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十余年,才懂这部“三级片”

狗带TV2019-04-14 13:38:05


要说最近大热的综艺,《“戏精”的诞生》一定榜上有名。


大家都看了吧,Wuli章凉凉不仅在节目里“吵”了个霸气十足的架,还挑战了一把张曼玉的经典角色青蛇。



对于敢于向流量正面开火的章子怡,网友们一边倒的大力支持。


但是在挑战《青蛇》这个环节上,却是褒贬不一,纵然拥有高水准的演技和依然在线的颜值,仍无法挽救导演组那cosplay质感的戏服和影楼风的妆发,这哪里是致敬经典,明明是审美玩脱了......what r u 弄啥咧?


章凉凉的骨相精致有余,却从不属于灵动。她可以倔强、硬气,还真的不适合青蛇。遥想1993年,张曼玉的青蛇,两人之间应该差着绕地球35圈的距离吧。



如果有哪一部香港电影,像一种譬喻,最能传达香港这座海市蜃楼的情念、身世与怅惘,那么比起周星驰的无厘头与许鞍华的家国怀旧,部长觉得它更像是徐克“徐老怪”1993年的《青蛇》。



如果有哪一部香港电影,在数码时代到来之前,用最粗糙的道具,最省钱的镜头,于市声扰攘、寸土寸金的港岛,在人仰马翻的紧迫时间里,拍出最古典,最动人的江南烟雨,那它一定是《青蛇》。



如果真有哪部神怪武侠电影,可以满面的浮尘,满腹的经伦,在俗言佛,丝丝入理,那么它可能不是胡金铨的《空山灵雨》和《侠女》,更不是李安的什么虎和龙,它必须是《青蛇》。




25年过去,豆瓣评分依旧8.3的高分,好于96%古装片,91%奇幻片。





年少时看《青蛇》只记得感受香艳热辣的画面,二十五年后再看才发觉暗藏玄机另有深意。


虽然片子尺度确实大,但在欲的背后,这片儿无处不是情。



导演徐克+编剧李碧华的阵容有多牛X,不用部长在这里废话,电影自能见分晓。


张曼玉+王祖贤的演绎到了怎样的高度,单看剧照就知晓,青蛇柔媚入骨,白蛇魅惑大气。


咱们今天,就着重来聊聊《青蛇》的欲和情。



相信很多朋友曾和我一样困惑,不明白为何叫做《青蛇》。


作为民间传说一直是讴歌白蛇与许仙的爱情故事为主,小青明明只是侍女的人设存在感其实很弱。但电影《青蛇》不同,是改变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故事以一条1300岁的青蛇第一人称的角度,讲述了800年前,她与姐姐白素贞,许仙,法海之间情欲缠斗的故事。



青蛇修炼五百年,白蛇修炼一千年,二人相伴在紫竹林。


但在白蛇心中,人是万物之灵,做蛇不如做人好。青蛇一听,也想跟着探个究竟。


但其实,如果白蛇不来,她是不会来的,她对白蛇,有太多依赖。



刚成为人,走路直不起腰,青蛇走十步就要歇脚。


白蛇提溜着她往前走,青蛇娇滴滴的,“直不起腰怎么办呀,姐姐。”


“那就先扭着吧。”


于是,一粉一青两位绝色少女,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的扭着屁股朝前走。


直看的人翻船落水。



生而为蛇,她们比谁都知道自己的美和媚。


青蛇生性活泼,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喜欢往人堆里扎。


瞧瞧这浑身赤裸的从房梁上掉下来的动作神态,俨然就是勾人心魄的代名词。



和舞女们共舞,妖冶又勾人,瞬间比的旁边人都是下里巴人。



此时,白蛇却兀看上了教书先生,许仙。


对于人间,她有着清楚的规划,她想要学做人,感受人的情绪,享受做人的乐趣。


并不是图一时新鲜。



青蛇问他为什么看中了许仙,她说就应该选这样的老实人,好相处。



由此可见,在选择意中人方面,修炼千年的她已洞悉普通女孩的心思,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举案齐眉。



西湖,雨天,船上共撑伞。


这是许仙和白蛇的第一次相见。


她故意倒在许仙怀里,一张绝色面庞就在许仙眼前晃。



许仙去送伞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青蛇。


青蛇言笑晏晏,款款走来,娇滴滴的声音一出,许仙就酥了。



可能从一开始,对于白蛇和青蛇,他就是来者不拒的态度。


面对如此尤物,什么圣贤书,什么从一而终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后来,到了白蛇家,送把伞,直接送到了床上。



但是他没注意到,和自己交缠在一起的女子,动作极尽疯狂,眼睛里却无欲望。


甚至当青蛇学自己的样子,偎在许仙怀里,向他请教什么叫做情,让他示范给自己看。



还乖巧的问姐姐,“怎么样,我学的不像吗?”时,


仍旧云淡风轻告诉青蛇,情嘛,讲究从一而终,你要学,得换个人学。



青蛇知道了这道理,“那我选择就多咯。”


然后,姐妹俩就继续嘻嘻哈哈,抱在了一起笑。



白蛇是从什么时候对许仙有情的呢?


可能是怀了许仙孩子的时候,也可能是许仙知道她是蛇妖,却并未抽身的时候。



所以当许仙被小青原型吓到晕厥的时候,她毅然决定盗仙草。


所以当斗法落入下风,事态危急时,她听从小青请求,独自先行离去。


正是因为她的先行离去,她成了以夫君为重,困于感情的凡尘女子。



而这,也是小青第一次离开姐姐,独自行事,好在,法海救了她。


小青姿态妖媚,抱着法海的腿,你就大慈大悲,放过我吧。


法海一瞪双眼,小青困惑了,“姐姐都是这样对老实人的,老实人可高兴了,为什么你生气了?”



其实,法海最近正因为起了色心,陷入了魔障之中,便和小青打赌,“你要是能扰乱我定力,我就放了你。”


小青也很聪明,手一直没停下抚摸法海,“不过我可没什么定力,我怕你还没乱,我就先乱了。”


这话听着像是拒绝,但这样暗戳戳的勾引,明显才更充满诱惑力啊。



以前看这段的时候,一直以为二人只是隔靴瘙痒。


最近才知道,二人是真的做了!!!



这个镜头,一度让我误以为是青蛇抱着自己的尾巴嗯嗯啊啊。


但仔细一想,青蛇应该是浑身碧绿,这蛇身颜色并不对,并且,明显是有头部啊。



后来查了查,才知道佛法隐喻什么的,这蛇身原来就是法海……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小青赢了,喜冲冲的跑回家,得意忘形。


抱着许仙就亲了上去,许仙也毫不回避,反而乐在其中。


这一幕让白蛇看到了,但白蛇的眼,再不是之前的调侃和戏谑。


她是真的爱上许仙了,也是真的对许仙失望了。



此时的青蛇其实也已经明白自己勾引许仙并不道德,她是故意让白蛇看到这一幕的。


赢了和法海的打赌,彻底颠覆了白蛇曾经对她的三观教育。


白蛇说法海没有凡人的感情,但她发现法海也会起色心,也会没定力。


白蛇说许仙不会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但她发现自己稍微一勾引,许仙就背叛了白蛇。



在学做人的路上,姐妹俩第一次有了分歧。


白蛇青蛇斗法,斗的是对人世的理解,斗的也是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



青蛇以为自己对人的理解已经超过了姐姐,但当姐姐因为怀孕,流着泪赶她走的时候,她又困惑了。


姐姐会流泪,可是自己无论怎么挤,也流不出眼泪。



姐姐说,“还好,你还不知道眼泪是什么,等你知道的时候你就痛苦了。”


“当你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准赢不输的时候,怎么会有眼泪呢?”



从向往人间,找到许仙,到看透许仙三心二意的面目,白蛇终于理解了做人的真谛,开始体会到做人的痛苦。


她开始感叹,做人不如回紫竹林,但早就为时已晚,她已经放不下肚子里的孩子和那懦弱没用的许仙。



之后那水漫金山,葬身雷峰塔的悲剧,也是预料之中了。


纵有千年法力,依旧败给了毫不值得的男女之情。



旁观这一切的青蛇,目睹白蛇的悲剧,开始从大局考虑情为何物。



青蛇的话,字字扎在白蛇心窝。


情就在她们之间,但她们却苦苦修炼要来世间找真情,结果,找到的呢?不过是个懦弱贪色的男人罢了。



仔细想想,从始至终,青蛇调戏许仙,惦记法海,不过是她无聊时的调味剂。


每一次白蛇发生危急,她都陪在白蛇身边,即便二人逞强闹别扭,她也依旧没远走。


而白蛇,哪怕是生命最后,嘱咐的也依旧是去救许仙。



电影里,许仙让我寒心的,是面对和尚逼迫,从头至尾没提过爱情,“我沉迷女色,我舒服,除非你嫉妒我。”


他将自己和白蛇青蛇的纠葛,形容为是女色,说自己不过是贪恋女色罢了。


这放在现代,就是你情真意切的跟他谈了恋爱,在他那里不过是约了个X。



青蛇,在过关斩将的找到许仙之后,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姐姐说不会流泪是好事,这回她懂了,却也太晚了。



褪去狡黠,前所未有的淡定,


“你出卖了我们。”


这之后不久,她就杀了许仙。



张爱玲关于“红玫瑰”和“白玫瑰”的言论,大家都知道,在片子里成了青蛇和白蛇,许仙和法海。


李碧华在原著中是这样写的。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静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以前看这部电影,恨透了许仙,但仔细想想,这世间男人大多不就是这样?


妖冶大气的白蛇,邪魅机灵的青蛇,主动对你投怀送抱,你能不心动吗?


很多女人喜欢青蛇,羡慕她通透,潇洒和无畏。


但更多的女人,其实是活成了白蛇,为了所谓的感情,硬生生失去了自我。



许多人说,这是徐克最美的电影,特效再渣也依旧挡不住它的经典。


还有人说,这是张曼玉和王祖贤最媚的电影,颜值巅峰,演戏够好,才有了这么活色生香的两条蛇。



每次看完这部电影,都止不住的心里惆怅。


虽然感情的事儿没有对错,但如果能重来,真希望她们回到在房檐上淋着雨,耳鬓厮磨的时候。


真希望她们能一直“扭呀扭,扭呀扭”,美丽妖冶充满希望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