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威尔森(一)

小安在香港2019-04-15 09:05:47

      英文词汇中没有大雁这个字眼,所有的大雁都被叫做鹅。我们公司的地盘上,每年春天总要有七八十来只大鹅,在池塘边的树丛内做窝孵蛋,养育儿女。这些大鹅,很有皇室派头,走起路来,个个仰头挺胸,步履庄重,气宇轩昂。其行为却和皇室成员大相径庭,根本不遵守任何规章和制度。它们在草坪上东啄西啄吃草,在池塘里南游北游嬉戏,在人行道上大模大样地拉屎撒尿。


       这些无忧无虑的大雁们,可给我们带来不少麻烦。春暖花开时节,工间休息之际,谁不想跑到外边温暖的阳光下,呼吸一下饱含春草芳香的空气呢?可是,当人们推开沉重的玻璃门,簇涌到阳光下,还没有来得及赞美春色,先就听见有人低声咒骂:妈的,臭鹅屎。接着人人低头往脚下看,幺嗬,鹅屎还不是一摊两摊,而是遍布满地,人行道上几乎没有插脚的地方。草坪边上立刻一阵乱蹭鞋底的声音。有人就抱怨:清洁部的人怎么搞的?也不打扫打扫?” 清洁部的人就回嘴:怎么扫?用抹布擦吗?” 有人就打电话找后勤处。最后还是后勤处开来高压清洗机,一阵通通通爆响,一通呲呲呲水流,鹅屎踪影全无。人们鼓掌欢呼,放心大胆地走出门外。可惜只高兴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又是满地鹅屎。折腾了几次,后勤处的人没有了耐心,说:你们要出去放风,鹅屎后果自负。本部门没有时间天天清洗人行道。” 这样我们就面临选择,要么忍受鹅屎享受春光,要么保持清洁呆在室内。鹅屎最盛时节,很多人选择呆在室内,而那些烟瘾发作的人们,却无可选择。


       俄亥俄州近年通过了戒烟法,规定所有企业不许在建筑物内设立抽烟室,建筑物外面五十英尺之内不许抽烟,要抽烟就必须到指定的抽烟点,而专门指定的抽烟点,也不允许有类似建筑物的设施。按法律规定,所谓类似建筑物的设施,其定义是一个屋顶,加四面墙。我们公司原来在建筑物内外都设有抽烟处,法律一来,内部的抽烟室就取消了,外边的抽烟室,也被迫拆掉了四面墙,只剩下四根脚柱加一个顶棚。也就是说,你要抽烟,就要忍受风吹雨打。春夏秋季还好说,俄亥俄的冬季,可说是滴水成冰。能够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下,顶着凌咧呼啸的西风(俄亥俄冬季最冷的风是西风,而不是北风),在抽烟棚抽完一根烟,那是绝对需要勇气的。公司总裁很骄傲地发现,本公司不乏充满勇气的人。这些人,冬天那么冷都没有断了烟瘾,现在几摊臭鹅屎就阻挡了他们抽烟吗?当然不会。于是这些人们每天工间休息回来,不但满口烟臭,还外带了鹅屎的臭味,令许多人掩鼻。



 

      所以,当有一天,抽烟的勇士们突然都呆在室内做工间休息,我们这些不抽烟的人,马上意识到,我们一号实验区门外,肯定有侏罗纪恐龙一类的庞然大物,把这帮老烟枪震在了室内。只见身材高大,有三十多年抽烟史的老技术员弗雷德,弯腰伸脖,手搭凉棚从走廊的玻璃墙里面往外瞅。几个四五十岁的烟友,在他身后,对着外边指指戳戳,摇头咋舌。几个不知轻重的小年轻,说说笑笑走来,不问究竟就推开门走了出去。烟友们脸上一片惊诧,嘴巴半张,还没有来得及阻拦,那几个人已经跟头骨碌地抱着脑袋跑了回来,简直比兔子还快。走廊里的几个女孩子,看见他们的狼狈相,忍不住哈哈大笑。大家都奇怪,什么玩意儿这么厉害?隔着玻璃墙往外一看,原来是一只鹅!


       这只鹅,歪着脖子,扎煞着翅膀,两只斗鸡眼斜斜地盯着玻璃门,一副凶巴巴随时扑过来咬人的样子。这只鹅身后的小灌木丛里,隐隐露出另一只鹅的脑袋。有人就说:啊呀,原来是威尔森和玛丽亚娜,它们又把窝做在了这里。” 其他的大雁,做窝在偏僻之处,孵蛋,破壳,无人知晓,突然有一天身后就跟了一队摇摇摆摆的小鹅。威尔森和玛丽亚娜不同,做窝总在我们一号区主要进出口,右边紧靠人行道的小灌木丛里。这只鹅伸长了脖子,个头足有一米高,走起路来左脚有点儿向里拐,脖子则总是微微偏向右边,和我们报告写作处处长威尔森很有些神似,便被我们命名为威尔森。自然而然,威尔森的伴侣就成了玛丽亚娜。因为威尔森处长的老婆叫玛丽亚娜。


       弗雷德咧着嘴,嘶嘶地倒吸着凉气,说:糟糕,今年这个春天,我恐怕只能在自己的车里抽烟了。




       烟匠们这么害怕威尔森,不是没有原因的。威尔森是公司地面上,历年来最厉害,最富于妒忌心和进攻性的一只大雁。雌鹅玛丽亚娜没有怀孕(或者说怀蛋)以前,威尔森和老婆寸步不离,决不允许任何大雁对玛丽亚娜多看一眼。只要玛丽亚娜在草坪上寻食,威尔森总要左追右赶,把所有的大雁都赶跑。然后气势汹汹地站在三米开外,看着老婆啄食蚯蚓,自己目不斜视,连头都不带低的。雁群中有一只孤雁,性情温良,总是羞怯地跟在雁群后面,悄悄地啄草觅食。我们叫他乔治。乔治胆小怕事,总是和雁群保持一定距离,稍有冲突,就只会逃避。


       就这样一只连麻雀都不敢惹的大雁,也没有躲过威尔森的淫威。威尔森的直觉非常敏锐,知道老婆对乔治心中有意,虽然不敢公开表示爱慕,在草坪上远远望见时却不免眉目传情。这使威尔森极为恼火,他不敢对老婆发脾气,却把一肚子怒火恶气发泄到乔治身上。如果玛丽亚娜在草坪上,乔治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威尔森的视野之内,哪怕三百英尺开外,威尔森也要拼命扑打起两只翅膀,伸着脖子,张着嘴,一阵飞奔俯冲,箭一般冲过去。到了跟前,不由分说,对着乔治便是一通拳打脚踢。懦弱的乔治根本不是威尔森的对手,连跳带飞且挡且退,一串跟头地败下阵来。威尔森并不罢休,一路穷追猛打,从草坪打到停车场,再从停车场打到喷水池,一定要打到乔治飞走才算罢休。公司的餐厅三面全是玻璃墙,开春以来,我们每周都要看到一两次这种醋劲大发,恃强凌弱的打闹。两只鹅一打架,有人就说:瞧瞧,这就是三角关系导致的恶果。” 有人就抗议:什么三角关系?乔治和玛丽亚娜还离着几百英尺呢。” 有人接腔道:难说,威尔森不在跟前的时候,谁敢保证?” 第一个发议论的人就质问:你什么时候见过玛丽亚娜旁边没有威尔森?


(未完待续)


小安在香港,分享所有美好的遇见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