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作家】鲁旭|| 熏獾

时光捡漏2019-12-01 16:31:49

· 【凤翔作家&时光捡漏】新媒体联盟 ·


熏   獾


文  |  鲁  旭

人们都知道上个世纪缺粮吃,但很少有人关心缺少柴火的困难。其实在北方的冬季,没柴烧和没粮吃几乎同样令人难以生存。然而缺粮吃的时候就一定也缺少柴火,这是大家都认可的事实。当然,这是指农村。城市里的人烧的是煤和煤气,就想不到乡下人缺柴烧是怎么回事。柴火虽然堆积在村巷里显着窝囊,特别是鸡刨狗挖,弄得到处是柴草屑儿,甚至有点不卫生。可你要是没有了柴竹禾,那生米就做不成熟饭了。柴火要不是那么重要,我们的先辈们在说到人生开门七件事,也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时候,也不会把柴火放在首位了。

在地广人稀的地方,庄稼收割后的秸秆就基本满足了烧炎的需要。雍河两岸的地都是上等好地,粮食产量相对高些,人口也就稠密得多。地里打的粮食可以填饱肚子,柴火却不能满足煮饭烧炕。好在河滩地里盛产芦苇,而芦苇的苇叶和收割后留下来的苇茬,正是做饭烧炕的好柴火。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吧。

芦苇的生长期是农历的三月到九月。进入十月,芦苇大致就收割完了,只剩下一拃高的苇茬和瑟缩在苇茬间的苇叶儿。而这苇茬和苇叶儿,就是我们沿河住的人家烧不尽的柴垛子。开始收割芦苇之前,人们就已经备好了搂苇叶用的竹扒子和背篓。一开始割苇子,孩子们就背起背篓,拿上竹扒子,争着往苇子地里跑,抢着去搂苇叶。其实搂苇叶的活路一直可以持续到来年正二月苇子发芽前,人们在割苇子时搂的是苇子生长成熟以后蜕落的叶子,人们叫它长柴,是生火煮饭的上好柴火,烧炕是不行的,就像茅蒿,不耐烧也不耐热。记得有一首古诗,说不上是谁的作品了,诗却说了实话:“一蓬茅草乱哄哄,蓦地烧天蓦地空;争及满炉煨榾柮,慢腾腾地炎烘烘”。那些长柴苇叶就像茅草,而从泥地里搂回来的苇叶,却是煨炕的好东西,冬天的漫漫长夜它也可以热到天亮,尽管人们衣单被薄,还是会感到无尽的温暖。



搂苇叶柴是我最爱干的活路。每当下午放学以后,我匆匆地吃完娘给我温在锅里的稻秫面搅团,拿上一大片打搅团铲下的刮刮(锅巴),就斜跨起背篓,拿上竹扒子往苇子地里跑,去搂苇叶。这时我家的大黄狗似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早早的就到了河坡路口等我。见我出来,它一路狂奔着就到了苇子地。这时苇子地里早已有了好些人,他们一边说着笑话一边搂柴。割苇子的时候留下的苇茬桩子已经被人铲走,苇子地里光达达的。我没有停在这些一边搂柴一边说笑的人跟前,而是一直向东走到第二条沟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河床永远都是周围最低的地方,雍河的河床更不例外。下雨以后,村子里的雨水顺着崖边流下来,直冲河里。年深日久,崖边就冲出了一道道沟豁。随着水位不断下降,那些沟豁也就越来越深。解放后治理水土流失,村子里的雨水很少流向这里,这些纵向的沟豁也就成了狼、狐狸和獾们落脚的好地方。有了它们在这儿,苇子长起来后,大人们就不让孩子们到这儿来玩了。可是,苇子收割以后,这里就成了我们最爱来的地方了。我选在这里等我的小伙伴们,就是想在搂满一背篓苇叶之后,好一同去熏獾。

獾的窝在离地面半尺高的地方,洞口有西瓜那么大。我们把苇叶柴塞进洞里点着,然后留一个人扇火,把那浓浓的烟扇进洞里,别的人就等着捉獾。可惜獾太鬼了,我们很少能把它熏出来。有一次,我们还没有搂足柴,先到的人却熏出了一只狐狸来。这时的河川里到处是人,狡猾的狐狸也一下子没了主意,就在河川里东跑西窜地乱钻。满河滩的人一下子都高兴起来,停止搂柴去围猎野狐。带着狗来的人都在招呼自己家的狗,带了狗去撵野狐。这一场景大概就是古时的狩猎图吧:好些人围住一只猎物,不住地吆喝着,惊咤着,几个人带了猎犬在围出的场子里追赶、捕捉猎物。乡亲们常说:“腰里别个死老鼠强装围户哩”,可见在当时围户和农户、船户、脚户一样,也是一种行当。



在我们这帮半大孩子中,我是跑得最快的一个。有猎物出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高举着手中的竹笆,吆喝上大黄狗去撵野狐。

我们一边拼命地往前跑,一边“嗾,嗾”地给狗下命令,让它们也和我们一样拼命地跑。我家的大黄狗也不含糊,开始时只是和我并排跑,在我的鼓动下,它拼命往前超越,很快就超过了我,跑到了这群不要命的人和狗的最前边。眼看着快撵上野狐了,大黄狗的嘴已经快咬上野狐的尾巴了,我高兴得拼命嗾狗,围观的人也兴奋起来,以为胜利在望了。谁知,野狐见大势不好,长长的尾巴向上一扬,突然放出一股极其难闻的臭气,乡亲们管野狐的这一动作叫“拉臊”。我一看见野狐那架势,知道大事不好,赶紧跑向了一边。尽管来了个急转弯,野狐放出的那股臭气还是熏得我直作呕,清鼻眼泪直往下流。大黄狗没有得到我的命令,还在勇往直前,没来得及躲开,一下子臭得直喷鼻子,把狗嘴在地上使劲磨蹭,差点磨掉一层皮去。野狐这一招起了救命作用,它趁人和狗躲避臭气的机会,跑出了一大截子路去。我不甘心,待臭气稍稍散开,重新叫上大黄狗,又撵了上去。大黄狗吃了亏,已经没有刚才卖力,在我再三唆使下才追了上来。它有了经验,和野狐总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就是不往跟前撵。围观的人看见了我和狗刚才的狼狈相,在野狐跑近时已经不敢拼命阻挡,野狐终于突出重围跑到了后沟。

后沟是雍河的一条支流,有好几个小沟岔。沟里芦苇极少,只有二三十亩,一直漫到坡上。坡上的芦苇长得低矮,那些割苇子的人只割了长得高的苇子,那些低矮的没有用途的苇子,让搂柴的人给连地皮刮走了。苇子地边是好几条小沟岔,在这儿搂柴的人听见我们那边大呼小叫,早已经赶过去当围户去了,这里竟成了空地。等我们重新撵到这边来,野狐已经不知道钻到了那个沟岔里去了。我们分头去找,就是不见狐狸的踪影,倒是惊起了两只野鸡,它们呱呱呱地叫着,飞向了崖顶。

见过了野狐,我们已经无心去撵野鸡,况且野鸡也不是好撵的,你看好了它落下的地方,可等你跑过去,它早就没影儿了!乡亲们把这野鸡的这种落地法叫做“野鸡窜”,说野鸡在落地的一刹那间,还要向其他方向窜出十几丈远,让对手永远找不到它。

失去了野狐的踪影,又不想去撵野鸡,我们又回到了河川里的苇子地,和大家一起说笑,谈论被野狐臊熏着的狼狈相。



其实,住在苇子地边,碰见野狐、獾、狼和野鸡是常有的事。在这个河滩里,有的是各种动物,象野鸭子,白鹤老雁(白天鹅)、大雁都会落脚。不过,老鹰、揭被虫(一种鸟,叫声极像“揭被”二字)、鹞子、野鹊、老哇(乌鸦)、麻野鹊等是不到这里来的。虽然经常听说孩子或是猪娃被狼叨走了,鸡被野狐叨走了,可人们真正被野狐臊打着的机会却不多,因为你几乎没有机会和野狐近距离接触,更不要说逼得它拉臊了。

在我的童年中,熏獾这样的事情不止一件,然而,它们几乎都发生在雍河滩这片苇子地里。我怀念童年,更怀念那片已经永远逝去的苇子地。


 作者简介 


鲁 旭 | 陕西凤翔县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戏剧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凤翔县作协主席。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风流街》、《下乡纪事》等小说作品,《二娃审案》等戏剧作品,《凤翔民俗》(上下卷)等。


悦读推荐

快乐的艰难岁月

怀念湿地

我和于嘉一起跑了成都双遗马拉松

爷说,南山的南边是四川

乡愁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泡馍

闲话凤翔西乡人

一座山与两代人的缘

蓝天绿水,桃红李白,走进活色生香的春天

迎接久违的“水桃花”

这个春天,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桃花运”

二月二,忆起儿时爆米花!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辛   克    

◆  ◆  ◆  ◆  ◆  


【关注我们】

【凤翔作家&时光捡漏】新媒体联盟


时光捡漏 ∣您的生活笔记
 公众号ID:xinke19820728 

人生 · 生活 · 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