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农民的儿子

治愈系情感暖文2019-12-01 15:36:45

[此抄录的文章送给那些自认高人一等以及看不起农村人的人。]


尽管别人眼中的我算是跳出农门,走出了大山,但我对我的语言中的乡土部分仍然一往情深,毕竟我是农民的儿子。

尽管我算改变了命运,但我仍钟爱那金灿灿的稻浪,软绵绵的泥土,静寂寂的大山。我对土地赋予我的健壮体魄感激涕零;注定,我是农民的儿子。放了牛去逮山鸡、挖野菜,下到河里摸鱼虾……暮归时,让老牛驮一路歌声回家;晨曦里,跟在割稻子的母亲背后拾起遗漏的稻蕙,光着脚丫迈步交错的阡陌,独自在小河边徘徊……我早该体会到的,能走出那片大山,是一种怎样的奢华。

我清楚知道农民是怎样用粗糙的大手,简陋的农具构筑一年的丰衣足食,理解他们是怎样在拥挤的村落中迎接一生的朝起暮落。当我走进大山,便在震撼的注视中定义农民的辛酸和沉重,暖暖早春、炎炎苦夏、灿烂金秋、冬日和煦的阳光,都是最原始的注脚。(美文网:www.meiwenting.com)

我是父母眼中永不会断线的风筝,再大的风也吹不出父母的天地。我的天空是父母的延伸,他们翘首盼望的样子,构成我此生持久的主题。望着父母两鬓的白霜,我极想成为一株大树,为他们遮风挡雨。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和我的兄弟们都烙着七月里太阳火辣的烙印,但我仍无法拾掇祖辈的汗珠,注定了今生以耕者的姿势,融进生命的土地中,即使在远离家乡的城市,我极力走出喧嚣,站在肥沃的土地上,感怀季节的流失,触摸庄稼的肌肤。

我愿用一生来长成一田茁壮的庄稼,那时侯,我那慈爱而渐老的双亲,看着我的田野,抿嘴含笑。

内容来源:美文亭(www.meiwenting.com)原文网址:http://www.meiwenting.com/a/201705/110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