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与法】放生还是杀生——放生动物需脱离盲目回归科学

郴州林业2019-04-11 06:39:55



近年来,国内有组织的违规放生行为愈演愈烈,甚至催生地下黑色产业链。业内人士认为,盲目放生无异于杀生,危害放生动物生命的同时也破坏了当地生态平衡,造成人兽冲突,相关法律空白亟待填补,引导公众科学放生。  


放生还是杀生?狐狸部分已死亡  

3月31日,北京怀柔区汤河口镇村民彭玉春向当地森林公安举报:几天前有人在山上放生了数百只狐狸,有狐狸把自己家养的柴鸡咬死,3只狐狸被他抓到。  

据悉,放生狐狸为养殖的蓝狐,俗称北极狐,在我国为外来引进物种,不属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除蓝狐外,放生的还有少部分貉,也为人工养殖。目前怀柔区园林绿化局已捕捉蓝狐和貉及其尸体合计100余只。针对放生动物的捕回工作正在进行,当地警方正在查找放生人员。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有关法律规定,放生必须办理相关手续,且要符合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和承载量等条件。而这次放生并不符合这些条件。  



愈演愈烈 “放生”背后竟存黑色产业链  

近年来,有组织的违规放生行为屡禁不止。从几年前的麻雀、鱼、龟到此次的狐狸、貉,盲目放生在破坏当地生态平衡的同时还催生出黑色产业链。“放生组织所放生的动物品种基本上是订购的人工饲养动物,参与放生者也不知道动物到底是哪来的,习性如何,是否能适应野外环境。”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执法大队队长孔令水介绍说,盲目的野外放生会破坏当地食物链的完整性,对生态平衡造成影响。  

此外,违规放生背后也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利益链条。孔令水透露,在2007年执法大队的一次暗访中,一个放生组织召集近500人到昌平进行麻雀、山鸡、蛇的放生,每人收放生费500元,车费30元。“实际放生动物成本仅在两万元左右,而且放生的山鸡基本都没有羽毛,无法在野外生存。”与此同时,针对放生动物非法捕杀也令人咋舌。 

  


管住盲目放生亟待填补法律空白  

在此次北京怀柔放生事件中,村民彭玉春在报案时便询问了咬死的鸡如何补偿的问题。执法人员的答复是如果是养殖的狐狸,不符合补偿条件,不能给予补偿。  

“即便找到了放生者,对其问责和处罚也缺少法律依据,对村民的损失只能通过民事赔偿。”孔令水说,由于我国在放生方面尚存法律空白,也造成了执法被动。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