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蚕农吕正军

摄无影2019-02-12 09:07:26

去年六月去盐城射阳拍摄春蚕的时候晚了几天,大多数蚕农家的茧子都已经被收购掉了。但却意外认识了蚕农吕正军夫妇,当时他家还有一些蚕茧没有采摘,我们就在他家的蚕房里拍了一些片子,有一张自以为还拍的可以,所以不能说是白跑一趟。

对于玩了几年摄影的我来说,如果每次出行能拍到一两张自己满意的片子就算没白跑。最近两年甚至我觉得即使一张没有也不算是白跑。究其原因可能一是因为心态变了,不再以获奖为目的了。二是对摄影的看法变了,不再为了摄影而摄影。三是越来越倾向于取悦自己,不再为了取悦他人。包括每天在朋友圈发几张照片也纯粹是自娱自乐,不像刚开始那样很在乎别人的看法。

这样的改变和年龄见长是没有关系的,听一飞说起某80高龄的摄影前辈只要他发的朋友圈片子你不点赞,第二天马上打你电话问为什么不点赞。究其原因,还是一个心态问题。

突然脑子里浮现N年前苹果和三星的一段对话:

苹果:我有指纹扫描。

三星:我屏幕大!

苹果:我有siri

三星:我屏幕大!

苹果:我有金属外壳。

三星:我屏幕大!

我也来改编一下:

老法师:我是摄影家。

了了:我心态好!

老法师:我是国家级摄影家。

了了:我心态好!

老法师:我是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员。

了了:我心态好!

老法师:我是美国PSA会员。

了了:我心态好!

……

又跑题了!

言归正传,话说上周四天樱师妹在群里发了一段吕正军拍的一段手机视频,他家的蚕宝宝已经长大,不消几日就要上山了。

所谓上山,就是蚕宝宝们成熟后开始爬上蚕格子作茧,蚕作茧的过程很快,早上开始上山,晚上就能结下薄薄的一层茧。结完茧不消两天就可以采茧了,把茧装进袋子,直接可以卖给收茧的人。收茧人大部分都是一些来自浙江的商人。

天樱师妹这两年摄影热情高涨,每次的出行中几乎都有她的身影。所以一看到她转发的视频,我和师父马上响应周末去看看。龙师妹当然又第一个报了名,不过最终由于某个原因没能去成。这桥段成了我每次写游记必不可少的一笔。

最后成行的还是三个人,师父、天樱和我。

 

201862日,星期六,上午830

我们从昆山出发,三个小时后到达射阳特庸镇王村村,吕正军家就在路边上。

通过通州大桥

我们没有事先和老吕打招呼,但他好像知道我们要来。车刚一停他就出来和我们热情的打招呼,就像老朋友一样。


因为已经是午饭时间,两口子非要留我们在家吃饭。

我们因为心里惦记着野鸭菜饭,就蜿蜒谢绝他们的好意。

但我和天樱早就忘记了饭店的名字,好在去年写的游记里有记录:景隆生态园。

借着高晓松的导航我们很快找到了那家饭店。

我吸取了去年三汤一菜的教训,亲自去厨房点了三菜一汤,外加野鸭菜饭。

野鸭菜饭是当地一道名菜,由于做工讲究需要半小时才能做好。我们有的是时间,就在餐厅慢慢喝茶等待。

三个人说说笑笑,等吃完午饭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一点。

我们还专门去超市买了一支手电筒,因为蚕房光线昏暗,蚕农喂蚕的时候可以营造光影效果,我已经在脑子里浮现老吕口咬手电筒双手喂桑叶的画面了,看来还是师父想的周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超市里的手电筒粗了一点,不过嘴张大一点还是能咬住的。

到达老吕家的时候,大门紧闭,我们喊了半天没有回应。心想这次可能真要白跑一趟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就找了一个背阴的地方耐心等待,大不了晚点回家。

不一会儿,老吕家的门开了。原来他们在家午睡,没有听到我们的叫声,看来我们的声音温柔了一点。

老吕提出要带我们去村里一家最大的养蚕人家看看。

到了一看,好家伙!确实大。那是按照工业标准厂房建造的,足足比老吕家大了十几倍。

诺大的厂房只有母女二人,这里都是家庭养蚕,几乎没有请人干活的。所以要拍这样的大场景没有一定数量的干活的人很难出片。于是我们放弃了这里的拍摄。


不一会儿男主人回来了,此人大有来头,乃王村村书记也。书记姓丁,看来和老吕关系很好。我们寒暄了一番后,告别了丁书记一家三口。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拍摄老吕夫妇喂桑叶的场景,出于尊重原汁原味的考虑,我们基本上没有要求他们摆拍,也没有让老吕口咬手电,虽然这样可以出片,但我们还是没有这么做。


光线太暗,好在师父和天樱带了脚架没有影响到拍摄,但我的小黑卡就差强人意了,自动ISO打倒6400才能手持拍摄。这样的片子基本就是废片。我只能借助闪灯拍,很快就耗完了电。


这时候又想起了一飞的话,买1DX2吧,12800ISO也没问题。机身36000大洋,对我来说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4点整我们告别了老吕夫妇返程回昆。去的时候是天樱开的车,回来换我开。对我这个低于120码就会犯困的人来说,超速是最安全的选择,到昆山的时候足足快了半个小时。

我没有告诉天樱,在她打盹的时候,我曾经飙到170码,这还不是我的最高车速,我的最高车速是195码,那是N年前的时候和赵志良飚车,那次我输给了他,但我不服,我开的是三菱欧蓝德,他开的是大众高尔夫。

不过如果真有罚单的话,也不是我的责任,因为导航提醒前方有测速的时候我都是规规矩矩的通过,要怪就怪高晓松。

其实要拍好养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时间跨度来讲最好拍全四季蚕,从养蚕到出售的整个过程也必须拍全,尤其是接下来的上山、采茧、收购、加工等缺一不可,只有这样才能算完成了一次拍摄。所以说,摄影不容易,且拍且珍惜。

最后用一句同事冯美女的话来结束本次一日千里的闪拍。

“不期而遇的感动也是一种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