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夹馍以及秦腔

JACK的驿站2019-04-14 14:21:19

     

        在西安上大学时候有门选修课:戏剧起源。老师是个大美女,下面坐着自然是男生偏多。时间久远,美女老师面孔逐渐模糊,但是她关于秦腔起源故事却一直清晰难忘。据她考证,秦腔的出现和秦穆公有一定的关系。据她说,秦穆公有个嗜好:爱听驴叫,可惜驴脾气普遍大,再说遇到驴心情不好时候,也不是想听就能听到的,尽管秦穆公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可有时候也使唤不了一头驴,秦穆公一生气,就杀了很多驴,加上叫的不好的也会过后“卸磨杀驴”,导致一时长安驴肉泛滥,又不好保存,就有好事者卤了夹在饼里面充军粮,于是,肉夹馍就这样诞生了。伴随着秦军南征北伐,肉夹馍逐渐推广开来。如若不信还可以到兵马俑去看,有出土的土陶的肉夹馍原型。但这究竟还是没解决秦穆公的嗜好问题,就有佞臣灵机一动,叫人用锅底灰抹黑了脸,不分白天黑夜的学驴叫,后来逐渐演变成夹着词和动作,一门伟大的戏曲------秦腔,从此诞生了!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秦腔也和肉夹馍一样,逐渐在民间风靡起来。等美女老师不动声色说完这个故事,下面老陕们坐不住了,一片跺脚声。

          陕西居,秦腔自然是耳闻目染,躲都躲不过。有回去同学乡下家玩,碰巧遇到村里有人结婚,村头祠堂里面请了戏班子,锵锵锵锣鼓响起来,演员们就扎足了马步,一手叉腰,一手挥指做剑,声嘶力竭的吼着黑煞,一板三眼跺着板腔,从台子这头串到那头。吼秦腔绝对是个体力活,这些演员都是平日里务农,有了红白喜事才出来转场子。关中地区,几千年文化浸淫,即便是村里的老陕,诗书耕读,说起话来都文绉绉之乎者也,我甚至觉得与其读个野鸡大学的中文系,还不如在陕西农村里待上一段时间,一不小心,没准也能像陈忠实和贾平娃一样从土豪直接到文豪了。台上面唱的热闹,大都是三滴血和大登殿等耳熟能详的段子,台下面一张张八仙桌上,男人门互相谦让着,一条腿踩地上,一条腿蹬在长条板凳上,端着碗半站着喝酒,摇头晃脑的和着台上。据说,村里人之前若有了过节,遇到这时候,都基本相视一笑泯恩仇了。那时候穷,平日里只有遇到红白喜事才沾荤带腥,所以后排的老婆姨们就没那么斯文了,来一盆菜就上手迅速分了打包。孩子们满场的闹,伴随着婆姨们的呵斥声,瞅准机会叼上个肉就跑。新郎新娘一桌桌敬酒,新郎穿着咔叽布的中山装,新娘也捣拾得花红柳绿。黄土高坡,日照多,女人们基本脸上都有高原红,水含氟量高,牙齿也黄。等敬到我们这,有人介绍是远方的客人,新娘羞赧的端着碗敬酒,低眉顺眼,脸颊上飞起两朵“红二团”,嫣然一笑,露出满口的大黄牙,嚯!性感。

       有好几次做梦,梦里又回到陕西农村。深冬里,穿着老棉袄,和老农们一样,蹲在村头晒太阳,一手端着和脸盆差不多的粗瓷大碗,一手攥着一头蒜,埋头在碗里叽溜着上面漂满红辣子的裤带面,往嘴里塞着蒜头,上下五千年议论着当今朝野,别说都是农民,但都有个本事,就是能迅速准确的把时事和过去某段历史事件关联,并按戏文的意识类比起来,例子举得活灵活现。但梦到结尾总是很吊诡,等碗快空了的时候,场景突变,仿佛置身于如老莫餐厅大厅那种穹顶极高的豪华餐厅里,被穿着笔挺西服的帅气伺者弯腰轻声问:coffe or tea?末了还加上一句:Bon Appét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