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老婆的四川人,是如何练就铁血川军

一号哨位2019-02-25 09:40:55


文 |  原小草(一号哨位专栏作者)


传说中,四川有一神奇物种,名曰幸福耙耳朵。此物被四川人民津津乐道,有好事者将其搬上荧幕,录制同名本土方言剧——《幸福耙耳朵》。此剧一经播出,迅速火遍巴蜀大地,引起一波又一波收视热潮。


耙耳朵,怕老婆谐音也。四川男人怕老婆、怕女朋友,大概是全国都出了名。如果你要问四川男人有多怕老婆,《幸福耙耳朵》里的主题曲可以让你略窥一二:


女:锅你洗了哇/碗你洗了哇/脏衣服一抹多/你都洗了哇

男:锅都洗了得嘛/碗都洗了得嘛/脏衣服一抹多/都洗了得嘛

……

四川男人怕老婆,无论其年龄、职业、地位、收入,就连最可能有大男子主义倾向的四川军人,也未能幸免。


老李是我们单位机关的一名营级干部,他平时没啥爱好,就喜欢放假时出去泡茶馆。泡茶馆是四川人民喜闻乐见的群众性运动,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也不能幸免。他泡茶馆非常有规律,每月发完工资,第一次周末休假定会约上朋友搓一顿,然后,消消停停,等来月再战。为啥,工资全部上交,零花钱只够他约一次啊!


战友们常常开他玩笑,说堂堂一个营级干部,随时兜里只摸得出20块钱,要想让他请客吃顿饭,那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每当听到这些,老李只哈哈一笑,“老婆在家带孩子不容易,工资上交是理所当然的事嘛。我在部队,吃食堂、穿军装、住宿舍,本来就不需要花什么钱。再说了,我就不信你们就不怕老婆了?”


是呀,单位里别说定期上交工资了,好多战友连工资卡都只见过一次,还是在当初领卡的时候。战友们常常刚看到手机短信提示发了工资,没过几分钟账户里就只剩下一个零头。


交工资仅仅是耙耳朵的最低标准,每当战友们休假归来,一个个都疲惫不堪。“你干嘛啦,休个假比在部队训练还憔悴?”“做家务啊!知道我要休假,老婆堆了几天的活全留在那等着我!”


没错,每一个四川军人都是家政能手,洗衣服、拖地、洗碗、刷马桶……在部队练就的清洁本领,在家里必须大展一番身手。老婆干什么?平时一个人在家都是老婆做家务,好不容易等到免费劳动力回来了,还不得自己放松一下,让老公好好表现呀。


众位看官,看到这里,你要以为四川军人都是软绵绵的性子,那又大错特错了。作为四川男人,他们是耙耳朵,作为中国军人,他们绝对很硬!


就拿老李来说,前段时间,他作为业务部门领导去组织特战队员极限训练。30好几的人了,整天跟着一群年轻小伙摸爬滚打,负重30公斤长途奔袭,带头穿越催泪弹雾障,武装泅渡、高空索降、泥潭搏击、徒手杀鸡……30多项训练课目他一个也不落下,他也不怕拖部队的后腿,真是没脸没皮。不过效果倒还挺不错,战士们跟着他嗷嗷叫的往前冲。


我烤着他徒手处理掉的野鸡,透过篝火的暖光看着他黑乎乎的脸,不禁在心里暗暗竖起了拇指。不过,他背囊里应该不会装的是报纸吧。


刚吃完烤焦了的鸡肉,老李又吹响了集合哨。他要给战友们做“战前”动员:


“你们累不累啊?”


“累!”


“辛不辛苦啊?”


“辛苦!”


“累就对了,辛苦就对了!如果谁不累,谁不辛苦,那谁就是在偷懒,没达到训练的效果。你们说,我们在这里是来干嘛的啊?”


“吃苦!”


再次出发,我溜到老李身旁,“老李,你可真硬!”


“别提啦,累死我了。想到这次训练完了,我还得回家做家务,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老李哭丧着脸偷偷给我说。


老李抱怨完,抖了抖背囊,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一直好奇,老李的妻子到底是个怎样的狠角色,能培养出这么一个老公来。在一次“好军嫂”座谈会上,我终于见到了她。出乎我的想象,嫂子是一个温柔文静的女人,说话也软软的,嫂子说:“有人说军嫂很辛苦,但我却觉得特别幸福。老公热爱这身军装,也尽一切努力爱着我和孩子,爱着这个小家庭。”


是啦,耙耳朵不是真正怕老婆,其实满满的都是对妻子的爱。


这就是幸福的四川耙耳朵,这就是铁血的川军真汉子。是猛虎,练兵场上见真章,在家里,还是做一个温顺的小猫咪吧。


俗话说,无图无真相,我得给大家上几张。



 
今天,四川武警的形象片发布啦。如果您觉得这群军人十分可爱,请移动您的手指,点击左下阅读原文,去给这群堪比宋仲基的男人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