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炜《兔子作家》独家连载:苦难的小鹌鹑

大家2019-02-10 15:49:01

--- Tips:点击上方蓝色【大家】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摘要ID:ipress

我是所有作家中跑得最快的一个,不过别看跑得快,却从来不会当逃兵。在黑暗面前,我绝不后退半步……


黄狸鼠邀请兔子去做客,寄来了精美的请柬,请柬由一片栗树叶做成,上面扎了马兰草。

“多么讲究的黄狸鼠啊!”

兔子赞叹着,穿了礼服,折了一根蜀葵杆当手杖,高高兴兴去赴宴。

他第一次注意到林子里的黄狸鼠有这样的雅兴,而以前只见过他们拖着肥肥胖胖的身体在渠边忙碌,瞪着两只又小又圆的眼睛,提拉着两只前爪。他真想不到这胖家伙还有这么多礼道,而且这么大方!他嘴里发出啧啧称赞,心里十分满意。

黄狸鼠有一间阔大的厅堂,这样堂皇的建筑让兔子暗自吃惊。

主人坐在饮宴大厅正座,头顶的一撮白毛十分醒目,兔子在心里叫他“白斑鼠”。

自从坐到这个大厅的那一刻,不,准确点说自从见到这只“白斑鼠”的那一刻,他的心就有点凉。

主人赞扬兔子的门牙:

“咱们不愧是本家亲戚,都长了结实的牙齿,我估计林子里谁都羡慕咱们。”

兔子不喜欢白斑鼠,更不想认这门亲戚,就没有答话。

说实在的,兔子觉得来吃这顿饭有点不划算,因为总要忍住心里的厌恶。如果咽一口饭忍住一次厌恶,那该多么累,多么难受啊!

“眼镜老弟真了不起,你该写写我的工地,等酒宴结束,咱们一起参观吧。”

兔子听着,连应付话都懒得说。他没精打彩的,只等快点上菜,吃完就走。他越是坐下去越是后悔。他知道黄狸鼠的所谓“工地”,就是渠边上那一排排土洞子,以前好像见过,实在没什么好炫耀的。

一道道大菜端上来,真是丰盛到了极点:

芝麻酱拌马齿苋,佛手瓜小拼盘,嫩黄瓜豆苗汤,小莴苣叶儿卷蒲棒,外加新酿的李子酒。




兔子看傻了眼!老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黄狸鼠这儿有这么大的排场、这么好的菜肴。随着一道道菜品上来,他的眼睛越睁越圆,需要用力忍住,害怕口水流出来。这些东西有的连见都没见过,有的虽然见过,但却远远没有眼前的这么好这么多!

白斑鼠摇头晃脑:

“我知道作家阁下吃素,不敢上一道荤菜,不知阁下中意不?”

兔子“嗯嗯”着,盯着盘中的美食,完全忘掉了心中的不快。他又吃又喝,一会儿脸就红了。这样直到酒宴结束,白斑鼠在耳边咕哝了一些什么,他好像全没在意。酒足饭饱,肚子圆圆的,一站起来,两腿轻飘飘。

白斑鼠前边引路,一块儿来到繁忙的工地上。

原来干涸的渠道两旁,正掘出成排叠起的大土洞,运土的独轮车穿梭往来,发出吱扭扭的响声。

兔子又一次吃惊了,因为这和他印象中的那排旧土洞完全不同,这规模这气势简直闻所未闻!他站在那儿,实在忍不住,发出了“嚯”的一声惊叹。黄狸鼠在一边得意地笑了,提着两只前爪摇动身子,瞧瞧他,再瞧瞧工地。

推车的有红脚隼,还有野鸡和鹌鹑。

鹌鹑个子最小,独轮车比他们大了许多。一只小鹌鹑在不远处用力地推啊推啊,双翅奓着,好几次跌倒在地,摔得伤痕累累。

兔子的眼睛转到小鹌鹑那儿时,立刻愣住了。他不信这是真的,一遍遍搓眼。那么小的身体推动那么大的土车,而且真能推得动,这太让人吃惊了!

跌倒的小鹌鹑爬起来,摇摇晃晃推了几步又跌倒。

黄狸鼠监工横眉怒目,扑到小鹌鹑那儿又踢又骂。

兔子看不下去,赶紧跑过去,替小鹌鹑驾起车子。

白斑鼠追在后面喊:“阁下别脏了衣服,这可不是阁下干的!”

兔子倚了车子歇息,汗水从额头流下来。天哪,这活儿真是不轻,自己的身体比小鹌鹑大得多,可是刚推了一会儿还是受不住。他看着小鹌鹑,心里一阵痛惜。

放眼望去,工地上有好多推车的小鹌鹑。兔子渐渐明白,只要从远处只见大车移动而不见人的,就一定是小鹌鹑在推车。

“我这片大楼,是林子里独一份儿,别提有多么豪华了,连撒尿的茅坑都镶了鹅卵石。咱用玉米缨做枕头,用小香蒲做床垫。到时候阁下也有一幢,还要选上风头的,这样才闻不到尿骚气……”

白斑鼠在他身侧说着,胡子翘得很高。

兔子忍住厌恶问:“那真是太好了,请问邻居们是谁?”

他想知道黄狸鼠平时交往了一些什么朋友,为什么要盖这样一片大楼。

白斑鼠拍手:

“我就是你的邻居呀,还有猞猁和豹猫,大个儿草枭,土狼和钻天鹞子……全都是有模有样的朋友,你只管夜里睡个放心觉,舒舒服服打呼噜吧。”

兔子翻着白眼:“你这一说我倒怕了,咱睡到半夜会不会成了他们的盘中餐?我一个素食主义者和他们一块儿住?这些人一天不见荦腥都不行!如果他们突然饿了,那还不就近找来吃物?老天,你快饶了我吧!”

“瞧你说了哪去,阁下肯定是喝醉了。”

“我大概真的醉了,两条腿不听使唤,走路东倒西歪,今夜回不了家了……”

兔子故意这样说,因为他想留下来,心里放不下小鹌鹑。再就是,这个工地上的秘密太多了,他要好好探听一下。

白斑鼠吆吆喝喝,让人把兔子抬进客房,亲手给他盖上大花被子。

兔子装作很快睡着了。黄狸鼠笑着说:“瞧这个眼镜,吃饱了就睡,一点心事都没有,到底年轻啊!咱就不行,咱一天的大事要在脑子里转悠,越转悠越睡不着……”他念念叨叨出门,临离开又回头吩咐一句:

“尿壶呢?给兔子老弟准备一只,放到床下边……”

半夜兔子爬起来,背上挎包出门。

他暗暗打听着小鹌鹑,最后费尽周折才找到他们。

原来他们都住在一道悬土坡下,土坡四周筑起了高墙,墙上是一道道铁蒺篱。一只大鵟在高墙一角蹲着,冷眼不断扫过来。

小鹌鹑们一个个瘦得皮包骨头,身上疤痕相连,羽毛眼看就脱光了,后脖上都长了老茧。

兔子抚摸着他们脖子上的茧花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心里好生奇怪,茧花竟然长到了脖子上!如果长到手上或脚上,他倒一点都不吃惊……

小鹌鹑扑扑掉泪:

“干活时脖子上要挂车绊绳,低着头使劲往前拱,一天要搬小山似的土方。早晨吃盐水泡谷糠,中午吃地瓜根,晚上吃芋头皮。”

兔子更加诧异:芋头皮?这也是人吃的?谷糠也够难咽的了,而且他们要干这么重的活儿!这真是耸人听闻,这事儿谁也不会相信,可这就是真实发生的!

“来这儿头一个星期,我们一伙就死了仨,第二个星期又抓来五个。一进来就剪我们的翎子,这就再也飞不起来了。除了大鵟,还有五只猞猁当看守,围了三层铁丝网,看守拿了狼牙棒……”

兔子把他们说的全记下,又展开他们的双翅:翎子真的全剪掉了,有的还是揪掉的,黑色血痂粘着羽毛。这两只翅膀基本上全废掉了,让人怀疑即便重新长出羽毛,这些小鹌鹑还能不能飞起来。

“你们是怎么被抓来的?”

一只小鹌鹑哭了:“一开始招工,说这儿吃得好活儿轻,不过是到麦地里捉捉小虫,条条麦垄长又长,除了小鹌鹑谁也钻不进。谁知一到这儿就给关起来了……”

“捉小虫?什么小虫?”兔子想不出这是什么工作。

“就是麦子生的小虫,他们说:‘就数你们的小手儿巧,快来捉吧,捉了放小布兜里,咱最后数着小虫给工钱……’其实全是骗人的鬼话!”

另一只鹌鹑说:

“来领人的工头夸俺会跳舞,说俺翅膀扑啦啦真好看,哪知道一来就按住俺剪翎子,然后把我和车子拴在一起,睡觉都不解开……”

人和车子拴在一块儿,从白天到晚上,日复一日,令人发指!兔子握得手指骨节咔咔响,紧紧咬着牙关,一时说不出话来。

兔子用发抖的手记着,歪歪扭扭记了一大本。

“兔子大哥救救俺吧,爸妈都不知道我在哪儿,他们肯定哭红了眼,日夜念叨,以为我迷了路,再不就是被狼叼走了。”

兔子说:“我要把你们的事,从头到尾写出来,这篇血泪文章,就叫《苦难的小鹌鹑》!”

小鹌鹑们一齐瞪大双眼,往这边凑了凑。

“我要告诉你们爸妈,告诉所有勇敢的人,再告诉所有善良的人,我们要一起来解救!不要怕,有信心,林子里有我无数的朋友,他们也是你们的朋友!”

说到这儿,他又进一步强调:

“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笔,相信一个戴眼镜的人,他就叫兔子作家……”

小鹌鹑听得泪花闪闪。

兔子离开时郑重承诺:

“我是所有作家中跑得最快的一个,不过别看跑得快,却从来不会当逃兵。在黑暗面前,我绝不后退半步……”





作者:张炜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中国当代著名作家。

【作者文章推荐】

一只年轻兔子的作家梦

如何写出与别人不同的书

作家的诚实非常重要

更多作者文章,请在对话界面输入“@作者名”调取。


《大家》在此等你来!

成为大家读者成员,留下你们的声音

当前,《大家》平台互动通道有:微信后台消息、文章评论功能、大家读者信箱及官方微博等,另外还有日渐壮大的读者微信群,该群旨在聚合更多读者朋友,进行线上交流,即时互动,活动参与,福利回馈,等等。

即日起,微信群向读者敞开大门,有愿意加入我们编读交流群的读者,请通过微信后台发送消息“微信号+申请加入大家读者群”,我们会尽量及时回复并安排。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