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凤凰崇拜的起源与演变(下)

滁院何新学会2019-05-30 02:24:37

何新:凤凰崇拜的起源与演变(下)


六、鸵鸟在中国古陆的绝灭


  从古生物材料看,鸵鸟及鸵鸟卵的化石,在中国的古地层中具有广泛存在。例如著名的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不仅出土过鸵鸟蛋,而且发现过鸵鸟腿骨化石。据古动物学家报道:


  “鸵鸟是我国北方更新世晚期地层中最丰富的化石种之一。鸵鸟蛋化石遍及于新疆、甘肃、宁夏、青海、陕民、内蒙古、山西、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北京等十二个省市自治区。已经发现的完整的蛋化石,至少有七十处。有蛋片化石的地点不下上千处,可以想象当时鸵鸟之繁盛。在我国北方,几乎所有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都有鸵鸟化石。”


  至少在距今约1万年至三千年的历史年代内(甚至还要更晚),中国北部草原区域仍可发现有鸵鸟活动的大量遗存。


  与鳄鱼一样,鸵鸟适应生活于气温较高的生态环境中。大约距今8000—5500年间,地质上称之为大西洋期,是全世界气候的最佳期。那时我国北方地区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植被充分发育,山区森林茂盛,野生动物大量繁殖。(参阅竺可桢《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


  但是,在据今3000—2000年左右,发生了一次气候变冷时期。据动物学家推测,鸵鸟在中国濒于绝灭的时间,大致可推定约在距今4000年左右——而这正是传说中的黄、炎帝(尧舜)时期。在黄帝、炎帝时代,鸵鸟,即凤凰的出现已被认为是一种十分重要的祥瑞,可见其已变得十分稀少。


  而在这一时期以后,关于凤鸟出现的报告,即愈来愈趋于稀贵。偶或出现,即被看作特别重大、具有吉祥涵义的珍异事件(参看前引《韩诗外传》)。


  因此凤凰被认为是与丰收和祥瑞有密切关系的“瑞应鸟”、“瑞鸟”、“瑞鷃”。以至与生态和气候、季节相关的“青鸟”、“春鸟”。



  实际上,从早期西周金文所见关于“生凤”的最晚记载,到汉代谶纬家关于重新发现凤鸟的记述之间,有着将近两、三千年的一段凤凰/鸵鸟空白时期。


  综上述:我认为,蛟龙和凤凰——大型鳄类与鸵鸟,都是古中国本来实存过,但在周秦汉以后渐趋绝灭了的动物。


  周秦汉以后,中国社会愈来愈深刻地摆脱了早期图腾文化的影响。又恰是在商周秦汉之间的三千年内,中国大陆的自然生态与人文地理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迁。气候的趋寒、湖沼湿地的减少、山林草原的大片垦伐,以及人类控制和破坏大自然手段的逐渐加强,使得龙——蛟鳄(大型鳄类)在中国北方趋于灭绝,而凤鸟——鸵鸟则彻底地绝灭了。


  据说孔子临终前,由于毕生未曾见到过龙、凤这两种祥瑞神异动物,曾发出了著名的悲叹:


  “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何按:河图、龙马,实即鳄鱼背甲的花纹。《论语注疏》邢注:“郑玄以为,河图洛书,蛟龙(一本作“龟龙”,龟、蛟字通)衔图而出。”《中候》曰:“龙马衔甲,赤纹绿色,甲似龟背,柔广九尺,上有列宿斗正之度,帝王录记、兴亡之数。孔安国以为八卦是也。”这种绿色龙马,实即大型鳄类。)


  ——“凤鸟未来,龙马也不来,我就这样地要死去了!”


  这恐怕不仅是孔子对时代政治的悲叹!而且也正是对其所处时代人文生态、自然变迁的悲叹!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内,凤凰的传说,由上古以一种真实鸟类为原型的动物图腾,演变为既有宗教意义、又具有政治意义的一种灵鸟神话。



  在传说中,凤鸟是一种祥瑞之鸟(瑞应鸟),而且与圣人关系密切。凤凰与黄帝尤为关系密切。


  纬书《春秋合诚图》记:


  “黄帝游洛水上,与大司马容光等临观,凤凰御图置帝前。帝再拜受图。”


  《元扈石室铭》:


  “尧坐舟中,与大尉舜临观。凤凰负图授尧图。以赤玉为匣,长三尺八寸,厚寸,黄玉检,白玉绳,封两端。其章曰天赤帝符玺。”


  宋人罗愿在所著《尔雅翼》中讲过这样的话:


  “盖凤生南方,达中国而不妄飞、鸣、饮、啄。其至盖罕,故孔子称之。而世好事者喜为之传道,务奇怪其章,抽绎其声,列于神圣,故千世而不合焉。”


  所谓“凤生南方”,应是根据《山海经》五彩鸟出于南方丹穴之山的传说。所谓“其至盖罕”,即所见稀少。


  我们观察从岩画、商周铜器、秦汉砖石画中关于凤鸟的原始造型,会发现其与鸵鸟的原型形态相去皆不远。



  但当鸵鸟在中国绝灭后,凤鸟与其原型鸵鸟的形象,就逐渐分离。逮于唐宋以下,已是谁也不曾见过凤鸟。人人都只能口耳相传,文字转抄错讹,其言语辗转附会,增枝添叶。结果就如龙一样,无论在造型艺术中或者在传说中,都日益远离其真相。


  实际上,秦汉以后,龙、凤不再是一种图腾象征,而愈来愈变成一种宗教哲学中的抽象崇拜和艺术美感所寻求形式表现的造型符号。


  然而实体尽管消失,语言的记号外壳却依然保留着。凤与凰这两个语言记号的外壳,给人们的想象力留下了几乎可以作无限发挥的园地。所以,凤凰的传说早在秦汉学者中已经众说纷纭,成为一种极为怪异的神秘、神圣之鸟。而在魏晋以后,就更是新说迭起,愈传愈奇了。


七、古史书中西域入贡鸵鸟的记载


  在关于中国古代奇鸟的记述史料中,我注意到有如下一则:


  “尧在位七年……有析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重晴,言双睛在目。状如鸡,鸣似鸡,时解落毛羽,以肉翮而飞,能博逐猛虎,妖灾不能害。”(《太平广记》卷460引《周书》。)


  案析支国,即条枝国。即“Tazi”。唐代称“大食”,此乃中国古代泛称阿拉伯国家的古名。所献中国之“重明鸟”,《拾遗记》记为“鸾”,言其“或一岁来,或数岁不至,国人莫不扫洒门户,以留重明之集(栖)。国人或剖木,或铸金,似此鸟之状”。


  鸾鸟就是凤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