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表白女子被拒后,性格大变,说这辈子都不喜欢女的了

九妹经典好歌曲2019-03-13 15:30:37

第一章小叔,你别这样

黄家村附近一座山上,黄羿瘫坐在自家鸡棚外看着棚内病怏怏的鸡群以及满地死鸡,他很绝望,拿起手边的白酒就往嘴里灌!

“小叔,别放弃,在嫂子心里,你是最棒的,你有理想,敢做肯做,别轻易放弃自己。”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抢过黄羿手中的酒瓶。

“嫂子,我真没用……”黄羿无奈道。

抬起头,见到一张温柔的脸,虽然不施粉黛,但在黄羿眼里,她比世界上任何女人都漂亮。

她身穿粗布麻衣,却掩盖不住丰腴前凸后翘的身材,虽然很保守,但她俯身抢酒瓶的瞬间,黄羿还是看到领子内那条嫩白的深沟,少妇的韵味撩得黄羿心肝砰砰直跳。

这少妇是黄羿一个最要好发小黄大军的妻子,名叫方含梅。

黄大军比他大几个月,很小就退学,在镇上瞎混,倒也混出一点名堂,召集一帮兄弟形成规模不小的帮派,做起了河沙建材生意,风生水起,还利用手段把方家村村花方含梅娶回家当媳妇,羡煞旁人,可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投资新项目时,被人陷害,和另外的帮派起冲突,挨了几刀,留下孤儿寡母,临死前让黄羿发达了多照顾她们母女俩。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嫂子都看在眼里,天灾不是人能控制的,下次注意预防就是了。”方含梅道。

“嫂子,你真好,也只有你,在这个时候还来安慰我。”黄羿现在内心彷徨,方含梅的安慰就像一剂灵药,让他内心安宁。

和嫂子相处一年,她永远是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温柔可人。

“小叔,嫂子相信你,回家睡一觉吧,你已经在这里坐一天一夜了,来,跟嫂子回去。”方含梅蹲下,想把黄羿扶起来。

黄羿醉眼迷蒙,又见到方含梅嫩白的深沟,不由咽了咽口水,也许是酒壮怂人胆,手就不听使唤,抓住方含梅的手。

“嫂子,你真漂亮。”黄羿想把方含梅拉到怀里,看着诱人的红唇,想吻上去。

“小叔,你别这样!”方含梅把黄羿推倒在地。

啪的一声,她转身就跑。

黄羿捂着火辣辣的脸,又抬起手狂抽自己耳光。

你这个可耻下流的禽兽,无能就算了,怎么能这样非礼对你那么好的嫂子?

你配得上那么好的女人吗?

他望着天空的满月,心中却无比迷茫。

他在大学学畜牧养殖毕业之后,在一个养鸡场打工三年,月薪两千多块,被女朋友嫌弃,他才毅然回村。

回来之后,跟着大军混了几个月,那时候,他内心开始暗恋这个温柔的嫂子。

但他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一直把这份爱恋埋在心里。

直到黄大军去世之后,他也没表露,因为很多人来向方含梅提亲,都比他有钱,家里有搞种植的,有开养殖场的,有搞建材的,有在街上开店的……

他一无所有!

但方含梅并没有答应那些人,因为她有个条件,要娶她,必须出钱帮她女儿黄灵儿治病。

黄灵儿是方含梅和黄大军的女儿,四岁,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体质很弱,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本来黄大军投入所有资金搞那个新项目赚大钱后就带她去动手术的,谁知道被人砍死了,项目也被那些所谓的合伙人侵占,连一点存款都不留给方含梅。

黄灵儿的手术,最起码要十五万以上。

没人愿意帮别人的女儿花那么多钱。

但黄羿就动了心思,每天对方含梅嘘寒问暖,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半年前,他花光父母多年的积蓄养山鸡,就是为了给黄灵儿治病,让家人和方含梅都能过上好日子。

眼看山鸡就要出栏了,每只有三四斤,按照行情,收购价最起码20元一斤,他养了三千只,卖出去最起码有二十多万,不仅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还能凑够黄灵儿的手术费。

那时候,他就可以向方含梅表白了。

可谁知道,恰恰这时候,鸡瘟开始在明吾县蔓延,他还没来得及卖出去,全部鸡都得了鸡瘟,每天都有死亡。

原本三千只,现在只有一千多只了,估计再过几天,就死光了,真正血本无归。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这个养鸡项目是他引进的,他本身也是学畜牧养殖的,村民们都很相信他,所以投入所有积蓄跟他养鸡。

这次鸡瘟疫情虽然是天灾,但他没有做好预防工作,负有一定责任。

其他村民可能不会怪他,但他二堂叔黄金豪肯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对付他家。

黄金豪和他家有大矛盾,源于土地问题。

黄羿父亲那一代,国家进行土改分地,他父亲是独生子,却有六个姐妹,分地不分男女,等他那些姑妈都嫁出去后,地自然都是黄羿家的。

黄金豪就不一样了,分地的时候,黄金豪刚出生,黄金豪的父亲也就是黄羿的堂爷爷是独生子,分不到多少地,他吸取教训,想在下一次分地的时候分得多一点,所以猛生娃,壮大家族,一两年一个,每次都是男孩,导致现在黄金豪有六个弟弟。

两家血缘关系远了,黄金豪和黄云山是一辈的,排行老二,但年龄大黄羿两岁而已。

七兄弟分几亩地,也没等到重新分地,所以就盯上了其他人的地,尤其是盯上黄羿家。

黄金豪很早就跟父母出去打工,在外面学会一身流氓本事,好像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才选择回村发展,没过多久,就纠结一帮人以流氓手段成为乡霸,以各种手段霸凌乡里,连村委都不敢管。

这一次,黄金豪有可能把鸡瘟的事情赖到他身上,然后让他赔偿。

黄金豪养了一万多只鸡,投入二十多万,如果让他赔偿,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

想到才五十多岁就白发苍苍的父母,他内心更加痛苦,更加羞愧,如果黄金豪真逼上门来,足够他们再掉大把白发了吧。

越想越绝望,站起身来,再往嘴里灌半瓶酒,踉踉跄跄走进鸡棚,躺在一群死鸡中。

既然没办法改变,那就和这些鸡共存亡吧!

一了百了!

“小叔,别放弃,嫂子相信你会成功的。”

“小兔崽子,你死了,我们家就绝后了!”

“叔叔,灵儿不想死!”

脑子里,方含梅绝美的身影在脑子里给他鼓劲,父母用绝望的眼神看着他,黄灵儿可怜的看着他。

他马上站起身来!

变得一脸坚定!

你不能死啊,你死了倒干净了,但你父母后半生就惨了,辛苦了大半生,送你读大学,你就是这样报答他们的吗?

美丽的嫂子也会嫁给别人,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

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他本来就喝醉了,站起来后,没走几步,就被一块石头绊倒。

重重的摔下去,咣当一声,额头撞到一个黑不溜秋的破鼎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口子,血流如注。

这破鼎,是他小时候从大山里捡回来的,养鸡后用来盛水喂鸡的。

“妈的,连你这破鼎也欺负我,不是我想死,是老天不让我活啊。”

他晕了过去。

额头鲜血流到破鼎之内,满满一鼎。

突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第二章上古传承

破鼎黑色的表皮脱落,露出铜绿色,是一尊三足铜鼎,很古朴,鼎壁上有很多刻痕,一面是山川草木,一面是日月星辰,一面是天子牧民,一面是飞禽走兽。

铜鼎滴溜溜旋转,飞进黄羿的脑袋。

黄羿身体像个机关枪一样突突颤抖,绿色光芒从脑袋上亮起来,然后沿着身体向下,照遍全身。

他睁开双眼,身体直挺挺站起来,望着头顶绿光大放,心中恼怒。

“啥光芒不好,怎么弄个绿的在脑袋上?”黄羿无语道。

但他的脸上露出很荡漾的表情,明显在享受。

等绿光收敛,他额头上的伤口不见了,皮肤渗出一层层黑泥,恶臭无比,和满地死鸡交相辉映,像个从粪堆里爬出的男人!

他意识沉入体内,看见脑袋里多了一个小空间,只有一米方圆,空间内有一块干裂的黑土地,黑土地的中心,有一个时冒时不冒的泉眼。

“好家伙,小时候捡来喂鸡的破鼎,竟然是上古神话时代的九鼎之一,九鼎是上古天子牧民的神器,我得到的这个鼎正好是万物鼎,有生发万物的能力,能加速动植物的生长乃至进化,而这个能力的关键就是鼎中的泉眼,泉眼冒出蕴含灵气的灵水,可惜万物鼎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上古巨变,退回原始状态,吸收我的血液后,认我为主,融入我体内,化作这一方小小空间,和我形成共生关系。”

黄羿很震惊,同时对未来充满希望。

泉水能生发万物,在上古时候用来种灵药,养灵兽,现在虽然退化了,治个鸡瘟应该可以的吧!

他马上去捉来两只鸡,从万物鼎空间拿出一点泉水喂给鸡喝。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鸡马上变得精神起来,竟然从黄羿的手中挣脱出去,在鸡棚内满地跑,鸣叫声比公鸡还响亮,它的羽毛变得光亮,尾羽高高翘起,精气神十足。

牛逼!

他又拿出一点泉水喂另一只鸡,这只鸡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依葫芦画瓢,他疯狂的捉鸡,直到一百多只鸡全部变得精神之后,他才放下心来。

“哈哈哈哈!”黄羿笑出泪来,“爸妈,我一定让你们享福,嫂子,我一定要娶你,灵儿,我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他闻到恶臭,见身上有一层黑泥,应该是万物鼎融入体内后改造身体造成的,他马上跑下山,跳进水库里洗起来。

洗完之后,发现自己皮肤白皙,以前的暗伤旧伤全部没有了,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他用力一划,如一条鱼在水里畅游。

水库宽有两百米,来回游很多次之后,还是没觉得累,心中大喜。

连力气和耐力都变强了。

他以前哪有那么厉害?身体瘦弱,带上眼镜后很斯文,明显就是不喜欢运动的人,现在发现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很均匀。

原本高度近视的眼睛也不近视了,望向山上的松树,连树皮上的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

洗完之后,他满心欢喜的进入鸡棚,把满地死鸡堆起来,找来干柴,一把火烧了,把残灰拿去给果树施肥。

“我不会让你们死了!”黄羿看着那些病怏怏的鸡道。

他并没有马上喂剩下的鸡,因为万物鼎有限制的,每次从鼎内拿出东西都要消耗精神力,刚才他疯狂的拿出泉水喂一百多只鸡,现在脑袋还隐隐发胀,所以必须恢复精神力才行。

要搁以前,他并不知道精神力的概念,只知道人睡觉了才有精神。

但得到万物鼎之后,他对精神力有了清楚的认知。

因为万物鼎有一部修炼精神力的功法,叫炼神诀。

炼神诀共分为九层,第一层是基础,通过冥想万物鼎提高精神力,开发识海,第一层圆满,可以让他变得更聪明,过目不忘。

第二层,精神力外放,可以让他有透视、催眠等异能。

第三层之后,就更加牛逼了。

他马上开始修炼,想象脑子里万物鼎的形状,开始入定。

入定,就是放空思想,停止任何精神力活动。

大部分人是很难入定的,因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就算睡觉,也会做梦,这也是精神力活动,但黄羿脑子里有万物鼎镇压,所以才那么容易入定。

感觉精神力开始恢复,甚至有一丝提高。

他又开始用泉水喂鸡。

这次又喂了一百多只鸡。

突然,他大惊失色,发现万物鼎内的泉眼停止冒水了,甚至开始收缩,黑土地变得更加干燥开裂,他急忙把拿在手里的一碗泉水又放进泉眼里。

泉眼停止收缩,但还是没有冒出来,好像后力不足。

“吓死我了!这泉眼果然萎了,像人那玩意一样,不能纵欲过度啊,看来得赚钱买玉石了,要不然这泉眼不堪大用。”

黄羿有点可惜,万物鼎退化之后,能力没那么好,经过无数年的沉寂,能量得不到补充,要不是黄羿的血液,再过几年估计就毁掉了。

唯一让泉眼焕发生机的办法就是用玉石来喂养它。

妈的!玉石那么贵,卖出这些鸡能买多少块?

黄羿苦恼起来,如果炼神诀进入第二层,他倒是可以使用精神力外放的能力探测玉石毛料。

但精神力进步是很难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些鸡卖出去,而且要卖得高价,才能购买玉石,让泉眼重新冒出泉水,治好剩下的病鸡,然后再高价卖出去,形成良性循环。”

黄羿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

见到碗里还有一些残留泉水,急忙放到水桶里洗,然后用水桶里的水混合一些饲料搅拌,把饲料捏成一小团一小团,强行灌入每只鸡的嘴巴里。

不能完全治好剩下的鸡,让它们病情缓缓总可以吧。

果然,所有能咽下饲料的鸡都变得精神一点,摇摇晃晃走起路来。

有些鸡是没救了,好在只是少部分。

这一刻,他对生活充满希望。

他耳朵一动,听到鸡棚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和剧烈的喘气声,急忙走出去。

见方含梅高耸胸部上下起伏气喘吁吁跑上来。

“小叔,大事不好了。”方含梅急道。

第三章低价收购病鸡

“嫂子,怎么了?”黄羿不由自主的盯着方含梅的胸部。

方含梅见黄羿盯着自己胸部,脸色一红的同时也有点羞恼,突然呆呆的看着黄羿,觉得不可思议。

小叔好像变了,皮肤怎么那么白?好像变帅了,很有男人味。

方含梅按耐住内心的疑惑,道:“你二叔带人到你家让你爸妈赔钱了,赶紧回去看看吧。”

什么?黄羿心中大怒。

急忙跑下山,见方含梅远远跟在身后,高耸胸部上下起伏,气喘吁吁,顿时放慢脚步。

“小叔,你不用等我,先回去吧。”方含梅道。

“嫂子,晚上山里危险,听说我们这一带山里有很多针头,肯定是毒鬼留下的,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后面。”黄羿等方含梅跟上后,拉着她的手跑起来。

方含梅还是跟不上,差点跌倒,见黄羿神采奕奕,精神焕发,气也不喘,顿时疑惑,这小叔子是读书人,平时身体很弱,什么跑得那么快了?

“小叔你先跑吧,我实在跟不上。”方含梅扶住膝盖,黄羿向下看去,随着方含梅剧烈喘气,领口一张一合的,那条嫩白的深沟若隐若现。

忍住内心的悸动道:“嫂子,我背你。”

“嫂子蛮重的,你背得动吗?”方含梅道。

“应该能吧,上来试试。”弈锋蹲下道。

“还是不要了!”方含梅有点害羞。

“上来吧。”黄羿霸道的向后一捞,挽住方含梅的双腿,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能感受到很有弹性的手感。

方含梅本来有点害羞,现在更加羞恼,使劲击打黄羿的后背,但黄羿跑得快,她怕掉下来,双手顿时围住黄羿的脖子,身子紧紧的压在黄羿背上。

黄羿感觉背部有两股柔软给他按摩,舒服极了。

到了村口,方含梅怕别人说闲话,执意要下来自己走,黄羿则是狂奔回家。

“大哥,不是弟弟我不讲道理啊,也不是我不讲情面啊,当初羿仔撺掇我们一起养鸡,说给我们提供技术支持的,现在鸡都快死光了,我投入的二十多万打了水漂,羿仔必须负责。”

黄羿一听,顿时知道是二叔黄金豪的声音。

“二弟,你怎么能这样?当初养鸡,你们都是自愿的,羿仔免费提供技术支持,也是好心好意。”一道苍老的声音愤怒道。

正是黄羿的父亲黄云山。

“大哥,羿仔是不是好心很难说,我听说了,他撺掇我们养鸡可是得了畜牧公司的好处,他的鸡苗和饲料钱得到很大优惠的,明显是利用我们,所以,他必须赔偿。”黄金豪道。

“陪个屁,你问问乡亲们,他们哪个有这心思?也就是你,有点钱就不讲兄弟情面,整天想着霸凌乡里。”黄云山道。

“黄金豪,你这样确实不对,这次鸡瘟,确实不是羿仔的错,他回乡创业,能想着带领我们,也是一片好心,想让我们各家各户有个稳定营生,如果没遇到鸡瘟,我们赚的钱比以前两年赚的钱还多,过了这个坎儿羿仔还养鸡,我还跟着一起养。”村长黄云盛怒道。

“不错,羿仔读了大学还能回来带领我们致富,我们必须支持他。”一位妇女道。

“你们当然无所谓了,你们养了多少鸡?加起来都没有我多,哼,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不能让我的钱打水漂。”黄金豪道。

“你不就是想要我家的旱地吗?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钱我不会赔,也不会把地转给你。”黄云山怒道。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我就说得明白一点,黄云山,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赔我二十多万,要么把地给我承包,要不然,以后你们家在这个村没有立足之地。”黄金豪冷声道。

“二叔好威风!”黄羿走进门道,要换以往,他对这个二叔还是有点惧怕的,但现在有了能力,变得大胆起来。

“羿仔,你回来正好,你来说说,这次鸡瘟疫情,你负不负责任。”黄金豪道。

黄羿看了看黄金豪旁边的大汉,知道今天黄金豪得不到好处是没法善的。

他修炼炼神诀后脑子变得聪明许多,顿时想到了一个主意。

如果所有病鸡喝了灵水都变得羽毛光亮神采奕奕,在市里绝对能卖出价格,我何不把所有病鸡低价收购回来?

“二叔,我确实有一点责任,没有关注今年鸡瘟感疫情信息,也没有让乡亲们提前预防,导致损失惨重,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在这里,羿仔给你们道歉了,我会想个办法补偿你们的。”黄羿道。

“羿仔,我们可不像某些人心里只有钱,你不欠我们的,不用补偿,鸡死就死吧,难道还能少了一口饭不成?”有村民道。

“盛叔,一定要补偿!我知道大家都投入积蓄了,家里开销又大,弟弟妹妹们上学还要钱呢,而我就不同了,还年轻,三十岁前娶媳妇也来得及,还有大把时间奋斗呢。”黄羿道。

“羿仔,你想怎样补偿?”黄金豪道,他内心也诧异。

“二叔,你这样做确实不合规矩,所以,钱我不会赔偿给你,更不会把地转给你,但我可以把活着的病鸡全部以成本价收购,让大家把损失降到最低,当然,钱只能以后再还了。”黄羿道。

“不行!”黄云山惊叫道。

黄羿的母亲林翠芬也拉住他,方含梅站在门口,担心的看着。

鸡一旦得了鸡瘟,是很难好的,何况现在情况那么严重,肯定会死光。

“羿仔,这怎么行?你家本来就不富裕,买了这些病鸡,岂不是亏更大?你千万不要和那些黑工厂合作,要不然我们就不认你这个侄子。”村长黄云盛道。

“羿仔,我们宁愿把病鸡全埋了。”村民们纷纷道。

“哈哈,羿仔果然厚道,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病鸡我按成本价卖给你。”黄云伟高兴道,“你们现在就去养鸡场,把所有病鸡装笼子里运到羿仔的鸡棚外面,笼子也送给羿仔了。”

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本是逼黄云山把地转给他,但在钱和地之间,他还是更喜欢钱,如果黄羿把病鸡以成本价买了,他就可以最大限度止损。

而他以后想得到黄羿家的地,有的是办法!

“羿仔,那么多钱,你怎么拿得出来?”黄云山怒道,脸色无比难看。

“羿仔,对于这种人,你就不该那么厚道。”黄云盛道。

“爸妈,嫂子,我先去鸡棚了,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明早拿一只鸡回来杀。”黄羿急忙跑出去。

留下满心绝望的父母和无比担心的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