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凤霞|去卫河看鸟

又见河之洲2019-05-12 12:00:16

作者简介


卢凤霞,女,河南内黄县人。出版有诗集《擦肩而过》、《梦见月光》;散文集《给我一扇窗》、《去卫河看鸟》。

曾有诗歌在《诗刊》、《星星》、《青年文学》、《山东文学》、《河南日报》等报刊发表。


河是卫河,贯穿整个县境南北。最早是两年前,受朋友之邀,以徒步的方式接触到她。我们分三段走完了她在内黄境内的所有河段,精华段——马固桥到王庄桥十二公里,反复走了不下十回。首先惊异于经过治理的河水,竟然清澈如淇水,有成群的野鸭在游动。


有水,一个地方就有了灵动;有鸟,一条河流就有了飞翔的灵魂。就这样喜欢上了这条河流。及至一个晴暖的冬日,几个人拍过雾淞后,喝了点儿小酒儿,又一次踏上了卫水河畔。还没下车,透过车窗便见到河上竟有凌空翻飞的雄鹰,成群的大雁,不仅脱口喊出:一河好鸟!轰然大笑后,成了我的“名人名言”,被朋友们笑谈至今。

走的次数多了,苍鹭、野鸡等不常见的鸟映入视野,喜雀与水鸭等鸟更是家鸟,你在河岸上不紧不慢地走,见喜鹊朝圣般,衔着等身长的树枝从河上慢慢飞过,或站在枝头朝你喳喳喊两声,懒得飞走。只有水中当地人叫做水鸡儿的小野鸭,一路跟着,或扑扑啦啦慌慌张张,脚蹼划过一溜水花,样子笨笨丑丑地飞走,或灵巧地钻进水里扎着猛子,一忽儿又从不远处冒出来,跟你捉着迷藏。

     一年四季,时不时地,走上一回卫河,有时是几十个人,有时是三两个人。见过卫河春天的黄花满堤,桃花朵朵,将卫河装扮得清淳美丽。见过她林木茂盛,芳草凄凄的夏季,一片勃勃生机。见过两岸麦风涌动,玉米金黄,红火的辣椒棵靠着岸上的杨树晒暖。也见过银妆素裹,静若处子的河流,河边雪地上大鸟起飞时,留下拍雪而起的翅痕,而雪泥鸿爪,在融雪的河岸随处可见。

沿着她流经的村落,我们最早还是二十多年前的少年时,曾从老渡口拉着纤绳过卫河,去岳飞童年与少年成长的石盘屯麒麟村寻访岳飞庙;曾在细雨濛濛中举伞步行到卫河的大转湾魏湾儿村,去看清末民初的老房子,寻访与河流有关的“三托生”碑的故事;曾去韩铺的河边儿,听七十多岁的老船工,余韵悠长地喊卫河船工拉纤的号子;也曾去破釜沉舟之地的楚旺镇,寻找打铁这门古老的手艺……。每走一次卫河,便感觉亲近了一次,百看不厌,越来越感觉她的迷人。


不仅想知道她的由来,她的身世,这个谜的封口一旦被揭开一角,结果让我目瞪口呆。

历史上卫河曾是华北平原上沟通南北的重要水道,隋、唐、北宋时期是朝廷向北部边防运输军队及军用物资的主要干线,是维护国家统一、巩固北部边防的一条军事要道。

公元605年,隋炀帝杨广发动数百万人开挖大运河,至公元610年完成,全长近2000公里,这就是贯穿南北的京杭大运河。

其中隋炀帝四年(公元608年)兴修隋唐大运河四段之一的永济渠,从洛阳的黄河北岸,引沁水东流入清河(卫河),经黄河以北、太行山以东的河南、河北、山东到今天津附近,经沽水(白河)和桑干河(永定河)到涿郡。

而卫河在内黄这一全段,就是永济渠的一部分。那么大运河,就从南到北贯穿了整个内黄县,大运河,她就一直在这片黄土地上,经久不息地流淌了一千四百多年……。


一直以来,生于乡间少见世面的我,还傻傻地在想,古老的大运河在现在的国土上还存在吗?她现在在哪里?无知从来都在和我开着玩笑!这次却开大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我,如此孤陋寡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醒来,她原来就在身边静静流淌,已等了上千年。她原本就是冥冥中一直在思念的大运河,这一发现,在我的内心掀起涛天巨浪。

这条古老的卫运河,原来,她的身份如此高贵!

她流经《诗经》 “邶” “鄘” “王” “卫” 四风中歌咏着的卫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便出自卫河流域的“邶”(今汤阴东南),诗经“风”中160篇至少有49篇吟唱卫河流域风光,她包揽了十五国风中三分之一的篇章,说她是流淌的诗河,毫不为过。

她容纳了北中原的文化精髓,不是吗?

她发源于山西太行山脉,流经河南、河北、山东、天津四省一市,沿途注入卫河的有淇河、洹河、汤河、漳河等。且不说卫河做为大运河存在于这片土地上,单就这些支流,哪一条没有独特的历史和地理文化,哪一条没有流传千年的故事?卫河将她们一并收纳。

她容纳过隋炀帝时期开挖时,沿岸被强征暴敛的难民血泪;她容纳了猎猎战火时期,匆匆过往军队及满河粮草从她心上辗压的重力;她经过唐风宋雨,经过清时的攻城略地,民国27年(公元1938年),日军侵占卫地后,卫河航运基本处于停运状态。


这些我不知道的,那些在河流里生息的大小鸟儿知道。这些智慧的鸟,“出自幽谷,迁于乔木”,一路从诗三百里走来,它们在这一条远古河流的怀抱中,为她鸣唱,歌吟,从古到今。而今的卫河,不再用于军事与交通,她是以一条自然的河流的状态存在着,返璞归真。

  我一下河桥,还没有走上河堤,就听到了雁群的叫声,心中一阵狂喜。循着声音望去,一大群大雁正盘旋于卫河上空,低缓缠绕却口齿清晰地鸣叫着,一声声,如歌如诉,带着褶痕,灵魂瞬间腾空,被喊走了。我顾不上酸痛的腰飞奔起来,跌倒后又爬起,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录下了这难得的雁叫声。下到水边,沿着河慢走,仰头看到的是两群大雁,其中大的一群,我从镜头中数了数,131只。这些应该是北方的大雁,到这里滞留几天,或干脆在这片水域过冬。接下来顺河往北走,不时有几只野鸭从河上空飞过,这种小野鸭,学名鸊(pì)鷉(tī),常在河里游,偶尔钻进水里或飞上天空。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大约写的就是这种野鸭,或许个头更大些。

河边残雪还没有化完,泥土有些湿滑,低头小心的走着。快走到一个河湾时,忽听到大鸟飞起时拍翅的声音,抬头疾看,不远一个凸起的河堤遮掩处,飞起一只白翅大鸟。除了飞走的一只大鸟外,从镜头里看到还有相同的三只在那里站着,一群小野鸭分散在四周草丛中,在那里休息。我知道,生日这天幸运碰到的这四只大鸟,是我们不常见到的苍鹭。苍鹭又名憨老等、灰鹳、青庄。它性格孤僻,在浅水中捕食。严冬时节在河边可以看到独立寒风中的苍鹭,独自站在水边,一动不动的长时间在那里等候过往的鱼群,有时候在一个地方等候食物长达数小时之久,故又叫长脖子老等,憨老等。

  

再往前走,惊扰得它们飞了起来。大鸟慢慢地呼闪着翅膀,从容离去,飞到河流转弯处的杨树林中。我不禁歉意起来。随着它们的飞飞停停,我走到洹河入卫处。古老的洹河自西向东注入卫河,在西北夹角处形成一片开阔的草甸,前年春天,曾在这里埋锅造饭,支起烧烤摊儿。刚从惊蛰中醒来的小虫在林间开始飞动,我们脱下晒热的春衫,也在林中来来去去地捡树枝,生火野炊。

  

席地而坐,不远处,野鸭在洹卫交叉的河湾里游来游去,不时有几只从下游低飞过来一起戏水。还有几只,带着浅浅的哨音从头顶飞过,仰头看时,它们已顺着河流飞远了。隔了卫水近望眼前缓缓注入卫河的洹河,她也是一条古老的河流,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有“洹泉”之名。苏秦掌六国相印于洹水,秦将章邯与项羽结盟于“洹水南殷墟上”。洹畔孕育了北宋一代政治家和名将韩琦,清末袁世凯择居洹上村,垂钓于洹水上,对策划末代清王朝灭亡起到重要作用。驰名中外的小南海原始洞穴、殷墟都座落在洹河岸边。洹河的历史,一样厚重而久远。

我就这样坐在这北中原的卫地,坐在这条流淌着古今文化的老运河旁,河水淙淙流过,流过河北流过山东,流向海河。风从南面吹来,又向北吹去,鸟鸣不时响起,立春就在不远处。我坐在这里,像那四只大鸟,等一等傻傻的自己。也在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日子,送给自己一份最好的礼物。

1

END

1


“又见河之洲”是作家、书画家、教育家等文化人士雅集的友情家园,崇尚自由、尊严、众生平等、博爱友善的理念,关注自然,欣赏艺术,切磋写作,关怀人生。陌上花开,缓缓归矣,让美文、艺术和友情陪伴我们优雅地变老。


长按二维码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