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纪事| 逃难

韩家讲堂2019-12-13 15:11:28

点上面“蓝字加入韩氏大家族

韩家讲堂微信公众号:jxhanshi

 无论您在哪里,只要您姓韩”,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韩家讲堂” 再点击“关注”,即可加入韩氏大家庭,和世界各地宗亲交流。让我们携手同行,弘扬祖德,敦亲睦族,造福宗亲,传播正能量。


扫描二维码,关注“世韩传媒”

扫描二维码,关注“世韩族谱”

老妈很痛恨日本人。

她听说我曾到过日本考察,就交代我说日本人很恶的,要当心啊。我说日本人似乎挺文明的,对人点头哈腰,很温和的样子。她说可能现在这一代改好了一点,以前的日本人很恶毒的,杀了很多中国人。

三都是一个江南小镇。这里是鱼米之乡,一条修河蜿蜒而过,地阔水肥,养育了世代我的父老乡亲。三都之名始于唐德宗贞元16年(800年),其时建分宁县辖八乡,其中泰乡分十都,三都即为泰乡第三都。其他分别为一都洋湖、二都杨梅渡、四都南岭、五都彭姑、六都、七都桃里、八都庙岭、九都黄坳,十都排上(塘排)。

老妈的出生地是二都杨梅渡,现如今这个地方因一种神奇的鸭子而出名。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林业干部在三都镇上某餐馆就餐,老板极力推荐大家吃野鸭。林业干部一看笼子,这哪是野鸭,明明就是与大熊猫比肩珍稀的中华秋沙鸭!林业干部不动声色,询问这鸭子从何而来,老板说是有人在杨梅渡河中抓得。之后,老板与猎人双双获罪,到牢里呆着去了。于是,杨梅渡这个地方也名扬天下。每年冬春,全国各地的"鸟人"扛着"长枪短炮",来这里搭帐篷住农家拍摄这种珍稀"鸭子"。中华秋沙鸭,濒危物种,会飞到树洞里睡觉。听老妈讲她小时候经常能看到这种会爬树的鸭子,鬼精鬼精的,看到人就飞跑了。有点扯远了。哈!

老妈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日本鬼子来了。当时三都的下湾头驻扎着国民党军队,韩军长就住在那里。日本兵的探子情报有误,将下湾头误以为下街头,在下街头举着镜子作方位示意,于是飞机对准下街头扔了几十枚炸弹,下街头在梁口,梁口多种柑橘树。日本飞机轰炸过后,柑橘树上挂满了断肢残臂、人肠人肚,血肉模糊,甚是凄惨。老妈的姑婆家(也就是我外婆的姑姑)当场炸死一个儿子一个儿媳妇,其中儿媳妇还怀着身孕,就这样一次从家中抬出两口棺材出殡,当时的凄惨可想而知。日本人还扔出了细菌炸弹,后来许多三都人的脚会肿大如冬瓜俗称"冬瓜脚",流水不止,治也治不好。小时候隔壁邻居我叫六公的,他的脚就是这样的,夏天他穿短裤,总能看到腿上会流出好多吓人的水来。

日本人对三都的伤害,老妈那一代人是刻骨铭心的。三都很多的大水塘就是当时日本炸弹的弹坑。前不久,有三都人在河里挖沙还挖出了一枚日本的哑弹,送交派出所,多了一份日本侵略中国的证据。

作为长沙会战的外围战场,赣北防线一直是抗日期间的军事重地。当时杨梅渡派人到处打听日本兵的情况,听说快到三都的时候,人们以家庭为单位,扶老携幼,一起往后山逃去。老妈家雇佣的长工挑米、挑一笼鸡等吃用的东西和老妈一家大小去逃难躲兵。后山的人家平时哪看见过这么多人啊,小小山里人家突然乌央乌央塞进几百号人,山泉水都供应不上,他们害怕了、生气了,不让进屋。老妈他们一帮人后来寻得一个茅舍也就是猪圈厕所呆下来,结果那家人拿了一个粪斗舀起猪粪人粪往墙上泼,硬生生地把老妈他们赶了出去。后来老妈他们在一个废弃的晒红薯丝的棚子里总算安顿下来。棚里放有两口棺材,小孩子睡两口棺材的中间空地上,大人把棺材盖翻过来就睡在棺材盖板上。

逃难把生活物资挑进山来是长工们做的事情。老妈家当时请了两三个长工,因为当时只有老妈的爷爷也就是我太公一个男劳力,外公当时在外面公干,外公的弟弟我叫七叔公的也在外面读书,几十亩水田太公一个人是耕作不过来的,必须雇佣长工及短工帮忙。长工吃住在家,逢时节放假,报酬是几十担谷子。长工是不洗衣服的,家中的女眷排班轮流帮他们洗衣服。当时老妈家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裕户,有一栋上五下五带天井的二层院落,几十亩水田的收成全部堆放在二楼。日本兵来了,烧杀抢掠,这栋装满谷子的大房子被日本兵搬来木桌木凳浇上洋油硬生生的烧了,等太公他们从山里逃难回来,看到楼上的谷子烧了一个多月也熄灭不了。

在山里躲日本兵,给一大家子人包括长工做吃的依然是女眷们的事情。当时长工挑了一笼鸡来,没啥吃的就杀鸡吃吧。太婆不敢杀鸡,七叔婆也不敢杀鸡,而且她们都非常爱干净,也不想杀鸡。怎么办?她们就想到了当时只有七八岁的老妈。也记不清用了啥哄骗手段,老妈一个小小女孩在逃难期间居然学会了麻利地杀鸡。当时做饭现场是混乱的,油盐也找不到了,一家人就这样清汤寡水吃了一顿没有任何调味的真正原汁原味的鸡。

抗日战争期间,王陵基率领的国民党第30集团军,总司令部设在修水县良塘下路源,在赣北防区坚守了七年。三都驻扎的是其隶属的72军,这是一支川军,军长叫韩全朴。驻地主要在梁口、杨梅渡一带。老妈回忆说这些川军纪律不太严格,总是喜欢到老百姓家里去拿东西比如鸡鸭之类的。后来韩军长整顿之后,好多了。杨梅渡有几个韩姓村落,异乡的韩军长也被视为当地宗族的一员。后来韩军长负伤离职休养前,做了两块书有"南陽世胄","将相家风"的金字油漆大牌匾,并购买了15亩水田赠送给当地的韩家祠堂。当时杨梅渡韩姓成员敲锣打鼓举着这两块牌匾过村过塅游行,场面好不热闹,军民关系非常紧密。

抗战时期国民党第30集团军陆军野战医院第一分院,设立于杨梅渡的韩氏先贤祖祠堂内。伤兵分布于各个村民家中。老妈家的房子比较大,为了腾出房子让伤兵驻扎,一家老小又搬到经常躲兵的偏僻的圳口去住了。老妈记得系在她家屋后的战马很多,一匹匹,非常高大。当时医药条件有限,伤兵牺牲无数。单她妈妈(即我外婆)房间住的伤兵就抬出去9个去埋了。杨梅渡靠河有一线古樟树,在那个地方掩埋死亡战士就像种红薯一样,一排排一行行,每个土堆只插一块写着死亡战士姓名的木板。随着时间的推移,字迹被雨水冲刷、木板腐朽,那些战亡将士也成为无名人氏了。抗日战争时期,一寸山河一寸血,像这样为国捐躯尸骨遗落他乡的阵亡将士数也数不清,想想他们家乡的亲人是何等的思念与痛苦。前几年,杨梅渡的村民自发在古樟树前为这些将士竖碑,让后人永远纪念这些抗日牺牲的无名川军。老妈说,古樟旁、河边上,那片竹林长得郁郁葱葱,格外的茂密,那都是吸收了泥土之中不计其数阵亡将士的营养而长就的啊。或许这是那些无名将士们另一种生命的延续吧。

出生于兵荒马乱民国末期的老妈,整个童年的记忆就是四个字:躲兵、逃难。先是"剿匪",后是日本兵侵略,每次过兵,经常睡梦中被大人叫起来往山上跑。有一次生病出麻疹,被大人用装谷子的箩筐挑起就走。老妈清楚记得太奶奶(即老妈的奶奶)有一个晚上带着她去躲兵,太奶奶慌忙之中用胸前的围裙(那个时期的妇女喜欢在衣服外面再挂一件围裙,平时也不脱下来的)兜了一些银元沉甸甸的,脖子都要勒断,一双三寸小脚摇摇晃晃,带着她躲在山上的刺丛里,一整夜看到火把在村子里游来游去,一老一小在刺丛中吓得身如筛糠。

当躲兵逃难成了常态后,精明富足的太公(老妈的爷爷)干脆在一个叫细洞里的大山里租了别人家一个废弃的谷仓,每当季节调整的时候就把一家人不当季的衣服请长工挑进去,也就是冬季在谷仓里放夏季的衣服,夏季放冬季的衣服,时刻准备着一家人去那里躲兵逃难。

老妈小时候的逃难生活,让和平年代的我觉得有点类似现代人的郊外野餐烧烤,相同点都是自己带着锅碗,临时用砖土堆砌一个灶,一帮人站的站,坐的坐,进行着人类最基本的一项本能---吃。最大的差别就是,当时的人们是惊恐万分的、心神不宁的、被逼无奈的、渴望太平的。而现代人的郊外野炊则是家中生活太宁静、太安逸了,总想制造点不同的刺激,来小资一把,拍拍照放到朋友圈秀一秀。此时与彼时,人们的心境是不一样的。

正如古人云:宁为太平犬,不做离乱人。

【注:此文根据口述而成,有些历史不尽翔实,欢迎补充纠错。插图来源网络。】


往期热门文章

1.《韩氏族谱》看看您是哪一支?

2.程乡韩氏春、荣、成公后裔请进来看看~

3.韩家讲堂一元基金爱心协会

4.韩丽琴致宗亲们的感谢信

5.浅谈韩氏当前的形势与任务

6.采访世界韩氏总谱馆

7.世界韩氏会历届举办地及主任名单

  江西世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

韩家讲堂微信公众号:jxhanshi

编辑:韩欢         审稿:韩德军

韩家讲是以宣传韩氏文化、发扬韩氏传统、寻找韩氏精英、搭建韩氏友谊的微信平台,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

韩家讲坚持以正知、正见、正亲、正和、正能量为宣传标准,努力创造一个互动、互联、互帮、互助、互学的韩氏宗亲交流平台,故特别希望能有更多优秀精彩的文章、活动影像,服务于广大韩氏宗亲。


寻根/问祖/祠堂/修谱/文化/名人

纪实刊登/诚意征稿/公益事业

【 征 稿 贴 士 】欢迎广大宗亲投稿给小编。

【 投 递 邮 箱 】jxshwhcmgs@163.com

【 宗 亲 交 流 】微信号:51172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