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6500公里,蝉联票圈步数第一的竟然是一只小鸟 | 趣读

蝌蚪五线谱2019-05-13 20:14:43


Flappy McFlapperson是一只来自北京的杜鹃。


最近,因为连续蝉联朋友圈步数第一而红遍全网,是大自然社交网络中当之无愧的网红之一。 


作为经验丰富的旅行达人,在2016-2017年间,她就曾创下6天6500公里的旅行纪录。

 


看这帅气的背影,这是Flappy背上了微型的卫星追踪装置,由此我们能获取她的旅行路线。


她的「追逐夏日」旅行计划简直堪称完美。


今年5月,她去过索马里,去过阿曼,一直飞到巴基斯坦。


而后又飞到印度东北的Bihar,然后从缅甸到云南。

 


来张特写吧,就是她!这双看过半个地球的大眼睛,依然闪烁着想要探索大千世界的光芒。

 


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现在Flappy已经回到了北京,去了圆明园。


而她的另外两个驴友去了野鸭湖。


也许你见过她,就在你家隔壁的树上,而你并不知道她是谁,或者你视而不见。


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些住在你家隔壁树上的小鸟,胸怀怎样的世界,又是多么的可爱迷人。

 


你知道吗?在季节交替时,那些你叫不出名字的鸟儿,会不辞辛劳地远赴他乡。


鸟类的迁徙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普遍现象,全球总共有大约五百亿鸟儿参与其中。


那么它们是如何找到正确的飞行路径的呢?

 


我们经常会看到大量鸟儿正在迁移,因为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正在发生季节的交替。


可能是从夏季进入秋季,或是从冬季进入春季,抑或是从雨季进入旱季。


而这些交替也给当地带来营养基础的变化。


当埃菲尔山脉的群山开始慢慢结霜时,所有的昆虫都为冬眠做好了准备。


它们会深深地潜藏于地下,或者隐藏于大树的树皮之下;还有一类昆虫会躲入森林红蚂蚁那温暖的蚁丘中,舒适地度过严冬。


而鸟类基本无法再捕捉到这些已经躲进避难所的小家伙。

 


被当作猎物的其他一些小型动物也都藏匿起来,因此鸟类失去了食物来源,不得不开启向更温暖、营养更充沛的地区飞行的旅程。


大部分科学家认为,鸟类这种季节性迁移的习性,根植于它们的基因中。


这样的观点无异于:这些会飞的动物们类似于一种生物机器人。


它们在出生时被植入了预设的程序和代码,然后它们需要做的,只是按照程序毫无主见地飞来飞去。


爱沙尼亚的科学家塞普认为,鸟儿们似乎会互相交流信息,比如哪里更适合繁衍后代,或者哪里的营养蕴藏量更高。

 


那么,在冬天的时候,这些可爱的鸟儿会离我们远去吗?


其实,一部分没能迁徙到温暖南方的小可怜们,只能团成一团,待在树木或灌木的枝叶上瑟瑟发抖;而此时的我们,正在温暖的小房间中,透过玻璃静静地看着它们。

 


还好幸运的是,鸟类自有一套大自然馈赠的装备,那就是非常保暖的羽绒,这让它们能更容易地保持体温。


另外,鸟类竖起的羽毛形成一层很厚的空气层,使身体更“蓬松”,由此产生的球形效果减小了鸟类体表面积与体积的比值,从而减少了散热。


除此之外,鸟的腿部还有一个热交换机制,流向脚部的血液可以将热量传导给从脚部向上流动的血液。


而这样,鸟类裸露的下肢温度基本降至0摄氏度。


正因为如此,水鸟在冰冷的池塘划水时,它们裸露的双脚才不会感到疼痛。


当熊在舒服的洞穴里冬眠时,山雀、知更鸟,以及其他的鸟类,正不断地寻找着富含能量的食物。

 


但遗憾的是,它们当中的大部分还是找不到足够的食物。


甲壳虫和苍蝇深深地隐藏到森林地面的落叶中,或者钻进某棵倒塌大树的死木头里。


与此同时,灌木的果实和草本植物的种子,不是被深深地埋进雪里,就是已经被采食干净。


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相当多的鸟类在它们生命的第一个年头就饿死了。


知更鸟的平均寿命仅有12 个月多一点,虽然这种鸟能够很容易地存活四年,甚至更久—前提是它们有足够的食物。


此外,鸟类在冬天也是会渴死的。


它们常年待在牧场中,当然也包括天寒地冻的冬季。但是在冬天,饮水就成了问题,因为水槽中的水经常会结冰。

 

彼得·渥雷


作为补救措施,常年观察和喂养它们的德国国民科普作家彼得·渥雷本,总是用手推车或者全地形车,将一桶桶温水运到牧场。


这时候,鸟儿们就会在饱餐完谷物后,迫不及待地来到马的水槽前,美美地喝上几口。


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呀。


如果能用崭新的眼光看待身边的小生物们,你会发现,其实它们隐藏无数的秘密。


你会由衷的理解,何为万物有灵且美。

 


如果你对这本书感兴趣,戳→这里← 回顾。


以上内容整理自《大自然的社交网络》

北京紫图图书出品


蝌蚪五线谱


专注做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