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死的野鸡护着烤熟的蛋

诗意恩典2019-02-10 16:57:29


        有人在清明祭祖时引发山林火灾。一只趴在窝里的野鸡被烧死。在烧焦的野鸡下面,护着一窝烤熟的蛋。



        看到这个消息,很受感动。想起几年前,在南大港湿地看到的那只野鸡。


        当汽车从芦苇荡里穿过时,一只野鸡窜出路边的草丛,沿着道路向前飞奔。


        汽车在后面紧紧追着,那只野鸡既不展翅腾飞,也不逃进路旁的苇丛,只是甩开双腿,沿着小路往前面奔跑。汽车眼看着就要把野鸡碾在轮下,它却依然不顾,向前奔跑。


        当地的司机放缓车速,收回恶作剧,蛮有经验地告诉我们,野鸡之所以沿着道路直跑,是为了把人们引到远处,保护藏在草丛里的雏鸟。


        而在刚刚发生的这则新闻里,那只母野鸡宁可被山火烧死,也要护住翅膀下面的蛋,让人类为之动情。


        上帝创造宇宙,也把爱植入到万物里面。即使在不起眼的野鸡身上,也能见证爱的光辉



        那一年我刚上初中,跟村里卖粮食的马车去镇里上学。马车上满满装着几十口袋粮食,我坐在车辕旁边,抱着孩子回娘家的邻家嫂子坐在口袋上面。


      马车摇摇晃晃,走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眼看离镇子不远了,马车在躲避一个泥坑时,忽然撞向路边的大树,我赶紧从车上跳下来,逃过一劫。


        车辕别到树干上,马车一下子翻了过来,几十袋粮食把母子俩压在下面,赶车的车把式吓傻了眼。


        后面跟着的几辆马车赶紧停下,大家一哄而上,把装满粮食的口袋往旁边抬。一边抬一边嘀咕,孩子肯定完了。


        妈妈从口袋底下露着头,满脸汗水,一声不吭。口袋好不容易都搬开了,人们在妈妈身子下面,掏出了孩子。


        出乎众人意料,那个婴孩脸蛋红扑扑的,依然香甜地睡着。妈妈斜靠在粮食堆上,脸上带着疲惫而欣慰的笑。


        当倾翻的马车压在她身上,她使劲弓着后背,支撑着满车的粮食,在身子下面给孩子留出一个小小的空间。


        看着她挂满汗水的脸,我暗自思忖,一个母亲因着爱所产生的力量,究竟能有多大


        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一个女宣教士身上,我看到比母爱更伟大的力量。

    

        她叫魏特琳,日军攻破南京时,任金陵女子学院教务长。在像魔鬼一样吼叫的侵略者面前,她张开双臂,保护了上万名逃进学校的妇女和儿童。



        为了保护魏特琳的安全,美国大使馆向她发出5次撤离通知,都被她拒绝了。


        接到第二次撤离通知时,魏特琳在日记里写道,自己不能离开那些妇女和孩子,“就像在危险之中,男人不应弃船而去,而女人也不应丢弃她们的孩子一样”。


      当日本兵强行进入校园,要把一些妇女带走时,魏特琳冲着他们大声喊:“这里是美国的学校!”


        日军咒骂她,用血迹斑斑的刺刀在她脸上乱晃,甚至打她耳光,但魏特琳就像护雏的母鸡一样,一点也不后退。


        大屠杀纪念馆里的魏特琳塑像深深打动了我。她伸出自己的双臂,保护着身后的那些妇女。塑像旁边写着拉贝先生的话:“魏特琳就像抱窝的老母鸡孵小鸡那样保护着她们。”


        魏特琳和她所保护的妇女儿童没有血缘关系,而她却像一名尽职尽责的妈妈一样,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她们的安全。这是上帝给予她的爱的力量。


        上帝愿意像母鸡聚集小鸡一样,把投靠他的人护庇在翅膀下面。为了所爱的人们,上帝甚至付出过死的代价。


        爱,乃至于成伤,乃至于死,这也许就是生命的奥秘。


每天一首赞美诗:《爱,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