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纪念】我们的父亲(内蒙古 张金)

北国风光2019-03-13 15:46:10





我 们 的 父 亲


 张金 

 




前    言


十八年前的农历二月二十一日,是父亲离开我们的日子。十八年来,每当这个日子到来,我们都会想起父亲的点点滴滴,好像他还在我们身边,还在为我们的事业和生活操劳,止不住情绪伤感心情低落。曾经有好多的时候,想写一些文字记载,可因为文笔不佳而打消。近来左思右想,为了寄托我们的哀思,为了让我们的下一代通过了解我们前辈的艰苦奋斗经历的一个缩影,来了解我们伟大祖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忘初心,砥砺奋进,使我们国家日新月异飞速发展,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为今天这样的强国。再加上我们现在有了现代化的表达空间和表达方式,写下这些文章,以告慰天国的父亲,也宽慰我们心中的思念。

本文由我家众弟兄们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事例,提供真实的故事资料,并且走访了知情老人们,了解到父亲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苦难经历,由我执笔,又反复多次征求大家意见,经过再三核实确认、增删修改,记载一些有代表性的事例,提供给大家,完成我们的心愿。



坎坷一生,德高望重


我们的父亲张宪智,出生在兵荒马乱的1921年,出生在兴和西北方向距兴和十公里一个叫“下三间窑”的山沟小村。

我们的父亲,是一个从来没有进过校门,又从来没有离开过田地的地地道道的农民。

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辛劳的一生,他的一生童年时代的辛酸,少年时代的凄惨,青年时代的艰难,中年时代全身心为子女操劳奉献。他经历了社会的风风雨雨,他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我们的父亲不仅给了我们健全的躯体,更给了我们正直的灵魂,教给我们如何做人的原则。他老人家对我们几十年如一日的教养之恩,重于泰山,浓于热血,激励着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堂堂正正做人,勤勉努力做事。

父亲的坚强与艰辛,他一生驾驭着超负荷运行的重车,满载着操劳八个子女的健康成长,尽最大精力去完成一个紧接着一个的上学、成家、立业的重任,缓缓地、艰难地向前行进。他那不屈不挠的精神,坚强刚毅的性格,严厉的态度,超强的记忆力,看问题的远见思维,果断的处事作风,灵活敏捷的个性思维方式以及热爱公共事业和善于帮助他人的精神,在村中树立了极高的群众威信。他德高望重,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父逝母嫁,野狼叼人


在父亲四岁时他的父亲因病去世,在父亲六岁时他的母亲净身改嫁,留下六岁的父亲和他两岁的弟弟,弟兄二人相依为命,在父亲爷爷的收留下,从此开始生活在张氏大家族屋檐下的艰苦生涯生活圈。父亲清楚的记得,在母亲改嫁坐车要走的那一刻,父亲哭着喊着要和妈妈一起坐车走,父亲的爷爷把父亲强行抱进院子里,把门插好不让他出去。六岁的父亲手拉着他两岁的弟弟,从门缝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母亲坐车远去。从此,父亲弟兄二人和他们的母亲杳无音信互不往来,直到在父亲五十多岁以后,才打听到他母亲在锡林浩特的具体地址,终于母子三人幸会在他们分别四十多年后的第一面,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

面对父逝母嫁的心酸,父亲弟兄二人生活在漫长、没有父疼和母爱的氛围中。夏天里少衣无穿,冬天里用牛刚拉下的热乎乎的粪便暖脚,凄惨的多事之秋就在这种现状下开始了。父亲在他爷爷和家族抚养下逐年长大,在1938年,大家族给父亲成了家,随后生了大哥和大姐。在这个时期,父亲一家在他爷爷和大家族的关照下,一切勉强能凑合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家遇偶发事件。有一天,母亲领着大哥和本家小姑姑(本家爷爷的女儿)出去挖野菜,小姑姑很灵活手脚麻利,和母亲在大约十米内的距离时近时远寻找野菜。那个时候雨水充足,遍地都是野草野蒿,在远处的野狼早已蓄势待发伺机出击,猛然间窜出来把小姑姑叼走了。母亲急着喊人,当大人们追来时,已经不见了野狼的踪影,可怜的小姑姑就这样结束了她幼小的生命。


被逼无奈,落难远逃


小姑姑被狼叼走的事情并未结束,本来这件事对母亲来说,已经感觉非常内疚,主要是自己大意没有完全尽到责任造成的。本家奶奶失去了女儿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她每天好几次找母亲要人。本家奶奶扬言要把大哥往井里扔,并且每天要找大哥。父母亲整天提心吊胆,父亲每天还得到农田出去劳动。尤其是母亲,保护两个孩子是她的主要任务了。她每天负责把大哥藏好,不让他出来和孩子们玩耍,更不能让本家奶奶看见。她白天吃饭吃不好,晚上睡觉不踏实,并且经常做恶梦半夜哭醒。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本家奶奶一方面还是那样每天继续找母亲要人,另一方面还要想办法找见大哥实施报仇计划。父亲和他爷爷商量:“这样拖下去不是长久之计,总有一天会出事的,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一家老小远逃他乡另谋生路,并且要事不宜迟尽早行动连夜出走”。父母亲出于对全家人员的安全考虑,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的一个漆黑的夜晚,父亲和母亲心酸地领着儿时的大哥和幼小的大姐,带了少许干粮和随身衣服,后半夜趁人们熟睡,四个人匆匆忙忙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

落难远逃他乡的父亲一家人,他们走走歇歇,饿了吃口干粮,渴了讨口水喝,实在走不动了,央求好心人家收留短暂歇息,待孩子们休息一忽儿后起身再走。父亲每到一地,首先求有钱人家收留打工糊口度日,行走三天连续碰了四个钉子都不需要人。在第四天到了黑牛沟终于有了一线希望。



艰难落脚,糊口创业


父亲一家举步维艰投靠无门,逃难流落到黑牛沟,通过他的本家叔叔再三帮忙恳求,终于被王三村的富裕人家收留了他们,被安排住进了他们院里不足十平米的原来堆放杂物的小东房里。说是叫房不是房,既没有门又没有窗,没有门他们用破木板当门,没有窗户用乱木棍交叉遮挡,用乱柴乱草填堵,能简单用来抵御刺骨寒冷的西北风寒。整个“窗户”好像是筛子一样,到处漏风,外面呼呼刮大风,家里呜呜吹音乐,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得清理清理刮进来的沙土风雪。老鼠满地跑,父亲的耳朵曾被老鼠咬过,身无御寒衣缠裹,家无隔夜粮充饥。但不管怎么说一家四口人能够在一起,总还算有了个落脚的家了,虽然四壁透风,可暂且有了个安身之处了。

父亲为了生存养家糊口,当了长工,一年四季辛勤劳作,什么活忙干什么,什么活重干什么。由于父亲的勤快和干活主动积极,赢得了东家的好感,他们对父亲的态度逐渐有了好转,有了比较好的照顾。这样年复一年,就逐步有了比较安稳的家了,虽然吞糠咽菜肚子也能基本上填饱了。后来,经过东家同意,父亲尝试着佃种东家的田地,按比例按分成交租,这一办法给双方都带来一定的好处,同时也使父亲在种植农田方面逐步积累掌握了一定的种植经验。

时间在慢慢流逝,相继的二哥出生了。他的出生给这个家庭既带来喜悦,也带来了忧愁,喜悦的是家中又增添一个传宗接代的后人,又多一个延续香火的男儿,忧愁的是怎样能把他拉扯大。由于母亲的长期劳累过度,怀孕期间缺乏营养,造成二哥自出生就体弱多病。由于当时没有一寸衣服穿,二哥的幼年是在母亲的裤裆中长大的(那个年代人们都穿着宽大的大裆裤,正好给二哥有了藏身取暖的地方)。母亲只好用这唯一能保全他生命的不是办法的办法,终于使二哥存活了下来。由于二哥的幼年时期是在多种疾病和营养不足中煎熬过来的,造成了成年时代的个头矮小,体格瘦弱。


防患未然,与狼争斗


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北方的农村还有一个不安全因素,就是稍不留神就会遭受野狼的侵害。那时候周围村庄已经出现了好几起野狼叼走小孩的事故。那个年代夏秋季雨水充足自然生态好,漫山遍野(包括房前屋后)到处都是一人高的野草野蒿,经常有野生动物出没,时不时地能听见野狼嚎叫,经常能看见野兔子、野狐子、野鸡以及好多种飞禽走兽。在父亲佃种地的有一年秋天的一个晚上,父母亲都在场面(打谷场)干活,把孩子放在家中不放心怕遭野狼侵害(他们住的地方“门窗”防护很不牢固,无法遮挡野狼出入),为了方便照顾孩子们,把孩子们也都带到了场面(打谷场),放在柴禾堆里睡觉,大人们能安心干活。突然,父亲抬头看见两道蓝绿光(夜间狼的眼睛反光)朝这边走来,并且两道蓝绿眼光直射到熟睡了的孩子们身上,野狼同时开始蹑手蹑脚逐步向孩子们靠近。父亲一看大事不好大吼一声,随手拿起一件工具,迅速往过跑,野狼看见父亲手里举着干活的工具,母亲同时也过来增援,它一看无法得逞也没有进行反扑,一溜烟钻进了一人高的草蒿里,消失在茫茫的草丛中。野狼虽然被打跑,总算是有惊无险了,但是由于母亲在此之前已经亲历目睹过一次野狼叼走小孩的吓人场景,吓得瘫坐在地上很长时间起不来,只是紧紧抱住孩子们放声大哭。


勒紧裤带,咬牙还债


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的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我国政府号召全国人民“勒紧裤带,咬牙还债”,全国人民齐心协力节衣缩食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说那三年自然灾害是不准确的,其实那三年的农业粮食是丰收的,是为了偿还苏联的债务,把农民产下来的粮食的上中等部分全部拿去抵债了,轮到庄户人的饭碗里,除了分到少量的薯(土豆)折粮和代食品(麻饼)以外,每人每天仅仅能分到三四两的下等原粮。

别人家的孩子们少,也好凑合些。我们一家除了大哥大姐外,当时已经是七口人之家,每天每顿饭吃什么实实在在是当时的第一大难题了。我们弟兄姊妹五人正是长身体时期,每天早晨从被窝一爬出来就叫喊着“饿、饿、饿……”,第一顿饭基本上每天固定的就是面糊糊。说面糊糊实际上就是半锅清水和半碗面的搅拌浑水,如果有一天能改善伙食了,那就是今天在面糊糊里每人能分一块煮山药(土豆),可下一顿吃什么呢?

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办法也得让孩子们少受点饿。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父母亲决定挖野菜充饥吧。可哪一种野菜既能吃而又副作用小一些呢?父亲想:我必须得先试吃,没问题了或者副作用小一些的再让孩子们吃。父母亲试着吃了扁珠珠、沙蓬、苦菜、木根根、荞麦叶、榆浅浅、野蒿籽、马齿笕等十多种野菜,试着吃野菜粥,喝野菜汤,还试着吃了胡麻只和山药蔓晒干加工成面再少掺和些粮食加工成面的炒面。经过父母亲试吃,有的吃了拉肚子,有的吃了浮肿,有的吃了尿不灵,有的吃了三五天七八天便秘,有的反应大,有的反应小一些。最后父母亲决定让大家吃反应小一些的野菜,每天限量让我们试着少吃一些充饥,谁也不许吃饱。这样简单的充饥是解决了,但是,毕竟我们吃的不是正宗的粮食和蔬菜,随之而来的他今天出现了浮肿,你又出现了便秘,他尿不灵了,你拉肚子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年的困难时期总算熬过去了。现在想起来,父母亲为了我们身先试尝各种能充饥的东西,弄下了好几种疾病,使母亲五十多岁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们的心情,他们的做法,他们的一言一行,使我们终生难忘。



保护子女,订立家规


我们的父亲,是个农民。他出生在上个世纪的1921年,他是个没有文化的农民,他对书本上深奥的社会理论一窍不通,可他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他的政治敏感性特别灵敏,并且同时相应地会采取有效措施保护自己的儿女们,争取使他们少犯或不犯错误。

那是在动乱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公社革委会和支左部队下派由公社文化大革命的积极分子组成的“农宣队”进驻了大队,他们隔三差五地组织红卫兵开展送大字报和批斗大小队干部活动。父亲对这一现象有特敏感的看法,他认为“农宣队”把大小队干部都当作坏人,这样的现象很不正常,持了怀疑态度,但又不敢明确反对。那个时候,我们家二哥二十多岁,三哥十七八岁,我也十四五岁了,我们正是年少无知有闯劲敢作为的年龄。父亲为了保护我们,深怕我们出去不懂事跟上大伙胡来,他不让我们参加此类活动。他给我们订了一个“家规”:白天参加劳动可以去,晚上到夜校可以去,凡是送大字报和批斗干部的活动,谁都不许参加。当时,因为我们不参加红卫兵的批斗活动,多次受到“农宣队”领导的批评指责。那时候,夜间时不时的有敲锣打鼓送大字报的队伍从街面走过,我们想出去看看,父亲坚决不答应,勒令我们谁也不许出去,这样用实际行动保护了我们,使我们弟兄几人不至于走错路。在运动尾声开展平反活动时,我们弟兄几个没有一个人受到波及和牵连。现在想起来,觉得父亲的洞察力和敏感度的伟大以及看问题的准确。他订立的“家规”教育了我们,挽救了我们,使我们进一步懂得了做人的原则和分析看问题的方法。



男孩上学,愧对女儿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虽然供养孩子们上学不像现在那样费钱,但那每学期的学杂费和住校伙食费在当时来说也是一笔巨款。我们家的孩子们从建国初期开始就一个紧挨着一个都到了上学的年龄。当时,一方面是确实因为家庭经济顾不来,另一方面由于父亲是出生在上个世纪初的人,在特别困难的情况下,对供养孩子们念书的取舍上,存在着重男轻女的旧观念,他的指导思想是:男孩必须要念书。

那是在1961年至1965年期间,我和三哥都在段家村学校住校念书,每个星期从家里背上面去学校交伙食,母亲再给带些掺和了代食品的炒面和野菜饼子做一个星期的干粮。我们俩除了交学杂费外,每人每月还得交三块钱伙食费。父母亲在家吃糠咽菜,无其他收入,每月仅靠积攒些鸡蛋卖了交伙食费。当时的鸡蛋每斤三四角钱,就单我们俩每月的伙食费就需要出售二十多斤鸡蛋,还不说每个学期每人还得交一元五角的学杂费呢。我们拿去学校两个人的干粮,虽然质量不好凑合充饥,但三哥舍不得吃,我的大份,可我仍然忍受不了饥饿的折磨,我从学校偷偷跑回家不想念了。当时父亲一手拿着绳子一手拿着鞭子,对我说了使我终身难以忘记的话“如果你不去念书,我今天把你的衣服脱了,吊在房梁上打死你”。我实实在在的尝到了皮鞭拷打的滋味,真是要命,现在想起那个场景还浑身发怵,我只好屈从认错继续念书了。父亲语重心长地开导我:“男孩子们不念书,是要葬送自己一辈子前程的,你走不在人前,谁还能看得起你。我瞎(没文化)了一辈子了不能让你们也瞎一辈子啊,不管有多难有多苦,你们必须都要念书,学校要啥我们想办法给你们解决”。多么朴素直白的语言,多么慈爱呵护的心境啊。

由于父亲的刚毅和执着,五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先后都进入过学校,最低文化程度是初中毕业。这个文化程度当时在我们上下三里五村算是有文化人家了,而与同村同龄人相比,没有进过校门的有的是。但是,在父亲心里终身遗憾和愧疚的就是确实无能为力也让其余两个女儿进学校念书,他多次和我们谈起这件事。在他病重的弥留之际,他又一次和我们说道,没有供养她们念书,觉得很对不起两个女儿的。


慈爱无言,管教有方


在教育、抚养和管理孩子们过程中,父亲有他独特的想法、说法以及所采取强硬的做法。父亲对我们深爱严导,言传身教,领导着一个“儿童大班”,培养着军人般的气质,那就是无论任何事情都要无条件地绝对服从。无言的慈爱加上严格、严肃的管教,赢得了大孩子们的尊重和小孩子们的害怕。全家八个孩子,没有一个敢当面和父亲顶嘴过招的,都恪守其责,各尽其力。每个人不管干什么,都能按时完成自己所担负的任务。

父亲的做法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在村中或上下三里五村的人们的心中都很佩服。在父亲的严格教管下,孩子们都很听话,也都还算有那么点出息,能吃苦不怕累,能接受新生事物,加上个个又都有文化,给我们今后各自的独立生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由于父亲的口碑良好,我们弟兄五个人的媳妇都是同村或近邻结亲,并且弟兄姊妹们都能够和睦相处互相帮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先先后后一个一个的成家了,慢慢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父亲一天天在逐渐变老,我们对父亲的畏惧也一天天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些关心敬重与看望。在父亲65岁时,全家讨论决定:一致同意让父亲退休。父亲从此脱离了农田劳动,儿女们共同分担赡养费用。这样的做法在当时的邻村上下是没有先例的,为其他家庭今后赡养老人树立了榜样。



助人为乐,一心为公


父亲是个热心人,谁家有事他都帮忙,帮了这家帮那家,助人为乐是他的本分。由于父亲在村里是个很有威信的人,他经常被聘不是给他家策划婚宴,就是给你家办协商分家,不是给张三调解矛盾,就是说服李四化解纠纷。在人员万一抽调不开的时候,父亲还可以是一名很好的厨师,在每次村中举办婚宴聚餐时,父亲实实在在又是一名主厨。村中每个家庭在儿女们成家以后,过一段时间家家儿女们都要另立门户单独过日子。因为分家涉及到分包产土地,分家中现有财产,对老人的今后赡养,分摊债权债务以及各种生活用品等许多方面的问题,需方方面面考虑周全。既要考虑到老年人与年青人的区别,又要考虑他们各自的承受能力,既要公平合理,又要体现尊老爱幼,既要积极征求每个人的意见,又要敢于处理好矛盾的焦点。最后,该仲裁的仲裁,该决定的决定,要求当事方人员全部参加,立下字据,用字据约束,用道德说服,要求各方强制执行。多年来,凡是经过父亲帮助处理过的分家事项,都能够按照约定执行,没有出现反悔现象。在处理邻里纠纷、大小矛盾的调解,父亲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远比近说、设身处地的方法,把各方说服的从火冒三丈到心服口服,从各不相让到服从调解。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认识提高了,矛盾减少了,相互融洽多了。

父亲是个没有进过校门的农民,他对书本上讲的大道理理解甚少,由于他从成家一开始就租种别人土地,自己每年单独安排种植计划,丰收的经验他有,减产的教训他也有,他有丰富的农田种植和管理经验。他平时就非常注意总结,村中那块土地的土壤适宜种什么庄稼,那块土地的土壤不适宜种什么庄稼,种对了品种事半功倍,种不对品种又浪费籽种又减产事倍功半,在讨论规划生产队的大田作物种植计划时,每年都少不了父亲的参与。因为他对上年什么作物今年应该换什么新作物能增产心中有数。记得有几次,生产队长抱着资料来我家炕上一整天一整天地研究种植计划,有时候还需连续好几天的研究才能确定下来。经过父亲建议的种植计划在社员大会上讨论和征求意见时,大家完全同意,并且经过实践证明是科学的、是完全符合客观规律的、是完全可行的。


实事求是,与人为善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挂帅年代里,父亲是贫下中农,又是贫下中农协会代表,常常是各级工作组依靠的对象。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县公安局进驻我村调查侦破公共财物失窃的案件,选用了我们家的房屋做办公。我父亲和母亲对公安人员的怀疑对象进行了好长时间分析:他们怀疑的人在村中的表现一直很好,没有犯罪前科,热爱集体,有文化,其父母亲和家庭成员也都是好社员,不会犯错的吧。而且仅仅是个怀疑,又没有确凿证据,不能冤枉了好人,要注重事实。父亲把他的理由向公安人员说了又说,并且用他自己做了担保,使怀疑对象以后也未受到牵连。后来父亲针对这件事说了他的一个观点:害人一千自损八百,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与人为善。


思维敏捷,记忆超强


父亲的思维敏捷,记忆力超强和他果断的处事方法是我们儿女们比不了的。他对数十年前的旧事旧物仍然记忆犹新。我记得在文化大革命前,在我们家的牛圈房梁上曾经挂着几只用柳条编的超大筐子,里边存放着王三村开展土地改革及历次运动保存下来的档案“卷宗”。纸张全部使用麻纸,文字全部用毛笔黑字竖行书写,都是用白线装订或用麻纸搓绳装订,用麻匹捆成卷,一卷一卷的大小不一,粗细不等,长短不齐,形状各异,而且颜色也大部分褪色发黄,有的出现了发霉现象。经过了解,原来是父亲从解放初期开始一直是村里的贫下中农代表,村里搞土地改革、开展历次运动等都有许多资料,并且父亲每次都直接参与,每次工作结束后工作队将资料委托父亲保存,所以父亲就成为了这个村一直为村里保存档案的文盲“档案员”。在以后的年代里,经常有县、公社、大队等外村人来查阅和翻动那些沾满灰尘的麻纸黑字“卷宗”。况且资料中既没有设目录,又没有编索引,如果一卷一卷地查,查找起来非常困难。父亲凭着他超强的记忆力,直接能将对方所需要的资料找出来,并且他还知道这一卷是土改第一次土地分配登记,那一卷是土改第二次土地分配登记,另一卷是土改牲畜农具分配登记,那个小卷是选民登记等等,全部准确无误。对数十年前的旧事能记忆犹新,这对于一个没有文化的人能做到如此地步,你想是何等的不易,是有何等的超强记忆。



大公无私,办事公道


父亲的大公无私和办事公道的作风,村中的乡亲们都知道,他的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的规矩,是妇孺皆知。自从有了集体生产队,常年的特别是秋季的粮食出入库和粮食分配到户,都需要一个大公无私、办事公道、认真负责的人,来担当分配员(也叫捉称员或者过磅员)。分配员是个掌握公平秤的角色。父亲在群众的一致推选下,多年来一直是生产队的分配员。他在粮食出入库和给一家一户分粮食期间,特别是在给一家一户到户分配粮食中,认真负责、大公无私、办事公道,一视同仁,从来不徇私情,多年来受到干部和群众的好评。在生产队的粮食大仓的管理中,除了有粮食保管员外,还有一位拿着印板,检查、验收粮食仓库存放是否正常,开仓时必须经过掌握大印人员验证,看粮仓的粮食上上次盖的大印有无不正常现象,关仓前再给粮食堆盖上大印,防止他人随意动用粮食。这个重任经过群众选举也一直让父亲管理并负责查验。父亲负责的以上两项任务,一直到农村包产到户开始,集体没有了粮仓才结束。

这就是我们的父亲,父亲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是劳作不息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是德高望重的一生。谨以此文缅怀我们的父亲,愿他在天国一切都好。希望他能在天国继续象在人间一样保佑我们的家人,也保佑看过此文的朋友及家人健康、平安、快乐!




链接

追赶眷恋(外一首)【作者:河北 范永泉/朗诵:山西 王爱华】

【情感世界】过大年,思父母(河北/范永泉)

【今日推荐】好校长李玉宝:内蒙古旗下营中学老校长(内蒙古卓资王利田)【互动】写作不难:评《大山深处柿子红》(内蒙  王利田)

我与《十万个为什么》

母亲生活的艺术

教师节的礼物

【诗文赏析】月 (内蒙   云琳  王利田)

【年味儿】腊八的红腰子(内蒙古 王利田)

过年的意义(内蒙古 王利田)

【历史纪实】1929年斯诺在绥远(内蒙古 王利田)

【悼余旭】不绝的思念(内蒙古兴和  张斌)

生命·水·母亲(内蒙古兴和 张斌 朗诵 山西原平王红梅)



作者简介


张金,网名张金。原籍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赛乌素镇王三村。初中文化,成家后携妻带子女到呼和浩特打工,现在本市通达批发市场从事小商品批发业务,在本市定居。



编辑:黄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