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把黄图发到工作群怎么办?

超级电竞2019-06-05 06:31:48

第一章 师傅你看胸

    “好胸啊好胸,这女人,一看就是名利双收的雍华牡丹胸,虽然暂时气运不佳,沦落为三流明星,但是很快必然能风生水起,大红大紫……”

  烈烈夏日的树荫里,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悠闲的躺在一张简单的吊绳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柳庄相法》,嘴里念念有词,仔细看,这本书里竟然别有洞天,夹了一本画满大胸妹子的地摊杂志。

  这少年名为展步,此时,他正看的津津有味,很惬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研究相法。

  这是一个坐落在小山上的幽静小院落,树荫浓密,鸣蝉阵阵,外面溪水叮咚,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致。

  此时,一个硬朗的声音在大堂传了出来:“展步,去开门,有生意上门。”

  吊绳床上的展步一个轱辘站了起来,贼兮兮的看了大堂一眼,发现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这才把书仔细合上,不露痕迹,然后起身去开门。

  说话的人是展步的师傅,当地很出名的一个算命老道,师傅既然说有生意上门,那就绝对错不了,展步对师傅的本事非常相信。

  果然,展步一开门就发现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朝着门口走来。

  展步知道,这是来找师傅算命的,师徒俩虽然一直生活在山上,但是老道算命算了几十年,颇有名声,只是这十多年发生了一些事情,老道才动了归隐的念头,住到了山上。

  能够打听到这里来的,都是非富即贵,一般人打听不到。

  “这里可是柳大师的宅院?”那女人问展步道。

  展步的眼睛隐秘的扫了一眼女人的胸脯,然后淡淡的说道:“是的,师傅算到你要来,早就在等你了。”

  这女人听到展步的话撇了撇嘴,显然不相信展步说什么算到她要来之类的话,在女人的心中,有些相师的确很神,但是应该还没神到这个地步。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这次是求人算命,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不敬。

  大堂中,老道仙风道骨,目光精湛,走到了这女人的对面,一脸惊讶:“恭喜夫人,恭喜夫人啊,夫人这面色红润,颜如凝霞,这是喜兆啊,老道先行给夫人道喜了,想必这几日之内,夫人的丈夫应该就要高升……”

  老道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女人的表情就凝固在脸上,紧接着面色冷了下来,如果不是老道的唾沫星子不断,只怕这女人早就发作了。

  “咳……咳……”展步对着老道挤眉弄眼,低声悄悄说道:“师傅,你看胸,你看胸啊,你的面相看的不对……”

  看到这女人的脸色,再听到徒弟的话,老道不由得心中一紧,难道自己又看走眼了?这女人明明面相里全是喜色,并且有旺夫的势头,难道不是她丈夫要升官或发财?

  一想到这里,老道不由得生气,老道为什么归隐山林?不是自命清高,实在是这几年算命这行当越发不好做了,人都说越老越精,老道在算命这一途上却越老越偏,越来越不准。

  记得几十年前,老道凭借一身风水相术就博得了一个柳神仙的名号,只是后来化妆品大量涌现,化妆术日新月异,这尼玛可苦了相师。

  本来月牙似的眼睛,随意打扮一下,眼睛就能跟核桃似的,一头霸王龙,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死,可是随便一打扮,硬生生能化身小白兔,小鸟依人……

  终于,老道接连几次碰壁,被送了一个老骗子的名号之后,一怒之下带着徒弟们隐居了起来,实在是,不堪忍辱……

  可身边这徒弟却独辟蹊径,自创了一个什么相胸术,倒是能屡屡看准女人的运势与未来,这让老道觉得脸红又羞愧。

  脸红的是,自己的相面术屡屡碰壁,总是跑偏,隐隐有被徒弟超越的迹象。

  羞愧的是,这相胸术怎么听都像是旁门左道,提不上台面,这要是被人知道自己教了这样一个徒弟,说出去还不被同行笑死,实在是愧对师门,愧对祖宗……

  为了这事,老道是劝过训过打过骂过,可是这小子生性皮赖,什么招都没用,一副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为了这事,老道不止动了一次把展步赶下山的念头。

  其实老道也知道展步的相胸术是怎么来的,这东西虽然荒诞不经,但是也有根有源,他是把自己教他的风水学,龙脉堪舆之类的东西融合在人体上,观察人体起伏变化总结的学问,也确实有点灵验,但是老道就是不想展步钻研这个。

  不过这个时候却不是和徒弟斗气的时候,他看到女人不耐烦的神情,急忙说道:“夫人看来是曲解了老道的意思,呵呵,徒弟,你给这夫人解释一下为师的意思,呵呵……”

  老道此时心中哀嚎:我这算屈服了吗?这个时候,还是要靠徒弟出马啊,不过为了生意,我忍!

  徒弟,全靠你了!老道给了展步一个鼓励的眼神。

  展步头上一道黑线,师傅说了个南辕北辙,还要自己给他圆话,这可真是坑……徒弟啊!

  好吧,谁让自己是徒弟呢,展步嘿嘿一笑:“夫人面色不愉,怕是曲解了我师父的意思。”

  女人看小丑一般的看了两个人一眼,不屑的一笑:“曲解?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个曲解法啊?”

  老道虽然心中一突,知道自己的确说错了,但是却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笑眯眯,仿佛一切与他无关一样,养气功夫那是一流。

  展步也是一脸泰然,胸有成竹的说道:“师傅说恭喜夫人,夫人家里有喜丧,虽然是丧事,但是占了一个喜字,难道不该恭喜吗?师傅说贵夫高升,指的是升入天道轮回,不受世间琐事纠葛烦扰,难道不对吗?”

  听到展步这句话,这女人看向师徒俩的眼神当即就变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看了看一脸淡然笑眯眯的老道,震惊的问道:“这都是大师算出来的?”

 

第二章 女人的往事

    听到女人的问话,老道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呵呵,当然!”

  虽然老道脸色很自然,但是心里也在打鼓,这女人丈夫有丧事,还是喜丧?这也太扯淡吧?

  中国人对喜丧的定义可是很严苛,只有死者超过了八十岁,并且是寿终正寝,不受疾病折磨,儿女满堂,才算得上喜丧,这女人看面相也就三十来岁的少妇,怎么他老公死了竟然是喜丧?

  老道此时心中也愤愤,现在的自己,可是实打实的骗子行径!这不是自己的错,实在是化妆品太坑爹,哦不,太坑老道了,不过这样也不是办法,徒弟有多少斤两老道明白,看个大概可以,你要说让展步再往详细里说,只怕他还真做不来。

  女人再想问话,这时候展步伸手止住了女人:“夫人不忙早作询问,我们这一脉有个规矩,凡是求卦问卜,必须要净面上香,拜过祖师爷才能开口,夫人请先随我洗把脸。”

  老道忍不住暗赞一声,这徒弟虽然不着调,但是还蛮聪明的,知道进退,随即老道也打了个哈哈:“不错,夫人先洗把脸吧。”

  展步引着这女人洗完脸,再看这女人的脸,连展步都忍不住同情师傅了,怪不得师傅相面屡屡碰壁。这女人虽然不丑,但是与刚才相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一个小小的洗脸盆就像是一个时光机,推进去的时候是个仪态万千的少妇,拉出来转眼就成了大妈……

  展步也没多说话,引着她来到祖师爷雕像面前拜了几拜,上了几柱香,展步知道,老道肯定已经看出了端倪。

  这个时候,展步贼兮兮的偷看了一眼老道,然后一本正经的告退:“师傅,那我先出去了。”

  老道把展步一手养大,这小子一撅腚,老道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怎么可能猜不透展步的心思,想偷懒?没门!

  老道面色不变,一本正经的说道:“不用出去,你是我徒弟,这相术以后还要靠你传承下去,别的乌七八糟的东西始终上不了正堂,你就在这看着,也好跟着为师学两手。”

  那女人以为是展步要回避自己的隐私,也急忙摆手道:“对,小师傅不用见外,我的事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没事。”

  小师傅?展步心中一阵恶寒,自己明明是一现代五好阳光大帅哥好不好?就这张脸,拿出去分分钟秒杀什么偶像明星什么都教授好不好?你哪里看我像个小师傅了?

  当然,师傅有命,不得不尊,不过想让自己放弃相胸术这个伟大是事业,那也是没门!

  “那大师看我究竟是为什么而来啊?”这女人依旧忘不了考较老道。

  这个时候,老道已经心有成竹,他知道,这女人一定还是有些疑虑,必须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能把这女人镇住。

  老道慢悠悠的说道:“夫人是为财而来,这个财,不是发财,而是为了守财。”

  这时候,明显可以看到这女人神色一动,显然说中了她的心事,她也没心思再拿什么架子,急忙说道:“那以大师看,这财能守住吗?”

  “呵呵,看你的面相,这是一个难过的坎,难啊……”老道摇摇头,一脸的唏嘘叹息。

  这女人神色当即一黯,原本充满希望的表情一下子僵在脸上。

  展步鼻观口,口观心,这路数,展步见的多了去了,先让你绝望,再给你希望,呵呵,老家伙最爱玩的手段。

  果然,这老道微微沉思,然后低声说道:“也不是不可能……”

  这女人一下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师教我!”

  老道说道:“也罢,你能找到这里也算有缘法,既然求到我这里,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不过你还是要先把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说一下,我虽然能看出个大概,但具体什么事情,那不可能一下子看的透彻。”

  真正懂面相的人,最多也就能看出一个人最近的运势如何,以及未来的命运走向,至于说一眼能看出你具体正在遭遇什么,那不可能。

  这女人说道:“是这样,我老公年轻时赚了不少钱,但是生性风流,谁知道竟然在外面留下了几个野种,本来也没什么事,可是我老公刚刚去世,就有人跳出来要夺我的家产,而且还不止一个,一下子跳出了两男两女,都说自己是我老公的亲生子女……”

  听到这里,老道脸色一寒:“夫人,如果您故意隐瞒,或者歪曲一些事实的话,那么这事就不要说了,神仙也难救。”

  展步也觉得好笑,展步看胸型就知道,这女人明明是小三上位,这个时候却说自己丈夫年轻时留下野种,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这女人一低头,显然在考虑,究竟要不要说实话。

  “徒弟,送客!”老道可不给女人考虑时间,直接一拂袖,让展步赶人。

  “好嘞!”展步答应一声,就要去推这女人。

  这女人一下子慌了:“不不不,对不起大师,我不是有意欺瞒大师,而是年头太久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老道当然不是真的要赶这女人走,师徒几人生活在这里,还要靠老道赚钱吃饭呢,怎么能把人随意往外推。

  老道冷着脸说道:“夫人是信不过老道吗?请放宽心,干我们这行,肯定嘴巴严的很,你的话,出自你口,入我耳,绝不会泄露一句。”

  这女人也下定了决心,于是将她所遇到的事情娓娓道来。

第三章 神仙手段

    原来,二十多年前,这女人还是他老公旗下一名普通的业务员,那个时候,老先生就已经接近七十岁了,虽然有自己的家庭,但是却没有孩子,对此,老先生总是耿耿于怀。

  这女人那时候正是风华正茂,靠着一些小小的手段,成功唤醒了老先生萌动的春心,并且成功上位,将原配打发走。

  自然,这些都是陈年旧事,虽然后来两人也没有孩子,但是生活还算美满,并且收了两个干儿子,如今甚至孙子孙女都有了,也算得上是家庭合美。

  只不过,老先生嫌丢人,两人从来没有领过结婚证。

  两人从来没有领过结婚证,对此,这女人也觉得没什么,二十多年都走过来了,有没有那张证,真的不在乎。

  而且因为她觉得老先生一直没有亲生子嗣,所以,就一直没有走那道手续。

  可是老先生一死,就面临着继承遗产的问题,原本女人肯定可以直接继承老人的全部财产,可是忽然间,竟然冒出了四个所谓亲生儿女!这一下子让这女人方寸大乱。

  老先生已经死了,真正要打官司,只怕先被踢出局的就是她,因为自己和老先生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张结婚证,无法证明身份。

  这女人笃信风水,觉得是不是自己身边犯煞,气运不佳,所以才惹来这些是非,所以四处寻访相师,想要看看这局究竟怎么破。

  老道仔细掐算了一番,然后才说道:“夫人最近的确是遭了算计,运势不佳,要改运也容易,不过夫人自己可要想好了,真的要改运吗?别怪我没提心你。”

  这女人一听说能改运,面露喜色,老道最后那句别怪我没提醒你直接过滤掉了。

  她开心的说道“改运当然要改!这个我懂,只要我的运势改了,那骗我的人相对运势就弱了,自然就能露出马脚。”

  老道叹了口气说道:“有因就有果,有果必有因,难道夫人就没想过,为什么那骗子单单去骗你,却没骗别人?”

  “这……骗子还有什么讲究?”女人疑惑的问道。

  老道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主要是,这种骗术可不普遍,说实话,这更像是单独针对你做出来的骗术,真正的骗子,都是采用的那种针对一类人的骗术,同样的话,骗你也行,骗别人也行,可是你遇到的这个,呵呵,也就只能诈你。”

  “那大师的意思是?”女人有些糊涂,隐隐约约觉得明白了什么,但是仔细想,又什么都不明白。

  老道斩钉截铁的说道:“那是因为,骗你的人,足够的了解你,什么样的人才非常了解你?”

  “什么样的人比较了解我?”女人皱眉低声问自己。紧接着,女人急忙否认:“那不可能,我也找人盯过梢,发现他们就是四个人,没有幕后的操纵者,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他们最了解我。”

  老道微微一笑,成竹在胸:“呵呵,话可不能说的那么绝对,这最了解的你的人,除了至交好友,那就是……”

  说到这里,老道眼珠一转,然后问展步:“除了至交好友,还有什么来着?”

  “骨肉至亲!”展步不假思索的说道。

  “骨肉至亲?”这女人一阵惊讶,然后仔细的思索。

  忽然,这女人脸色一变,仿佛想到了什么,自己的骨肉至亲,还能有谁?她的父母显然不能骗自己,那么自己的骨肉至亲,不正是二十多年前,为了跟那老头,自己狠心抛下的亲生儿子么!

  二十年前,这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而已,她也早就结了婚,并且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可是后来她却为了钱,勾搭了那老头,为了让自己过上富人的生活,不惜离婚弃子,头也不回的扎进了那个富贵窝。

  这么多年来一直呆在老头身边,她虽然心里会想起儿子,但是她却不敢丝毫表露出来,现在老头死了,这女人也上了岁数,挂念最多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此时听到老道的提点,一下子明白了老道刚刚说让自己想清楚之类的话,她明白了什么意思,这时候,这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老道脚下,声泪俱下:“多谢大师提点,原来,这骗我的人,竟然是我的……”

  “想明白了?”老道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丝毫没有扶这女人起来的意思。

  “是,想明白了!这运势我不改了。”女人说道,开玩笑,那老头死后,自己最在意的就是自己那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孩子,自己欠他太多,怎么可能再改运压自己的孩子,既然自己早先对不住孩子,那么就让这孩子如愿骗自己次吧,以后再想办法拉近关系。

  想到这里,女人忍不住问道:“大师,骗我的是四个人,那么谁才是我的儿子呢?”

  “呵呵,你不是派人盯梢了么,谁分钱最多,谁就是你儿子,另外三个是他朋友。”老道说道。

  展步听到这里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自己的道行果然与师傅相比还是有差距,自己就没看出是这女人的儿子在骗她。

  这女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再也不称呼老道为大师而是说道:“多谢老神仙指点迷津,日后必有重报。”

  老道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笑眯眯的把女人扶起来:“这润金不急,等你处理好了事情,什么时候想起老道来再说。”

  润金,就是卦钱,一般笃信风水的人都知道。

  这女人急忙点点头,一副心飞走了的样子:“老神仙大恩弟子时刻不敢忘,不过事情紧急,我要赶紧回去。”

  老道也不强留,挥了挥手:“去吧。”

  女人走了,展步愣了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老道可是爱财的很,平日里偶然出去给人算命,八十一百的与人锱铢必较,可是怎么这女人明显是个大户,到手的鸭子就这么让她飞了?算了卦一分钱没留?

  要知道依照老道的规矩,算卦可是要先压卦金的。万一这女人以后事情解决了,不回来付钱怎么办?

  看出了展步的疑惑,老道笑眯眯的说道:“是不是没看明白?”

  展步点点头:“师傅,为什么您不收她卦金呢?咱们这一行的规矩,不是先付卦金再出手么,怎么您也不收卦金,就让她走了。”

  算命这一行,对卦金的要求可是很讲究的,一般而言,算命需要先压卦金,所谓无钱压卦卦不灵,不压卦金鬼神嗔。

  相师算命,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下不收卦金,但是展步看着女人非常富态,绝不可能是那几种不收卦金的情况。

  为什么暂时不收卦金?展步不明白,所以才问老道,展步从来不会不懂装懂。

第四章 下山

    老道嘿嘿一笑:“嘿嘿,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展步急忙点点头:“师傅教训的是。”

  “你小子还想开门立派,搞什么相胸术,可是胸能看出什么?你要是能达到望气的境界也就罢了,现在不过是观型,就算看个大概,有什么用?还是老老实实……”

  展步知道,老道又想拐弯抹角的让自己放弃相胸这一伟大的事业,不过展步肯定不会吃这一套,他的头摇得像个波浪:“师傅,您就先说为什么不收她卦金,我现在是没您的道行,但是,我要是有您这么大岁数,那这女人屁股上有几根毛我一看胸就能知道。”

  听到展步的话老道一愣,然后怒道:“再胡言乱语,信不信老道我现在就把你屁股打开花,剥光了丢下山去!”

  “嘻嘻,不敢了不敢了,师傅,究竟是怎么回事?”展步急忙问道。

  老道捻了一下胡须:“嘿嘿,教你个乖乖,那算计她的人,是她二十年前抛弃的亲生儿子,咱们收卦金,要么一开始压好了卦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要么事情解决了之后收卦金,切不可虎头蛇尾,否则就是有损德修。”

  听到老道这一句话,展步点了点头,他们这一脉相师,可不是简单的透露一下天机,而是真的能帮上人家的忙,能解决人家的难处,就像医生一样,不把人治好了,怎么好意思收钱?

  展步接着嬉皮笑脸的问道:“师傅,那您说,您会收她多少钱润金啊?”

  老道咪咪一笑:“傻小子,这女人是大户,对这种人,你就不能谈钱,那多俗,你不要,她自己就会心诚意善的来孝敬,而且绝对不是小数。”

  展步依旧不死心的问道:“那师傅说,下次啦,她会带多少孝敬您?”

  道伸出一个攥紧的拳头在展步面前得意的晃了晃。

  展步吞了一口口水:“您是说,不少于十万?”

  老道悠然一笑:“怎么,吓到了?以后等你相术有师傅这水平,这个数还是小的。”

  展步知道,老道从来不在这上面吹牛皮,他说十万,那就至少是十万,对这个,老道看的非常准。

  展步此时又把脸凑到了老道面前,一脸讨好。

  “干什么?想要零花钱?师傅我现在也没钱。”老道不耐烦的说道。

  展步嘿嘿一笑:“不不不,不是要零花钱,师傅,我就是想问问,今天一天没看到胖师兄,师兄哪里去了?”

  这山上如今就生活着三个人,一个是老道,然后就是俩徒弟,胖师兄和展步,大部分情况下,师兄弟下山都是老道带着,但是今天却一整天没见到胖师兄。

  “下山买火车票去了。”老道说道。

  “火车票?”展步疑惑:“难道又要出远门了?”

  “不是出远门,是你要下山了。”老道说道。

  展步一愣,没明白老道的意思:“我要下山?”

  老道点了点头:“不错,老道我掐指一算,咱们师徒俩的师徒情分也就这十八年,这是天意,你我师徒情分的确已经尽了,再强留你在山上,只怕要多出祸端……”

  展步也知道,老道虽然平时跳脱,但是一旦做出了决定,就绝不会更改,他对老道拜了拜:“师傅,有空我会回来看您的。”

  老道的目光变的慈爱,他细心的叮嘱:“哎,你这孩子,命里多桃花,这既是福,也是祸,人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你下山之后要好自为之,不要仗着自己的本事为所欲为,切不可做那薄幸寡义之辈,否则的话,老道绝不饶你。”

  展步点了点头:“放心吧师傅,徒弟的人品您还信不过吗。”

  老道点了点头,就不再言语,很多话,涉及到“天机”,不能随意道破,否则就会受到冥冥中的处罚,老道对这个非常谨慎。

  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是胖师兄回来了。

  “师傅,车票买回来了。”

  胖师兄进门之后给老道行了个礼。

  原本老道一共收了七个徒弟,胖师兄是老大,名为庞铎。展步是老小,另外几个师兄早就学有所成,下山去了,如今,自己也要离开,只剩下了大师兄还留在山上。

  说起大师兄,展步也有些哭笑不得,老道的七个徒弟,每一个人下山之后都是学了一身本事,出去之后一个个如龙游大海,鹰翔长空,但是唯独胖师兄是个例外。

  他跟随师傅时间最长,最受师傅器重,可是什么奇门遁甲,风水相术,胖师兄是一概都没学会。除了练了一身硬功夫之外,别无所长。

  风水相术这东西,真不是靠时间长久就能精通的,讲究的是一个悟性,能明白的,只要师傅点到,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不明白的,哪怕被师傅踹进门去,也是死活不得其法。

  胖师兄就是这种死活不上道的人,这些年,老道在胖师兄身上花费时间最多,可他就是不开窍。

  老道看了一眼胖师兄,然后冷哼一声:“庞铎,你左面兜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

  展步定睛一看,果然发现胖师兄左边的兜里不太正常,鼓鼓囊囊,好像是塞了一本书。

  胖师兄脸色一变,然后急忙嘿嘿笑道:“师傅,我这是买了本地摊杂志,怕师弟一个人行路无聊,买来给他打发时间的。”

  展步一阵无语,自己这胖师兄,最爱看地摊上买的情色杂志,这次一进门没来得及把杂志放下,被老道抓了个正着,竟然说是给自己买的。

  老道自然知道胖师兄兜里装的是什么,他哼了一声:“既然是给你师弟的,那就现在给他吧。”

  胖师兄急忙答应了一声,苦着脸把小书给了展步,这书上面的内容胖师兄看过,都是极品大胸大屁股的妹子,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呢,就要送给小师弟了……

  胖师兄把小书与杂志一同递给了展步。展步接过火车票一皱眉:滨阳市!

  这是个不大的小城市,既不是风景区也不是核心省会,师傅让自己去这地方干什么?

第五章 我在欣赏艺术

    看出展步的疑惑,老道手中拿出一个大信封,上面刻了几个大大的红章:“好了,你小子这个年纪,直接下了山也没什么赚钱谋生的门路,先去念几年大学,然后再步入社会吧。”

  展步瞪大了眼睛:“念大学?师父,我也就跟着您学了几年,认识些字,你要说毛笔字,那我还拿得出手,可是去念大学,人家要我吗?”

  老道不屑的说道:“我的弟子,上个大学那是给他们大学面子,谁敢不要你!”

  展步一阵无语,这是要多自恋才能说出这句话,不过展步也知道,师傅年轻时候郊游四海,虽然现在隐居起来,但是真要论起人脉,那绝对能把人吓死。

  说着,老道把那厚厚的邮件丢给了展步:“放心去吧,没人刁难你。”

  展步接过来一看:鲁宾大学!

  鲁宾大学是个什么鬼?展步这几年虽然生活在山上,但是却并不信息闭塞,他也跟着老道去城里进过网吧,看过杂志,怎么自己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大学?

  展步嘿嘿一笑:“师傅,这是个什么大学?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

  老道不在乎的说道:“没听说过就对了,这是今年新建的大学,你是第一届新生,元老级的,以后这大学出了名,光这第一届毕业生的身份拿出来,就能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展步顿时觉得心中跑过一万头神兽的感觉,第一年新建的大学,这种大学,连野鸡大学都算不上吧!人家别的大学再烂,那也有历史积淀,呵呵,鬼的第一届毕业生,等这种大学出名了,自己早成了一杯黄土了。

  “那个,师傅,那这录取通知书您是怎么弄来的?我可是连个学籍都没有。”展步说道。

  老道一拍脑袋:“哦,你不问这茬我还忘了,这是我花了两万块钱买来的,等你以后有本事,能赚钱了,记得回来还我钱,我老了,以后赚不动钱了,这是师傅的养老本,你可不能忘了……”

  “嗯,至于学籍,只要交了钱,他们都帮你办妥了。”老道轻松的说道。

  展步脑门一头黑线,果然是野鸡大学,只要拿钱,什么人都敢收,展步仿佛看到一只只野鸡在游泳……

   

  对下山之后的生活,展步倒不是很担心,他跟老道学本事,可不是一直呆在山上,这些年跟着老道走过不少地方,偶尔老道也让展步自己出手,自然,赚到的卦金展步自己也有一份,他自己的私房钱也有三万,虽然不多,但念完大学是足够了。

  看得出,老道也有不舍,虽然选的大学不怎么样,但也是个落身之处,展步对老道郑重了拜了几拜,退了出去。

  晚上,胖子陪在展步身边,摆了几碟小菜,热了一壶酒,算是给展步的送别,师兄弟告别自然话多,一不小心就喝高了。

  早上,展步起床有些晚,急忙爬起来要去找师傅告别,却被胖师兄拦了下来:“小师弟,师傅今天有点事,大清早就下山了,你赶快收拾收拾去火车站吧,来我送送你。”

  胖师兄直接扛起了展步的行李包:“快走吧,再磨蹭就来不及了。”

  展步感动,果然越到关键时刻,人越胖越靠谱。

  车站门口,胖子用力抱了一下展步:“好兄弟,加油,以后遇到什么难处,给师兄打个电话,胖师兄别的帮不了你,谁要是欠揍,我帮你打他。”

  展步感动:“师兄放心,如果我遇到有合适的大姑娘,会给你领一个回来。”

  火车站的一角,老道出现在胖子身前:“展步走了?”

  胖子一看师父,急忙嘿然:“嘿嘿,师父,您怎么在这里?”

  “毕竟是我一手把他带大,怎么可能放得下心。”老道一叹。

  “那您和我一起送小师弟就好了,干嘛一个人偷偷看着。”胖子说道。

  老道叹了一口气:“人老了,最受不了离别……”

  ……

  展步上火车的站算是起始站,火车上并没有多少人,展步的旁边和对面的座位都空着。

  这是一趟慢车,别看刚开始火车上的人稀稀拉拉,过不了几站,火车上就会像菜市场一样,展步虽然跟师傅生活在山上,但是也经常外出,对此他非常熟悉。

  一时无聊,展步只能拿着那本胖子的小册子打发时间。你别说,胖师兄的品味还不错,虽然是插画占据了大篇幅,但是有故事有情节,对展步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吸引力比较大,展步很快就被里面跌宕起伏的情节吸引住了。

  这个时候,火车已经停了好几站,不时的有人上车,展步没有发觉,这个时候身边已经坐满了人,他的旁边坐了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大叔,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看上去很有教养。

  而两人的对面则坐了一对年轻的男女,男的坐在展步的对面,女的坐在中年大叔的对面,不过显然,女孩子很活泼,看到展步盯着手中的小画册,她问道:“看什么书呢,那么认真。”

  其实,中年大叔与展步对面的年轻人早就看到了展步在看什么,中年大叔蹭了蹭展步的胳膊一下,轻咳一声提醒展步。

  展步虽然看的投入,但是也听到了女孩的问话,展步抬起头一看,中年大叔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而对面那年轻人更是对自己的眼里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旁边一个中年大叔,看上去文质彬彬,对展步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副我懂你也懂的理解的样子……

  展步一下子觉得尴尬无比!

  听到女孩子的问话,展步更是脸上一红,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男人鄙夷的说道:“杨姐,火车上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理他们做什么。”

  什么叫三教九流?展步刚想发怒,不过一想自己看着东西被人看了个正着,也就忍下来没有说话,这事糊弄过去就好,越解释越难解释,越描越黑,而且,自己也没必要对陌生人解释什么。

  展步将小画本一合,然后对着女孩子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在欣赏艺术。”

  “噗!”中年大叔轻笑出来,然后给了展步一个大拇指。

  展步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眼睛落在女孩的胸上就挪不开了,他甚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比起猪哥,也就差了一道嘴角的水线。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