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川忠路狮子坝发生:人蛇大战

利川网事2019-04-14 15:41:07

(原文提及到真人姓名,此次转载的时删去了真名,一律用英文字母代替,请原作者谅解)


       利川市忠路区狮子坝乡民主村有一座“蛇坟”,蛇坟位于海拔1280米的地方,蛇坟周围杂草丛生,而坟五年多没有杂草、树苗,就像刚垒上去一两个月的新坟。每年三至九月有缘人都会幸运地遇到一次群蛇聚会蛇坟的奇异现象。五年来,这个地方有20多人或一次,或数次亲眼目睹过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聚会。该村L向笔者讲述了他96年7月15日见到的那场蛇会。那天中午,他去离蛇坟四五十米的地里割土烟,老远就听到蛇坟四周有“吱吱”怪声传来,蛇坟四周杂草乱动,茅草、小树发出像刮大风的响声,纷纷朝两边翻倒。这时他不由一阵心发紧、脚发抖、手打颤。他悄悄退到距蛇坟200米左右的一棵核桃树下,隐身观望。只见群会聚,酒杯粗、锄把粗的黑蛇、花蛇高昂着头,大张着嘴,红信了了。蛇多得无以计数,有的作拜坟状,头一伸一弯的;有的作仰望状,抬着头几分钟、或十几分钟注视着一个方向;有的似嬉戏状,几条缠绕,像扭麻绳。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只见蛇坟上空像雨夜空中放电一样,闪了一道黄白色的光,蛇群就在一条大蛇的带动下四散离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L老汉还是喊他大儿子 l 背回家的,他在床上躺了三天才复原。

蛇坟里埋葬的不是蛇,而是人。这人是葬身蛇口的农民C,1991年农历七月十六安葬于此。C生前喜欢捕蛇卖,1986年4月17日上午,C约本地青年Z、Q上山捕蛇。他们来到当地一个叫菜家坪的山上,发现有一条两尺余长的红花野鸡项蛇。这种蛇极毒,不能卖钱,C当即将它打死。这时怪事发生,他刚走了10余步,就有7条野鸡项蛇向他追来,口内还发出“吱、吱”怪声。C壮起胆来打死4条。此时他已汗流如雨,又惊又怕;他越是拚命打,蛇就越多,不到半小时,竟打死几十条。C急忙招呼两个同伴帮忙;三人汇聚一处,拚命死打,才逃离险区。后经闻讯赶来的乡邻证实,这次打死的野鸡项蛇有73条之多。笔者获悉后,曾以《捕蛇青年被群蛇追逐》为题,在1986年6月4日的《江汉早报》上作过报道。

1988年,程地明见本地菜花蛇每条市场售价高达30元,又心动手痒了。这年农历七月十二,他身揣雄黄,手握蛇叉,去本乡茶园村一个叫马鞍山的地方捉蛇卖。他刚捕到一条1.2公斤的松花蛇,正喜滋滋地往回走,不料脚边窜出一条青竹彪蛇,左脚小趾被咬伤。同年8月22日,C傍晚收工回家,又在地坝边的石阶上与一条野鸡项蛇相遇。他黑灯瞎火地误认为是条菜花蛇,以为财神不请自到,飞掌合身一扑,右手拇指再度被毒蛇所伤。两次共用去治疗费200多元。从此,C发誓不捕蛇了;可是蛇这个小精怪,却成了他的生冤家、死对头,处处与他作对。1989年、1990年两年里,他曾3度被蛇咬伤,都因有同伴救助而脱难。

1991年农历七月十五,C去菜家坪责任地里除草,刚上坡一会儿,他就发现有三条野鸡项蛇在地里游窜。C由于前几年数次上当,这次没打蛇。下午三点前后,CW回家弄中饭,刚走后,就有数条毒蛇向C进攻。由于当天附近没人一起干活,厄运终于降临。事后查明,C被毒蛇咬伤9处,毒蛇被他打死17条之多。下午6点20分左右,其妻久等父子俩回家吃饭不归,送饭去时才发现,C早已变成一具死尸,地里横竖丈余70余株玉米被打断。可见当时人蛇之战多么惨烈!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就在离此不远处玩耍的儿子却安然无恙。

这年7月16日,在乡邻的操持下,C被安葬于乌鹰岩树下,从C埋葬后,坟上每年都有一次蛇群聚会,历年未断,因此当地百姓恐怖地称其为“蛇坟”。此地7农民去年8月7日也曾集体目睹过“蛇坟”上群蛇聚会的怪事。其中有一位农民巳是3年3次看到这种盛会。据他讲,蛇群就象人开会一样,四面八方都朝这里赶,多则一个小时,少则三、四十分钟。聚会结束,即转眼不见。他说,远看有一种蛇像鸡一样有大红冠子。去年他们7人等蛇群离去后,还到蛇坟周围作过仔细观察,坟周蛇的臭气尚存,杂草就像被风压过一样。

坟上寸草不生,是否是蛇会后留下的余毒作怪?人们一时还说不清楚。如今C的儿子已8岁多,无论是上学读书,还是上山割草、拾柴,都从未见过蛇。                                                   


  摘自《湖北日报》(数年前,此文曾经轰动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