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日志:新干的燥石,花映奇石

老青年凳子2019-03-13 12:03:51

燥石风光

 
 行摄燥石

    曾经,许多藏于深山的美景,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被人们发掘,并成为热点。尤其,不少深闺佳丽是被摄影爱好者发现,美照的发布,惊艳了人们的眼睛,吸引了人们的注意,由此从默默无闻,到一鸣惊人。比如,我非常喜欢的安徽歙县阳产土楼,就是这样。家乡新干的燥石,也是类似被淘出,迅速为人知晓,并吸引人们慕名而来。

    我这是第二次来燥石。记得第一次是2015年的清明节,在学生小超和他爷爷的带引下,爬了燥石山。那次燥石山顶的杜鹃花还基本没开,但是那些奇形怪状,又惟妙惟肖的石块、石垄,已经让我“畅快于极顶之豪气,沉醉于风光之绮丽”,并期待“映山红艳顶,花贺奇石”时再来。

    这次应同学之约,再登燥石,拍摄美景,时机恰好,杜鹃花盛开。搞摄影的都知道,拍摄风光,没有合适的天气,万万不行。既要好天气,又要逢周末,真是需要运气。

    早起,从阳台望天空,云还是较厚,有放晴的迹象,但还是感觉忐忑。一行好“色”的人,从县城,经七琴,往燥石。燥石村在山里,在半山腰,崎岖陡势的山路,开车确实需要功夫。由于新建了风力发电,修了蜿蜒的山路,车子几乎可以开到山巅。

    据说,不少来此游玩的,回去不屑地说:燥石没什么好玩的。也许是他们的“玩”,不是这里能够提供的玩,也许是他们没有找到好玩的地方。因为这里群山绵绵,奇石四散分布,没有熟人带引,往往不得要领,特别地,要去觅得燥石杜鹃花的烂漫,要能摄得燥石杜鹃花的妙绝,没有熟悉燥石,又独具“色”眼的人指导,还真是会错失机缘。海飞就是这样一位“色”人,一位为燥石旅游开发做出了贡献、熟悉燥石、热爱燥石、经常来燥石的人。海飞爱好摄影,有不少作品被媒体采用,其中关于燥石的,我就见到过数张。这次有幸,他为我们带路。

    将车停山顶一风车下的平地,山风微寒,眼见薄云缥缈,红杜鹃烈焰,内心被美景激起的兴奋,让人瞬间惊呆无措。在海飞的引导下,定了定神,才开始在山石间,在花簇中,选择合适的视角,调整恰当的参数,誓将眼前的美景,框入相机。拍摄的过程,陶醉于自然美,身心放松,心情愉悦,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修为。

    燥石的石多,岩石满山,一垄一垄,形成巨石川,一堆一堆,垒成峰上峰。燥石的石奇,有的堆砌如傲首苍穹的神龟,有的层叠似微缩的峻岭,有的巨石如卧于坡岭的雉鸡,有的石块悬而似能风动,什么母子情、一柱天、和平鸽、大鲵石,等等。燥石的花特,杜鹃花南方的山都可见,但燥石的除了红杜鹃,还有紫杜鹃,相互点缀,相映成趣,特别是,燥石的杜鹃,多长在岩缝中,株小巧,簇簇不成林,正是花戏顽石,石伴春花,让人觉得花姿更挺俏,顽石也灵韵。

    山气变幻莫测,快午时,云雾遮日,只好下山,到燥石村农家午餐。燥石有几个村小组,这个小村建在山坡,从上到下,层落七排,整齐面阳,每排数栋,多数是石砌墙,有的还是土胚墙,但瓦顶都是青灰与红褐相间。山村隐于茫茫苍翠,古朴清幽,如世外桃源,村民淳朴厚实。村外松林,高俊挺拔,树皮皴深,似彰显着村人岁寒坚傲的性格。我们自己买了一些菜,海飞来得多,人熟,请村民老徐家帮做好,给点辛苦费。农家灶做的饭菜就是香,用高山稻谷酿的土烧就是纯,一顿美味佳肴。

    午饭后,原本要返回,经验丰富的海飞,看天气开始放晴,可能还有好戏,建议再上山。其实,大家心里原本就觉得有些遗憾,因为上午云雾,没有拍到大场景,正“烧”得难过,自然一呼齐应。

    再上山巅,云雾没有散尽,但天穹已开,目能极远。蔚蓝的天空下,絮云缥缈,朵云徐徐,这正是摄影所期望的。杜鹃花在温柔的阳光下,自然是更加娇艳,在山石间绽放,点缀如锦。高低起伏,由近及远的风车,随风大风小,快快慢慢,悠悠轮动。山势延绵,远山青黛,尤其是玉华峰,有时被云雾遮掩,有时朵云在山顶如絮帽。期待和等待的正是这样的美景,正是发烧友们,期盼成片的佳机。守在那里,一直待到日斜且晚霞无望,才不舍地下山回返。

    延绵的山,奇异的石,娇艳欲滴的杜鹃,还有那悠悠的风车,和古朴的石头村及村中憨实的老乡,神奇的燥石,山顶云卷云舒,山间花开花繁,山里淳朴乡情。燥石,来了一回,恰如清烈醇香的土烧,喝了一口,不但回味无穷,还心生念念之痴。

燥石行摄

人间四月芳菲尽,世外燥石春意浓。

眺望岭绵晴日煦,聆听垄阵暗泉淙。

石顽簇艳花儿蕊,花巧凝芳石隙缝。

风电悠悠千百度,老屋醇酒客新容。
      写于2018.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