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老河工的“捞尸”自述!尸体不可怕,可怕是那些没见过的

老谢鬼故事2019-03-13 16:57:07

在农村,大河每隔一段距离,如果河的落差大的话,都会改造成水坝。水坝的建造主要目的就是防洪蓄水,大洪水是防不了了,主要功能就是旱季蓄水灌溉。在河边,由于落差的问题,会在高点的位置搭建土屋(土屋一般分上下两层,那时候常被人叫成鬼屋),然后在附近的村里请个河工,河工一般只能请鳏夫,无妻无儿无女的,也没什么报酬,吃穿靠附近村里的接济。河工的日常就是在大坝周边看看,看见哪家小孩、或是大人在坝上玩水的,大喊告诫几声注意安全,如果喊三声,河里的“人”没答应,也没动静,就赶紧回屋,那可能不是人。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每年发大水的时候,上游总会有尸体随着急流飘下来,而因为人刚死的时候特别沉,一般来会停留在河底,到了大坝就会被挡了下来。时间久了,滞留的尸体多了,阴气也足,难免会出现一些怪事。这样,就要说到了大坝的一个隐蔽功能了——停尸,通常在修建大坝的时候,会特意在中间靠右的位置留个暗闸,这个暗闸就是停尸闸。停尸闸上面是控闸房(以前农村都是人工控制的,如遇发大水,甚至需要冒险去开闸),不过控闸房也有玄虚,分为两层,上面那层是真正的控闸房,底下还有一层捞尸房。而河工的另一项隐秘工作就是捞尸,尸体捞出来后,会被安置河工的住的土屋的第二层(这就是为什么被人叫鬼屋),然后等上游的人来寻尸。茄薇l芯 jrggs8看更多灵异奇趣事件

今天故事的主角叫槐老爹,他到底做了多少年河工,没人知道,推测可能有四五十年,也没人知道他具体有多少岁,我们只能从他的一些讲述中了解他的一些情况。不过他讲的模模糊糊,听的人也听得迷迷糊糊,所以具体有关槐老爹的事情不清楚,只知道他并不是邻近村里的,无儿无女,吃着百家饭。他一般不会下村(去村里),怕人遭了他的晦气,只有来大坝的人,主动找他聊,他才会答话。不过,有一点,那就是槐老爹对于捞尸的经历,倒是讲的很清楚,而且喜欢讲,只要有胆儿大的大人,或是小孩在坝上游完水后,只要愿意听,他都会给他们讲他的经历,有些甚至几十年前的事情的细节他都讲得清清楚楚。


其中有三次经历,这三次经历倒不是讲的次数多,而是槐老爹讲的讲得很特别,听得人能从他的语气和神情中感觉异样的感觉,或凄惨、或恐怖、或惊惧,等等,让听得人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所以这三段捞尸经历留传的特别广:


第一段经历发生在98年


80后及以前的应该还记得,那场肆虐大半个中国的特大洪水。那年,整个长江流域洪水泛滥,不仅受灾面积广,持续时间也长达几个月。槐老爹负责看守的那个大坝,整个都淹了,还好那边是片山区,村民们在大水涨起来之前就躲到山上去了。足足等了一个多月,大水才退去,村民回到家中,收拾的收拾,清理的清理,跟往年一样,就是那年滞留在家里稀奇古怪的物件比较多。而槐老爹回到土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停尸闸。


听的人说,槐老爹讲到这时,脸上的表情是惊惧。因为在停尸闸外面,他就是闻到到让人呕吐的气味,气味简直能把人熏死。槐老爹屏住呼吸进入停尸闸,然后看见一堆尸体,茄薇l芯jrggs8看更多灵异怪闻,在水里泡了一个多月尸体,早已分不清哪具是哪具,都堆在一块,全身肿胀,破烂不堪,有的只剩半个脑袋,有的只剩半条腿……,惨不忍睹,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槐老爹费了五天时间才把尸骨全部搬出来,后来数了数,足足有13具。再后来,陆续有人来寻尸,不过那种情形,根本无法认尸。


第二段经历时间不清楚,应该在八几年


第二段经历,槐老爹没有说具体的年代,不过据听的人推测,应该是八几年。不过槐老爹的讲述中,那年并没发大水,但他却在停尸闸发现一具尸体,一具不准确,这是具孕妇尸,还怀着孕,看肚子大小,胎儿应该不小了。一尸两命,要不就是这孕妇受了委屈,投了河;要不就是遭了迫害,不管怎么说这事儿都不小,槐老爹喊人去派出所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看着这情况,就联系了上游的城镇,看看哪个村孕妇不见了。可调查了好几天,却没见哪家哪户少了人的。


没人来认尸,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警察托槐老爹处理下。槐老爹没有推脱应了下来,特意请了邻村的先生过来做了场法事。因为他说停尸这几天,老能在晚上听到妇女、婴儿的哭声,悲悲戚戚的,听得他都想落泪。也不知道是他听岔了,还是什么?反正后面先生来了,法事也做了。不过孕妇的尸体听说就埋在槐老爹的旁边,没墓碑,就垒了几块砖头,每年落葬的日子,槐老爹会给她烧点纸钱,甚至有人还听到槐老爹边烧边哭,也不知是真是假。


第三段经历更久,可能在70年代末


这第三段经历应该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因为它比较玄乎。因为时间发生的时间也比较久远,所以整个事情听起来就感觉神神叨叨的。具体时间不明,应该是在60年代末。那时候,据槐老爹讲,他做河工还没几年,捞过几具尸体(不管什么年龄,后面暂且还是以槐老爹称呼吧)。不过70年代末那次捞尸却是他整个捞尸人生中最玄乎的一次,因此这次他捞到的不是人尸,甚至不算是一具尸体。因为在停尸闸,他看到一具狐狸的尸体,之所以认为是具尸体,因为槐老爹看到它的时候,一动不动的趴在停尸栏上。等他把尸体勾起来后,发现居然还有微弱的气息,肚子里鼓鼓的,看来喝饱了水。看它没死,槐老爹就把它带回土屋。


别以为接下来会发生一段感人的人狐恋,压根没这回事。因为槐老爹就想把它宰了吃了,难得的野味啊。可就在他磨刀霍霍的时候,狐狸就醒了,估计看到她看到槐老爹在磨刀,呜呜的叫着,还一个劲的用前爪护着自己的肚子。槐老爹看着奇怪,过去捏了捏狐狸的肚子,发现并不是水,应该是有崽了。这就让人为难了,这一刀下去就是一尸两命,一刀不去觉得可惜了,挣扎了好半天,槐老爹狠不下心。不过想让他好好照料这只狐狸,也不可能,就怕忍不住就宰了。于是找个山头,就这么放了,让它自生自灭吧。后来,槐老爹老能在土屋旁捡到什么野鸡、野兔什么的野味,持续了好几年,应该是狐狸报恩了。


四五十年的河工生涯,虽然没让槐老爹成为一个传奇,不过他的经历成就了他的惊奇。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尸体不可怕,可怕是那些没见过的!”从这句话里能听出他遭遇更为离奇的事情,只不过当人们追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语焉不详,所以具体故事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