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东北的民间诡异事件大全!很邪乎,胆小慎入...

民间怪谈2019-03-24 08:39:46

事件一:黑白二莽


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应该有40多年了,当时文革刚刚开始到处是革命小将"红卫兵"他们除了"斗私批修"革命造反以外还有个任务是破四旧.一切寺庙,道观,个人家里的古文物及一切跟革命无关的东西一律销毁。

   

我们矿就有这么一座庙,此庙位于矿上正西的小山坡上没人知道老君庙是何时修的了据说没有矿的时候就有此庙.说是庙其实很小就一个小正殿供奉着太上老君,所以也叫老君庙,但是庙虽小胆五脏俱全里面雕梁画栋墙上有十殿阎罗栩栩如生,庙里有两个道士一老一少,老道士姓张,人们都叫他张老道.此人平时话不多长的矮矮胖胖的满面红光虽说不是仙风道骨但经常给人看病但分文不取心肠很好,小道士是他的徒弟但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因为他是哑巴平时就种点菜也挺勤快的。


话说文革初期老君庙首当其冲被列为红卫兵的重点扫荡对象,每天都有红卫兵小将一帮帮的到庙里找张老道,让他还俗并拆掉这旧社会的毒苗.老道当然不干就与他们理论,后来就发展为武斗了他们强行推倒了神像捣毁了壁画就差扒房子了.尢以刘姓头目最猖狂.将张老道反绑在大殿柱子上用脚狠狠的踹老道士的肚子直到老道口吐鲜血不省人事这才罢手.临走还告诉小道士明天不搬走就把他们两个关起来。

  

老道晚上就不行了临终时告诉小道士一个秘密.原来张老道出家在山东泰安,年轻时随师兄为了躲避战乱就到了东北来到了我们这,当时日本鬼子刚刚投降就在老君庙的位置就是个乱坟岗都是被日本人害死的劳工,死后就随便扔到了山岗上,(现在我们那80岁以上的人都知道当时的情景那是满山坡的白骨天上成群的乌鸦到了晚上绿火莹莹有人经常能听到叫骂声和痛哭声,恒山矿正式交由共产党手里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清理满山的白骨像骨架全的单个掩埋,残缺不全的统一挖个大坑就地掩埋.后来他们师兄弟俩就在原埋残骨的大坑边上盖了这庙,几年后老道的师兄就去世了可不久后张老道发现师兄的坟边长了一株大芍药花而且每天早上都有一黑一白两条蛇来此吸食花露,每次吸完后并不离去而是绕着此花转上几圈然后才离开,张老道便知这两条蛇不是凡物于是就将它们收到了庙里,每日给他们讲经说法。


老道便知这两条蛇不是凡物于是就将它们收到了庙里,每日给他们讲经说法,一日老道偶然发现这两条蛇每到夜晚便相互缠绕,头对着头各喷出一团白雾且久久不散,白雾中隐隐看到有一黄豆大小的白点,原来这两条蛇腹中都有"丹"每晚需吸收月光精华,(小时候听老人讲如果蛇成了精后它的眼睛就是宝石并且肚子里有颗"丹"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那时老是想:说不定那天就杀条蛇弄个"丹"尝尝.呵呵)老道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此二物果真是难得的灵物.只是还小没什么道行.忧的是一旦被心术不正的人发现并利用此密秘就会危害百姓,所以这个秘密直到临终时才告诉小道士,并告诉小道士带着这两条蛇赶紧走,说完就咽气了.黑白二蛇此时也显反应异常只见它们绕着老道士快速的转圈将体内的白雾喷出嘴里不时发出"呲呲"的声音但终因道行不够回天无力,小道士哭罢多时在师伯的坟旁将师父草草安葬了。


从打那晚以后就没有人再见到过小道士,老君庙也从此破败不堪人们都说那闹鬼晚上经常看见里面有一大群人忙忙碌碌的不时传出凄厉的叫声.还好当时附件没有人住要不还不吓死.当然现在那里人住的多了且原来庙的原址又盖了新的房子但是房子盖好了以后没人住过.不是不是,那个房子住过一户人家,是这样的当初小道士走后不久庙里就荒废了人里面的东西也都被人拿的拿拆的拆不久就只剩个框架了后来有个外来的一户人家就在庙框架的基础上用土坯盖了新房(其实他胆子挺大的,房后就是两个坟包而且我想他可能也听说过闹鬼的事情)就在他们全家住进去的第一晚就中奖了。


据说前半夜风平浪静全家人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踏踏实实的睡了早上他老婆先起来的一看我这不是睡菜地里了吗?再一看他老爷们趴在不远睡的还挺香她跑过去翻过了一看当时没吓死,他爷们满脸是血再看他家孩子也是一样,赶紧叫醒了用水洗洗没伤口也不疼.也不知道怎么就躺外面了.没感觉.就这样一连几晚都是这样从那以后就不敢住了,从此这房子就一直空着再没人敢去住.(我们小的时候也曾在白天,一定要白天而且得中午12点左右去那里比谁胆大,谁敢进去转一圈出来谁就是胆最大的人,现在想想也挺刺激的.呵呵)再后来政府在房子的前面修了个纪念碑此后就不见有人说闹鬼了.想想可能是那些被日本人害死的冤魂得到了安息吧.

   

更邪的在后面......


就在人们几乎都忘了这事的时候有一天有人去石喇沟采蘑菇回来后就语无伦次了,嘴里嘟囔着:大长虫(我们那里管蛇叫长虫)大黑长虫.家里人一再追问下他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原委.原来他采蘑菇的石喇沟离我们矿的水库不远.那天他在山头刚想坐那歇会因为他坐的地势高视线好就见水边上有条黑色的带子好像还会动,因为离得远(大概有五六百米远吧)看不见是什么东西他因为好奇就下山往水库走大概离那"黑带子"有百米左右看清了,那是什么黑带子分明是大黑蛇.足有水桶粗细,头在水里身子在岸上正喝水呢.当时那家伙吓的快拉裤兜子了转身撒腿就跑连蘑菇筐的不要了.此事就传开了大家都说是当年的黑白二蛇现在长大了可能要给张老道报仇来了.巧合的是没多久当年那些批斗和迫害过张老道的人接连的遭遇意外但大多活了下来只有那个刘姓"红卫兵"死了,被吊死的死状异常恐怖,七窍流血眼睛凸出惊恐的向下望着舌头伸出有半尺长,诡异的是他眼睛盯着的正下方有个比水桶还粗的洞还冒着丝丝的凉风,矿保卫科来人也没调查出什么矿上让人把洞添上了据说用了正正一卡车的土,再后来他家里人就都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哪去了.又过了几年的一个正月有个司机在山里拉木头时见到路上趴着一条大白蛇差不多也有水桶粗细,那个司机吓得都不敢下车了,只见白蛇昂着头口吐人言说道:恒山有难我不忍生灵涂炭需过双年可保平安.说完就不见了,于是那一年我们矿家家户户又重新买的对联福字又过了一遍年.再后来没有人再见到黑白二蛇老人们都说:小道士他们已成仙了不会回来了。


事件二


这事还得从解放前说起,那时这个矿还是日本人管理.工人们跟奴隶一样没黑没白的在井下采煤,213号巷道当年还是个新开出来的新巷道.老头当年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也跟大人们下井挖煤,那时不像现在用绞车将原煤运到地面,而是纯人工用筐往上背,他那时因为小没劲,经常是把煤背到井上以后已经撒的剩一半了,所以经常被二鬼子打,有个姓王的年轻人经常帮他,每次都护着他,因年轻人大他几岁他就管年轻人叫王哥,王哥是山东人是跟媳妇闯关东过来的,他媳妇人干净.老是穿一身洗得发白的布衣服.他也经常到王哥家吃饭,王嫂对他也像对自己弟弟一样。

   

1945年东北解放,日本人一看大势已去就想把矿给炸了,当时在213巷道和其他几个巷道及井口处都埋了炸药,想把这矿给废了.当时因国军接收官员已经到了,所以井口的炸药他们没来的及爆破,但井下这几个炸点已经起爆了.当时井下一共有20几个工人,除了几个背煤的已经到了井口边才没死剩下十了个人,全都炸死在了井下,其中就有王哥,老头那时刚好和几个背煤的往上走,爆炸的气浪直接将他们掀翻,摔晕了。

   

当王哥的媳妇听到报信说井口被炸了,像疯了一样往矿上跑.到那一看上来这几个没有她男人,就直接冲下去了.当时老头他们也没拦住.等后来人们下去的时候,她已经吊死在顶子上了.是用矿灯线吊死的.还是她那身洗得发白的衣服,脚上没穿鞋.


老头说到这叹了口气又道:嗨.他们要是活着现在都有80多岁了.多好的两口子,就没了。

   

原来一直到解放后,他们经常在213巷道见到王嫂,每次见她都是背影,也不说话.就在那低声的哭.大伙都害怕.当时矿上怕影响不好就找人将老213巷道给封了,没想到30年后老巷道被打通了,她才出来的。

   

大伙听到这都感到后背发凉,个个都暗自庆幸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这么闹大伙也没法上班啊.

   

后来还是有个段长,在农村老家找了个"大仙"来.做了3天的法,这事就摆平了,但213巷道还是得永远封上.据说请大仙的费用是矿上给出的。


事件三:要账鬼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的阜新煤矿,矿工老张刚下班,还没进家门就听见老婆在屋里嚎啕大哭.紧走几步进屋一看.老婆抱着孩子正哭的伤心,他上前接过孩子一看小孩已经僵硬了.这已经是死掉的第3个孩子了,是个女孩,已经4岁了。

   

老张抱着冰冷的孩子,蹲在地上也掉下了眼泪.结婚11年了生的孩子最长的活到4岁,最短了不到一岁.都是玩着玩着就吐沫子,然后眼睛往上翻不一会就死了.找郎中给看了都说不是中毒。

   

这时邻居们听到哭声也都来了,都替老张夫妇难过.大家也都知道他家的情况,最可惜的是他们家的孩子,每个孩子都很聪明,嘴还甜很会哄大人开心.老张这时站起来,大步往门外走去,不一会来到了后山的一片树林里.站在哪犹豫了半天.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一咬牙将孩子扔到了一个小坑里.这个坑已经放了他三个孩子了,看着坑里的孩子老张的心像刀割一样。


半年后老张的老婆又怀孕了(那时没有避孕措施,也没有计划生育什么的)这次邻居硬拉着老张去算了一卦,当时算卦先生告诉他:家有要账鬼.本来他是有2个儿子1个女儿的命,但是家里的要账鬼不走.他们没法来.老张将信将疑.当时也没在乎.年底老婆生了,还是个姑娘.一下生就会说话.就见她自己舔着胳膊上的汗毛.嘴里说着:毛干再说话.毛干再说话.老张两口子当时挺害怕的,就想扔出去.但看着胖呼呼的孩子,又不忍心了.还好这孩子以后都跟正常的孩子一样,但是要比同龄的孩子聪明的多,人都说这孩子太精了,怕又养不活.老张两口子经过前三个孩子的教训,对这个孩子加倍的好,吃的用的穿的都尽能力给她最好的。


就这样过了五年,这五年里这孩子三天两头就病,光请郎中带抓药的花了不少的钱,幸亏老张这些年挖煤也攒了点钱,但让这孩子这几年光买药就花的差不多了.老张两口子每天老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这孩子留不住.总算这一阵子孩子不闹病了.两口子这心总算放了下来。

  

这天正好老张休息,在屋里睡觉,他老婆去邻居家了.当他起来喝水时就听见西屋里有人说话,他仔细一听是他女儿正和人说这什么,因为他家西屋没有门,只用布帘遮着,他轻轻的走过去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不由手心出汗火冒三丈。

   

就听屋里有个女人问道:都五年了,你咋还不走?

   

这时他女儿说道:不着急,我再折腾他几年.谁让他那时候欠我钱来着。

   

那个女人又说道:差不多了,你都呆了十五六年了,你还想要多少?

   

他女儿说道:你回去吧,我不走,我还得呆几年,我不能便宜他.我得败的他们要饭我才高兴呢。

  

老张听到这心里就明白了,那个算卦的说道没错,这还真是个要账鬼啊,我说前面你个都站不住呢,闹了半天都是你托生的.想到这老张奔外面就拿了个镐把,就进西屋了.一看他女儿盘着腿坐在炕上,正冲着对面说话.那个表情就跟大人一样.她一看老张进来,马上又跟小孩一样了.还问老张:爸你睡醒了?老张铁青着脸.过去拎着她就出来了.到院子里将她扔到地上,骂道:妈了个*的,你不走我送你走.说完老张一镐把就把她打死了,当时穿的白背心正好溅上了三朵血花.

   

接着老张拎着死尸到后山,还是那个坑往里一扔.划拉点柴火就烧了。

   

正如那个算卦的说的一样,老张他老婆后来果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一顺水的长大,没得过病。


事件四:关于妖精害人的故事


这件事发生在解放前的一个小村子,村子叫青山村,依山傍水的景色很是美丽.村前有一条大路是由山里通往县城的,每天,在此过往的人们都喜欢在河边一块巨石上歇脚.这天由打外地来了个捏面人的手艺人,姓钱叫钱万明,面人钱。

   

这面人钱20多岁只身一人,面人捏的很好很逼真,他还有手绝活就是看跌打损伤,而且身手很好.手里一把削面的小刀,在他手上就跟活了一样.他就靠这两门手艺,平时不管走到哪里都受大人孩子的欢迎。

   

话说这天面人钱去县城路过青山村,就在这河边的巨石旁歇脚,闲着无事.就河边抓了把泥,就着河水三两下就捏出个娃娃的模样来.在经过他用小泥刀这么一修饰,一个栩栩如生面目清秀的娃娃就捏好了.就在他给娃娃整理头发时一不小心将自己的中指割了一个口子.说来也巧,这流出的血就全都流到了娃娃的嘴里.一滴都没糟蹋。


当时面人钱就笑着说道:兔崽子,刚"下生"就喝了你老子的血.这面人钱歇够了以后也该上路了.就在起身时,无意间看见巨石旁有个小洞,他看了看泥娃娃,就顺手将它放在了这个洞口内.然后就往县城去了。

   

这一去就是20年.这20年来让这个泥娃娃可把这村子及路过村子的人没少祸害.这是后话。

   

咱们再说这面人钱走后,的若干年以后.这泥人每天经过太阳晒,月亮照,再加上面人钱的鲜血,这泥人就成了精了.只要夜里有单个的人打此路过的人,他都跳出来截住.然后就把人吃了.过路的少了它就夜里摸到村子里找,看见谁在外面闲逛就弄走吃掉.但它从不进屋抓人.就这样弄得人心惶惶的,大白天的人们都不敢出门,村前的大路也没人敢一个人走了,村里清了不少的法师,大仙什么的去捉他也都没回来,全让他给吃了。

   

话说面人钱,到了县城后没几年就开了个医馆,还娶了个媳妇.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的,这些年他也听说了青山村出了个妖精,也听说妖精吃人的消息.但是他没想到是他当年闯的祸,留下的祸害.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往心里去。


直到有一天......

  

这天面人钱的老婆说想回娘家看看,面人钱给她雇了辆马车她领着孩子就上路了.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没回来,那个时候也没有电话,信息是相当的闭塞,不会是出事了吧?面人钱想到这就急了.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工具,往身上一背就奔老丈人家去了.当走到青山村时,抬眼一看整个村庄死气涔涔的,大白天的都没人出来干活.很快走到了那个巨石的旁边,突然从石头后面蹿出了来一个"人",拦住去路.只见此人长着一头的红发,鹰钩鼻子鲶鱼嘴,嘴里还长满了锯齿样的白牙.一双小眼睛放着红光,浑身上下长满了白毛,就听它开口说道:来了.正好这两天没吃人了.说完就扑了过来。

  

这一下把面人钱也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顺手将平时捏面人的削刀拿了出来,这刀虽然不大但也是挺锋利的.就见此人已扑到近前,刚张开大嘴要往面人钱脖子咬去.当见到了面人钱的小刀时,立时就站住了,然后就往后退去,表情显得很害怕的样子,并连声说道:爹,你别杀我,别杀我.面人钱听了很纳闷,心想:它怎么叫我爹?这是谁呢?当看见石头旁边的洞时一下想起来了.心想原来是它啊.不想我当年随手捏的娃娃竟成了精.我怎么能治住他呢?

  

就在这时只见那个妖精,蜷缩着往洞口爬去.到了洞口后变回了原形.还是那个娃娃的模样.面人钱见了立刻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一把抓起了它,只见娃娃模样还和当年一样,但眼睛和嘴已经变成红的了。

   

面人钱赶紧用小刀将它的肚子抛开了,当打开一看吓了一跳.就见它肚子里全是血,可见它平时吃了不少的人。

  

当年姥姥给我讲完了这个故事后,从那时我就不敢捏泥人玩了.即使和伙伴们一起捏泥人,当不玩了回家时,也将自己捏的泥人弄碎.就怕也成了精。


事件五:矿医院的太平间


我们矿上的医院可有年头了,少说也得60多年了,从当初的两三间土坯房到现在的几十间连起来的平房,医院的格局正好呈"口"字型,一圈房子的中间是花坛,两边就是过车的小马路.先说说这花坛,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三扁四不圆的,还种些个长的贼高的野菊花,加上院子里房前屋后的大杨树,尤其到了傍晚整个院子让人感觉阴风阵阵。

   

我们上初中时学校就跟医院隔一条街,我们每天放学都要路过医院门口,那时我们老说医院那几个大花坛,瞅着就跟几个大坟圈子似的.医院的后面,有一排白色的与医院用木棚连着的平房,就是太平间了,我小时候也没什么机会到里面去,因为我基本没怎么打过针,平常感冒了,我妈就给我买个水果罐头,我吃了准好,所以我妈老说我是馋病,不买罐头抽两个嘴巴子,没准也能好。

   

后来有朋友在那住院我去过几次,这才了解了里面的结构,房子里面分三个部分,靠正门的一排是行政区,右面的工作区,拍片子,B超什么的,左面的是病房区,开始我一直想不通的是,手术室和太平间很近,出了手术室拐个弯就是太平间.后来听了医院的老病号说了,因为矿上的井下工人出事,基本上都是很严重的,推进去10个有8个出不来.很多都是肢体不全的。


 "老病号"姓丁,40多岁,一辈子没结过婚.平时就爱喝点酒.1990年井下一次瓦斯爆炸,因他离爆点远才捡了一条命,但是肺子呛坏了,当时他们一个班15个人就他一个活了下来,病情稳定了以后他跟矿上要求长期住院,矿上考虑他是光棍,也没家,就安排他住在矿劳保病房.他在医院一住就是三年。

   

那时因为朋友也住院,我们几乎每天放了学都去医院玩,一来二去的我们跟老病号就混熟了.因为以前听说矿医院闹鬼,我们就问他真有假有?他开始不说,后来我们没事在小饭店喝酒,他到位了自己就说了。

   

这事还得从他刚住院时说起。

   

当时矿上刚出了这事,他们15个是一块送到医院的,不过他是直接到手术室,剩下的就直接拉到太平间了.等他能下床后,有天晚上睡不着,就在医院里闲溜达.当他溜达到后院时,就听见太平间有人说话.当时也没想别的,就想看看谁在里边呢.当他到了跟前时声音就没了,他也就回去睡觉了.他们是4人一屋.他睡靠里边挨着窗的位置,刚躺下就见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因为没开灯,他也没看清人的模样,但肯定是个男人.就见这人进来后直奔他隔壁床就去了.那个床躺着的也是个孤寡老人,(在此解释一下什么是劳保病房,其实就是专门给矿上没家,没儿没女的老职工安排的病房)老头姓杨,70多岁了.是心脏不好。

   

就见那人到老杨的床头,站在那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一个,这次是女的看身形有四五十岁.也是站了站就出去了,这一宿能有十来个人进来又出去,但是他都没看清长的什么样.第二天早上,大伙就发现老杨头死了.是心脏病复发。

   

这事大概过了有几个月后,一天晚上医院来了个重伤号,是打架被人捅了.看样子挺重的,血顺着衣襟往下淌.当时是夜里10点多,他在院子里抽烟,一看这事他就跟过去看热闹去了。


这时人已经推进手术室了,那两个送他来的人在外面等着,他过去后就跟这两个人聊了起来,原来受伤这人和这两个是朋友,他们三个一块喝的酒.就因为谁喝的多谁喝的少问题,这三个人就打起来了.结果两个打一个.就给打医院来了。

   

正说着呢,他就感觉过道里起了阵风,突然! 在手术室拐弯处过来一个人.穿了一件黑面袄,走的很快但听不见声音.老丁抬眼看了一下.当时没在意.可这人直接就奔了手术室.开门就进去了。

   

老丁就问那两个人道:刚进去的那个人是你们一块的吗?手术的时候不是不让外人进吗?

  

这两个人有点懵,其中一个说道:没人啊,没看见有人进去啊。

   

老丁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能又跟上回一样吧?想到这老丁跟那两个人匆匆到了别,就一溜小跑回病房了.躺床上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俩说没人进去,而他明明亲眼看见进去个人,虽然没看清脸,但肯定进去人了,而且是个男的.当他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进手术室的那个人,出来了是跟一个穿棉袄的人走的.在梦里他还寻思呢,这又不是冬天,咋还穿棉袄?

   

第二天,听护士们聊天,说:昨天晚上送来的那个挨打的,到底是没抢救过来.因为肝脏破裂,死了。


老丁心沉了.那段时间见到医院的人就打听:“见过一个穿棉袄的男人吗?”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那个很可能不是人。

  

说到这里时,老丁猛干了杯里的酒.嘴里骂道:这他妈地方,啥玩意都有,而且是长成什么爷爷奶奶样的都有。

   

我给他又倒了一杯酒后,然后问道:丁叔,你都看见啥了?

   

"给我整颗烟".老丁睁着有点发红的眼睛.冲我说道.我赶紧给他点了一根。

   

抽了两口烟,老丁又继续说道:这医院没事最好别老来,驴马烂子太多.( 驴马烂子:乱七八糟)刚开始,我晚上都不敢去厕所,现在见得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但是有一样,就是你见到了它们千万别跟它们搭茬,搭上茬,你就甩不掉。

   

老丁接着说道:去年夏天我和一个病房的老李头,在院里台阶上下象棋,那会儿刚晚上8点多钟.无意间一抬头,就看见有个女的从花坛里忽忽悠悠的就升起来了,怀里还抱个孩子.我就跟老李头说:你看,那个女的.老李回头一看,脸就白了.棋也不下了,跟头把式的跑回去了.多长时间都不敢一个人到院子里来。

   

我问道:那我们这些天在这也没看见啥玩意啊?

   

老丁说道:你们年轻火力壮,看不见.像那些老家伙都没火力了.不行了。

   

我又问:你也不老啊,才40多岁,你咋能看见呢?

   

老丁说道:我?我现在是半条命了.还不如那些老家伙呢.嗨.我也想开了.什么 他妈鬼了.神了的.能把我怎么地?大夫还不让我抽烟喝酒呢.我不也照样?

   

老丁说道这,有点激动.嗓门明显提高。


老丁说他不止一次见到那个"黑棉袄",而每次见到他时,第二天医院就会死人.为这老丁曾暗中跟着"黑棉袄"并发现了"黑棉袄"的去处。

   

这事就发生在一周前,那天半夜老丁去厕所回来.刚好看见了黑棉袄.就见他进了他们隔壁的劳保病房,大约十分钟后.黑棉袄就出来了,而且后面跟着个男的,这人他认识但不知到叫什么,就知道是上个月刚住进来的,是被石头砸断了腰,已经瘫痪了.当时他想:这人不是瘫了吗?怎么又能走道了?想到这,老丁还喊了一声:你干啥去?听到他的喊声,那个瘫子根本就没反应,倒是黑棉袄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始终没看到黑棉袄长的什么样.

  

就在老丁一愣神的时候,两人远远的把他甩在后面,直接就奔后院去了.老丁眼看着俩人进了太平间,回来后他还特意去了瘫子的病房,人就在床上睡着呢? 他啥时候回来的?老丁想到。

   

果然第二天,瘫子死了,医生检查说是急性心肌梗塞.老丁这次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老丁此时舌头已经喝的硬了,嘴里老是磨叨一句话:快到我了.快到我了.我们始终认为他是喝多了,说醉话呢...

   

就这样我们把他送到病房后,就各自回家了.过了几天朋友出院我们去接他.听朋友跟我们说:劳保房有个姓丁的老病号,死了.是用鞋带在病床上吊死的。

   

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刚想回头看时,当天喝酒的一个哥们拽了我一下,说道:别看了,不干净...


事件六:孤女坟


这件事就发生在东北的解放初期.我们那有那么一户姓杨的一家三口.老杨两口子40多岁,家里就一个姑娘,长的可漂亮了.可就是从小就病病歪歪的.成天药罐子不离手.找了多少人给看了都说这姑娘长不大,有个算卦的说.她上辈子是天上的花女,这辈子要在世上轮回16年,没法救了.正整地.到了16那年这姑娘病就重了.没多少天就死了.老杨两口子哭的死去活来的.心疼的没法没法的.可再心疼也得埋啊.但是找人给看了以后,人家说了.没出嫁的女人不入棺.不立碑.要不然对本家不利.后来就用草席编了一个圆筒,就挑了一个山洼里埋那了。

  

为什么不入棺.不立碑呢.因为据说人死后在阴间跟活人一样也要生活,也要结婚生子的.因为旧时女性在社会上没有地位,不可以顶门立户,而棺材代表着家,墓碑代表着门户.不入棺.不立碑就代表她在阴间还可以找婆家.要是入了棺.立了碑她在阴间就得永远守活寡.所以那时孤女都是这种下葬方式。


自打这闺女死后,这老杨两口子每天一想到闺女就伤心,特别是他老伴.夜里老是能梦到女儿.每次梦到她的时候.都是看见她孤零零一个人在山沟里冲着她哭.说:妈我害怕呀,我没有家呀.每天都得躲在这个地窨子里不敢出去.外面一群群的狼就围着这转!

  

老伴跟老杨说了自己老是梦到闺女,想到山里看看.第二天一早.老两口就奔埋着闺女的山沟去了.等到了一看吓一跳.就见坟包已经塌了.坟头上和四周都是动物的脚印,这肯定是山上的野兽闻到了死人的味道.想扒开吃了.老两口又边哭着边将坟上的土给填上了.又趴到坟上哭了一阵,这才回去了。

  

那时我们矿上的工人基本都是刚上班的小青年.都是18-9岁的样子.下了班就上山打个野鸡套个兔子什么的.有一个外号叫狼狗的,因为他姓"苟"所以人们为了配合他的姓.就叫他"狼狗"至于他叫什么名字就不知道了.他这人老实,平时不爱说话,一起上班的工人都调理他(调理=戏耍).别看他不爱说话但是胆子大,经常一个人进山.那时我们那里山上的狼.虫.虎.豹.熊什么的都挺多的.经常有熊瞎子舔人的事情.人们都是4-5个人一起才敢进山.但是.他就敢一个人进山,不禁没事.还能弄回来不少野味.当然都是些狍子野鸡什么的.所以那时大家都说这小子,真是他妈的一条好"狗"。

  

其实"狼狗"挺可怜的,15岁那年爹妈让日本鬼子的炮弹给炸死了,他就一个人跑到了我们这,后来东北解放了.就在矿上挂了个号,(挂号=报名).在井下当了采煤工。

  

这天下他下了夜班刚进屋.还没等坐炕上呢,就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是隔壁的邻居.叫孙德才.比他大几岁.平常两口子对他挺照顾的.做点什么好的都叫他过去吃。

  

孙德才今天也是叫他去喝酒.他也没想.挺痛快的穿上衣服就跟出来了.但老孙并没有回家.而是拉着他往饭馆去了.他还说呢:在家吃点儿得了.还上饭馆干啥?挺贵的.老孙直说没事.不就一顿饭吗?

  

到了饭馆,两个人叫了菜就开始喝上了.狼狗就问:大哥.我嫂子和孩子呢?咋不叫她们一块来吃呀?

  

"嗨.你嫂子抱孩子回娘家了.

  

"咋地了?干仗了?

  

"没有.别提了.这几天你上夜班不知道.孩子到了晚上就哭.老说有个老头摸她.给吓的都闹病了.我一看不行就让她们娘俩到她姥姥家了。

  

"那你没找个人给看看啊?

  

"找了,那个人给我出了个招,说是弄个桃木剑挂门口就好了.这桃木剑我也挂了.也不管用,后来我又找人看,人家说这桃木剑,得是在月圆夜里.在孤女坟前用黑狗血淋过的才管用.半夜上坟地我哪敢呐!白天我都不敢去。

  

这时狼狗几杯酒下肚,脑袋一冲动就跟老孙说道:大哥.等我倒班了我去吧.你告诉我哪有孤女坟?


"你?拉到吧,你别去了.我听说孤女坟挺阴的,怨气大。

 

"没事.你别的不用管了.我经常一个人上山里.不怕那些玩意儿。

  

"兄弟那我就全靠你了.待会回去我把剑给你拿过去.再整个黑狗.等你回来我请你吃好的.呵呵.

  

回家狼狗就睡觉了.等下午醒了一看.桌子上有一瓶像血一样的东西,还有一把一乍多长的小木剑,除了这两样还有5块钱.他心想"这就是黑狗血和桃木剑吧?原来老孙趁他睡觉的时候.都把东西送来了.狼狗睡觉从来不插门。

  

看着这些东西他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倒班,刚好今天最后一个夜班,明天晚上就能去.正想着呢老孙进来了。

  

"哎呀,兄弟醒了.东西我都弄来了.等你去之前咱哥俩再喝一顿.呵呵.

  

"大哥.我明天就上白班,晚上就去.对了.你告诉我那个孤女坟在哪.怎么走?

  

"兄弟.柞木沟你去过吗?

  

"嗯,上个月还去了呢.怎么?那有孤女坟?

  

"嗯,有一个.就是上个月才埋的.刚16岁就死了.就是矿机电科老杨的闺女.就埋沟里的第二个沟边上。

  

"行了.你别管了.我明天晚上去。

  

狼狗下了班后,回家拿了东西.待了瓶酒就奔柞木沟去了.当时是秋天.晚上已经挺凉的了.那时也没有手表.他估计着差不多快到半夜了.因为他以前来过这里所以挺熟的.很快就到了二道沟.他仔细看了看前面沟边上还真有个坟,等再一细看,好像坟头站了个人!他当时也是吓一跳!心想;不能这么邪吧?等他再看时又没人了."管那事呢,过去再说".他想到。

  

很快到了坟边,围着它走了一圈.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坟包很小.没有碑.看了会儿他找了个稍微平一点地方就把东西拿了出来.刚要往剑上淋血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他这一回头.没人!当时他也是硬着头皮.把这血往桃木剑上一浇,拿起来就往回跑.但是他老是感觉.后面有个人跟着他.他也不敢回头.就低着头一路就跑家去了.到了门口.就不行了.一个跟头就栽那了.当时是半夜.家家都睡觉了.到了早上才被人发现.当时已经剩一口气了.大伙赶紧把他抬到屋里.放的炕上以后就听他嘴里念叨着.没到日子.没到日子.就这一句话.就躺在那也喊饿.也不喊渴.就这么躺了3天就死了.听邻居说:他走的那天晚上.突然坐起来了.要酒喝等人把酒拿来时.他一滴都不喝.让人给倒上.非让大伙喝,说是喜酒.等大伙把酒喝了以后他就咽气了.后来有人说他回来的那天晚上.看见他后背上趴了个女的,穿着一身的白衣服,没有腿。

  

就在狼狗死的同一天晚上,老杨两口子都做了同样的梦,梦到闺女回来了。

  

就见她挺高兴的,跟老两口说:爸.妈我结婚了.姑爷挺好的.就是不爱说话.老杨问她跟谁结婚.她也不说就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