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时,女人会有哪些不可描述的反应?

20188082019-05-24 07:26:13


第001章满村皆是留守妇人

  村里的壮丁都混到外面去了,留下一大群水嫩嫩的小媳妇大姑娘伴着老人与小孩守在村里子。村里称得上壮男的几乎已经没有了,除了二流子刘涛这个十七岁的孤儿外,要么就是一些毛还没长齐的小男孩,要么就是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糟老头。

    当然,除了刘涛这个异数外,那位五十多岁的胡村长也可算得上是留在村里的壮男。

    和一大群或是狼虎之年的中年女人,或是饥渴难耐的小媳妇们生活在一个村里,刚刚十七岁,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刘涛,注定是要发生一些香艳的故事。

    在一个满是守活寡的留守妇女的村里子,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呢?

    清明时节,似乎比过年还要热闹,热闹在于上坟祭祖,这个时候,很多在外打工连过春节都不回来的村民,现在却会千里迢迢地赶了回来。

    祭祖比过年重要得多了,这并非是村民们某种情怀的正能量作用,而是大家都期望通过祭祖来求得祖宗保佑,求得财丁兴旺,事事顺头。

    祭祖前一天,都是需要认真清除一下祖坟头上还有周围的杂草的。

    刘涛的爸妈都去逝了,只留下他这一根独苗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人虽然穷,可是祭祖还是必须做的。

    十七岁的刘涛正在老爸的坟头上除着草的时候,忽然听到一男一女的欢笑声传来。

    刘涛抬头一看,只见他的那个在外面打工的表哥廖驹和一个穿着一套黄衣裤,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嫩嫩的大姑娘一路说说笑笑地走来。

    长这么大连村子都没有出过几次的刘涛,陡然看到一个穿着十分时尚的外地花姑娘,而且还那么漂亮,那么轻盈高佻,他的心不由得随之荡了一荡。娘的!真美啊!要是老子也能娶人

    这么漂亮的老婆,那真的是死了也值了。

    “表哥,你也回来上坟啊?””刘涛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好看的大姑娘身上,一边却张嘴问着廖驹。

    廖驹这时才看到正站在坟头上的刘涛,忙笑着答道:“嗯!是啊,你也在铲坟咧!哈哈哈……这个是我的女朋友!””廖驹十分得意地指了指身旁的漂亮大姑娘笑着说道。

    “哦!表哥你好福气啊,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女朋友咧!””廖驹“哈哈哈”的傻笑着,没有回答,他女朋友也冲刘涛微微一笑,并没有搭话。

    刘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穿着的一身实在是又脏又土,只怕在廖驹女朋友的眼里,自己肯定就和叫花子差不多,他不由得一阵的自卑。同时,心里也相当的不服气,廖驹长得那么丑,凭

    什么他可以找得到那么好看的女人,老子可比他帅多了,如果老子活得体面一点的话,找的女人一定不能比廖驹差。

    看着廖驹和他女朋友走了过去,刘涛死死盯住人家大姑娘那浑圆的大屁股猛咽口水。

    “娘的,这么好看的女人,只要有机会,老子一定要把她上了。””正在胡思乱想的刘涛,眼帘里忽然飘来一朵彩云,他眼睛一转,从廖驹女朋友的大屁股上移动了这朵彩云身上。

    这朵彩云不是真正的云,而是一个穿着翠黄衣衫的娇艳少妇。

    她是胡村长的三媳妇王彩云,是邻村嫁过来的,人如其名,穿得很亮丽,人也长得很漂亮,身材又高又苗条,两条浑圆的腿格外地招人。

    “哟!涛弟,你一个人在铲坟啊?””王彩云一看到刘涛就甜甜地笑着搭话,她一笑起来,嘴角的两个深深的嘴窝,令男人一见就想伸手去捏好那可爱的下巴。

    对于王彩云这种漂亮的少妇,刘涛也是相当的垂涎的,只不过他现在还是初哥一枚,还幻想着自己第一次能够跟一个正版原装的黄花大闺女共享。

    “是啊胡满嫂,没办法,我就是一个人喽,要不你来帮我铲一铲啊?””刘涛一副大灰狼看见小绵羊的神态。

    王彩云哪有不懂刘涛的坏心思的,但是她似乎并不反感,只是狐媚地瞟了刘涛一眼,笑道:“我要是去帮你铲,等下别人看到了,还不笑话死我们去,你这臭小子,存心要看我挨别个笑话是不是?”

    刘涛腾地跳下坟头,几步跨到王彩云的身边。

    王彩云一慌,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刘涛的大坏手早就一把捏在了她那高高隆起的大屁股上去了。

    “笑话就笑话,大不了你和胡三离婚嫁给我喽!””刘涛放肆地调戏着这个比他大四五岁的少妇。

    “咯咯咯……死鬼,你别在这路上动手动脚的啊,有本事晚上爬到我家里去!””王彩云倒是没有抗拒刘涛的动作,被刘涛一把捏在浑圆的大屁股上,她还很自然地嬉笑着说道。

    “真的?如果我去了你家,你就做我的女人?””刘涛心里一跳,没想到王彩云说起话来这么放肆大胆,她向来都有“狐狸精”之称,看来真的一点也不假啊。

    “嬉嬉……当然是真的了,只要你敢来,我就敢接待你!””王彩云颇带挑衅语气的说道。

第002章 想娶个城里的姐儿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把刘涛和王彩云这对各怀色心的男女小小地吓了一跳,两人转头

    一看,却见一个身材高佻,虽然衣着十分简朴可也掩盖不住她的秀丽的少妇,正扛着锄头往这

    边走来。

    这个女人叫赵英,外面嫁进来的媳妇儿,虽然在村里当了十几年的媳妇,可是说话的口音

    还是带一点外地的味。

    “随便聊聊,英姐,你来铲坟呢?””刘高故作镇定地问道。

    “嗯,是的,彩云妹,你好像跟涛弟关系很好哦!””赵英神秘兮兮地笑着说。

    王彩云不慌不忙地笑道:“当然好了,涛高人这么好,咱们大家又都是乡里乡亲的,不把

    关系搞好一点怎么行呢?你说是吧英姐?””

    说话间,王彩云已经上前挽住赵英的手了。

    赵英只好:“呵呵呵……”她与王彩云一道朝前走去,还不时地一起回头来看看刘涛,又交

    头接耳地谈着笑着,也不知搞的什么鬼。

    清明节了,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比过年都热闹得多。对于那些常年在外

    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清明回家祭祖,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得多。这是谁都明白的原因,

    回家祭祖,无非是为了求得祖宗的荫护,保佑自己财色双收等等。

    这些人,也只有在期望祖宗给予自己好处的时候,才会想起祖宗来。

    这些人在自己祖宗还活着的时候,往往连一天孝都没尽过,尤其是男人,扔下老婆孩子在

    家,自己在外面打工或者做生意,家里老爹老妈的身体状况从不过问,有病了打几个钱回来,

    死了就请几天假回来料理后事。

    清明节的热闹比之过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过年也不愿回家跟老爹老妈老婆孩子

    相聚的男人们,还有那些迷醉在外面花花世界里的姑娘们,清明节却都积极地回来祭祖了。

    刘涛看着那些大老爷们,心里恨恨的。这些爷们一个个穿得光鲜极了,有不少还是开着小

    车回村的,而他还住着两间老式木架老瓦房,也是村子里五十余家中唯一的老瓦房。别人家至

    少都是三层以上的平房了,有的甚至整得像小洋房,里面光光亮亮的,弄得刘涛一见就恨不得

    抓几稀泥巴扔到墙上去。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刘涛十岁死了爹娘,剩下个病秧秧的爷爷,勉强抚养着他长到十六

    岁,也一命呜呼了,后事都是靠乡邻们帮着料理的。冲着这点,刘涛还是不好往小洋房上扔稀

    泥了。

    回村的大军中,也有令刘涛一看着就入迷的人,这些人当然是那些村妹子们,还有那些哥

    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

    村妹子们没出村之前,一个个粗衣粗布的,背着背篓满山爬着打猪菜,没想到一出村到外

    面两年,回来一个个山鸡变凤凰,个个花枝招展的,一个也不比城市的姑娘们差,而且还是素

    面朝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好山好水让她们皮肤天然的白,水嫩嫩的,好不诱人,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

    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

    只可惜,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这害得本来

    就重男轻女导致男多女少的村庄里,光棍的男人越来越多,有本事的出外面打工带外地的姑娘

    回家过日子,没本事的村里找不着,外面又带不回,只能老实光棍着。

    村里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百号男人,去除老的小的,年轻的也就一百来号,可是却有十

    几号还是光棍,有几号都年近四十了,有几号还正处于疯狂找老婆的青壮年时期。

    对于去年刚死爷爷,念年才满十七岁的刘涛来说,虽然还不能算是光棍,但是自己小学二

    年级的文凭,和两间老瓦房的家产,和几块差不多长出林木的荒地,将来不是光棍就怪了。

    而且他这条光棍,也将是最光的,没文化,还好吃懒做。外出打工,没文化厂子都不收,

    去工地上混两天,窝在工棚里再也不想上工,吃了几天白饭够本就拍屁股回村。家里几块地,

    他想做的也就是一把火烧了荒草,跟别人家借牛来乱划一通,撒几粒菜仔儿,肥也不浇,然后

    就等着吃了。

    叫他种玉米,没粪,没猪没牛给他踩,他自己制造的,他见了就想吐,哪里还会去挑来施

    肥。不过,种点芭蕉芋和毛芋头,倒是他最乐意干的,因为这玩意然只要有土,挖个坑埋下

    去,保证就能长得果实圆满,到时刨出来一煮,又甜又香的,裹腹完全没问题。

    所以,在刘涛那几块荒原一般的地里,芭蕉芋和毛竽却是不少,因此刘涛竟然也不会饿

    死。

    没有米饭,他自然没少去向乡邻讨,没有肉,能去乡邻家里蹭就蹭,实在馋了,就扛个木

    叉,背把弯柴刀往山林去,见蛇就叉,见蜂窝就捣,这是来肉最快的法子。反正大热天的时

    候,山林里的蛇着实不少,他基本上每次上山都能弄上一两条。而且在山沟小溪里,也能抓到

    螃蟹田鸡,运气好还能摸到几条鱼。因此,刘涛竟然成了现代农村里一个小猎人了。猪肉牛肉

第003章风流俏寡妇

 但是,每年也就几天有那样的想法,等外面回来的大姑娘们离村之后,他躺到自己的老房

    里面时,啥都害怕想了。

    清明节,别人家有酒有肉有鞭炮,他呢,用野味跟别人换了点花糯饭和豆腐鸡蛋,自己买

    了点香纸,到他爷他爹娘坟头上去祭了一翻,就拿回家享受了。

    清明节,鬼的节,七月半也是鬼节,鬼一年还过两次节呢,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过节。

    天黑了,祭完祖了,鞭炮不响了,有些爷们连夜驱车离村了,过了这个夜,那些打工的哥

    儿们姐儿们,也都要离村了。

    刘涛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上,稀里糊涂地活着,本来无牵无挂的,不过想到又要见不到

    那些花枝招展的姐儿们了,心里竟然有点惆怅起来。

    躺在自己的老房里,左右睡不着,就穿了条十元钱买来的七分裤,拖着人字拖,光着膀子

    出门乱逛。

    别人家此时都亮着灯儿在堂屋里看电视呢,他自然没有电视看,虽然他也是个电视迷,不

    过他一般不会到别人家去蹭电视看。

    妈的,等老子有钱了,也弄台宽屏的液晶电视来,天天看。

    刘涛拖着人字拖,打从一栋栋平房面前路过路过再路过,一走不小心就走到了村尾的杨二

    嫂家门前的小河边去了。

    小河岸上有个小小的水泥堤坝,本来是拦水给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的,现在有洗衣服

    了,这堤坝上洗衣就剩下刘涛与杨二嫂了,刘涛是个孤儿,杨二嫂是个寡妇,两人都没钱买洗

    衣机。

    这堤坝除了洗衣之外,就是男人们游泳的最佳场所。

    刘涛心烦意乱地坐在堤坝上叹着气:“妈的,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老子现在竟然懂得想

    大姑娘了,唉,真烦!””

    头一回夜里出来逛的刘涛自言自语地说。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没法跳入水中游泳,不

    过,水里倒映着的那轮明月还是很好看的,刘涛一边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水,让那轮水中

    明月圆了碎,碎了又圆。

    正玩得有点欢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呻吟。

    咦!好像是杨二嫂的声音,莫非是生病了?杨二嫂一个寡女拖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一个五

    岁的女儿过日子,过得实在比他还要惨,幸好老公生前起好了小平房,还能为她们娘儿们遮风

    挡雨的。所谓同病相怜,刘涛倒也有同情心,平时得的野味比较的时候,到也常送一点给杨

    嫂,让她们母子们补一补。

    此时听到杨二嫂的呻吟声,刘涛一骨碌爬起来,几步就跳到了杨二嫂家,正待高声叫问的

    时候,却又怕惊动到熟睡的小儿。

    今夜杨二嫂好像是早睡了,堂屋里没开灯,没看电视,只有房间里亮着灯,她的房间是靠

    外靠窗的,上了水泥钢筋铸成的阶梯,往左的小走廊一拐就到。

    窗子是关着的,还有窗帘子掩着,没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里杨二嫂很压抑的

    呻吟声,这声音刘涛不懂,但是还是觉得听起来好像与平时听到病人发出来的不太一样,似乎

    有点儿令人心里起某种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刘涛真个搞不懂了。刘涛只好贴着窗子轻声叫

    道:“杨二嫂,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房里的呻吟声立马停止了,杨二嫂似乎是有点吃惊地问了声:“谁?””

    声音挺急促的,带着紧张的感觉。

    刘涛回道:“二嫂,是我啊,刘涛,你是不是病了啊?””

    “哦!没!我没病!原来是涛弟啊,你等一下,我就开门!””

    刘涛松了口气,看来二嫂是真的病了,怕自己担心,所以不说,不过她还能下床,说明病

    得不是很严重,那就好办了。

    正想着的时候,大铁门呀地一声开了,刘涛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宽松短睡裙的女人

    站在门中冲他笑。这个二嫂三十一岁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加上平时劳苦,所以她并不算美

    丽动人,不过当姑娘时的确是朵花,现在像是徐娘半老了,在月光里,穿着短短睡裙,平时都

    包裹粗布裤子里不外露的两条大腿儿,此刻在月光里微微晃动着,好白好滑的感觉。

    还有她那nai过两个娃的大nai子,在睡裙里没有束缚竟然也还挺得厉害,宽松的连衣睡裙

    竟然也没能挡住它们的美丽曲线。

    杨二嫂平明高挽着的头发这时也放散下来,披在肩上,竟那个平时背着背蒌的看不出什么

    特色的村妇,一下子竟然有了电视里飘逸美人的范儿。

    美!月下看美人,还是个成熟的徐娘,真他娘的美。

    刘涛头一回对杨二嫂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大了自己十几岁的女人,竟然能让他咽口水,

    刘涛一点也没有想到。

    “涛弟,你怎么来了?””

    杨二嫂看到刘涛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的神情,嫣然一笑,问刘涛。

    刘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