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7:任何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领读者计划2019-04-14 16:53:19




L-Reader





这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只闻花香


不问悲喜


喝茶读书


不争朝夕


欢迎大家加入领读者计划


感谢遇见每一位热爱读书的你



    亲爱的领读小伙伴们,昨们读到哈罗德的“朝圣”行为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他们自发地追随哈罗德,但是这些人并不能真正理解哈罗德内心的真实诉求。哈罗德并没有选择离开这群人,他觉得聚集的祝福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功效,也许能够拯救奎妮。

    但这些人又的确阻碍了行程,哈罗德将会作出怎样的改变?他是否会离开大部队,一个人踏上“朝圣”之旅?

 

   今天我们的阅读目标是本书的第二十三章到第二十五章,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领读吧!


哈罗德与莫琳相遇


莫琳难以忍受哈罗德走后媒体公众对她骚扰的压力,并且她急切想要知道哈罗德是否还爱着她,或者爱着奎妮,她需要一个答案。

 

雷克斯陪着莫琳找到了哈罗德以及朝圣者们。

 

哈罗德满面风霜,有着黑色牛皮一样的皮肤,卷曲的头发,莫琳突然觉得自己像白纸一样平淡无奇,不堪一击,哈罗德蓬勃的生命力令人看着颤抖。

 

“嗨,莫琳。”哈罗德的声音深沉而笃定。

 

莫琳觉得膝盖开始发软,哈罗德和她四目相对,周围的声音无比嘈杂,但哈罗德与莫琳都不在乎,他们两个人都笑了,她感觉好像两个人共同分享了一个秘密。

 

哈罗德与莫琳选了一家咖啡店,服务员认出了哈罗德。她对哈罗德表达了自己的赞美,并且请哈罗德与莫琳免费吃东西。

 

莫琳从未见过这种事情,她让哈罗德在前面带路,店里的顾客一下子全部自动退开,让出一条道。

 

他们没有坐在一起,而是面对面坐下,莫琳虽然与这个人喝了四十七年的茶,而现在她在倒茶的时候手还是会微微颤抖。

 

哈罗德与莫琳闲聊着,哈罗德为莫琳递过一块手绢,莫琳用这块皱皱巴巴还带着体温的手绢擦脸,上面有哈罗德的味道,莫琳的眼泪涌了出来。

 

“我很想你,哈罗德。我真希望你能回来。”她紧张地等着,血液在血管里冲击奔腾。

 

哈罗德揉了揉头,慢慢地说:“我也想你,但是莫琳,我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做,现在终于尝试了一件事,我一定要走完这趟旅程。奎妮还在等着,她对我有信心。”

 

莫琳对哈罗德的话表示理解,但是她并不知道该把自己摆在哪里,她已经知道哈罗德是一位朝圣者,但是她无法不想自己,她没有哈罗德那么无私,她感到十分抱歉。

 

哈罗德说道:“我并没比谁好,真的。谁都可以做我做的事。但人一定要放手……要放开你以为自己离不开的东西,像钱啊、银行卡啊、手机啊、地图之类……”他看着她,眼神明亮而笃定。

 

哈罗德突然对莫琳说:“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他向她伸出手,她没有避开。

 

哈罗德的手心很脏,结满了茧,她的手却苍白纤细,莫琳想不到这样的两双手怎么可能交缠在一起。她就这样让她的丈夫握着她的手,身体其他部分只剩下一片麻木。

 

莫琳眼前显现出一幅幅过去的画面,像看照片一样。

 

哈罗德在医院里盯着他们刚出生的儿子,喜悦之情不言而喻,她看到了一位父亲的笨拙而原始的爱;还有皮质相册里其他被她自己遗忘的画面,都在眼前一闪而过,只有她自己能看到。

 

莫琳并没有答应哈罗德的请求,她对哈罗德说:“叫你放弃是我自私了,原谅我,哈罗德。”

 

哈罗德的声音那么轻,那句话好像是空气一般飘了出来:“我才是需要被原谅的人。”

 

之后,莫琳便离开了。没有麻烦人,没有客套,甚至一句再见都没有,她离开了哈罗德,让他继续走他的路。



  哈罗德与里奇 


离开莫琳之后,哈罗德感觉到一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好像关上了一扇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想不想打开的门。

 

他想象到达的时候,一众病人护士欢迎的场面也变得索然无味,他再也不确定旅程的重点是什么,一路走下来,进度越来越慢,争执越来越多。

 

哈罗德将自己的柳木手杖给了维尔夫,但就再也没有拿回来。

 

里奇总是皮笑肉不笑地暗讽维尔夫偷东西。哈罗德暗暗担心恐怕他是对的。维尔夫就像戴维一样不靠谱,但他还是得想方设法来维护戴维。

 

朝圣者们搭起帐篷,但哈罗德不再和他们一起做饭或计划下一天的路线。

 

里奇开始捉野鸡野兔剥了皮吃,哈罗德看着开膛破肚的小动物,感到心惊肉跳。里奇的眼光总是透露着一种饥饿贪婪,哈罗德从这眼光里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老板。

 

哈罗德的心里越来越空,他经常在夜空下独自闲逛。头顶星空闪亮,脚边蟋蟀不停地鸣叫,哈罗德感觉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是自由的。他想想莫琳与奎妮,几个小时就倏忽过去了,却又像几天那么长。

 

每当他返回营地,有些人已经睡下,有些人还在篝火旁唱歌,他心里会升起一种冷冷的恐惧。

 

他跟着这群人在做什么?

 

第二天早上,哈罗德被一阵嘈杂声吵醒,里奇的小刀不见了,哈罗德给奎妮的礼物也不见了,一番寻找无果之后,他们才意识到维尔夫偷走了这些东西,并且离开了。

 

哈罗德非常担心失踪的男孩,不知疲倦地在城中酒吧和混混中寻找维尔夫的身影,小心留意哪里有招牌性的歇斯底里的笑声,他总是觉得对不起那个男孩。

 

哈罗德很累,他觉得自己离起点越来越远,离目标也越来越远。

 

他坦承维尔夫让他想到自己的儿子,所以最近他“辜负了儿子”这件事比“让奎妮失望”更加让他心烦意乱。

 

哈罗德知道当戴维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戴维经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功课,如果没有考第一就会大哭。但是戴维太聪明了,也太孤单了。

 

哈罗德与凯特聊着戴维,在玛蒂娜之后就没有人问过戴维的事情了。

 

哈罗德感觉心脏加速,嘴唇变干。他想解释看到自己的儿子倒在一堆呕吐物中,他扶着儿子回到床上帮儿子擦干净,第二天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是什么感觉,他想说自己小时候看到父亲喝得伶仃大醉是什么感觉。

 

他怎么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这些话积累了一辈子,他可以试着寻找词汇,但它们听在凯特的耳中的重量永远不可能和它们在他心中的重量对称。

 

他们回到营地,哈罗德睡意全无,他的脑子里全是母亲,他想从记忆中寻找一些安慰。

 

他想起儿时冷冰冰的家,校服上沾染着威士忌的味道,还有十六岁生日时的那件大衣,以及父亲轰赶他离家的场景,他第一次放任自己尽情感受那种父母都不想要的痛哭。

 

队伍里又出现了新的争执,里奇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议,他认为哈罗德正在崩溃,他这样根本无法赶在奎妮活着之前到达目的地,他认为他们应该组建一个先行部队直奔贝里克。

 

第二天,大家四下寻找哈罗德,但没有找到,于是他们纷纷收拾好帐篷睡袋离开了。

 

哈罗德在河边正在和小狗玩耍,他决定去一趟赫克萨姆,然后从那里到贝里克。

 

队伍分开一周后,报纸上刊登了朝圣者到达贝里克郡的消息,还有许多照片,这些人目的达到了;莫琳和雷克斯看到这些人带着花篮来到疗养院,但是奎妮无法招待他们。

 

这些人根本连奎妮都不认识,莫琳这样想。至少那些人现在放过了哈罗德,至少他可以专心一个人走。



  哈罗德与小狗 


哈罗德和小狗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走,没有争吵,没有辩论,这十分令人舒适。

 

哈罗德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他喜欢在夜里望着万家灯火,里面的人忙忙碌碌,并不知道外面有人注视着他们,他又可以对脑海里有关莫琳、奎妮、戴维的记忆敞开心扉,这些都是他的旅伴。

 

他小心地避开公众的注意力,生怕自己与其他陌生人对话或倾听时会不小心激发他们加入的欲望,而他实在没有这种力气了。

 

哈罗德遇到大城镇,他和小狗会在旁边的林子里睡一觉,在凌晨的时候继续赶路。

 

他吃的是灌木丛与垃圾箱里找到的食物,见到泉水就停下来喝一口。偶尔会有路人认出他,会主动提供食物或是要求合影。

 

强劲的西风夹着雨水打来,冷的让人睡不着。

 

他想起戴维被海水卷走,又想起戴维用剃刀在头上划过的伤痕,还有他怎样在戴维又一次晕倒后将他拖上楼。戴维拿自己身体冒过所有险,仿佛都是为了反抗父亲的平凡。

 

狂风呼啸,寒意阵阵袭来,哈罗德全身都在颤抖。

 

这地方不仅残酷,更可怕的是根本没有人会看到他。

 

哈罗德孑然一身,没有莫琳、没有奎妮、没有戴维,他在一个被忽略的睡袋里瑟瑟发抖。湿透的衣服紧贴着皮肤,仿佛要吸走他最后的一丝温热,他连抵抗的念头都找不到了。

 

无力感紧紧地包围着哈罗德,他意识到有些东西是无可避免的,有他或是没他,月色都不会改变,冷风都不会停歇,脚下这片土地依然会延伸开去,直到海边。生命依旧会结束。

 

他走也好,颤抖也好,在家也好,根本不会造成任何改变。

 

这种想法开始被他努力压制,但在几个小时里,越来越强大。越想着自己无关紧要,他就越不由自主地相信这一点。

 

他是一个糟糕的丈夫,也没有做好父亲和朋友的角色,他甚至连儿子的角色都做不好。他和任何人的关系都没有处理好。

 

等到风雨停息,他发现小狗不见了,他一路找回去,搜索马路边、水沟里,却找不到任何踪迹。

 

终于他在一个巴士站找到了小狗,小狗跟着一个女孩上了车,他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哈罗德反复对自己说那是小狗自己的选择。但失去了最后一个同伴,哈罗德感到一种被撕裂的疼痛。



难以坚持的哈罗德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哈罗德开始频频犯错,指南针也坏了,他走了很多冤枉路;他的步履已经乱掉,经常被绊倒;眼镜再次破损。

 

丢失的东西越来越多,他开始忘记戴维的脸是什么样子。

 

忘记了希望与休息,哈罗德失去了一切时间概念。

 

有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为什么还要走,反正都无关紧要了。这片土地如此辽阔,而他又是如此渺小,每次回头想看看走了多少,他都发现没有一丝改变。

 

我们都一样岌岌可危,他彻底绝望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又给莫琳打电话,听到对方的声音后,他忍不住地说:“我坚持不下去了,我走不到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能认识几个简单的广告牌的位置与内容。莫琳在电话那头安慰着哈罗德,并与雷克斯着手寻找哈罗德。

 

哈罗德后来没有再打电话回家。莫琳每晚都在等着,但电话没有响过。

 

她和雷克斯都认为,如果让哈罗德在这个时候放弃,他今后一定会后悔的。

 

莫琳没有一晚睡得好,她生怕自己一陷入无意识的睡梦中,就会错失与丈夫唯一的联系。在莫琳的一切愿望里,什么都比不上哈罗德回家重要。



亲爱的小伙伴们,今天的领读就到这里。领读者陪你一起悦读,一起感受更多的美好,大家晚安。