动动脑子,别搞得自己跟一个弱智一样。”
说那话时,余念确实欠缺考虑,一时嘴快说了就说了,现在被梁笑一顿回怼,一时之间有些气短,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笑张嘴,无声的吐出“野鸡”两个字。
余念怒火烧心,情绪没控制好,抬手拽住了梁笑的头发用力一扯,整个人都朝她身上扑了过去,“你再说一次!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梁笑疼得直尖叫,底盘不稳,膝盖着地的跪了下去。
余念顺势把梁笑推倒,一屁股坐在她的肚子上,两只手用力的朝她的头脸上招呼过去。
梁笑惨叫着,但是余念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显得徒劳。
“你们在干什么!”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周末深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女人,脸色铁青。
余念的动作猛的顿住,抬头,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看着周末深。
周末深也看着她,冷言冷语,“我一天不在,你是要把天翻了?”
余念像是一个脱线的木偶般,突然丢失了所有的气力。
梁笑也慢慢的从惊慌中反应过来,再用力的挣扎,余念从她的身上滑了下去。
“末深。”飞快的起身,已经蓬头垢面的梁笑瑟瑟发抖的躲在周末深的身后,梨花带雨,一脸的无辜委屈。
周末深护住梁笑,看向余念的目光里渐渐被厌恶占满,“余念,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末深,离开她,”余念指着梁笑,坚定不怯。
“凭什么?”
“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梁笑扯了扯周末深的衣袖,周末深温柔的拍了拍她的手,面对余念无尽的嘲讽,“呵,明媒正娶?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是,”周末深点头,眉眼有了丝丝渗人的笑意,“因为是你,所以周夫人这个位置变得一点都不金贵了。如果非要有选择的余地,只要不是你,谁都可以!”
“我不信!”
她不信,她跟了周末深这么久,他对她一点情都没有。
要是一块坚冰,也早该捂化了吧。
余念跌跌撞撞的从地上起来,张开手臂试图去抱周末深。
周末深抱着梁笑避之如蛆般的后退了好几步,眼底染上一丝冰冷的笑意,“我会让你信的。”
让她信?所以,周末深这是打算不要她了吗?
余念看着周末深和梁笑相拥而去的背影,孤零零的站在空大的客厅里,过了许久,才慌乱的从口袋里翻出手机,颤抖着手,一遍又一遍的拨着周末深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就传来冰冷机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
余念挂断,不死心的又打。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无数个“对不起”,余念不知道自己固执了多久,正想要放弃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
她没有半点迟疑,哭着道,“末深,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周末深低声笑笑,“来金玉满堂。”


未完待续。。。。。
因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人工客服,获取全部资源,2.99/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伸手党勿扰)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热心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
↓↓↓二维码联系客服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