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蓉将坐3年牢房,其母以死向王宝强求饶,王宝强只回复她8个字!

小强侠2019-11-10 16:15:21

    “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 

    “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 

    “还不是为了孩子?唉……” 

    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 

    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眼中全是迷茫。 

    “娘亲!”小男孩很欣喜。 

    夏小麦咳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看过去,发现身边竟然站着一个小包子,脸上灰仆仆的,瘦得脸上也没几两肉,一双眼睛却很亮。 

    ”你叫谁娘亲?”夏小麦艰难地转头四处看着,发现这屋子里除了包子,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她动这一下,就感觉自己脖子上的肉卡住了她的动作。 

    什么情况?夏小麦抬手想去摸下自己的脖子,入眼的却是一只脏兮兮的大肥手。这至少得是130斤的人才有的手吧?这是她?不是做梦吧? 

    夏小麦急忙捞开被子,下半身更可怕,肥胖、臃肿,还能闻到自己身上的恶臭。 

    这是她?夏小麦吃了一惊,急忙爬了起来,想要下地去找找镜子。腿一软,她又坐回了床上。 

    一不小心手碰到自己的头发,油腻腻的一坨,摸一下都发硬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她的头发? 

    突然,脑子好像要炸掉一样,一幕幕都在闪现。 

    她疼得在床上翻滚着,信息迅速灌进脑子里,她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穿越了,原主嫁给了一个猎户,还生了个小包子。在于地主家儿子回家的时候,竟然爬上了于家的床,想睡了于家的儿子,结果被人丢了出来。大冬天的穿着单衣走回来,在床上躺了两天,就给冻死了。 

    什么鬼?这原主到底是什么鬼?她怎么穿越成了这么一个人? 

    小包子见自己娘亲这么痛苦,小脸全是犹豫。 

    他想看看娘亲怎么了,又怕娘亲打他。 

    最后,还是没忍住,走到前面,怯生生地抓住夏小麦的手腕,轻轻问她”娘,你……你是不是头疼?” 

    夏小麦心里都要骂娘了,这也太坑爹了!怎么有这么极品的原主? 

    “这女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啊?”夏小麦忍不住骂了出来。 

    小包子害怕了,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床下,他短手短脚地在地上爬了起来,急忙缩到了角落里。 

    娘亲这是怎么了,要打他了吗? 

    想到之前的一幕幕,小包子吓得缩成一团。 

    夏小麦这才看到角落里的小包子,只有三四岁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都脏兮兮的。最重要的是,这么冷的天,他竟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衣!现在正瑟瑟发抖。 

    她有些想拍自己一巴掌,想到原主对他的虐待,夏小麦有点心疼。 

    “来娘亲这里。” 

    夏小麦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以为和善的笑容,却不知道,她那一脸的脓包和肉都挤在了一起,让她看着更可怕了。 

    小包子有点犹豫,娘亲没有打他,还让他过去呢…… 

    “我不会打你的,过来吧,要不娘就要生气了啊!” 

    夏小麦知道小包子的心思,故意说了这么一句。 

    小包子害怕夏小麦,慢慢走了过来。到了床边,夏小麦让开了一点位置,让他爬到床上,用被子把他盖住。 

    夏小麦不小心碰到包子的手,发现是冰冷的。 

    这个天杀的原主,到底是怎么能这么狠下心对这么一个小包子的? 

    想到这儿,夏小麦恨不得磨牙,如果原主在这儿,她就要去咬死原主! 

    小包子愣了下,娘亲竟然让他和她一起在床上躺着了,好温暖…… 



第2章 怎么这么丑?


    小包子刚坐到床上,肚子就咕噜噜叫着,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那小模样,挠的夏小麦恨不得抱着他狠狠亲一口。 

    不过小包子现在浑身也脏兮兮的,夏小麦实在没有勇气下口。她也感觉自己肚子饿了,起身想着去厨房做个午饭吃。 

    整个屋子脏兮兮的,夏小麦都不想碰,但是为了自己的肚子,她还是按照记忆打开了米缸。米缸里的米就只剩下一个底了。 

    夏小麦好想再仰天长叹一句坑爹啊!这个家怎么能穷成这个样子啊? 

    她差点要哭出来了,最后还是忍着心酸将那点米全刮了出来,拿到外面去找了门口的水缸,用水淘洗着米。 

    这会儿正是大冬天,外面还飘着雪花,夏小麦拖着肥硕的身子,连弯腰都很艰难。 

    她很好奇,原主怎么能在穷成这样的家里吃的跟猪一样的? 

    忍住一颗吐槽的心,她舀了水里里外外将锅清洗了好几遍,才将那些陈年污垢给洗干净,这才将米下锅,舀了不少水放在里面。这点米煮饭肯定是不行的,那就煮粥吧。 

    夏小麦在灶台下努力用打火石点火的时候,小包子站在厨房门口,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来,狗子,过来~”夏小麦念着这个名字,很嫌弃。他们都说农村的孩子取名要难听才能养活,这些真是陋习! 

    小包子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蹲在夏小麦身边。 

    夏小麦把火烧了起来,灶台下慢慢暖和了起来,小包子唇色才好了点,刚才冻得直发抖。 

    好不容易煮了一锅白粥,她们一大一小吃饱了之后,夏小麦就开始烧热水,给包子洗了个热水澡,将他洗的粉粉嫩嫩的。这可是个活脱脱的可爱包子啊!夏小麦没忍住兽性大发,狠狠亲了小包子一口。 

    小包子害羞地直往后退,心里却很高兴娘亲亲他了呢。 

    ”以后都要这么干干净净的,多可爱!”夏小麦说着,帮小包子擦干了身上的水,抱到床上用被子裹紧了。 

    ”就是瘦了点,身上没肉。”夏小麦有点不满意。 

    但是想到米缸都米了,晚饭还没着落,心里又沉重起来了。 

    灶上的火就没灭,一直烧着热水,夏小麦端了热水想先给自己洗个头的时候,被自己在水里的倒影给吓了一跳。 

    ”这么丑?!” 

    夏小麦差点把水直接泼了,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仔细再看水里的倒影。她脸上就没一点好的地方,全是痤疮,而且有的痤疮上又长了痤疮,有的都在灌脓,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除了痤疮,脸上的肉更多,已经把脸上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就只有眯眯眼,连鼻子都快看不清楚了。 

    ”这还是个女人吗?苍天啊,你玩儿我啊?” 

    夏小麦还在悲愤,身上和头上都痒得她想在地上滚一滚。 

    她只能弄了一大木盆水,泡着自己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搓,盆里的水就已经变黑了。 

    夏小麦黑了脸,一直换水搓洗着,到了第四盆水,才感觉自己头发洗干净了。 

    接下来的洗澡更是不得了,她烧了三大锅水,放在大水桶里,一点点搓洗身上发黑的肉,眼看着木桶里的水都变黑了,夏小麦只能擦干了身体,穿了一件里衣,废了好大的力气往外面挪水桶。 

    那水桶太重,夏小麦搬不动,地上又滑,她脚一滑,眼看就要扑倒在地上了。 

    完了,本来就丑,还脸先着地! 

    夏小麦悲愤地想着,良久都没感觉到疼痛,她正想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醇厚的男声在耳边响了起来“你还不站起来?” 



第3章 原主不是一般的瞎


    夏小麦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悬空着,她手脚并用爬起来。 

    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大帅哥!巨大的帅哥啊! 

    剑眉朗目什么的形容词用在他身上一点都不为过,鼻子也高挺,身材看着就魁梧,这身高,得一米九了吧?不知道有没有肌肉,想捏一捏。 

    “你既然醒了,那我就直说了,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如果你想走我也不拦着你。于地主家你别想了,可以找找其他的人家。” 

    那美男皱着眉头,眼里全是不耐烦,说出的话也很不客气。 

    夏小麦一愣,”你在说什么?” 

    ”我不想下次再去于地主家替你求情了!” 

    那美男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那背影看着就很潇洒,手里还捏着一只死了的山鸡和一只死了的兔子。 

    夏小麦脑子一闪,突然想起来,这好像就是原主的老公啊!取名叫什么?哦对了,刘星辰! 

    “啧啧啧,真是糟蹋了,这么一个美男,竟然被这么一个原主给糟蹋了……” 

    夏小麦连连摇头,为美男叹息。他是怎么能亲的下原主这张脸的,竟然还生了孩子,真是饥不择食啊! 

    放着这么一个美男不要,去勾引什么地主家的儿子,凭着这幅尊荣,谁愿意要她? 

    不过这美男好像不太喜欢自己这个老婆,这天寒地冻的,不会把她赶出去吧?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被他赶出去,要不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一定要好好跟美男说说,好歹夫妻一场,不能这么狠心。 

    夏小麦心里想着,最后还是奋力把水桶里的水弄出去泼了。再去厨房想要舀水的时候,发现刘星辰正在给野鸡拔毛。 

    刘星辰看到她进来了,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做这自己手里的活儿。 

    在夏小麦的记忆里,刘星辰是个猎户,平时就会打一些野味回来吃,偶尔也会拿到镇上去卖了换粮食。这么大冬天的,他都能打到野兔子和鸡,可见很厉害啊。 

    “刘星辰,我以前做的不对,但是经过这次我明白了,这个冬天咱们好好儿过日子吧。”夏小麦蹲在刘星辰身边,看着他的动作,给了他一个承诺。 

    毕竟这天寒地冻的,她要是出去了,身上连银子都没有,绝对会被冻死的,她可不觉得能来个二次穿越。所以主动示好了,再说,这儿有萌萌的小包子,还有刘星辰这么个大帅哥,也很养眼啊。 

    至于以后,等她赚足够多的钱了,可以去外面看看,找个合适的地方落脚。 

    刘星辰”嗯”了声,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 

    他虽然不喜自己这个老婆,但是狗子需要人照顾,他每天在外面跑,也不能带着狗子,只能忍着。 

    夏小麦当然不知道这些,但是看着眼前的鸡,她脑子里立刻就想到了一道道好吃的菜。中午没吃饱的肚子,这个时候已经在咕噜咕噜叫了。她移动着肥大的身子,往刘星辰那边靠了靠。 

    “今天晚上我们吃鸡肉吗?” 

    刘星辰冷冷回了一句”鸡我会送给爹娘,兔子我们自己留着吃。” 

    夏小麦”哦”了声,没有再多说,而是起身,将锅里烧热的水舀起来端着就走。 

    刘星辰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她艰难移动的肥硕身子,有些疑惑。 

    以往他只要送一点野味给爹娘,夏小麦都会跟他闹,恨不得吵上几天几夜的,怎么这次完全不多说话了?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第4章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刚刚他回来到现在,她好像也没有像以前一样骂他穷酸了,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是他的错觉吗? 

    这头的夏小麦可不知道刘星辰心里的想法,刚刚她洗澡洗了一半,身上还没收拾干净呢。 

    把水倒进桶里之后,她赶紧顿进水桶里。 

    这天太冷了,她找了一屋子,发现原主竟然就只有两套薄薄的外衫!小包子更是只有一套衣服,所以她才在将小包子洗完之后塞进了被子里。 

    ”这么冷的天,只穿这么点衣服,竟然没有被冻死!” 

    夏小麦泡着热水,搓着澡,这才觉得暖和了不少。 

    等她洗完了,将自己衣服都穿好只有,转眼就觉得冷地不行了。 

    她再去厨房的时候,发现刘星辰已经不在厨房了。 

    夏小麦也不管,拿了放在厨房的兔子,扒了皮,开始处理起来。天气太冷,她清理兔子的时候用的全是热水,灶眼里的柴火就没停过,夏小麦一直往锅里加水。 

    等兔子清洗干净之后,她找了菜刀,将兔子剁成小块儿,丢到锅里焯水,将血水都去掉。 

    在厨房找了一圈,除了几个已经蔫吧的红薯,还有一点点盐巴之外,什么都没有,连油都没看到。 

    夏小麦没办法,只能把红薯放在灶眼里烤着,兔肉只能加了盐,慢慢用小火煮着。 

    刘星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夏小麦竟然在做饭,愣住了。 

    “你在干什么?” 

    “做饭啊。”夏小麦随口应了一句,继续往灶眼里添了一块木柴。 

    刘星辰又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究竟又想做什么? 

    “对了,家里一点粮食都没有了,咱们能不能去买点粮食啊?”夏小麦抬头看向刘星辰,声音有点虚。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啊…… 

    她现在只能缩着尾巴了,毕竟吃人家的喝人家的…… 

    正想着,外面一个人就在嚷嚷了起来。 

    “姐,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给家里肉了,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屋子外面传来,听着声音不大,但是声音很刺耳。 

    声音刚一说完,就有个女孩子进了屋子。 

    夏小麦看着来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衣服穿的也整洁,梳着小发辫,活脱脱一个可爱的青春少女。夏小麦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下,发现这少女是这个身体的妹妹夏莲花。 

    莲花没想到刘星辰已经在家了,脚步顿了下,最后还是转头看向夏小麦”你不是说这两天要给我们送肉的吗?怎么现在还不送回去,娘都催我来问你了!” 

    夏小麦一愣,原主有答应这个? 

    这时候夏莲花已经闻到锅里兔子的香味了,眼睛一亮,几下跑过去,揭开锅盖,看到里面的兔子肉的时候,忍不住咽了口水。 

    “姐,你竟然不管我们,自己在这儿吃肉!娘白养你了!” 

    夏莲花说着,就伸手要去拿兔肉。 

    她这个姐姐,丑就算了,还给他们家丢人!现在竟然敢背着他们吃肉,回去就跟娘说,让娘过来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