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她却比从前更快乐,看到结局的人都哭了……(第三季)

深夜谈心2019-04-14 15:05:25

在夏一冉和唐皓南结婚前夕,柯奕臣曾做过一件很疯狂的事,半夜,开着一辆偷来的小轿车,载着她,逃出了崇川市。结果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想到不堪回首的往事,夏一冉连忙下了台阶,主动走到唐皓南身边,被唐皓南一把拉进了怀里.

老婆,你没车怎么也不叫我接你啊?”

唐皓南亲昵地在她耳边呼气,柔笑着问,那笑意令夏一冉全身起鸡皮疙瘩。

晚上营销部说是请客户吃饭,把我也带上了,没想到客户就是阿臣!你那么忙……”她先解释了下,但感觉唐皓南不会客气。

就算我再忙,你觉得让一个外人送你,合适吗?嗯?”

唐皓南明显表现出了敌意,刻意加重了“外人”,夏一冉语塞。

柯奕臣一直面带微笑,居高临下地睨着他们,唐皓南这时拉着夏一冉上了台阶,铁臂占有性地圈着她的肩膀。

啧啧……康晔集团总裁,老婆,你知道咱们柯大总裁的妻子是谁么?”

唐皓南从来都是那么自负,那么地目中无人!

他以挑剔的、鄙夷的目光,将柯奕臣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对身侧的夏一冉,幽幽地问。

路灯太亮,将夏一冉的脸色衬得煞白,唐皓南还以为她吃味了,顿觉恼怒,而柯奕臣也变了脸色。

唐总,你误会了!我还没结婚!”柯奕臣开腔,眯着眸,笑着说道。

哈……误会?大多数成功人士在面对绯闻时,都说是误会,这种人,我唐某十分地鄙夷!是,就是,大大方方地承认就是了!我更鄙夷的是,吃软饭的男人!”唐皓南松开夏一冉,边说边做着手势,强势的气场盖过了柯奕臣的锋芒。

夏一冉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柯奕臣是否结婚,她一点都不关心!

唐皓南讽刺的,吃软饭的男人,难道是,柯奕臣?

唐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几年不见,没想到唐总和一些小报八卦记者一般无聊了!”

呵!我唐皓南可从没自诩过是道德高尚的君子!反观一些自认为自己是救世祖的人,为了飞黄腾达,连老女人的床都肯上!恶心不恶心!”唐皓南句句都是讽刺,讽刺柯奕臣想把夏一冉从他这解救出去,讽刺柯奕臣傍了富婆!

夏一冉算是听明白了,唐皓南说柯奕臣娶了老女人!

她诧异地看向柯奕臣,他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儿,夏一冉觉得唐皓南在胡说,他就是思想龌龊又毒舌,这种事都能想得出来!

唐皓南突然扣住了她的手,拉着她下了台阶。

唐总,你讽刺别人吃软饭,您自个儿呢?”柯奕臣的讽刺声响起,唐皓南顿足,夏一冉也停下脚步。

柯奕臣!你说谁吃软饭?!”

柯奕臣笑着从台阶上下来,“当年,你要是不按照你***遗嘱娶了冉冉,你今天会是唐氏的总裁?”幽幽地讽刺了句,柯奕臣拉开黑色路虎车门,上了车。

唐皓南嘴角抽.搐,第一次吃了瘪,拉着夏一冉走向桥对面的红色跑车!

一冉!bonneananiversaire!(法语:生日快乐!)”路虎车里的柯奕臣冲着他们的背影大喊,唐皓南开了副驾驶车门,把夏一冉推了进去,自己绕到驾驶位,快速上去。

黑色的路虎向南行驶,红色跑车向北,两辆车背道而驰!

唐皓南带她去了他在外的公寓,一路上,他一言不发,她胆战心惊,跟他上了三十六楼,刚进门,唐皓南就爆发了,一把将她摔在沙发上,身子压了上来。

夏一冉我警告你,就算我不要你,你也别指望和柯奕臣在一起!我是不会让你们幸福的!你没资格幸福!想跟你心爱的男人双宿双.飞,休想!”唐皓南怒不可遏地掐着她的脖子,冲她恼怒地吼。

这个变.态!她就和多年不见的柯奕臣单独聊了几句,他就想到这些了!

她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唐皓南松开她,走去酒柜边,开了瓶威士忌,仰头灌了好几口。 [][][]. !

还剩不到半年,柯奕臣倒是把时间掐得刚刚好!”

你想多了!”,她整好了凌.乱的头发和衣服,深吸口气,气恼地反驳。

这混蛋一直以为她爱的是柯奕臣!

我想多了?你当我是傻.子?夏一冉,我警告你,休想给我唐皓南戴绿帽子!你想和柯奕臣双宿双.飞?做梦!这世上最不配得到幸福的人就是你。所以,你还是努力地过得凄惨一点吧,这样,我才不会让你更惨!”

唐皓南手里拿着酒瓶,走到她面前,继续对她嘲讽。

她笑笑,“我还不够惨吗?”爱上唐皓南的那一刻,她就注定很惨了。

不够,等你像梦梦那样,成了一个植物人躺在那,才够惨!”唐皓南欺近她,恨得咬牙切齿地说。




原来他恨她,已经到了恨不得她去死的地步了!

夏一冉曾经也想到过死,但是,她没资格自杀。这条命是妈妈给她的,她没资格糟践,唯有努力地好好地活下去,才是对死去的妈妈,最好的告慰和孝顺。

那可能让你失望了,我是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的。不过,也不排除哪天我发生意外,死了,或者成植物人了。你最好做个小人,天天拿针扎,诅咒我发生意外。”她笑着,平静地说道,心如死灰。

在她说话间,唐皓南仰头几乎一口气将剩下的烈酒喝完了,蜜色的酒液沿着他的下巴滚落,有的沿着脖子,灌进了衣领里。

以前的唐皓南不是这个样子,不会酗酒。

啪!”

空空的酒瓶被他摔碎在地板上,骄傲的男人倒在了沙发上,脸色绛红,她以为他喝醉了,抬脚就要走!

回来!”

她气恼地呼了口气,转过身,看着靠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双.腿修长,一脸邪痞的男人,看起来放.荡不羁,又充满了危险!

我饿了,给我做饭去!”以为他又要出口羞辱自己,没想到,从唐皓南的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耳聋了?!”他又吼了句,夏一冉才回神,立即动作。

这神经病!

公寓的厨房一尘不染,清一色的德系厨具。

也不知唐皓南是真没吃晚饭还是故意刁难她,夏一冉没思考那么多。

打开偌大的双门冰箱,搞笑的是,里头只有几捆挂面,还有一排草鸡蛋,和一块熟牛肉,连青菜都没有!

她对唐皓南的物业一点不了解,以前从没来过这里。

难道他平时饿了,自己煮挂面?

不可能吧——

他堂堂一集团总裁,想吃什么没有,一个电话的事。

看着挂面,夏一冉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生日,她今天满26周岁了。

按照习俗,生日这天是要吃长寿面的,图个吉利。

厨房里,披着性.感波浪卷发,围着围裙的女人,正在煮面,她动作认真、神情专注,乍一看还挺贤惠。

唐皓南双臂环胸,矗立在厨房门口,一双深眸挑剔地看着里头正忙碌的女人。

夏一冉早察觉到他了,没理他,专心干活。

说着,拿颗鸡蛋,一只手打开蛋壳,落入平底锅,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别耍小花招!厨房有监控!”

监控?

夏一冉抬头,果真看到了监控。

这变.态!

她是能在面里下毒还是会吐口痰在里头?

太小人之心了!

夏一冉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来,唐皓南早已太上皇似地坐在餐桌边。

她镇定地将那碗面放在了他面前,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她平时和苏小果在一起,学了不少拿手菜。

唐皓南以挑剔的目光看着这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有几片熟牛肉,一只卖相极好的荷包蛋,香味浓郁。

上面的是什么?”指着面上黑色的一块酱,他挑剔地问。

牛肉酱,我现熬的。”

那可是苏小果独家秘制的牛肉酱,不信他不喜欢。

挑三拣四的唐皓南终于吃了,才试了一口,就狼吞虎咽起来。

夏一冉如释重负,心想没她什么事了,打算要回去。

站住!”

“……”
,他又想怎样?!

还有吗?”

还有一碗!”

端来!”

“……”
他还真把她当佣人了!

以为他要吃第二碗的……

坐下!陪我吃!”

她愣了,以为自己又听错了,在唐皓南冲她白眼,又要开口骂她“耳聋”了时,夏一冉连忙去拿了双筷子。

她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也算是吃了长寿面了。这还得托唐皓南这个神经病的福呢。

对面的唐皓南已经把碗里的面条全部吃光了,见她放下了筷子,把她那碗也端了过去。

在夏一冉的诧异下,他接着吃了她的那碗面条!

不是很嫌弃她的吗?

怎么她吃过的,他还肯吃?

“bonanniversaire
!是什么意思?”他边吃,边漫不经心地问,夏一冉又愣了。

标准的法语发音,只是没想到是从唐皓南嘴里发出的。

其实她以前教过他说这句的,可能他不记得了。

不过,下一瞬,她提高了警觉。 | .[][][].

他还惦记着柯奕臣那档子事呢!

你又耳聋了?!”

是生日快乐的意思。”她保持镇定地回答,想起柯奕臣的发音也是很标准的。

哟,你今天生日啊……”又是嘲讽的语气,意味深深。

唐皓南想起了四年前一.夜.情的那一晚,也是她的生日。

夏一冉也同样,心里到底是不自然的,“我该回去了!”

彼时,外面刮起了大风。




这风跟唐皓南对她的坏脾气一样,简直说来就来。不过,天气预报早说了,第六号台风今夜过境。

就算外面刮龙卷风,她也是要走的,夏一冉摸出手机,边走边要打电话,在玄关口,手机被唐皓南给夺了!

想打电话给你的阿臣?让他来接你?”

我打电话叫出租!还有,我和柯奕臣根本就没什么!”

不熟?不熟你叫得那么亲密?当年你都跟他私奔了!不熟你今晚主动要去赴约?你早知道他回国了吧!”

还以为暴风雨已经平息了,没想到只是刚开始!

不说话了?默认了?夏一冉,到底谁给你的胆子?!”

我没有默认,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所以我觉得没必要跟你解释,你压根不会相信我!”总之,在他面前,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的!

这句话是她的心里话,也是第一次对他说心里话。

为什么在她说这句话时,他在她眼中看到了诚恳以及无奈,那一瞬,唐皓南是相信她这句话的。

这怪谁?是你以前一直在欺骗我们,你把我对你的信任和爱护,当成了算计!夏一冉,你今天所承受的,都是你应得的报应!”不能被她欺骗了,唐皓南狠下心,继续挖苦、讽刺她。
唐皓南丢下这句话后就去卧室了,她去门口要开门,发现门根本打不开,她出不去。

泄气地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里,外面的台风好像很大。

她抱着抱枕,坐在那,暗自发呆。

想到柯奕臣,想到刚刚唐皓南说的话,心想今晚肯定是有人对唐皓南通风报信了,不然他不会立即找去。

这个唐家,每个人都视她为眼中钉!

至于柯奕臣,他是不是像唐皓南说得那么难堪,她不关心。

她感激过柯奕臣,希望他能过得好好的。

屋里的灯突然暗下了,四下里一片漆黑。

这个唐皓南又在搞什么?!

黑黢黢里,男人手里拿着一只熏香蜡烛出来,夏一冉看了过去,他穿着睡袍,此刻,又点亮了一根,放在了茶几上。

停电了。”他说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她还以为他故意关了灯的。

想想他也不会那么无聊!

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只蜡烛散发出晕黄的光芒,两个人分别坐在沙发上,面朝着巨幅落地窗。

难得的安静和单独相处。

他身上有刚沐浴后的清新草木香,和以前的味道一样,这味道,让她没来由地心疼。

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啊?”

他突兀地问,她诧异,转过头看着他,他还看向黑漆漆的窗外,烛光里,他的侧脸美得教人屏息。

此刻,他是安静无害的,没有嘲讽她的意思。

她低下头,看着烛光,“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呵……不说我也猜得出,希望早点离婚,和柯奕臣有情人终成眷属!”唐皓南靠在沙发里,嘲讽地开腔。

我没那么想!”夏一冉气恼反驳,看着烛光,她鬼使神差地闭上了双眼,双手合十,抵着额头,认真而庄严地许愿。

唐皓南转过头——

烛光里,披着波浪卷发的她,低着头,呈真诚的祈祷姿势。

他很好奇,她的真正愿望是什么!

张开眼时,正对上他的脸,那一瞬的唐皓南,脸上没有嫌弃、戾气,看起来温和而迷人,她的心悸动了下,立即别开视线,看向别处。

夏一冉,你是不是喜欢我?”男人漫不经心的问题,狠狠地震动了她的心,她鼻酸,眼眶发热。

呵……怎么可能?!”以笑掩饰内心的心虚,她嘲讽地反驳。

不喜欢我,为什么爬我的床?”这是他一直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虚荣啊……你是唐氏接班人,崇川市最年轻有为的白马王子,谁都知道,嫁给你,等于飞上了枝头做凤凰,我当然也不例外。”她没发现,唐皓南的拳头在暗暗地握紧,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何必把真心掏给他看,他不稀罕,只会更加无情地羞辱她!

她的生日愿望是,希望童依梦早点苏醒过来。

山鸡终究是山鸡,飞上枝头,只会惹来更多的笑话!”

她无言。

很久很久,唐皓南从失神中恢复,隔壁沙发上的她,已经睡着了。

这没心没肺的死女人!
他站起身,迈开步子就要走。

妈妈……”

那脆弱的,细如蚊蚋的声音,教他驻足,紧.咬着牙,抑制那股心软。

晧南哥……救我……”

夏……”唐皓南气愤地冲到她面前,想把她一把拽起,没想到,她的脸颊上却挂着晶莹的泪滴。

承认吧,唐皓南,你在心疼她!

怒骂声没有想起,他却弯下腰,把她轻轻地从沙发里抱起,进了卧室!




外面的台风还在肆虐,这公寓是高层,隐约可听到外面的动静,房间里黑黢黢。

睡着的夏一冉被唐皓南粗.鲁地丢在了床.上,他则睡在一侧,平躺着,离她远远的。

夏一冉的睡相很不好,爱动,翻来覆去的,越来越靠近他。

最后她一条腿压在他的腿上,手臂圈着他的腰,就像只考拉抱着树干!

夏一冉!你给我死开!”即使她在香甜的睡梦里,唐皓南也轻易地放下他的骄傲,企图把她推开,但是睡着的女人还死死地抱着他。

本来天气就热,停电没冷气,这下还被她紧抱着,而且是身材很有料的女人,唐皓南顿时就兽.性大发,一股热流在丹田涌动,这下更燥热难耐了!

他真是发神经了才抱她来房间睡!

像她这种可恶的女人,就该被丟雨地里淋雨!

不要……好困……”夏一冉嘟囔着说了句,懒洋洋的,像撒娇。

唐皓南愣住。

那暖融融的声音像融化的热巧克力,丝丝沁人心脾,温软了他冷硬如石的心。

没有再推开她,也没嫌弃她,反而任由她抱着,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的心竟也奇异地静了下来。

这还是结婚几年来,两人第一次同床共枕,被她亲密地抱着睡觉。

晧南哥……今天是我的生日……”

夏一冉做梦了,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她生日,在说完这句时,唐皓南从身后拿出一大束红玫瑰……她伸手就要接过,然而,他转身了,朝着不远处穿着公主裙的童依梦走去……

唐皓南听着她的呓语,心,像被虫子蛰了下,刺疼。

早上看日历时就想起今天是她生日了,当时为想起她生日还懊恼了下。

晧南哥……呵!

夏一冉,你就别给我装可怜!”我不会再上当……他冷哼地小声嘀咕,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口,然后做贼似地离开,闭上眼,很快睡去。

……

崇川这座沿海城市在经历过台风和阴雨的洗礼后,迎来了新的一天,阳光穿透浓密云层,照亮了整座城。

清晨,夏一冉准时在七点醒来,感觉很累,尤其双.腿,很酸。

在她吃力地睁开厚重的眼皮时,一张俊脸赫然在眼前放大,她吃惊地张口,稍作冷静才没叫出声,屏息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主卧向阳,阳光从南面落地窗斜射.进来,照亮了他的俊脸。

男人的皮肤虽然不白,是健康的蜜色,但是很光滑,零毛孔,零黑头。硬.挺的鼻梁很高很直,瘦削的俊脸没一丝赘肉,刚毅的五官轮廓和硬朗的线条像精心雕刻出来的。

他闭着眼,睡容平静,阳光里,看起来温和无害。

夏一冉想起了昨晚的经历,却记不得她为什么跟他同床共枕了,而且,她的身子还被他的腿压着。

这一幕,教她心惊,连忙看了眼被子底下的身子,还好,她还穿着连身裙。

不像那年的那早,一觉醒来,全身赤.裸跟他抱在一起……

记不清昨晚是怎么睡上他床.上来的了,难道是他抱她来的?

不可能,太阳没从西面出来!

哦……”男人似乎要醒了,发出性.感的沉吟,夏一冉连忙闭上眼。

唐皓南睁开眼,看到夏一冉,原本是她的腿压着他的,这下,成了他压着她的了!

对面的女人,闭着双眼,长发凌.乱,连衣裙领口很低,露出一片雪白,还有深深的诱人的乳.沟。一瞬间,男人早晨勃勃的欲.望就窜起了……

他咽了咽口水,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那诱人的两团嫩.肉看,左手鬼使神差地朝着她胸前袭去——

啪!”,就在他要碰上她的胸口时,她醒了,拍开他的手,立即坐起身。

色.狼!”她捂着胸口,冷冷地咒骂。 -#~阁@无弹窗?@++

男人的舌头舔.了下干燥的唇,坏坏的样子,不屑地看着她,“就你那点胸,还没周佳凝的半个大!”唐皓南躺在床.上,不屑地说道。

提起周佳凝,夏一冉想到那天摄影棚的事,立即下了床,一声不吭。

被我说中了吧?你顶多也就是b罩杯,干瘪瘪的,真倒胃口。”,脑子里明明还回旋着她那诱人白.皙的沟壑,嘴里却说着嘲讽他的话。

而夏一冉,依旧一声不吭,穿着拖鞋要离开。

你又聋了?!”

这个冷性的死女人,想跟她斗斗嘴都不行。

眼见着她就要出卧室了,唐皓南很不爽地下床,身上只穿着一条平角底.裤,“你给我死回来!”说话间,已经拉住她,一把将她甩在了床.上,健硕的身躯覆上了她的身子!




房间里,深蓝色的大床.上,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夏一冉被唐皓南压在身下。

危险的姿势,两人的身体几乎紧贴在一起,唇与唇几乎擦在了一起,夏一冉冷冷地瞪着他,身体却敏感地如火烧。

双手被他按在头两侧,两人的灼热气息在彼此的鼻息间萦绕。

你放开我!”她努力保持镇定,冷硬地说道。

唐皓南却邪肆地笑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唇.瓣,被他的火舌掠过的唇.瓣,像是有道电流穿过,奇怪的感觉在身体深处蠢.蠢.欲.动……

夏一冉知道,唐皓南是个阅女无数的情场高手,而她,除了那稀里糊涂的第一次,几乎算是一张白纸。

所以经不起他的挑.逗。

但是,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她就可以抽身而退了,怎么可以再跟唐皓南发生任何?

还有,他也不值得她付出身与心!

怎么,玩不起啊?夏一冉,你别忘了,你现在名义上还是我老婆,这几年,你还没尽过做老婆的义务呢。我现在正好有生理需求,你该负责帮我解决的!”,看着身下.身体僵硬,一脸冷淡的女人,不知是男人的征服欲作祟还是其它,此刻,唐皓南还真想再尝一尝她的滋味!

他想把她当泄.欲的工具?

唐先生,对不起,我有洁癖,我怕在跟你做.爱的时候犯恶心地吐了,扫了你的兴,回头您得了ed(阳.痿)那就……”不想再提童依梦,她不紧不慢地,平静地嘲讽。
你嫌我脏?”唐皓南恼火,这死女人不会以为他真的跟那些女人上过床吧?

夏一冉,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嫌我脏,你又干净得了多少,别以为你这些年做公关跟客户上.床的事我不知道!”虽然没捉.奸在床过,但公司私底下,对于夏一冉陪客户喝酒,靠上.床摆平一些c级客户的传言可不少!

这些捕风捉影的传言,其实大多是由唐家人传出去的。

呵……堂堂一集团总裁,居然相信一些道听途说的传言,你不觉得有损你的智商吗?”外人可以那么传她,为什么她心底最爱的男人,也这么看她?

夏一冉突然觉得很悲哀,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让她无力和他争论什么。

这几年,她从一个小小的公关专员坐上了总监的职位,付出多少,他看不到,还以为她是陪客人喝酒、上.床得来的……

你还敢嘲笑我?!你勾引男人的本事,我比谁都了解!”唐皓南意有所指地说,指的是当年主动爬上他的床的事,夏一冉的脸色逐渐惨白。

他哪还有“性”致要她,嫌恶地松开她,起了身,“做了那什么就别立牌坊了!你骗得了死去的老太太,骗不了我!省省吧!”,说着,他去了衣帽间。

唐皓南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听到浴.室有水声,那水声里隐隐地还有哭泣声。

一定是他听错了,她怎么会哭?!

就算是哭,也是装可怜。

夏一冉从浴.室出来,身上还穿着自己那一套皱巴巴的衣服,她必须赶回唐家换身衣服,再赶去上班!

匆匆地出了唐皓南的公寓,没跟他打招呼,也没看到他。

唐皓南买双人份的早餐回来后,她已经没影没踪了……

……

唐氏,总裁办公室

晧南,你知道吗?她今天一早回来,浑身衣服皱巴巴的,一夜未归,昨晚肯定和那个旧爱,柯奕臣在一起的!”唐晧歆坐在老板桌对面的椅子里,冲电脑屏幕后的唐皓南打夏一冉小报告。

旧爱?谁跟你说他们是旧爱了?”唐皓南喝着咖啡,看着屏幕,漫不经心地问。

他们自己在昨晚的饭局上亲口说的呀!那暧昧程度你是没看到,都差点喝交杯酒了!这夏一冉,可真是个狐狸精,见一个勾搭一个!”唐晧歆激动地说,很厌恶夏一冉的样。 [][][]. !

其实唐皓南也清楚,这位堂姐之所以这么讨厌夏一冉是因为她的丈夫姜予恒,以前和夏一冉是一所大学的,暗恋她。

姐夫……”

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夏可姗没敲门就进来了,唐晧歆不悦地站起身,“这哪来的没规矩的,进了总裁办公室也不知道敲门的!”她双臂环胸,瞪着夏可姗教训。

你又是哪个部门的?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夏可姗仗着唐皓南是她姐夫,也不怕唐晧歆。

啪!”唐皓南猛地拍了下桌子,一脸严厉,“唐经理,你可以回去了。夏秘书,你.妈没教你进门先敲门吗?!”

唐皓南对谁都没客气。

不是的,姐夫……唐总!工厂出事了!有工人跳楼了!”夏可姗看样子是真有急事汇报,匆匆地跑到办公桌前,焦急地说。


长按 识别二维码,关注深夜谈心(shenyetanxin)


长按 识别二维码,关注深夜谈心(shenyeta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