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故事】在那茶山青青的地方(二)

果敢资讯网2019-02-10 14:33:54

作者:南方

西边的夕阳渐渐的消失在远方的大山里,夜幕开始降临,楂子树村很静,静得听得见狗吠。而袁家仁家里却是很热闹,因为袁家仁家里有一台电视机,在2006年的楂子树,全村也就只有几台。袁家仁的父亲早年在江西做生意,赚了点钱,但是后来吃了大亏,家道就再没有兴盛过,而这台电视机正是当年父亲发达时购置下的。他家的正房是间砖瓦结构的木质两层楼房,底层一共有三阁,楼上是存放谷子、茶叶等等农产品和一些闲置的东西。楼下中间的是“堂股心”(正房),左右两边是卧室,而电视机则放在左边卧室门前的角落间,不大的地方,挤满了大大小小二十多个人。袁家仁坐在人群中间,望着电视,正当他看得入迷时,一个人从他后面拍了他一下。


“家仁哥,走,我们去上面的树林打鸟,今天白天我看到一个地方鸟屎很多,小鸟肯定每天晚上都去睡。”


袁家仁回过头一看原来是赵云城,本就喜欢玩这些的他,立刻站了起来,到房间里拿了“弹弓”,就与赵云城一起出了门。


两人走了十多分钟到了一块茶园,冬季的茶园里到处听得见虫鸣,穿过一片茶园,就到了树林。


“家仁哥慢点,就是前面了。”赵云城压低着声音说。


袁家仁拿起手电筒对着赵云城所说的位置一照,还真发现在枝干上睡着两只鸟。


“来,我给你照电灯,你去捉。”


赵云城小心翼翼朝着灯光的方向靠近,就在猎物近在咫尺时,他忽然绊到了一棵横睡在地上的枯树,整个人扑在到了地上,鸟儿听到了声响受到了惊吓,尖叫并扇动着翅膀往上飞。


“哎呀,你没事吧,你光顾着看猎物,路也不看。”看到赵云城跌倒的袁家仁连忙跑着过来扶他。


赵云城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泄气的朝着脚下的枯树踢了一脚说道:


“家仁哥,干滑踏了。”


“不怕,明晚上再来看看。”袁家仁说。


赵云城不甘心的对着他说:


“家仁哥,不如我们两个在树林里走走看,说不定会遇着野鸡什么的。”


“云城,你怕疯了,大晚上的在树林里走你不怕遇着什么东西啊,走了走了。”


“怕什么?鬼都怕我的,哈哈。”赵云城对着他笑了起来。


“不去了,不去了。”


赵云城似乎看出来了他不想去,于是灵机一动,假装听到了什么似的走上前小声地对他说: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叫,好像有点像野鸡的声音。”


袁家仁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


“没有啊,哪有什么声音?”


“有的,有的,走我们去那边看看。”说完就拉着他往前走。


两人打着手电筒慢慢的往前走,四周黑蒙蒙的一片,林子里的虫子此起彼伏的叫着,走了一段路后连虫鸣声都消失了,袁家仁不时往两边的林子里照灯,但是什么也没看到。


“哪有什么野鸡,你心惊差吧(果敢话意思是幻听)”


赵云城一看真没什么东西,也觉得无趣了。


“也许吧,那我们回去了。”


于是两人便掉头往回走,袁家仁突然觉得有点想上厕所,便往里边走进去一点。


“咕咕咕。”忽然一只野鸡从他的脚下飞了起来,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赵云城用电灯一照,看到是野鸡整个人都沸腾了,连忙往野鸡飞起来的地方扑过去,但是只抓到了一只脚,野鸡拼命的挣扎,一不小心连唯一抓到的一只脚都抓不住。


袁家仁呆了几秒钟也迅速的参与到了围捕当中,野鸡从赵云城手上挣脱后,受惊吓胡乱的飞窜,而四周又是黑漆漆的,撞到了一棵树上弹了回来,袁家仁抓住机会立刻扑了上去,这次双手刚好抱住野鸡的身体两边,到手后立刻将手缩了回来欣喜若狂地对着赵云城叫到:


“云城,快来,抓到了,抓到了。”


“哈哈哈,看它往哪里跑。”赵云城跑了过来说到。


他想,之前只是自己乱说的,想不到还真有,这真的是误打误撞。想着想着不禁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来,我抱着吧,我好好看看这家伙。”


看赵云城这么高兴,于是袁家仁将野鸡小心翼翼的交给了他。


赵云城接过野鸡后,两人继续往回走,他边走边看着手中的猎物,美滋滋地自言自语道:


“这野鸡长得真好看,只不过再过一会儿就要成为一盘美食了。”


两人走回来到村子上时,看到对面一个人影正打着手电筒迎面走来,那光越来越近,两人一看原来是赵云裳。


“云城,妈妈让我找你回去睡觉了,你们去哪里了?。”


看到姐姐来了,赵云城得意地将自己的战利品举了起来。


“姐,你看我和家仁哥抓的野鸡。”


“啊,你俩真行,哪里抓的?”赵云裳很吃惊,这两个小屁孩会抓到野鸡。


“就在前面林子里,不错吧。”


“对呢对呢。”赵云裳也似乎很高兴。


三人一起走到了两家的岔路,在即将分别时,赵云城对着袁家仁说到:


“家仁哥,野鸡先放在我家,找个时间再拿出去烤吃怎么样?”


“好好,先放在你家日后再处置。”


第二天一大早,当袁家仁还在睡觉时,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在他门外叫喊,他连忙起来,走出房间一看是赵云城。


“家仁哥,我们在青树底下等着你。”赵云城所说的青树是位于两家岔路中间的一颗大青树。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三人就在青树下集合了,袁家仁走在最前面,两姐弟走在后面。


三人走到学校后,发现王晓悦已经到了。


“晓悦,昨天晚上又敢睡觉了啊?”赵云裳微微一笑对她说到。


“又不是什么,天天害怕。”王晓悦回答她说。


没过多久张老师就敲了钟进了教室,还是穿着他那宽大的青布裤子裤脚一扇一扇穿着拖鞋,将地上的灰尘扫到了他那双大脚上。


“今天六年级先自习,我上五年级。”于是他走向了赵云城一面的五年级。

张老师在五年级一方“哇啦哇啦”讲着课。背对着张老师的袁家仁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用笔朝着前面长发飘飘的王晓悦戳了一下。


“晓悦,云裳,明天是星期六了,要不我们去江边玩?”


“江边?很远的,我怕走不到。”王晓悦转过头轻轻的对着他说到。


袁家仁所说的江边是位于楂子树西面的萨尔温江,离着楂子树村有着七八公里路程。


“不怕,早上就起来,带上饭慢慢去,晚上再回来,约上云城我们四个去。”


赵云裳似乎很感兴趣,对着王晓悦说道:


“不怕不怕,慢慢走,半路遇着车还可以搭顺风车呢。”


“好嘛好嘛。那明天早上你来叫我。”王晓悦对着赵云裳说。


袁家仁一看两人都答应了,就在联想着到了江边后玩着沙子的情节,不由得高兴起来。

教室一头的讲课声音停止了,张老师慢慢地走了过来,走到袁家仁身旁时停住了脚步望着他说:


“你们几个一天在讲什么,叽叽喳喳的。”


袁家仁还在联想着到江边玩的情节,没注意到张老师走了过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慌忙地回答:“啊....不讲什么,不讲什么。”


放学前张老师对着大家说道:“今天是星期五了,下午不上课,你们六年级得上山去挑柴。”在果敢农村有着一个习惯就是每到星期五下午,老师就会指定学生上山去挑柴回来给老师生活用,据说是以前寨中的头人定下来的,一是为了给老师减轻负担,二是让学生学会感恩。


放学后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走在在回家的路上,路边的土坎上是一望无际的茶园,茶园里有几个人正在采茶,不知是谁在一年前将茶果不慎丢在了路边,现在已经长得二十多公分高了。赵家两姐弟和王晓悦、袁家仁走在一起,赵云城一蹦一跳的走在边上,踩到了一棵小茶树。


“云城,你踩着茶树了。”赵云裳对着弟弟说。


赵云城听姐姐一喊,连忙弯下腰将被踩了一脚的小茶树扶了起来。


“姐,你急什么,路边长出来的又不是哪家的。”


“哪个说你不是谁家的,今天我就要把这几棵茶树号起,以后就是我呢咯,你们走路注意着点。”赵云裳咧开嘴,露出两个小酒窝对着弟弟说到。


“哈哈,那我也要棵呢。”袁家仁指着身边一棵茶树说。


“我也要一棵。”王晓悦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一颗茶树对大伙说。


赵云城被这几个人给逗乐了,自己的一脚竟然引起了一场占茶树风波,凑热闹的他也对着刚刚被自己踩了一脚的小茶树说。


“那这颗就是我呢。”


四人各自指定了“自己的小茶树”后,就回家吃饭去了。


微信扫一扫

或长按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