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校研究生宿舍男女混住,场面太混乱,都不敢进去

牛阅读2019-04-24 14:20:22

我叫夏明,现在还在读高中,平时就住在学校。

  宿舍里面有几个哥们儿。

  住在我对床的,是崔一,崔一老是喜欢到磨骨街去,一个学期的生活全部都搭进去了。

  这天晚上,崔一又神神秘秘的来拉我,对我说,老鸨那里又来了一个新人。

  水灵的厉害,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崔一皮包骨头的,现在才是高中,身体就被女人搞垮了。我可不要走了他的老路。

  崔一鄙视了我一眼之后,就离开宿舍了。

  我躺在床上看小说,上铺的朱清拍了拍床板,说:“崔一真不要命了?”

  我回答说可能是吧,朱清小声的说:“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两天风声紧,他不怕被抓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崔一躺在床上,背对着我,没有什么动静。

  我摇了摇头,帮他给老班请了假。

  这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崔一总是头一天晚上透支了之后,第二天睡一整天。

  晚上下课了之后,我回到宿舍,却发现崔一又不见了。多半又是去了磨骨街。

  那其实是一条风花雪夜的巷子,因为它吸人骨髓所以我们都叫磨骨街。

  晚上12点的时候,传来笃笃笃的敲门的声音。第一个念头就是崔一。

  我立刻翻身起来去开门,却看见崔一苍白着脸,直立立的站在门口,两个黑眼圈说不出的渗人。

  他直接就挤进来了,我刚关上门,却发现崔一已经躺在了床上,闭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我叫醒了崔一,对他说,今天没有办法请假了,老班昨天差点没有撕了我。

  崔一没有说话,定定的跟我去了学校。

  上课的时候也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老班今天还特意表扬他终于学会好好听课了。

  我却是发现了不对,崔一的脸色太苍白了,难道是透支过度了?

  中午叫崔一去吃饭,他也不去,一直到晚上放学,我一个转身,就失去了崔一的踪影。

  回到宿舍,也是空无一人。

  时间持续了大约半个月,崔一每天白天的时候,都是面色苍白没有血色,顶着两个黑色的大眼圈,甚至我都没有看见他洗澡。

  以至于他身上开始散发出骚臭腐烂的味道,同学们都开始远离他了。

  崔一照样每天晚上出去,我感叹他的身体条件好的同时,也叹息那个接待他的女人,要忍受崔一的肮脏。

  这天晚上,崔一的手机落在了宿舍里面。他的爸爸刚好打来电话,最开始我没有接,但是他一打,就是十几个,我知道有事情了。

  立刻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崔一的爸爸张口就说让崔一快点回家,奶奶快不行了。

  我告诉崔一爸爸崔一把手机落在了宿舍里面,他哀求我去找崔一。

  出了宿舍,外面的天,黒的渗人。月亮惨白惨白的还不时的刮起一点点呜咽的风。

  我紧了紧衣领,朝着磨骨街小跑而去。

  灯红酒绿的磨骨街,现在是整个城市最热闹的地方,大冬天,浓妆艳抹的女人们袒露着自己大好的春光,在各家的铺子门前招揽着客人。

  躲过了几十个莺莺燕燕的拉扯,我狼狈的滚到了香水有毒的门前。

  一双干枯的手把我搀扶了起来,我刚要道谢。

  却看见一张惨白至极的脸,还有两个大黑眼圈。

  我吓得打了个哆嗦,往后退了两步,崔一干涸着声音说:“你怎么来了。”

  我松了口气,却看月光之下,崔一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浑身的恶臭不停惹来周遭行人的厌恶。我赶紧把手机给了崔一,告诉了他刚才的事情。

  崔一听完之后,面色有些变化,开始打过去电话。

  我注意到崔一打电话的时候,话语一直都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冷冰冰的,而且还很是虚浮。

  回到宿舍之后,崔一告诉我,他要回家一趟,我点头说帮他请假。

  然后他直接就裹着衣服上床睡觉了,我刚要去洗漱,崔一刚好一个翻身。

  月光刚好打在他后背的脖颈上面,我看到了让我整个人胆寒的一幕。

  一只肥大的蛆虫,从崔一脖子的后面钻了出来。

  我刚要惊叫出声,崔一却是又翻身过来了。

  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黑色的眼圈,苍白的脸,加上越加浓烈的腐臭味道。恐怖诡异到了极点。

  我缩回床上,努力的安慰自己,刚才看见的,一定是个幻觉。

  第二天早上,是被朱清的惊叫声音吵醒的。

  “草,哪里出来的这些死蛆!”朱清上蹿下跳的看着好不滑稽。

  我却丝毫没有笑出来,因为宿舍的地面上,翻滚扭动着十几条肥大的蛆虫。

  白花花的虫不停的蠕动着,我心中一阵恐慌,没由来的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看见崔一的后颈上面的那个伤口。

  这些蛆虫都是从崔一的身上出来的?

  我胆寒,朱清骂骂咧咧的拿着扫帚进来扫了蛆虫,不小心踩碎了几只,弄出一股腐臭的味道。

  “他妈的,这是死人味道,这些虫子该不会是从尸体里面出来的吧?”朱清有些不确定的骂道。

  我整个人更加的冷了,崔一身上的味道我本来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胖子文一说,我就想到了,人味儿和肉味儿有区别,特别是人死了之后,腐烂出来的味道不知道臭到了哪里去。

  宿舍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地面上还有一些绿色的粘液,我忍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起身去打开了窗户,凉风吹进来散去了味道。

  这段时间,崔一的行为举止怪异至极,昨天晚上他奶奶快死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都没有怎么着急。难道他已经死了?

  我看向崔一的床铺,空空荡荡的,崔一已经出去了?

  如果那些蛆虫是崔一身上钻出来的话,恐怕他的被子里面也有几只。

  我抓住被子的一角,刚要用力拉起来的时候,吱呀一声门响。

  我被吓了一跳,猛的后退了两步,却看见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崔一站在门口的位置。

  一张死人脸感觉就像是快要腐烂了一样,腐臭的味道迎面而来,我差点被吓哭了。

  崔一面无表情的走到我的面前,声音飘忽的说:“你做什么?”

  我强忍着心头的不安,退到了门口的位置,说没什么。

  崔一去床上拿东西了,我恐惧的想逃走,刚才虽然没有完全拉开崔一的被子,但却已经看到了一个小角。

  里面有两只肥大的蛆虫,扭打在了一起。

  更加让我恐惧的是,崔一拿东西的同时,我不经意的侧目一看,分明看见他抓起了两只蛆虫,塞进了嘴里。

  裤裆里面热乎一片,我尿了。


第二章 是人是鬼


  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宿舍的房门,慌不择路的往楼下跑去。

  马上就要上课了,好些同学都在走廊里面走着,我不知道撞翻了几个人。

  跑到门口的时候,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崔一应该没有追上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位置,进来了一双高跟鞋。

  我猛的停下来脚步,却看见一个披散着头发,穿着丝袜短裙,上身围巾毛衣的时尚女人走了进来。

  走廊里面瞬间就寂静了,不停的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我慌张的绕过她,出了门。

  一瞬间,一股淡淡的腐臭的味道,飘进我的鼻翼之中。

  嗅到这股味道,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完全被恐惧侵蚀。

  那个女人侧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径直往宿舍深处走去。

  呆呆的看着女人的背影,她,就是崔一每天晚上去找的女人。

  那个味道绝对不会有错。

  她去找崔一?我心中暗道不好,崔一现在已经死了,这个女人肯定会有危险。

  裤裆里面还是粘稠湿润,我心里艰难的抉择着,要不要去拦住那个女人。

  转眼的时间,她已经上了二楼的楼道。

  我咬牙,再次进入了宿舍楼。

  周遭的同学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我裤裆处的湿答答那处,是瞒不过这帮人的眼睛的。

  二楼的宿舍,已经没有人了,房间大开着,只有我们的那个房间虚掩着房门。

  我强忍着心头的不安,无论那个女人和崔一有什么狗血恋情,还是野鸡生爱。总之崔一死了,不能让她去送命。

  越是靠近虚掩的房门,我心中越是恐惧。鼻翼被刺激的更加了灵敏了,尿骚味,还有腐臭的味道不断的触动我的神经。

  一声声轻微的喘息声飘进了我的耳中。我大寒,难道……

  微微贴近了房间的门,从缝隙里面看到,崔一正背对着站在窗口的位置,那个女人半爬在地上,喘息声由此而来。

  我猛的一把推开了房门,大喊住手。

  崔一猛的一下子回过头,惨白的脸,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退后了两步,那个女人却是慌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绯红的躲在崔一身后。

  崔一就那么站着,诡异的笑着看着我说:“你来了?她就是我那天给你说的……不过,现在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死死的看着崔一,那个女人却是埋头进入了崔一的臂弯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崔一继续说:“对了,你和我一起去我家吧,我有点事情要请你帮忙。”

  我顿时后悔了上来宿舍了,崔一这个样子,明显就是有问题的。而这个女人明知道有鬼,还要扑上去,肯定也有问题。

  搞不好他们两个都已经死了。

  崔一声音飘忽的说:“夏明?我已经给老班请假了。”

  我大惊,就要拒绝的时候,崔一却是转动着手上一个粉色的发绳。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顿时就瘫倒在了地上,崔一说:“去收拾一下吧,你的味道太难闻了。”

  我直接就跳起来,大骂道:“草你妈,你说我难闻,你呢?

  骂完了,我才想起来崔一现在不是人,搞不好会直接杀了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表情有些茫然了。

  我不敢跑,那个粉色的发绳,是我送给豆豆的礼物。而豆豆是我的女朋友。

  我恨声的问崔一,对豆豆做了什么。

  崔一却是冷淡的说:“我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如果你不跟我走的话,我不确定自己会做什么。”崔一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她臂弯中那个女人的脸颊。

  我心中恶寒,浑身发抖的走到了自己的床铺前面,拿起干净的裤子钻进了洗手间。

  还没有合上门,就又传来了靡靡的消骨蚀魂的声音。

  腐臭,尿骚,荷尔蒙。我看着镜子里面满眼血丝的自己,恨不得这个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试探着给豆豆发了个短信,得知她现在还安好,我松了口气。

  但是外面的崔一明显已经知道了,我发现他是死人了。所以才会拉着我不让我离开。

  对了,崔一的奶奶要死了,他就是要回家的,拉上我,难道是要找个地方杀人毁尸?

  这个裤子换了很长时间,关键是尿骚弄的我必须洗澡,当外面的声音停止的时候,我才出了洗手间。

  却看见崔一已经坐在床铺上面,那个女人低头坐在我的床上。

  我恐惧,崔一抬起头来。那张脸,已经不似人色了。

  崔一起身,向我走来,我赶紧闪到了一边,他声音飘忽的说,崔一,我不会害你的。

  那个女人也起身,不过一直跟在崔一的身后。

  他们两个人出了房间,我赶紧跟了上去。

  现在宿舍楼已经空了,大家都去上课,崔一刚才说给我请假了。难道他刚才就已经打算好了要带我走,这个女人的来时。也是他计算好的?

  出了宿舍楼,却发现有辆新式的奥迪停在门口。

  崔一得意的告诉我,这是他送给女朋友的礼物。

  我唯唯诺诺的答应。这个女人是香水有毒里面的一个妓女。叫做红缨。

  草,我他妈的是得罪什么人了……上了奥迪车,我发现车里面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崔一多半是和红缨在车上有过战争了,我坐在后尾的位置,崔一在开车。红缨坐在副驾驶上面。

  崔一家在河南和北京交界之处的一个小村子里面,家境一般,决然不可能买得起奥迪车的。否则他也不会去磨骨街这样低档次的地方了。

  再看红缨,身上的衣服也是怪异,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仔细看,现在看来太新,就像是打了蜡一样。

  窗外的景色不停的飞逝,我眼皮有些发沉,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昏睡过去。

  猛然的一阵冷风吹动,我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却发现窗外的世界一片黑暗。

  冷风是从前面打开了一半的车窗吹进来的。

  而前面的两个驾驶座上,崔一和红缨却是不见踪影了。

  我恢复了精神,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后座的车窗,左右两边,都没有看见一个人的影子。

  难道他们两个走了?不可能,我犹豫的看着前驾驶座的位置。我会开一点点车,现在是个逃跑的好机会。

  就在这个当口,忽然我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竟然是崔一发的短信。

  “别跑,我能够找到你的。”

  我无力的瘫倒在座位上,崔一这个鬼样子,我实在没有勇气离开。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我有些尿急了。准备找个地方放茅。

  打开车门的时候,车传来吱呀吱呀就像是废旧的纸壳挤压的声音,弄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路边尿了一泡,正在酣处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一点点的晃动的声音。

  很微妙,就像是纸壳被风吹起,但是又落下。

  我慌张的拉起裤链子,回过头去,立刻看见了让我胆寒的一幕。

  刚才的奥迪车,变成了一辆纸做的冥车,正在不停的晃动着。车轮接触地面的地方,发出沙哑的声音。

  背后猛的被人拍了一下,我吓得大叫跳起,回头却看见红缨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

  我恐惧的退后了两步,退到了冥纸车旁。这才想起这也是个鬼东西、冷月的光打在车的表面,油漆散发着一股生涩的红意。

  这就是死人铺子里面,才能够有的冥纸纸扎。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