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记: 一坡还比一坡高之山城重庆

南山阿yu2019-11-11 13:30:05

抓住春节的尾巴,阿愚去重庆走了一遭。重庆其实并不是阿愚规划中的想去的城市,但耐不住阿愚有个热情的身为重庆媳妇的表姐呀。欢脱地跟着表姐去重庆浪啦!

去到重庆,你才知道GAI唱的“勒是雾都”真不是随便唱唱的。去的第一天、第二天都是浓雾弥漫,还掺杂着朦胧细雨。

而阿愚重庆之行的第一站竟是交管所!!!原来是重庆交通太绕,交通管理太严,让阿愚的姐夫——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吃了不少罚单。

阿愚临时抱佛脚查看了一些重庆攻略,也计划了一些景点出行,其中最令阿愚兴奋的便是长江索道,想体验从长江上滑过去是什么体验。无奈等我们一路堵过去,发现已排了几百米的队伍,等到天黑也等不到我们了。

继续往前开,沿着长江开,看着江的另一头全是高低起伏的山坡,最令人惊讶的是山坡上是一幢幢的高楼大厦,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难怪重庆有“小香港”之称。市区里也像是铺着水泥的山路,弯弯绕绕,起起伏伏。堵呀堵,堵到磁器口,到了磁器口里还是堵,来来来,感受一下春节期间的人潮。




但也不得不说,磁器口很有云南古镇的特色。但磁器口不是一个古镇,而是弯弯扭扭高低起伏的小巷,两旁是装饰十分有特色的商店、酒吧。我想如果没有这么多人,一个穿着旗袍、盘着头发的女生走过,那也会也一种烟雨江南的风味吧。

瞧,一位短发姑娘在二楼弹唱。

卖的最多的还是火锅底料(“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鲜红的晾晒干的朝天辣在装满热油的柴锅里翻滚,发出诱人刺激的香味。

阿愚的暴走一日行:长江索道--解放碑--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重庆大学(虎溪校区)--朝天门--洪崖洞

为了心心念念的长江索道,我早上7点就出门了。很怕被重庆的交通给绕昏,但所幸一出地铁口,“长江索道”四个大字就掩映在眼前。

其实坐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而长江索道在大桥落成之前也只不过是山城人民的日常交通工具,只不过近些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长江索道才成为旅游景点。但是,重庆居民仍然可以凭借本人身份证及交通卡。在工作日享受到乘坐普通交通工具的价格。

乘坐索道最好的时间点是在晚上,可尽情浏览嘉陵江两岸的夜景。


从索道步行几分钟便可到达解放碑,但我在解放碑没停留多长时间。因为这是一个任何城市都有的商圈,随便逛逛,没啥好玩的,但来这购物准没错啦!


接下来的一站就是期待已久的川美涂鸦墙了,之前在网上看了攻略,说是虎溪校区比较好玩,于是就搭乘二号线直至尽头——尖顶坡,用时50分钟。

不得不说,遇见川美是意外之喜,本只想去涂鸦墙打卡,可竟被川美这宛若世外桃源的景色与僻静清幽征服。

沿着干净敞亮的大路走呀走,手指摸索着用使其搭建的古朴别致的外墙,依稀觉得这就是川美了。

走进川美,入眼的不是高大密集的教学楼,没有行色匆匆的行人。倒像是从高楼大厦间拐进了山区,一片片浓郁的绿扑面而来,冲击着见惯冬季萧索景象行人的眼睛。


这是一座真正有山的大学,不是人造的假山。当然这也不是一所藏在偏僻角落的大学,因为出门就是地铁站,走几步就又是熙熙攘攘的商业街。她倒像是被大户人家养在深闺的娇羞的女儿,独有一份恬淡与雅致。

她很精致,雕梁画栋,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红花(不知道是什么花【羞愧】【羞愧】)绿树相映成趣,池塘,木桥。野鸭也随处可见,难得的是这竟有几亩方田,可以让生活在其间的人们上种红菱下种藕。不得不说,川渝的老百姓很懂得享受生活。

你以为这是一堆废弃物?这是一堆陶制艺术品。连路边也镶嵌着色彩斑驳的陶罐。


她也是狂野的,随处可见的涂鸦彰显着她的个性,连那看似随意摆放的枝丫都诉说着她的前卫与张扬。

嗯,川美的路是这样的,高低起伏,难怪重庆妹儿大都有一副好身材,天天走在这样的路上想不瘦都难。

这条路的旁边有一条走廊,上面是一份篆刻上去的学生目录,本想仔细找找,看有没同名姓的有缘人,碍于时间,没仔细找。但我想无论以后这些学生成名与否,但也能在学校找到他们曾存在的痕迹。

穿梭在川美,我竟有些嫉妒那些可以每天穿行于其间的学子了。更感慨于校方的用心,为这些学子建造了属于自己的山水田园,随处都可写生。生活于此,可将浮躁的心沉寂,沾染一身的艺术气息。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川美,一个虎溪校区就是许多大学的几倍大,我还远远没有逛完她,她有许多林荫小道,许多上山的路,我还没有涉足。


一出川美,本想直奔地铁站,但一回头就看见了“重庆大学”四个大字,不然去瞧瞧,但没想到,逛完川美,我的体力已经严重不支了,而重大显然没川美那么有特色,我只在湖边休息了40分钟后就匆忙离开了。

到达朝天门是个意外,我本想去中山四路,去看看历史遗迹,感受文化气息,却因站名的一字之差成功错过了下车点,于是在重庆公交摇摇晃晃中一边观赏着山城风光,一边直接来到了终点站——朝天门。抬头便是东水门大桥。

东水门大桥是双层结构,下面是夜幕游船,桥中间通轻轨线,桥面是车辆与行人通道。无论哪个角度都能欣赏到绝佳的嘉陵江夜景。而我决定到桥面去吹吹风。不得不说,如果没有在旅途中与同样去东水门大桥桥面的一家人结伴,我一个人是不敢上去的。因为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我的手机也只有1%的电了,而去往桥面需要通过一段几百米的没有灯光的阶梯,阶梯两旁的商店也早已打烊了。

但当你走出那段阶梯,你会发现你像是从一个较低的平面攀登到了另一个平面。一登录到这个较高的平面,入眼便又是繁华的街道,而东水门大桥也不再像是架在高空中的飞桥了,如果不看桥下面的缓缓流淌的江水,桥对于这个平面来讲不过是一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道路了。还真领略到了重庆“魔幻3D城市”的独特之处。

在桥上当然又是另一种感受啦,吹吹夜风,看看江景。

当然还有不能错过的洪崖洞了,手机已彻底没电,从网上找了一些图片【嘻嘻】


这天的最后有个惊喜,也有个惊吓。惊喜是本以为没机会坐到那穿楼而过的轻轨1号线了,却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登上了1号线,感觉像是搭乘一辆飞跃在重庆都市森林空中的列车,在列车上尽情享受着触眼可及的夜景。而刚坐过穿楼的那一站,我就转二号线啦,真的蛮兴奋的。


至于惊吓,便是黄花园那一站了,从洪崖洞出来我就一直沿着嘉陵江找地铁站,找到黄花园站,看到站台就在眼前,可就是找不到进站口,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半了,路上已没有多少行人。最后在一商家的指示下,找到了站口——我刚才进去了却又倒出来的地方。黑漆漆的,没有灯,下了几层阶梯,就像是闯进了别人家的后院的停车场。碰到一对夫妻也站在站口犹豫,我就主动去带路啦,嗯,穿过了别人家的停车场,再上几十层阶梯,就抵达黄花园站了。【鼓掌】【献花】【感觉自己超棒的,(#^.^#)】

晚上十点,顺利到家,啦啦啦。

emmm,,,,,,第一次认真写游记,就拉拉杂杂写了这么多(捂脸)。

重庆,是会再来一次的,因为距离,武隆地区还没去呢。而重庆还有许多在建中的景点。相信下次来她一定会以一个更加妖娆的形象欢迎我的归来的。

就这样,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