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老人救了黄鼠狼,黄鼠狼带着三个孩子送山鸡给老人拜年

日照草堂笔记2019-11-07 13:01:54

民间故事:老人救了黄鼠狼,黄鼠狼带着三个孩子送山鸡给老人拜年

夹皮沟的鹿大爷是村里最有福气的老头。鹿大爷的儿子事业有成,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和车;鹿大爷的儿媳妇为人善良,对待鹿大爷特别孝顺;鹿大爷的孙子长得乖巧可爱,特别懂事,像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

可是这鹿老头有福不会享,在城里呆了半年多就觉的十分的无聊,非要回夹皮沟找自己的老伙计。夹皮沟的面瘫脸李义峰李大爷,吴二棒槌吴逸凡都是鹿大爷的发小,他们三个是从光屁股开始的交情。

鹿大爷刚到村口,就遇到了吴二爷。吴二爷手里提着一个装鸟的铁笼子,笼子上罩着黑布,一摇一摆的往村外走,那样子像极了一个老炮。鹿大爷笑着说道:“吴老二,你这个老家伙,怎么不约Pao反而玩起了鸟?”

吴二爷神秘的笑了笑:“鹿瘸子,我弄了一个好东西,一会卖了咱们叫上面瘫老李一起喝酒去。”说完,吴二爷将鸟笼子上的罩子掀了起来,一只毛色油滑的黄鼠狼在笼子里面上蹿下跳。

鹿大爷好奇的问道:“咋地,这东西还能卖?当宠物吗?”

“鹿瘸子,你进城呆傻了?你小的时候可没少捉这东西,剥的皮没少换水果糖。你看这皮毛多顺滑,一定能卖个好价钱。隔壁村里的阿三,专门收黄鼠狼、狐狸、水獭皮子,现在已经成了首屈一指的富裕户。”

鹿大爷生气的说道:“小时候不懂事,嘴馋打死过几只黄皮子。现在有阿三这样的人,小动物可就遭殃了,没听电视上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吗?阿三这样的货色,一定会遭报应的。老吴,你把这黄皮子给我,晚上我请你和面瘫李吃饭。”

吴老二哈哈笑道:“瞧瞧,老鹿在城里住了几天,觉悟就是高。也好,留这小畜生的性命也算是积德行善,不过晚上喝酒,你可要大方点,别一碟花生米就打发了我和老李••••••”

鹿大爷扔下喋喋不休的吴二爷,拎着装黄鼠狼的铁笼子回到了家。鹿大爷小心的对黄鼠狼说道:“小东西,来,让大爷看看你受伤了没有?”那黄鼠狼仿佛听懂了鹿大爷的话,一动不动的任凭鹿大爷检查,明亮的眼眸里充满了感激。

鹿大爷看到这黄鼠狼腿上有一丝干涸的血迹,于是小心的拿出常备的云南白药细细的给它包扎起来。鹿大爷将黄鼠狼放进柴房的柴禾垛里面,用破棉絮做了一个舒适的窝,然后对着黄鼠狼说道:“小家伙,你就呆在这里养伤吧,平时看看门,捉捉老鼠,可别偷人家的鸡吃啊。”这黄鼠狼仿佛听懂了鹿大爷的话,两个爪子抱在一起,仿佛是在给他作揖。

过了半个月,鹿大爷的儿子不放心鹿大爷一个人住在村里,就开车把鹿大爷接到城里。鹿大爷念念不忘柴房里面的黄鼠狼。鹿大爷的孙子小鹿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鹿大爷时常给小鹿说家里柴房的黄鼠狼,弄的小鹿特别想看看黄鼠狼长的是什么样子。

转眼间,春节到了,鹿大爷一家回乡下夹皮沟过年。一路上,小鹿欢天喜地的缠着鹿大爷要看一看柴房的黄鼠狼。儿媳妇对鹿大爷说:“爸,你老是和小鹿说黄鼠狼的事,要是回去看不到黄鼠狼咋办?毕竟这东西不会一只住在柴房里面。”

鹿大爷也很忐忑,谁知道这黄鼠狼是不是还呆在柴房里,要是孙子见不到这黄鼠狼,会特别的沮丧。不过鹿大爷还是强打精神安慰小鹿:“没事,我和黄鼠狼很熟,它不会走的。”

一到家,小鹿就拉着鹿大爷嚷嚷着要看黄鼠狼,可是爷俩打开柴房门,柴房里面静悄悄的,那里还有黄鼠狼的影子。小鹿没有看到黄鼠狼,失望的哭了起来。鹿大爷一边安慰小鹿,一边走到柴禾堆边观察起来。只见柴禾堆上的破棉絮做成的窝还在,棉絮上沾满了黄色的毛,这窝甚至还有一丝余温。于是鹿大爷笑着对小鹿说:“黄鼠狼没有走,估计是看到生人躲了起来,过几天它和你熟悉了就会出来了。”

几天过去了,除夕夜,小鹿兴奋的拉着鹿大爷往柴房走去,一边一边对鹿大爷说道:“爷爷,今天我看见一只漂亮的黄色大老鼠,我还和它玩了一会,我送给它的火腿肠被它拖回柴房了,你陪我去柴房看看它好吗?”

爷俩兴奋的来到柴房,一只大黄鼠狼静静的看着爷俩,没有惊慌,反而表现出亲昵的表情。鹿大爷笑着摸了摸大黄鼠狼,那黄鼠狼一副惬意的样子,仿佛是一只温顺的小狗。突然几声“吱吱”的叫声引起了爷俩的注意,原来柴禾堆里三只小黄鼠狼正迷蒙着眼睛呼唤妈妈,应该是饿了。这三只小黄鼠狼蠢萌蠢萌的,和TF男孩一样非常的讨人喜欢。大黄鼠狼“嗖”的一声跳到窝里,衔着小鹿送的火腿肠喂三个小东西。

小鹿拉着爷爷悄悄的离开了柴房:“爷爷,黄鼠狼妈妈和三个小黄鼠狼一起吃年夜饭过年了,我们不要打搅它们了。”

爷俩刚刚走出柴房,那大黄鼠狼不知道从那里拖出来一只肥硕的大山鸡,送到鹿大爷身边。鹿大爷伸手往山鸡身上一摸,还有一丝余温,应该是刚死不久。鹿大爷笑着对孙子说道:“小鹿,这是黄鼠狼妈妈和它的小崽子给我们送年货来了,想不到这小动物也懂感恩啊。”

“爷爷,您的意思是您救了黄鼠狼妈妈,所以它们来感谢您了,对吗?”小鹿一脸认真的问道。

“是啊,有时候小动物比人都知道感恩,有些人都不如畜生……”鹿大爷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